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惹爱成瘾 »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 戒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论坛资料中心项目投资价值及偿债能力分析

小说:惹爱成瘾作者:半世琉璃
返回目录

    明少景又换了个问题,“现在的你和从前的你,谁更爱南时见?”

    “都爱。”

    “你欺骗过他吗?”

    顾之欢再次喝酒。

    明少景问,“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他在一起吗?

    顾之欢喝酒。

    明少景问,“如果事情再一次重演,你会不会做一个不一样的选择?”

    顾之欢知道他问的是五年前那件事情,当时她选择放弃了她和南时见的感情。

    她稍稍迟疑,端着那杯酒,停顿了一会,又放了回去,然后抬眸看向明少景,“我会。”

    明少景顿时有种想骂人的冲动,“顾之欢你还真是死性不改!”

    死性不改……

    这个词,用在她身上真的太合适了。

    “还有问题吗?”顾之欢好像一点都不介意明少景那么说自己。

    “没了。”他也不想问了。

    “还有这么多酒,那不是浪费了?可以换我问你吗?一样的,坦白局,我问什么,你想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喝酒。”

    在喝酒这件事情上,明少景可从来没认输过,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接招了。

    他就不怕顾之欢会问让他不想回答的问题!

    顾之欢一开始也问得认真,因为她心里真的有太多太多的疑惑了。

    她问,“五年前那件事情发生后,他过得很痛苦,对吗?”

    “对!”明少景回答得咬牙切齿,“也真是因为这样,我才对你有意见!你自己也知道,从前我对你不是这个态度的。”

    顾之欢点点头,自己喝了一杯,然后又问,“顾家破产后,我四处求人帮忙,他们虽然拒绝了我,但对我都还算客气,也是因为南时见对吗?”

    说到这个,明少景就更来气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你大概不知道,你所找的那些人,时哥都一个个的先去找过了吧?他猜到你回去求他们,所以先去找他们,商量着让他们如果能帮就帮,不能帮也别对你为难,时哥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为了你,都做到这份上了,你却忍心伤害他,你还真是……”

    不等明少景骂完,顾之欢就抬手喝了一杯酒。

    这杯酒,是她自罚的。

    明少景到底也是骂不下去了,冷着个脸说道,“顾之欢你今晚不对劲啊。”

    “我还有问题。”顾之欢没有要停手的意思,继续问道,“我离开江州一年回到学校,学校对我也很重视,还安排了最优秀的导师培养我,是不是也是有人安排的?”

    “这件事情我虽然不太清楚,但听许二说过一次,你在学校的导师和学习进度,都是时哥从前就安排好的,在顾家还没出事之前,他就给你安顿好了一切,如果没出现意外的话,他都陪你去国外了,就是你最想去的那个大学。”明少景越说越不满,“你看,时哥为了你,做了多少的事情啊?”

    顾之欢什么也没说,只喝酒。

    她真的,没想过南时见会为自己做这么多。

    在明少景还想问什么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游戏。

    南安突然出现,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配上那头短发,特别的酷。

    她走过来,看都没看明少景一眼,看着那一桌子的酒,又看了看顾之欢的表

    情,心里一顿来气,端着一杯酒就往明少景脸上泼,“灌女人酒,你到是长本事了!”

    “南安!”明少景每次都被南安弄得很狼狈,可每次这么狼狈的情况,他顶多就只能愤怒的喊她一声,然后……自己收拾狼狈去了。

    顾之欢拉了拉南安说道,“没事,和他没关系,是我要玩这个游戏的。”

    “欢欢,我要是不来,你就会被这渣男给灌醉了!”南安瞪了一眼明少景,过去坐在了顾之欢身边,抽了纸巾给她擦拭脸上的泪痕。

    虽然顾之欢低着头,可南安就是知道她在哭。

    她气不过,直接跟明少景发难,“玩游戏是吧?坦白局?来啊,一起玩。”

    “南安你别闹了。”顾之欢急忙劝道。

    她现在可不能喝酒。

    南安却很笃定,“别紧张,我不会输的。”

    顾之欢有点不太确定,可看南安那么自信的样子,她只好信一次了。

    明少景听说南安要玩,下意识的想拒绝,可南安根本就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啊。

    “你要是个男人,你就给我接招!”南安把话说得很绝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明少景不得不接啊,还硬着头皮说道,“我是不是男人这件事情,我的女人都可以证明。”

    “渣男!”南安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早晚得病死吧你!”

