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准备回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mp4用什么数据库存储最好四不像16149.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因为小镇的偏僻,所有事情都只能在办事大厅里办理,再由工作人员上交到大使馆,这样会延误很多时间,洛然已经被耽误三年了,但她无法带着小一航前往大使馆,那边实在太远了。

    工作日的办事大厅很忙,洛然等了一个上午才排上。

    工作人员看了眼她的资料,说她资料不完整,要她回去重新整理。

    洛然蹙眉,又是这样!对方好像根本不想帮她。

    “洛然小姐,你又过来了?”

    洛然前脚踏出办事大厅的门,身旁就有人喊住了她。

    洛然望过去,一个穿着黑西装的高大男人走过来,脸上挂着绅士的笑,视线却瞄向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洛然小姐,你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过来办事大厅一回,可每次都被拒绝了。你知道吗?你得找人帮你疏通关系。”

    男人朝她挺了挺胸膛,这番话说的够清楚了吧!

    “迈克先生,我赶时间。”

    洛然饶过他,朝车子走去。

    迈克不依不饶的跟过来,“洛然小姐,你要考虑清楚。难道你不知道镇长前几天因为受了重伤,下半辈子都要坐在轮椅上吗?我爸爸是副镇长,很快就要当上镇长,你跟我在一起,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拿到护照!”

    洛然一眼也不多看,走到车子前,伸手把门打开。

    “你今天必须要跟我去吃饭!”

    刚有动作之际,迈克猛地擒着她的手,要把她拖走。

    “迈克先生,你父亲还没有正式成为镇长,你不担心你的行为会影响你父亲的前程吗?”

    洛然握着拳头尝试甩开迈克的手。

    从一年开始,迈克的父亲成为了这个小镇的副市长,迈克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缠着她,就算她身边带着一个孩子也不介意。

    她多次被工作人员拒绝,说不定就是迈克做的,可她没证据,也没有人脉,迈克再追着她,她只能带着一航离开这儿了!

    “我爸爸结交了一位有权有势的先生,就算你闹到了警察那里也没用!跟我走!”

    迈克猛地加重了力气,洛然防备不及,险些要被拽到在地上。

    迈克的父亲就要成为镇长,他的行为自然越来越过分。

    周围的路人看见了迈克,谁也不敢过来帮忙。得罪了准镇长的儿子,不是等于自寻死路吗?

    洛然用手攀着车门,无奈迈克的力气很大,根本不是她能匹敌的。

    眼见着要被拽走了,洛然用指甲掐着迈克手背上的某条血管。

    “啊!我的手!”

    迈克鬼叫着甩开她。

    洛然穿着低跟鞋,一时站不稳,往后撞到了一堵坚硬的物体上,错愕的抬头一看,绷着脸的保镖站在了她身后。

    这是……傅子琛的人?

    洛然稳着平衡,视线越过保镖壮硕的肩膀,在马路对面看见了一辆漆黑冷冽的轿车。

    方才没有看见这辆车子,是刚刚过来的吗?

    “唐医生,先生要见你。”

    保镖冷声侧过身,神情不容拒绝。

    洛然看了眼捂着手背痛得哇哇大叫的迈克,衡量一番,走向了傅子琛的车子。

    刚走到马路中间,身后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洛然回过头就看见迈克被保镖拽着手,手腕都被扳断了。

    她没有多做理会,来到了轿车前,马上有人过来帮她打开后座的车门。

    “请。”

    对方伸手指向了车厢,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人,手上捧着一部平板电脑在看,幽蓝的亮光折射在他脸上,冷凝如冰。

    面对她的到来,傅子琛一丝反应也没有。

    洛然顺势坐进车子里,嗅到了一股檀木般的古龙水味。她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搞不懂他为什么会过来。

    “见死不救,你也算是医生?”

    傅子琛合上电脑,斜眸瞥向她。

    “恩?”洛然一时没回神,视线跌入了他墨黑的眼睛里,勾起了过往的回忆。

    他的眼睛,他的眉宇,他的脸容和以前一模一样,对她的态度却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连她的名字都不想去叫了?

    想想还是心痛的。

    “你这么喜欢看着我?”傅子琛猝然嘲弄的凑过来,黑色的瞳孔里倒影着她晃神的脸。

    “不好意思。”洛然别开视线,忍受着他恶劣的态度,“迈克先生不是我的病人,我不需要帮他。你找我有什么事?”

    傅子琛没有第一时间回话,像猎人般饶有兴致的盯着她。

    车厢里的沉默宛如刀刃般切割在皮肉上,洛然捏了捏手,主动望向他,“我赶时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说着,她要动身,手肘却在转眼间被握住。

    “这么急着走,怕我吃了你?”傅子琛勾着笑,指腹揉着洛然的肌肤,出奇的柔滑。

    “子琛,你想怎么样?”

    洛然避开他的手。被傅子琛摸过的地方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

    他到底是什么了?有必要用这种争锋相对的态度跟她说话吗?她不是他的仇人!

