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六十七章 五花大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至尊报2018第27期图片特马开码结果特马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他要的是冷静。

    显然,这条讯息对傅子琛来说有很大帮助,他现在正好就需要一个能够证明是他的仇家为了引出他而绑架唐洛然的证据,现在总算找到了。

    那么,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也就完全正确。

    既然是仇家来找,那么就意味着对方有心躲着他,但又会主联系他——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他。

    眼下除了等待,江瀚臣跟下属什么也做不了,于是江瀚臣干脆跟傅子琛提议,“让我们先回去,如果想起来什么,我再通知你们。”

    “随便。”傅子琛回应道。

    他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人冲上来,慌慌忙忙地跟他报告,“我们找到线索了,歹徒应该是穿了酒吧侍者的服装混进来,然后又偷偷关掉了总电闸并偷走了紧急用灯,再趁乱从门口离开。”

    离大厅更近的不是正门,而是后门,而后门通往的只是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子。

    现在知道这些并没有太大用处,傅子琛攥紧拳头,他闭上眼睛,连回答工作人员的功夫都没有。

    比起同龄人常有的急躁,他很冷静,并且不意气用事。

    赶在傅子琛动怒之前,陆梓豪赶紧把酒吧经理拉到一边说话,而与此同时,酒吧里响起了手机铃声,所有人都立即绷紧了神经。

    傅子琛从西装内侧口袋中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的陌生来电——果然是他的电话。

    毫不犹豫地接通,他不出声,等着对方说话。

    在沉默三秒后,对方终于按捺不住,说话的语气相当粗鲁,“傅子琛,你应该还活着吧?你老婆还在我手上喔,确定不应一声?”

    这样的语气,态度又如此坦率,傅子琛立即能判断出对方不是幕后主使。

    真正的罪魁祸首还在埋伏。

    接连不断发生的事情都印证了傅子琛的猜想——仇家已经开始了复仇计划,即便到现在傅家都没有查清楚他仇视傅家的理由是什么,傅家还是保持高度警惕。

    只是没想到会对唐洛然下手。

    攥紧拳头,他吞咽唾沫,一字一顿地回应,“说吧,你需要多少钱?”

    “果然爽快,看来你已经知道我东家的身份了,我也不跟你磨叽,一个亿,换你老婆,不然你就等着回收她的尸体吧。”对方说着放声大笑,一言一语都很粗俗。

    一提到唐洛然,就如同刺中了傅子琛的软肋,他气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他绝对不允许唐洛然出任何事故,哪怕是一点点都不行。

    一个亿换她,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精致面容变得苍白,他绷着脸,额头上的青筋隐隐暴起,冷冷地说道,“没问题,但前提是你们必须让她完好无损地回到我身边,如果她受到伤害,我不会放过你们。”

    “当然。”对方又嬉笑起来,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不知是幻听还是事实,他竟然听到了唐洛然的声音,像是在跟他呼救。

    多想第一时间冲到她面前抱住她,告诉她不要害怕。

    但他没办法做到,之前让她受到那么多次伤害的时候,他也依旧不在场。

    作为丈夫,他未免太失职。

    在回过神来时,陆梓豪跟江瀚臣已经拥上来追问情况。

    “我去看看”傅子琛冷着脸,收起手机离开。

    他的神情冷漠,如同寒冰一般令见者忍不住打冷颤。

    “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回去吧。”他下了逐客令,丝毫不打算跟他们解释。

    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突然绷不住线,把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出来。

    ……

    唐洛然昏昏沉沉,任人拖拽着离开了酒吧,被强行塞进了一辆车里。车子立即发动引擎。

    对方要把她带走!

    心里叫嚣着,她却连动弹都困难,刚刚半瓶酒的酒劲上来,瞬间就将她的力气全部抽空,即便她知道跟着他们不会有好的结果,但她就是没办法挣脱。

    她被卡在后车座的中间,两旁都坐了两个男人守着,唯恐她突然挣扎下车。

    恍惚中,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声响,“把她的手铐起来。”

    冷静的语气,对方的言语中不掺杂一丝怜悯。

    声音从车前座传来,唐洛然奋力抬起头,迷迷糊糊中,她的视线虽然模糊,但还是能看清对方的背影——扁平的后脑勺,他穿着黑色皮夹克。

    就是这个人就是幕后黑手?

    那男人一下令,她两旁的人立即动手,从后车箱中掏出手铐给她拷上,她勉强撑开眼皮,垂着头,任他们摆布,她亲眼看着留胡子的那个男人把钥匙扣在他的腰间上。

    而这个男人,也就是刚刚将她拖出酒吧的那个人。

    奋力抬头,唐洛然的胸口重重起伏着,披肩长发胡乱地贴在脸颊上,或是随着她的晃动而往后散开,她眼神迷离,红唇娇艳欲滴。

    轻启红唇,她说得异常艰难,“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左右看守的人没有回应,倒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回答了她的问题,语气依旧冷静,“之后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你只要给我乖乖的,我会让你跟傅子琛见面的。”

    傅子琛?

