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四十九章 实力打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手机网站新闻管家婆778849四不像玄机图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而江瀚臣也跟昨晚的傅子琛一样,皱着眉头注视着她被欺压得狼狈不堪,却一言不发。

    不怪任何人,怪就怪她自己活该,爱上谁不好,偏偏爱上生性薄情的傅子琛,明知道他不可能会爱上她,她却还抱着一丝希望飞蛾扑火,现在才会落得现在这个不堪的下场。

    面对这些,唐洛然只能苦笑一声,无视站在她面前的同事跟下属,绕过他们准备回休息室,手却突然从身后被拉住。

    扭头,江瀚臣面带愧色地跟她道歉,“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呢?

    “没事,你不过做了一个医院的副院长最应该做的事情,但愿宋佳佳能圆满完成这个任务。”并没有讽刺的意思,她不过是实话实说。

    但是手下意识地从他手中抽开,她转身,走得很快。

    ……

    在休息室看了十分钟的档案,唐洛然还是第一次在医院里以坐着的姿态坚持了这么久。

    以往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奔波于各个手术室间的才对。

    腰部还在隐隐作痛,唐洛然索性站起身来,想着出外巡房,一转身,才发现休息室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她一个人,同事办公桌前的转椅还在慢吞吞地转动着。

    在医院工作虽然忙碌,但也不至于到每个人都不休不眠的地步。

    显然,他们就是在躲着她,生怕被她的臭名昭着给传染上。

    冷笑一声,她端着咖啡杯,将杯子凑到嘴边轻啜一口——咖啡早就凉透了,她旋即皱了眉头,暗想着连一杯咖啡都来欺负她,一边走到柜台前,将冷掉的咖啡倒在洗手槽里。

    第一次这么无所事事,感觉还挺有趣。

    唐洛然将咖啡杯洗了,冷水将她修长的手指浸湿,指尖微凉。

    刚把咖啡杯放在架子上风干,身后就传来了电话铃声,系统自动播报来电号码——是从救护车的紧急呼叫系统打来的电话。

    二话不说,唐洛然转身拿起话筒,说得飞快,“出什么事了?”

    “这边急需一个妇产科主治医师为病人进行手术,我们刚接到了一个大出血的产妇,她现在情况危急!”电话那头的护士说得焦急。

    然而现在妇产科待班的主治医师就只有唐洛然,如果她不愿意,没人能救得了孕妇。

    电话那头传来滚轮在地上滚动的哗啦哗啦声,夹杂着就是家属哭喊的声音,唐洛然知道病人已经被抬下来了。

    不容得她迟疑,轻启薄唇,她淡淡地吐出几个字,“由我来操刀,请送往b2手术室。”

    “是!”

    挂断电话之后,唐洛然顿时有种脱力感。

    孕妇躺在担架上,浑身是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她的脸色却如纸般苍白。画面触目惊心。

    然而这样的场景,唐洛然几乎每天都要接触。

    不顾腰间的隐隐酸痛,她一路小跑,直冲下楼,赶在护士将担架推进来之前上前去帮忙。

    “病人今年二十八岁,怀孕满月,于上午十点左右在家中生产,由于接生婆手法不当,导致产妇大出血。”随行护士一口气把病人相关资料都告诉唐洛然,尽可能缩短不必要的时间。

    对于病人来说,多出一分一秒,都有可能决定了他们的生死。

    唐洛然专心听着,一边动作也不含糊,将担架拖到专供直达手术室的大型电梯里,按下关门键,她才想起要回应护士的话,“我知道了,你先到各个部门询问有没有待班的护士或医生,让他们充当助手。”

    而她则负责为病人开刀,作为手术中的骨干力量。

    还没动手术,唐洛然就已经在脑海里形成了框架结构,将病人可能出现的问题都一一列出来,再考虑解决的办法。

    所有不快跟委屈,都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电梯上升的速度很慢,躺在担架上的孕妇*着,说话一字一顿,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力气,“医生,快救救我跟我的孩子,我不想——”

    “你现在少说话,保存体力,放心吧,我会保你们母子平安。”孕妇话音未落,唐洛然就打断她的话,现在最紧要的还是让孕妇放轻松。

    说得那么轻松,其实做起来并不容易。

    唐洛然强大的气场让孕妇立即噤声,电梯内安静下来。

    “滴——”电梯门随之打开,唐洛然先将担架推出去,谁知一抬头,就跟江瀚臣迎面碰上。

    他的大腿正好抵在担架的尾部,精致面容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剑眉微皱,他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副院长,他有资格要求她解释她的行为。

    “这是刚从外面接来的孕妇,她现在大出血,急需要手术,但妇产科部门只有我一个待班的主治医师。”唐洛然如实以答,她一边将担架完全退出电梯中。

    现在不是在这里磨磨蹭蹭的时候,反正今天这个手术除了她以外就没人能帮的上忙。即便江瀚臣不答应,她也绝对不会罢手。

    好在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退了几步,给她腾出一条道,并柔声说道,“保持注意力集中。”

    她点了点头,投以感激的眼神,旋即跟上护士的脚步。

    ……

    将担架推至手术室中,助手都已经准备好,把病人从担架上转移到手术台上,此时唐洛然也已经穿戴完备,手握手术刀,她的手微微颤抖。

    很快便镇定下来,此刻她是救人的医生,而不是一个杀人犯。

    “准备麻醉,给我止血钳,检查脉搏。”吩咐助手做准备,唐洛然走到孕妇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担心,你会没事的。”

    她不能保证有百分百把握,但至少她不会放弃任何一分希望。

    她认真的态度让孕妇感到安心,她总算镇定下来,抬起手抓住唐洛然的手臂,如同抓住救命稻草,她浅笑,“我跟孩子就拜托你了。”

