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男人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新123期跑狗图2018全年资料大全正版先锋

小说: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作者:默菲
返回目录

    唐唐洛然站在阳台上看了一阵,揉了揉肩膀,回到房间准备休息。

    明天早上,小一航主动起床要去上学,心情比起前几天好转了很多。

    “妈妈,你等会,我先出去一下。你留在家里等我,我回来了你才能出去!”

    刚吃完早餐,小一航连嘴巴都顾不上擦就跑出去了,雪球也跟在身后。

    唐唐洛然想到这里是高级的公寓区,不时会有保安巡视,没有过分的担心小一航。

    “给医院的简历发出也有几天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看来是应聘不成功了。”

    唐洛然拿出手机,上网翻看其他医院的资料。

    她有三年的时间在法国的小镇里开私人诊所,那些经历称不上是她的正规简历,也就相当于,她有三年的时间没有工作,大医院未必会看得上她。

    “妈妈,你可以出来了!”

    小一航和雪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航,进来把东西收拾好。”

    唐洛然放好手机,看着小一航从外面跑回来,把餐具收拾好,又和雪球嘻嘻哈哈的玩闹着。

    唐洛然拿着书包,喊上小一航去上学,沿途望向四周,看不见特别的地方。

    “一航,你出去干什么?”唐洛然望着跟在身旁带着笑容的儿子,今天心情好像很好。

    “妈妈,我什么都没做。”小一航冲她摇头,笑容却越发却越发灿烂。

    算了,他高兴就行了。

    唐洛然不再追问,送了小一航会学校后,她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带着雪球去到了墓地。

    今天是爸爸妈妈重新下葬的日子。唐恬的尸体还是没有找到,管理员就在旁边立一块墓碑,里面是空的。

    下葬的过程很简单,只有唐洛然和雪球在看着,旁边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忙。

    “唐小姐,我们先走了。”

    把土填好后,工作人员都离开了。

    唐洛然走到了唐雄的墓碑前,用手把照片擦干净,微凉的手感钻进了皮肉里,有点痛。

    “爸爸,我回来了,回到子琛身边。”唐洛然凝视着唐雄的照片,心里痛意弥漫,“你会生气吗?”

    “一航长大了,他对子琛有很大的偏见,以为子琛不管他。我想跟一航解释,但他太懂事也太固执了,根本不会理解子琛。我只能让一航和子琛慢慢相处,让他们像一对真正的父子。”

    “爸爸,你能理解我的想法吗?”唐洛然歪过脑袋,视线被泪水模糊掉,“这三年里,你不在我身旁,子琛也不在,我真的……有点累了。”

    唐洛然闭上酸涩的眼睛,即使再怎么强装,她也只是一个人。

    三年里来的孤苦,几乎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如今,她只想让子琛恢复过来,一航健健康康的,别无所求了。

    “嗷呜。”

    雪球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情绪低落,主动趴下,伏在她脚边陪着她。

    唐洛然断断续续的跟唐雄说话,把近段日子以来的苦愁倾述而出。

    在法国,她经常都会过来探望爸爸,跟爸爸说说心里话。

    “唐雄是你爸爸?”

    一阵凉风吹来,带来了傅子琛低沉的声音!

    “子琛?”

    唐洛然受惊回头,傅子琛已经走到了她旁边,高大的身躯携来了一股压人的气魄。

    他今天穿着一件纯黑色的西装,高档的面料上依稀泛着光泽,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俊秀冷然。

    傅子琛没有看她,目光停留在唐雄的照片上,“三年前,唐雄全家忽然从江城离开,引起了一番轰动。你是唐雄的大女儿?”

    他望过来,眼里带着入骨的审视。

    “你知道唐家的事?”

    唐洛然无法从他的眼睛里抽回视线,有时也怀疑傅子琛到底有没有失去记忆。

    “我为什么不知道?”傅子琛微压下眼帘,“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嗯,你猜对了。”

    唐洛然把视线从傅子琛的眼睛上抽离。

    她从来没有打算瞒着子琛,她恨不得他能快些想起她,怎么可能会隐瞒?

