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拿命保护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布衣天下121期今天版i58彩票www.5798.com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唐洛然看上去疲惫不堪,然而还是强打精神,等着郑小颖指责她。

    但郑小颖怎么舍得,她红着眼眶将唐洛然抱住,话语中充满心疼,“这些天你一定忍得很辛苦吧,连个可以倾诉衷肠的人都没有。”

    不必过问,她也明白唐洛然的选择——她不再觉得困惑,这次终于能坚定地站在傅子琛这边,并非出于怜悯,而是发自内心。

    既然如此,作为朋友,郑小颖自然无条件支持她。

    “唐伯父那边我会帮你跟他解释,这几天你就陪在傅子琛身边吧,要是觉得累了,随时都可以给我,我替班。”郑小颖说得爽快,为了不耽误唐洛然时间,她主动提出要离开。

    唐洛然除了感谢,也别无其他。

    等人都走了,她立即回到病床边,目光落在他苍白的面容上,这样看着,倒像是个经过精心雕琢的塑像,或者说是易碎品,一碰就碎。

    小心翼翼地抚上傅子琛的脸颊,唐洛然尽可能贴近他,听他均匀的气息,让她感到安心。

    “子琛,你刚刚也听到了吗?我可从来没忘记你啊,不止是五年,与你相识的十年里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她喃喃自语,说着自己又忍不住心酸。

    十年里,印象最深的就只有第一次相识时,一样年少的他们紧紧相拥,抱着大不了一死的决心活下去。

    前五年,傅子琛跟尹姿恋爱了,而她只能以所谓尹姿的闺蜜的身份与他们同行,明明尹姿的位置是属于她的,她却怎么也得不到。后五年,她强求来的婚姻并不幸福。

    但是唐洛然一点都不后悔。

    在一片静谧之中,唐洛然睡意渐浓,她抽回手,转而双手紧握他的手,趴在床边,神情恍惚地呢喃,“等你醒了,就按照之前你的计划,我们把五年来错过的重要日子都重来一遍。”

    说着,她的眼皮越发沉重,最终还是抵不住浓浓睡意,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中……

    忘了睡了多久,唐洛然恍惚中感觉到有人走近她,在她的肩膀上盖上了一层厚重的毛毯,随后又快步离开,并将房门轻轻带上。

    而等她醒来时,一抬眸,就看到傅子琛眉目温柔地注视着她,氧气罩下的薄唇露出淡然的笑。

    她不是在做梦吧?

    “子琛,你醒了?”唐洛然猛地站起身来,惊喜万分,她一时之间连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情起伏太大,令她难以消化。

    傅子琛半抬眼帘,看上去虽然很疲惫,但看得出来他已经有了意识,甚至能伸手抓住她的袖口,尽管也只是勉强揪住一小块。

    反应过来后,唐洛然才想起这种时候最应该叫医生,她连忙拉开他的手,紧张地说道,“你等我,我这就去叫医生,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罢,她马上转身,却被他一声轻唤叫住,“洛然……”微弱的声音透过氧气罩变得更小,但唐洛然就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回过头来重又坐下,就怕做错过了他的每一句话。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唐洛然问得小心翼翼,眉头紧拧……

    傅子琛发不出声音,只是点了点头,旋即又闭上眼睛,失去了意识。

    等他不睁开眼来看她时,唐洛然才绷不住眼泪,抓着他的手贴在脸颊边,眼泪顺着脸颊刷刷地留下来,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高兴。

    但不管怎么样,哪怕只有几秒钟,只要他能够醒来那就是好事。

    这样一来,唐洛然也算是安心下来,她坐在病床边好一会儿,才起身去浴室匆匆洗漱,然后走出病房,而江瀚臣就在门外,悬在空中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

    “好巧,我正打算找你呢。”江瀚臣收回手,轻笑道,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自然。

    唐洛然将门拉上,把自己跟他隔绝在门外,她也不逃避,主动提出邀约,“现在有空吗?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她知道拒绝的时候到了。

    跟着江瀚臣上了天台,他们一路无言,奇怪的是,唐洛然也不再觉得尴尬,她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不再有所犹豫。

    江瀚臣买了咖啡,他将咖啡递给她,让她在长凳上坐下,然后才跟着坐在她身旁,从这个角度一抬头,就能将一大片天空纳入视线中。

    冷风吹拂,她的发丝微微飘动,唐洛然索性将发丝挽到耳后,扭头,对他笑道,“明明我们前不久才见面了,但是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呢。”

    以前的慌张跟茫然,都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内消失。

    “是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江瀚臣也跟着低笑,笑容压抑又勉强,他说话时并不看她,目光流转,最终落在她的肩膀上。

    她给他的感觉一直一样——拘谨又小心翼翼,偶尔他也会想跟他相处真的那么不自然吗?