    “这不带人身攻击的……”

    “问问题是吧?来,我问,你回答,不敢回答就喝酒。”南安这架势摆明是要弄死明少景了。

    明少景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这个战帖,他不得不接啊。

    “你第一次是跟谁?”南安问的很火爆。

    听见的人都开始起哄起来,好像到了一个**一样,特别来劲。

    明少景老脸顿时一红,愤愤不平的看了南安一眼后,端起酒杯喝了下去。

    南安并没有解气,继续问道,“下一个问题,你说你是情圣,女人都对你趋之若鹜,那你有没有被女人拒绝过!”

    明少景再次咬牙切齿,然后拿起酒杯喝了下去。

    南安这边显然已经渐入佳境了,“第三个问题,你相信爱情吗?”

    喝。

    在南安一个一个问题的炮轰下,明少景几乎喝完了桌子上的酒。

    他的酒量是不错,可也抵不住这样灌,最后趴在了桌子上,摆摆手说道,“南安,咱不玩了,不玩了,我认输,我玩不过你……”

    “叫爸爸啊,叫爸爸我就放过你。”南安又拿这招对付明少景了。

    明少景那叫一个憋屈啊,可他是真玩不过南安。

    这女人就像是克星一样,像顾之欢于南时见一样的克星。

    他认输,他玩不过,所以认命的叫道,“爸爸!”

    “明少景你给我记住了,我是你得不到的爸爸!”南安帅气的丢下一句,就扶着顾之欢走了。

    出了夜场,已经有车子在等着了。

    那是明少景安排的车子,两个女人回去,他到底是不放心。

    南安哼哼着骂了一句,“还算有点良心。”

    “行了,你哪次不是他安排车子送你回去的?”

    顾之欢无可奈何的说道。

    南安瘪瘪嘴没在说话,两

    人上了车,司机问送去哪里。

    顾之欢想了想说去南时见的住所,南安知道南时见不在家,也要跟过去,还缠着顾之欢说道,“我最近一点都不想一个人住,我想跟你一起住。”

    “好吧。”顾之欢到是没明确的拒绝,她也有事情要和南安商量。

    两人回到南时见那儿,顾之欢熟门熟路的输入密码就进去了。

    南安跟在后面进去后忍不住吐槽,“在这里啊,我这个亲妹妹成了外人了。”

    “酸了吧唧的。”顾之欢给她倒了杯牛奶,“喝点牛奶好睡觉。”

    南安乖乖的喝了,自从怀孕之后,她就没碰过酒,有时候还有点瘾呢,一直都忍着。

    顾之欢和她说,如果想喝酒了,那就喝牛奶代替。

    她最近就这样代替的,渐渐也就习惯了牛奶的味道了。

    原来戒掉酒瘾,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戒掉爱情这个瘾,不知道还要多久。

    南安一直乖乖的等着顾之欢洗漱完上了床,才抱着她问道,“欢欢,你今天怎么跑去喝酒了?是有什么心事吧?”

    “没有……”顾之欢不是不愿与南安说,而是怕自己说了,让她担心。

    “我还不知道你么?”南安微微的叹了口气,“我也不逼你说,有的时候有些事情不是可以和人分享的。”

    “安安,不是这样的……”顾之欢想解释。

    南安却伸手蒙着她的眼睛,手心的温暖覆盖在微凉的眼皮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感。

    顾之欢有些惊讶,南安问她,“有没有觉得这样会很安心?”

    “……有。”

    “那次明少景就是这样,捂着我的眼睛,怕我看到害怕的画面,后来我好像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所以常常自己捂着眼睛,让自己安心。”

    顾之欢顿时感动起来,她知道南安这是为了让她好过一点。

    两人没再说话,只是这么相互依偎。

    天刚刚泛白,顾之欢就已经准备好了很丰盛的早餐。

    南安还在睡觉,女人怀孕之后就变得很嗜睡,顾之欢特别能理解。

    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后,她换上外套出门了。

    她没有和南安告别,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顾之欢特别早的到了南家大门前,敲门后和佣人说了自己的来意。

    她是来拜访老爷子的。

    佣人去转达了,没一会儿就出来,表情有些为难的说道,“顾小姐,老爷子说……不想见你。”

    这是顾之欢预料之中的事情,她并不惊讶,也没有为难佣人,只是说道,“如果方便的话,你帮我再转达一次吧,就说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的,等爷爷什么时候相见我了,再叫我进去就行。”

    佣人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进去转达了。

    此时的老爷子,刚刚被联达伺候着洗漱完,正在喝药呢。

    听到佣人的话,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这丫头还兴苦肉计这一套了是吗?”

    没人敢接这话的,联达也不敢。

    到是老爷子自己顿了顿之后说道,“反正那臭小子不在江州,我就看她要玩什么吧,先别理会。”

    联达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