    “我的病历上,有出现我的名字吗?”傅子琛笑意加重,眼睛上的水光透着刀一样的锋利。

    洛然被他逼得呼吸一顿,“没有,你的病历没有你的名字。”

    “你知道我是谁,你一早认识我?”

    傅子琛把手撑在椅子上,健硕的臂弯让洛然顿觉压力加重,又觉得很可笑!

    傅子琛这个问题是在戏弄她吗?

    她有一瞬间想转身离开,可细细一看,傅子琛的眼神阴鸷浮沉,不像是在说谎!

    “你不记得我?”

    洛然摸向他的额头。

    傅子琛表情剧变,迅雷般擒着她的手,“女人,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为什么会认识我?”

    “子琛?”

    他这番质问一出,洛然的思绪被轰炸得支离破碎,就连手上的痛楚也无暇顾及。

    子琛不记得她了?才三年的时间,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把我名字喊得这么亲切,你是我的女人吗?”

    傅子琛松开她的手,纤细如玉的手腕上泛着一道勒痕,是他抓的。

    洛然把手探过来时,他出于本能擒着她的手,力气稍微大了点,要是没有及时松开,这女人的手会被他硬生生的捏断。

    “子琛,你的头还痛吗?”

    洛然没有察觉到这些细节,挺腰望向傅子琛的脑袋。

    从病历上,她看见傅子琛有过好几次头痛发作的经历,难道就是因为脑部的病情让子琛对她完全没有记忆了?

    “看来你真是我女人,这么快就投怀送抱了?”

    男人低沉的轻笑从怀里传来,丝丝缕缕的缠绕在耳畔。

    洛然低下头,由于挺腰的动作,她的胸脯正好对准了傅子琛,再往前一点就能整个挨上去了。

    傅子琛对她这个举动似乎挺满意,抬手禁锢着她的腰身。

    “子琛,我想帮你检查。”洛然把手搭在他的肩膀,想借力离开。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身旁的车窗冷不丁的被敲响。

    她下意识的望过去。

    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情况,腰间传来一阵压力,她坐到了傅子琛的大腿上。

    “什么事?”

    傅子琛颇有雅致的撩开她肩上的碎发,指尖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她。

    隔着衣服,洛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三年前,她和傅子琛有过无数次的亲热,三年后的重逢,傅子琛对她全是不信任。

    是的,子琛不相信她,所以在盘问她。

    这三年里,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洛然没有理会他落在身上的动作,凝着思绪,拨开他的头发,检查伤口。

    傅子琛稍微收着动作,尔后又若无其事的抚摸她的身体。手掌一路往下摸索,洛然却全无反应,似乎一早就熟悉他的爱抚了。

    “总裁,从镇长的花园里找到了我们的文件,似乎还没有交出去。”

    隔着车窗,有个男人在外面说道。

    “东西找到了,人就没必要留着了。”

    傅子琛挑开了洛然的扣子,看见了她雪白的肌肤,呼吸一下子重了。

    “总裁,我都安排好了。经过调查,这次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暗中收买了镇长,想盗走我们的项目,不是那群人做的。”外面的人继续说道。

    傅子琛闻言,放在洛然锁骨上的手指停下。脑袋上传来了轻柔的触碰,是这个女人在拨开他的头发,又怕会弄痛他。

    “处理好事情,安排回国。”

    傅子琛说着,把洛然推开。

    洛然顺势坐在了一旁,整理好衣服。

    检查过后,傅子琛的头部没有任何明显的伤口,当然,也不能排除伤口已经痊愈了,单凭肉眼无法辨认。

    “你叫唐洛然?”

    傅子琛打断了她的思考。

    侧过脸,她看见了傅子琛俊美的脸,点了点头,“对。”

    “洛然?”

    傅子琛轻念了声,表情晦暗不明。

    “明天之前安排好,跟我回z国。才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主诊医生,负责照顾我一切需求。”

    傅子琛望过来,微勾起的唇间溢出了炙热。

    洛然很清楚他这个表情背后的含义。

    刚刚的抚摸,让傅子琛起了兴趣,干脆把她留在身边,一边调查她的身份,一边了解她身体。

    她是傍晚回到家里的,手里的资料都被傅子琛拿走了,预计明天一早,她就能看见几本崭新的护照了。

    这样也好,她本来就想回国的,跟在子琛还能了解他的情况。

    是后遗症导致的记忆受损吗?难怪他过了三年也没有找她……

    子琛这三年经常被后遗症折磨,也不好过吧?

    吃完晚饭后,她和小一航收拾好行李,明天一早又去拜托墓地的负责人把唐雄他们的尸骨搬出来,送回国内。

    下午两点多,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过来接她,又帮她安排好尸骨的托运。

    “妈妈,我们要是回家了,那些天天过来家里找妈妈的叔叔会不会很难过?”

    小一航抱着白绒绒的雪球,眼巴巴的瞅着她。

    “小孩子别乱说。”

    洛然故作愠怒的让他坐好,一会儿开车后不要乱玩。

    望向窗外,景物在飞快后退,离开了她生活了三年的小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