    “好。”唐洛然报以微笑,眉眼间都带着温柔。

    手术过程很漫长,唐洛然绷紧了神经,她用手术刀划开的每一道切口,她都谨慎对待,不曾有一丝马虎,直到成功将孩子从*中取出并及时止住血,她才终于能喘口气。

    “啊——”孩子在助手怀里放声大哭,听得她心头一暖,忍不住转头看向那个孩子——一个鲜活的生命从她手中得救。

    一瞬间,所有的委屈都扫荡一空。

    至始至终,她都不曾在手术过程中分心去想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因为疲惫而有一丝松懈,她并没有刻意强调,但也没有撒过半分谎言。

    手术室外的家属已经急不可耐,就差没冲破大门闯进来将孩子夺在手中,让助手们啼笑皆非。

    “赶紧将孩子抱出去吧。”唐洛然轻笑道,她将沾满鲜血的手套摘下,转身走到手术台旁——病人刚刚醒来,脸色还有些憔悴,助手正为她做输血的准备。

    麻醉的效果还在,所以病人只能动动嘴皮子,伸出手指去触碰唐洛然微凉的指尖,“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不知道孩子跟我会怎么样呢?”

    其实她也只是尽了她的本分,不管对谁,她都一视同仁。

    不过唐洛然也有要较真的地方,她蓦地瞪大眼睛,回应道,“既然疼惜孩子,那就不要随意找不合格的接生婆来接生,最好还是到医院来。”

    那位年轻的母亲笑了,她眼含热泪,不知是听见了孩子的哭声,还是因为听见了丈夫兴奋的笑声。

    当了那么多年医生,动过类似的手术无数。

    唐洛然心里却发酸,她在想尹姿在十月怀胎后是否也需要一个在门外焦急等候的丈夫,孩子是否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才能放心地放声大哭。

    哪怕她再不想承认,她都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恍惚之际,刚刚晋升为母亲的病人已经被抬到担架上推了出去,丈夫围着她又要哭又要笑,弄得助手也跟着一会儿泪眼婆娑,一会儿忍俊不禁。

    而唐洛然则在这时,心里的涟漪都已归于平静。

    她在手术室里将手清洗干净,用干毛巾擦干,旋即伸进白大褂外侧口袋中,包裹着休闲裤的长腿大步迈出,她快步走出手术室,想着这下总算能安心地去休息。

    谁知一拐弯,就迎面撞上了急匆匆冲过来的助手——长期在她身边帮忙的护士,两人的鼻梁碰在一起,唐洛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皱着眉头,她捂着鼻子轻问,“你这么着急作甚?”

    助手停住脚步,在当机几秒过后,她才反应过来,情绪随之变得激动,抬起手抓住唐洛然的肩膀,她飞快地说着,“唐医生不好了,宋佳佳负责的那个病人出事了!现在现场情况一团糟!”

    助手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了,从未见过她如此激动过,可见这次的情况真的很严重。

    唐洛然让她冷静下来,把具体情况都告于她知,这样她才知道应该怎么做。

    “宋佳佳在旁边乱指使一通,连我看着都看不下去,主治医师张医生竟然还傻愣愣地照做,结果病人出血严重,婴儿在*里闷太久已经开始出现缺氧现象,手术外的家属急得要闹事!您说这该怎么办啊?”

    毕竟跟了唐洛然跑上跑下好几年,宋佳佳的那些做法对不对,助手一眼就能看穿。

    宋佳佳到底做了什么!

    “快带我去手术室!”唐洛然皱紧眉头,俏丽面容有些苍白,但她还是二话不说,跟着护士赶到手术室。

    说她没有资格当医生也好,她技术不够好也罢,人命关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坐视不理。

    ……

    急匆匆地赶到手术室时,在门外等候的病人丈夫差点跟着唐洛然一起冲进手术室,穿堂风在走廊上横行,病人丈夫却是满头大汗,眼泪不断从他眼眶中溢出。

    他死死地抓着唐洛然的手腕,没办法跟着进手术室,至少让他问清楚,“我的妻子还有孩子有没有可能安好?”

    根据医院的规则,无论手术风险再小,医生都不能跟病人百分百保证病人会挺过手术。

    但是看着眼前的家属已经泪流满面,甚至不顾形象地哀求她拯救他的妻儿,唐洛然想,若她没办法让病人挺过来,那也是她的失职。

    攥紧拳头,她肯定地点点头,淡然一笑,“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妻子跟孩子都平安无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坐下来,想想你以后要为孩子安排什么样的路,又要给辛苦的妻子准备什么礼物。”

    她的话再次让病人丈夫泪湿眼眶,也让他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

    唐洛然旋即转身踏进手术室中,身后大门立即被助手关上,而手术室里的一片狼藉让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沉声斥责,“你们这是在杀人!”

    只见产妇躺在手术台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下身到处都是血。

    而站在一旁的主治医师跟宋佳佳脸色也铁青着,被唐洛然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了几步,不敢出言反驳,也无言以对。

    “为病人准备输血,并做手术准备。”冷冷地吩咐道,唐洛然一边戴上口罩跟头套,让助手为她穿上消毒过的外衣,动作迅速,没有半分马虎。

    没有丝毫迟疑,唐洛然为病人进行手术,她在短短几分钟内就确定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在动手术过程中,她还不忘了教导宋佳佳指出她的错误,“你上的专业课有教你在孕妇*大出血的时候,还强行要把孩子从*口里扯出来吗?”

    “那是……”宋佳佳想出口辩驳,却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唐洛然冷笑一声,视线始终停在她的手术刀跟用手术刀划开的刀口上,一边对已经进行麻醉的孕妇喃喃,“你一定要坚强地活着,你的丈夫还在门外等着你,你的孩子还需要母亲。”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