    她只是震惊子琛会出现在这里。

    今天是周一,子琛不用去忙吗?

    “唐雄是怎么死的?”

    傅子琛望向唐雄的墓碑,透过这张黑白照片,想起了一些朦朦胧胧的画面。

    他想看清楚一些,太阳穴的位置传来了痛楚。

    这股感觉又来了。

    唐洛然尚没有发现傅子琛的异样,思绪被扯远了。

    “三年前发生了一场大火,爸爸妈妈和唐恬都没有逃出去。一航就是在那一年的年底出生的,很快就要四年了。”

    “只剩下你?”

    傅子琛望向她素白的脸,美虽美但太瘦了,两颊上几乎没有肉。

    一个女人在法国无依无靠的熬了三年?

    傅子琛意识到这些内情,突地蹙起眉。除了头痛外,心房也莫名其妙的剧痛起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恩。”唐洛然垂下脸,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

    “你男人呢?”

    傅子琛几乎口就问道,脸色有些发青。

    他不喜欢这个窝囊废,连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照顾不了!

    “他……子琛,你怎么了?”唐洛然望向傅子琛,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看。

    她赶紧上前扶着傅子琛,怕他是头痛发作。

    “子琛,我们去管理处坐坐吧。快要中午了,阳光会很猛烈,对你的身体不好。”

    唐洛然说着,主动带他去管理处那边。

    子琛这几天都没有头痛,她居然放轻了警惕,真是太疏忽了。

    “恩。”傅子琛看着她脸上的焦急,鬼使神差般,心房的痛骤然平复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见唐洛然饱满光洁的额头,她的眉形很好看,即使是素颜也很精致,这就是所谓的素颜美女吧?

    微风轻轻吹来,他闻到了从唐洛然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很清淡,像是记忆力的味道。

    傅子琛伸手挽着唐洛然的腰,这个动作像是一个惯性。

    当他拥抱着唐洛然时,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就像拥有了整个世界。

    “子琛,你怎么会过来的?”

    唐洛然感觉到他的动作,稍稍迟缓后,侧首枕在他的肩膀上,嗅着他干爽的气息,身心的疲倦开始消退。

    “你儿子一早过来,在我房门里放了一条纸条,说你今天会过来。”

    傅子琛瞥见她的动作,把手劲加重,宽大的手掌轻易就能抱着她柔软的腰身。

    无可否认,他喜欢抱着唐洛然。

    “是一航说的?”唐洛然抬头望向傅子琛,很快反应过来。

    难怪一航今早吃完早餐就跑出去,还不许她出去,原来是去当小间谍,把她的行踪告诉傅子琛。

    这孩子,居然学会出卖她了。

    唐洛然好气的同时,也觉得高兴。一航似乎在接受子琛呢。

    “汪!”

    跟在身旁的雪球忽然叫了声。

    唐洛然回神一看,发现他们走远了,去管理处不是这个方向,要不是雪球提醒他们,他们也不知道要走去哪里。

    “走这边。”

    傅子琛一脸平静的抱着她,原路折回。

    唐洛然看着他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傅子琛的脸色深沉了些,应该也在疑惑自己居然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他们来到了休息处,简单的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傅子琛下午还有一个会议,他是看见了小一航的纸条才过来看看的。

    因为她没有车子,傅子琛特意送她回去。

    “你坐副驾座。”

    唐洛然刚走到后座,要让雪球先上车,傅子琛就出声了。

    她望向车子对面,傅子琛就站在驾驶座那里看着她。

    一眼望过去,她险些沉溺在傅子琛的黑眸里。

    “好的。”

    唐洛然松了松手,带着几丝古怪看着傅子琛,“我想让雪球先上车。”

    “恩。”

    傅子琛闻言变了脸色,先一步上车。

    真是奇怪了,子琛喊她时好像挺急的,是怕她不肯和他一起坐吗?

