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豪赌了一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分分彩后三刷流水方案香港挂挂牌正版彩图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顾之欢一整晚都在做梦,睡得很不安稳。

    醒来的时候,外面还没天亮,可她却再没了睡意,收拾收拾起床打算去做早餐,却又一次在沙发上看见了呆坐着的母亲。

    她走过去叫道,“妈,怎么又起这么早?”

    这段时间,母亲的情绪都很稳定,顾之欢也稍稍安心了。

    陈妈把她照顾得很好,但偶尔她也会如这样,一个人坐着,孤零零的感觉。

    “欢欢啊,你醒啦?是要去上学了吗?”顾母拉着她笑得很温和,“是不是时见来接你去上学啊?”

    “……是的。”

    顾母的记忆,大多时候都还停留在从前。

    “时见这孩子真心不错,对我们家欢欢也是真心的好啊,你们要好好相处啊,我们的欢欢,可要嫁给爱情啊。”顾母抚摸着顾之欢的头发,一遍遍的感叹着。

    “妈妈不也嫁给了爱情吗?”顾之欢将脸贴在她的膝盖上问道。

    顾母笑了笑,“你爸爸很爱我,我也算是嫁给了爱情吧。”

    “嗯?”顾之欢有一片刻的诧异。

    “俊良呢?俊良怎么还没回来啊?”

    她一这么说,顾之欢就知道她情绪会有起伏了,赶紧说道,“妈,时间还早呢,你先去休息,爸爸回来了我再叫你好不好?”

    “也好,你爸爸太忙了,忙到都很少回家,回头我得弄点好吃的给他补一补才行……”

    顾母絮絮叨叨的说着就回房间去了。

    顾之欢松了口气,收拾收拾心情去厨房准备早餐。

    早餐才刚做好,南时见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好像是掐着点一样。

    顾之欢飞快的接起,“你起床了?”

    “我在楼下。”

    他口中的楼下,自然是顾之欢家的楼下。

    顾之欢下意识的从厨房的窗户往外看了看,隐约的看见大门口的身影,便扬着嘴角说道,“你等我几分钟哦,我马上就好。”

    “嗯,慢慢来,不着急。”

    可她着急想见到他啊。

    顾之欢匆忙收拾好早餐就和陈妈告别出门了。

    他换了一身衣服,纯黑的衣服和他的气质更加搭配了。

    好像他回来后,穿的大多都是深色的衣服,不像从前那个喜欢浅色系的少年了。

    这大概就是岁月的沉淀吧。

    黑色让他更迷人更有魅力了。

    连路上的行人,都会被他所吸引,多看上那么几眼呢。

    “我准备了吃的,去哪里吃啊?”顾之欢扬了扬手中的袋子问道。

    “那边吧。”南时见选了他们经常坐的公园。

    两人一起走了过去,不过南时见却伸手牵了她的手。

    她很喜欢被他牵着的感觉,很安心。

    而且他总喜欢用那种带有力道的方式牵着她,好像牵着很在意的宝贝一样,舍不得让她松开。

    他的手很温暖,让顾之欢很流连这种温暖。

    早餐是顾之欢亲手准备的,都是按照南时见胃口去做的,他也确实吃了不少。

    “你还回南边去吗?”顾之欢收拾着东西问道。

    “嗯,就是来和你道别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有点事情想问你。”南时见看了看她。

    顾之欢隐约已经感觉到他要问的问题了,便郑重的坐着,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她没有心虚的样子,让南时见忍不住扬起了唇,“你当年找我爷爷谈判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对不起我?”

    “……说实话吗?”顾之欢小心的问道。

    “当然。”

    顾之欢重重点头,“有。”

    而且是很愧疚的……

    “所以你豪赌了一场?”南时见挑眉问道。

    顾之欢再次点头,“嗯。”

    “你就不怕输掉我吗?”

    顾之欢眼神一慌,伸手抓了抓他的手,“如果我说,我害怕得不行,你信吗?”

    南时见看了看她,哪怕时间过去这么久,她眼里还是有着当时的那种害怕。

    他相信了她的话,所以他于心不忍再责备她,只好捏了捏她的脸说道,“知道害怕就好,下次再拿我当赌注,我可不原谅你了。”

    “我不敢了。”顾之欢立刻服软,“你是我唯一一次的豪赌。”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心认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但大罪可免,小处罚还是要有的。”

    顾之欢赶紧问道,“要处罚什么?”

    “处罚你……主动亲我一下。”

    “就这样?”

    “不然呢?”

    “……”顾之欢觉得自己真是被轻饶了,她凑过去主动亲了他,还笑着说道,“这好像是我赚到了啊。”

    “你本来就赚到了。”

    “是啊,认识你,我就已经赚到了。”

    两人说开了,那个心结也就解开了,南时见也该回南边去了,两人最终还是分开了。

    顾之欢看着车子离开,长长的松了口气。

    其实她一点都不害怕老爷子把事情跟南时见摊牌,因为她知道南时见会怎么去想,毕竟她了解这个男人啊。

    她不用想也知道,以南时见的脑回路,肯定是联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上去了。

    车子里,南时见的心情似乎不错,吩咐荆钰的时候也是有条不紊,事无巨细。

    荆钰有时候都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前一秒还心情凝重的人,只是和顾之欢一起吃了个早饭而已,怎么就心情大好了?

