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八十三章 你是怎么看我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电视本港台直播j2pk10冠军百期错一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窗外夜幕降临,冷风徐徐从敞开的窗口中灌了进来,唐洛然坐在窗口旁,冷得彻骨。

    刚结束手术,余下的全是空余时间,她索性回休息室,坐在办公桌前,发呆。

    一想到今天傅母对她做的事情,她仍然觉得窝火。

    但是没有办法,以她现在的处境不能顶撞傅家的人。

    所以,尽快离婚吧。

    晃了神,突然被一条短信惊醒,唐洛然从白大褂外侧口袋中掏出手机,点开署名“傅子琛”的短信——你立刻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一趟,我等你。

    又有什么事?

    不悦地皱起眉头,唐洛然并没有立即动身,而是选择给他打电话。

    “我不是让你下来吗?”电话一接通,傅子琛就立即发声,如她所想,他的语气很冷淡。

    唐洛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绷紧了神经,气息越发沉重,搁在膝头上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就不能在电话里说?”

    她以为傅子琛不会想要看到她,为了避免尴尬,她也只能尽量避免见面。

    可是她不知道,傅子琛特地约见,其实就是想看看她。

    “的确可以在电话里说,但是,你下来吧,我想见你。”沉稳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将她的心紧紧攥住,傅子琛难得用恳求的语气跟她说话。

    气氛突然间变得有些暧昧。

    唐洛然慌了神,不过她还是故作镇定地回应他,“知道了,我要收拾东西,你等我一下。”

    “好。”他的回应带着笑意,让人不自觉联想到他此刻的神情,一定很得意。

    ……

    怎么想都觉得莫名其妙,但既然答应了,唐洛然还是动身,她将白大褂换下来。

    刚走出休息室,就迎面碰上江瀚臣,他在她跟前停住脚步,笑道,“怎么了?看你那么匆忙的样子。”

    唐洛然一抬眸,就直接对上他温柔的眼神,带着缱绻的眷恋。

    伸进风衣外侧口袋中的手不自觉地攥紧,她竟然觉得紧张,“没什么,我有点不舒服,所以想先下班。”

    大概是因为撒谎的缘故,所以她下意识地仔细观察他的神情,紧抿的嘴角带着一丝丝心虚。

    她没想到对上的眼神,闪过的除了担忧,还有失望。

    “这样啊,那你先回去吧,这边的事情我会让人帮你处理,注意照顾好自己。”江瀚臣露出担忧的神情,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但很快,他又收了回来。

    他没有怀疑,这让唐洛然着实松了一口气,但她还是有些紧张,“不过副院长你来这里做什么呢?难道找我有事?”

    的确是这样,她猜对了。

    可是眼下当然不能这么说,江瀚臣勾起嘴角,笑得柔和,“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来看一下你们部门的设备,最近医院准备购入新设备。”

    “原来如此,那我先走了。”唐洛然并没有怀疑,她松了一口气,抬起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当作鼓励,“副院长加油。”

    偶尔她这种无意识的动作让他心猿意马。

    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江瀚臣吞咽唾沫,绷紧了神经,回想起刚刚在休息室门外听到的唐洛然的通话内容,他的心莫名感到沉重。

    他本来是想约她出去,谁知道被抢先了。

    可恶。

    ……

    江瀚臣的心思,唐洛然在下楼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揣测过,不过电梯一停,门向两边敞开,她看到傅子琛就站在前方不远的地方等着她时,她脑海里有关别人的想法就一下子被清空。

    这是怎样一种魔力,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

    唐洛然竭力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将手伸进风衣外侧口袋中,慢悠悠地走到他跟前,她绷着脸问,“有什么事?”

    只是一句开场白,却不想傅子琛会不悦地皱起眉头,“我一定要有事才能来找你?”

    怎么说都是五年的夫妻,他们却把对方都当作陌生人。

    “倒也不是。”唐洛然低下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好在傅子琛也懂得识时务,让她上车,有什么事坐下来之后再慢慢谈。

    车里的空气并不好,唐洛然摇下车窗,将脸别向窗外。

    耳边旋即传来傅子琛沉稳的声响,让她无法忽略,“听说妈今天跑到家里来闹事了?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件事,唐洛然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他,娇唇抿紧。

    她精致的面容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蒙上了一层深沉的阴影,反倒让她赋予了神秘感。

    现在她是如实以答好呢?还是接着撒谎?