    她大脑乱成一团,根本就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在听到傅子琛的名字时,她的心咯噔一下,一股不祥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

    本还想追问,可那瓶酒的后劲越来越大,几乎是直往她脑上冲,在一片浓郁酒味中,眼前的世界不停旋转,她感觉她整个人都在晃动,紧接着脑海里突然响起“咔嚓”一声,她就没有了意识。

    而在倒下之前,她还能清楚地听到副驾驶座上穿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

    恢复意识时,车子已经在一片荒郊野外停下,唐洛然一点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车顶——她躺倒在后车座上,而原先抓住她的那两个黑衣的男人已经无影无踪。

    难道说她得救了?

    她瞪大双眼,猛地坐起身来,然而又因为突然袭来的头晕目眩而重心不稳,她下意识地要用手撑住身后,却不想她的双手被反扣住,挣扎时手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理智渐渐回到脑子中,她也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有得救。

    那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环顾四周,除了一些废弃的仓库跟工厂之外,她居然还能看到住宅楼,不过光从破旧的外观来看,就知道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

    江城既然有它最繁华的一面,就意味着它也有最落魄的一面——位于江城边境的这里曾经是繁荣区域,可惜后来成了工业遗孀,现在由于污染严重,人员朝中心地区迁移,而成了一座空城。

    这意味着,即便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除非有人报警,不然很难有人会发现。

    那么她不是……

    可怕的想法一窜上脑海,唐洛然还没来得及惊讶,一阵眩晕就把她的所有思绪拦腰截住,与此同时车门也被人从外拉开,冷风灌了进来,突然变得刺眼的光线令她眯起了眼睛。

    她的视线又再一次因为眩晕而变得模糊,只能勉强看清车外站着一个人。

    紧接着她的肩膀就被抓住,强行拖了出去。

    唐洛然站不稳脚跟,他们就拽着她,强行撑着她摇摇晃晃地朝着一间废弃工厂进发,工厂大门已经敞开,里面漆黑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

    由于酒还没完全醒,她无力反抗,只能任他们鱼肉——他们把她带进屋子里,然后松开手转而猛地一推,她直接撞倒在地上,全身骨头撞得咯咯作响,她疼得皱眉。

    这一撞,倒是让她清醒了不少,

    刚刚她从车里被带出来的时候,她特意留心了周围——除了挟持着她的两个人以外,就没看到其他人出没。

    那个穿着黑色皮夹克蓄着一头短发的男人不见了。

    即便一无所知,唐洛然凭感觉也知道眼前的两个男人只是打下手——他们也就是偷偷躲在厕所的那两个男人。

    可恶,她现在动弹不得!

    勉强调整姿势,唐洛然坐在地上,她蹭了一身灰,空气中弥漫着的刺鼻气味也让她很不舒服,然而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能活下来。

    在昏暗中,门一旦关上,她就连那最后一点光亮都失去。

    那两个*在唐洛然面前,蓄着胡子的高大男人叉着腰,喘了口气,他转头对身旁的矮状同伙说道,“去把门锁了,这里应该有连接电路,你找一下电源开关,把灯开了。”

    “好。”对方应下,旋即转身去把门关上,唐洛然眼前唯一的光亮也随之消失。

    不过这种黑暗也只是暂时,很快顶上的老旧灯泡就亮了起来,伴随着滋滋摩擦声,在玻璃罩里摩擦出火花的钨丝伴随着燃烧,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她终于能看清对方的模样,但这并不重要。

    “你们绑架我是为了什么?”

    唐洛然清醒了不少,她忍着头痛,强迫自己理清思绪,并尝试从歹徒口中得到一些具有实质性的讯息。

    那个男人不回答,一步步地朝着她接近,不得已,她奋力挪动自己沉重的身体,往后退去,直到背部已经抵住墙壁,她停下来,他也停住脚步。

    伸手从口袋中掏出匕首,那男人拿着匕首在她面前挥舞,并狞笑着告诉她,“东家说了,在他跟傅子琛成功见了面之前,我们都不能把你放了,所以你就乖乖地待在这儿,别给我耍一些小心思。”

    果不其然,唐洛然并不惊讶。

    因为冥冥之中她已经猜到了目的——他们绑架她实际上是为了引出傅子琛。

    显然,她也猜到了是仇家找上门。

    如此说来,这么多天来跟踪她的就是他们,他们一定以为她跟傅子琛关系很亲密,所以才会想到要通过绑架她,拿她当作诱饵,以此来引出傅子琛。

    这个计划本身并不差,走的也都是老路,足见对方勇气可嘉,但他们千算万算还是算错了一步——他们一定以为傅子琛跟唐洛然的关系很亲密,所以才会决定以她来当诱饵。

    可惜他们错了,她跟傅子琛不过是假面夫妻。

    唐洛然知道傅子琛不可能会为了她而乱了阵脚。

    即便如此,她还是为他担心。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