    突然陷入沉默中,让他们都无所适从,而唐洛然知道这次还是必须由她主动开口,所以她难得没有再逃避,蓦地开口,“我想你也听到了,有关于傅子琛的事,我都记得。”

    这意味着什么吗?

    心里感到隐隐的恐慌,却什么也做不了,江瀚臣只能苦笑,不得不直视她眼睛,小心翼翼地追问,“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吗?包括对他的感情?”

    “与其说想起来,不如说我从未忘记过,江瀚臣,我没有忘记他。”唐洛然没办法笑着回答,她现在总是控制不住眼泪,特别是一想到傅子琛,她就追悔莫及。

    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离不开傅子琛呢?

    就算没办法装作相安无事,至少她也不想让江瀚臣看出她的脆弱,她硬撑着,“我到死都不可能忘记他,所以对不起,你的感情我恐怕回应不了。”

    这就是她今天主动约他的目的——拒绝是最痛苦的事情,她不想让江瀚臣伤心,但总比一直利用他感情好。

    原以为江瀚臣会暴怒,或是干脆愤然离去,却不想他的反应要比想象中的平静得多,可以说近乎没有动静,耳边呼啸而过的只有冷风的呼呼声响。

    片刻,才听他用夹杂着笑意的声音说道,“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快告诉我真相的,让我再被欺骗久一些多好,至少等傅子琛醒过来再说也不迟啊。”

    听他的语气,他也是一早就料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感情的事强求不来。

    “对不起,我对你有愧于心,这次你能尽力抢救子琛,我也很感激。”唐洛然松开手,吸了吸鼻子,她不敢去看他,抬头看向天空,任由冷风吹在脸上冷得彻骨。

    她顿了一下,神情复杂地把话接了下去,“你如果想要什么报答都可以跟我说,当然,除了爱你以外。”

    “你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呢。”江瀚臣轻笑,对她的态度全盘接受。

    他不是没有脾气,而是终归还是不舍得跟她生气,更何况,他早该认识到唐洛然不属于自己,却还一直抱着幻想,现在落得这个下场,也是他活该。

    在唐洛然再次向他道歉之前,江瀚臣突然站起身来,将咖啡搁在凳子上,独自走到天台边缘的护栏网前,透着网格看外面的世界,脑海里的思绪不断飘过。

    “虽然我不甘心就这么把你让给他,但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我尊重你的选择。”他说着,脸上的笑容还是绷不住,嘴角塌了下来,精致面容上难掩失落。

    “不过——”他又突然转身,冷风灌满他的白大褂,将衣摆吹起,他将手伸进口袋中,像是一副画,“如果傅子琛对你不好的话,或是你想反悔了,你随时可以回来找我,我会一直等你。”

    他不敢保证能等到什么时候,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办法完全放下。

    “我知道了,谢谢你。”唐洛然淡然一笑,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手将凌乱的发丝挽到耳后,又压住被风吹起来的白大褂衣摆,隔着一段距离与他四目相对,她星眸闪烁,蓦地开口,“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去吧。”

    江瀚臣轻笑,点头答应。

    他们的感情结束得无声无息,甚至是连开始的界线都是模糊的,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段感情,还是说从一开始就是他一厢情愿,他已经分不清楚。

    若要说一厢情愿,他想从第一次在旋转门里四目相对时,他就已经一见钟情,只可惜他们的缘分不允许他们走同一个方向。

    下楼时电梯里的气氛很安静,唐洛然也顾不上尴尬,站在江瀚臣身旁,满脑子却只想着傅子琛——不知道他有没有醒过来?醒来之后会不会因为看不到她而慌张?

    眼看着电梯层数一点点减小,江瀚臣踌躇半响,决定还是告诉她,“不知道跟你说这些合不合适,昨天傅子琛中枪之前,他曾经打电话给我,说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可见傅子琛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如果出事,绝对不能连累她的准备。

    “他真是这么跟你说的?!”唐洛然瞪大眼睛,显然对此事并不知情,她原以为他只是预料到会出事,却没想过他会考虑得如此周到。

    现在还有隐瞒的必要吗?

    江瀚臣点头,态度坦然,“大概傅子琛那时已经知道自己要出事了,可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害怕你受伤,我想他对你应该也是真情实意,不然也不会拿命来保护你。”

    心像是被硬生生撕开,唐洛然捂着心口,疼得皱眉。

    她垂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江瀚臣明白她心思,心疼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随后便匆匆收回,不敢逗留太久。

    不然他怕他又会忍不住反悔。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