    让雪球上去后,唐洛然去到副驾座,车厢里全是傅子琛的气息,真是久违的感觉。

    唐洛然望向傅子琛,他早已恢复了一脸深沉,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随着车子启动,墓地离他们越来越远。

    “子琛,你为什么会帮我买墓地?”

    这个问题,她压了一晚了。

    “员工福利。”傅子琛目不斜视的开车,表情冷淡。

    这么好的员工福利?唐洛然看着他,根本不相信他这番话。

    先是让助理给她安排住的地方,又帮她买墓地,这些真的全是无心之举吗?

    回到公寓后,她以治疗为借口,要拿走傅子琛以往的病历。

    她要彻底了解傅子琛的病情。

    “这么急着想治好我,你想走吗?”

    傅子琛停下车子,侧首睥睨她。

    这样的眼神太过锐利,像是猎狼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不让她走!

    子琛的占有欲太大了!唐洛然看着他,“子琛,我没有想过离开你。如果我想离开你,我是不会跟着你回来的。”

    大概没想到她会说这些话,傅子琛眼帘一抬,随后别过脸,“这可不一定,你在法国不是挺受欢迎的吗?迈克还有乔伊斯,一大堆。”

    他越说,脸色越寒。

    “也是一航说的?”唐洛然问道。

    傅子琛不说话,打开副驾座的车门让她下去,“病历在医生那里,我有空带你过去。”

    “好。”

    唐洛然下车,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终于忍不住翘起了唇。

    傅子琛在吃醋!

    “汪。”

    雪球过来蹭了蹭她的脚。

    “好了,带你回家吃饭。”

    唐洛然摸了摸它柔软的毛发,回到了家里,给雪球喂饭。

    她又上网查看了医院的资料,中途接到了江翰臣的电话。

    “唐洛然,研讨会还有几天才结束,你最近都会留在京城吗?”

    “多半是。”

    唐洛然滑动着鼠标,一边处理着事情,一边和江翰臣聊着。

    她不想再回江城了。

    爸爸妈妈都不在,唐家只剩下一个空宅,她回去只会徒添伤悲,而且,傅母也在江城。

    她不想看见傅母,留在京城发展是最好的选择。

    “好的,我知道了。等到研讨会结束了,我再去找你。”江翰臣像是卸下了担子,做了一个决定。

    他没有和唐洛然多说,挂了电话。

    唐洛然看了屏幕几眼,把手机放到了一旁。

    由始至终,她都把江翰臣当成是朋友,仅此而已。

    傍晚,小一航回到了家里,笑嘻嘻的跑到唐洛然跟前,“妈妈,你跟傅叔叔出去约会了吗?我把你的地址和电话都交给傅叔叔了!”

    “你还敢跟妈妈说?也不提前跟妈妈说一声。”

    唐洛然故作愠怒的要打他。

    一航赶紧大笑着跑开,唐洛然花了些时间才把他抓过来。

    “一航,你喜欢傅叔叔当爸爸吗?”她望着怀里乱动的儿子。

    现在最重要的是一航的态度。

    “喜欢啊!”

    小一航想也不想回答,满眼期待的盯着她,“妈妈,你和傅叔叔结婚吧!我和傅叔叔都姓傅,我觉得傅叔叔的人特别好,我说要给他扣分,他也不怕,好像电视里的大英雄,充满了信心。”

    “妈妈,你知道那些大英雄吗?他们无论遇到多少困难,在结局的时候都能把坏人打败,多帅啊!”

    小一航说到这里,从她怀里跳下来,举着双手做了一个超人的动作,把唐洛然逗乐了,同时也放心了。

    一航接受就好。

    “一航你过来,妈妈告诉你一个秘密……”

    “不过,我不喜欢我那个爸爸。他一定是个坏人,迟早都会被英雄打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