    “没什么,不过问候了几句,她有跟你说什么吗?”淡然地说道,唐洛然最终还是选择了撒谎,她以为即便实话实说,他也不可能站在她这边。

    可是她不知道,一早就知道真相的傅子琛听到这样的谎言会有多难受。

    她到底是有多不相信他。

    将手搭在方向盘上,傅子琛看着前方,淡定地回应她,“但是我听到的事实,跟你说的似乎有所相悖,你确定你真是如实招来?”

    “怎么?你觉得我对妈做了什么吗?你不用担心,我没有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唐洛然顿时来气,绷着脸反驳,索性将目光挪向别处。

    她在心里暗暗冷笑,果然是母子,全都是一副德行。

    傅母跟傅子琛告状,傅子琛过来找她算账了?

    原以为傅子琛是在袒护傅母,谁知道他突然话锋一转,语气放慢,一字一顿地告诉她,“我不是在担心她,而是在担心你,我知道她对你做了过分的事情,其实你没有必要撒谎,我知道你辛苦。”

    什么?

    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唐洛然完全没反应过来,毕竟从相识到结婚,他都不曾这么体谅自己。

    即便如此,为了不让自己动摇,她还是选择回避他的温柔。

    “我没关系——”话音未落,她就突然被一把揽入怀中,傅子琛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稍一低头,她发丝的清香就迅速充斥鼻腔。

    他的手臂紧紧地框住她,唐洛然根本动弹不得。

    “你是怎么了?”她不再挣扎,任由他抱着。

    因为看不到,傅子琛的心里一直觉得缺了什么,以至于让他终日惶惶不安,即便在明面上看起来毫无异样,那也是他强装出来的产物。

    过去并不是没有过这种感觉,只不过那时候的感情模糊不清,他才拼了命地抑制住。

    现在,他不再选择忍耐。

    “不管别人怎么对你,你先忍一忍,之后我不会让你再受伤,我知道这样说你可能还是觉得不安,可是眼下我能够给你的保证就只有这些。”他柔声细语,目光温柔。

    不明白他是为的什么才说了这样的话,唐洛然并没有回应。

    她有些不明白他的想法——到底是怎么看待她的?

    兴许是傅子琛的动作让她失了神,她在恍惚中直接将心里话说了出来,“傅子琛,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到底是讨厌我呢?还是恨我呢?还是说你喜——不,对我没什么感觉呢?”

    “喜欢”这两个字还是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她总觉得这是不可能发生在傅子琛身上的事情。

    已经做好了被羞辱一顿的准备,却不想傅子琛突然轻笑起来,直接否定了她的答案,“都不是你说的,我的答案是——”

    如果不是讨厌或是憎恨,再者是没感觉,那会是什么?

    唐洛然都已经屏住呼吸,期待答案能够出乎她意料,偏生在这种紧张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也让她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

    她在做什么?又说了什么?

    下意识地将他推开,唐洛神情间难掩错愕。

    而傅子琛虽然不满突然来打扰的电话,但他更不悦唐洛然将他推开。

    不悦地皱起眉头,他直接伸手拉住唐洛然的手臂,强行将她带入怀中,一边看都不看来电显示,就接通电话,“喂?哪位?”

    “是我,尹姿。”带着哭腔的声音响彻在耳畔,紧贴在他胸口上的唐洛然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

    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

    比起她的不安,被留在医院的江瀚臣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知道那是傅子琛打来的电话,可唐洛然却对他撒了谎。

    计划流产了,江瀚臣索性沿着走廊,往就诊室走——郑小颖果然又在插科打诨,趁着没有病人来访,就离开工作岗位,趴在窗台上眺望远处风景。

    他站在门口,抬起手敲了敲门,“你有空吗?”

    郑小颖回头,看到他还在这里,她立即皱了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洛然呢?我不是让你去约她吗?”

    “她被傅子琛叫走了。”江瀚臣不再保持笑容,嘴角拉了下来。

    一听说跟傅子琛有关,郑小颖就知道江瀚臣肯定没戏。

    她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接再厉,洛然对能够坚持的男人感到安心,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听她这么说,江瀚臣才露出笑容,点头答应,“好。”

    自从他跟郑小颖袒露自己对唐洛然的心思后,他们就结成了盟友——宗旨是督促唐洛然跟傅子琛离婚,然后促成他跟唐洛然在一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