    爱情真有这种魔力不成?

    “时少……”荆钰到底还是壮着胆子问了。

    “嗯,说。”

    “就是那个……顾小姐拿你们的感情去豪赌,你为什么不会生气啊?”荆钰觉得自己胆子都肥了,居然敢直面的问南时见这个问题。

    他已经做好要被眼神杀死的准备了……

    谁知南时见只是慢慢的翻阅着文件,看都没看荆钰一眼,“当年我以为她的离开,是因为背叛了我们的感情,所以我才会那么生气,以至于这几年里都没原谅她,可事实却是,她为了顾家而暂时牺牲了我们的感情,你说比起背叛,什么更能让你接受?”

    荆钰,“……”

    时少的脑子,果然是不走寻常路的!

    所以他介意的是,当初那件背叛的事件么?

    ***

    顾之欢和南时见订婚之后,一直过着人人羡慕的恩爱日子。

    什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一对璧人,都难以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

    也是上流社会里,唯一一对和睦又美满的情侣了。

    甚至让不少身处在豪门里的人看到了些许希望,或许联姻,也可以是建立在爱情基础上的,就如同南时见和顾之欢一样。

    可就在大家都艳羡的时候,顾家出现了危机。

    这个危机来得太快,让顾俊良一下子承受不了,最后跳楼zì shā了。

    顾家瞬间风雨飘扬,人人都可以去踩上一脚。

    骄傲如顾之欢,那段时间过着如地狱一般的生活,如果不是南时见还在拼命的护着,恐怕她早已难在江州立足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爆出了大事件。

    顾之欢被抓奸了!

    她居然在四季酒店和别的男人开放,被南时见抓了个现行。

    当然这个传闻也一直是传闻,没人见过真实的画面。

    只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南时见就心灰意冷的离开了江州,而顾之欢也随着顾家的破灭而消失在了江州这座繁华的城市里。

    她与南时见那段动人的故事,也渐渐沦为了别人的笑柄,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话题。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南时见一定不会进入四季酒店一部。

    那阵子他一直在忙,忙得昏天暗地的,一直在为顾家的事情去奔波,甚至已经好几天没见到顾之欢了。

    可就在他为顾家这般奔波的时候,有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告诉他顾之欢今晚会出现在四季酒店。

    南时见本来不相信那陌生电话的,可对方又发来了照片,照片是顾之欢的背影。

    不过让南时见不能接受的是,她身侧还有个男人,他们甚至手牵着手。

    本就是年少冲动的时候,看到自己所挚爱的人跟别的异性这样手拉手进了酒店,他怎么还能保持理智?

    南时见几乎是一路飞车赶到了四季酒店,在前台发了一通火之后找到了房间号,踹门进去的时候,便看见了他这一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顾之欢就躺在床上,身侧睡着的是那个男人……

    那一刻南时见直接疯了一样,嘶吼着上去将那男人扯了下来,狠狠的暴打起来。

    那也是顾之欢第一次见到南时见发狂的样子,那男人几乎被南时见打死,最后还是服务员和其他人一起拖住了南时见,才勉强保住了那个男人的小命。

    他被送走了,房间里却一片凌乱,顾之欢让其他人都走了,等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南时见血红着一双眼睛掐着顾之欢的脖子问道,“为什么?”

    “你先……松开……”顾之欢感觉自己快窒息了,不停的伸手拍着他的手。

    可南时见的力道并没有松开,甚至更用力了。

    那种被扼夺了呼吸的感觉,让顾之欢有些承受不住,她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甚至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掉了。

    那一刻心跳的力道特别的沉重,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好像能把人抽死一样。

    顾之欢想,如果真这么死掉,或许就好了。

    可她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便用尽力气挣扎了起来。

    最后她伸手挠了南时见,在他的脖子留下了长长的血痕,才让南时见松开了他。

    此时的他,如同恶魔一般,凶狠的瞪着她。

    顾之欢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是那种咳嗽得快要断气的感觉。

    “说啊,顾之欢!为什么!”他声嘶力竭的叫道,“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

    顾之欢咳得眼泪都出来了,那种感觉……好像原本无色无味的空气,都变成了辛辣的味道,呛得人心里疼。

    她又哭又笑,“还能为什么?你知道你刚刚打的那个人是谁吗?他是竣工集团的少爷,顾家欠了他们很多钱,他说我陪他睡一觉,就可以一笔勾销那些债务。”

    “顾之欢!”南时见嫉妒得发狂,嘶吼着叫着她的名字,“我他妈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看吧,写这些黑暗的东西,情绪是会被影响了,刚刚冲我妈发火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