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公子 » 第四卷 大学之张狂青年 第二百一十三章 怎样杀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项目股权价值分析香港马会2018开奖结果

小说:极品公子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 请到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最新章节 ]****

    这一次夏诗筠似乎认命般躺在床上并没有动弹,本来想上演一场**四射的**戏的叶无道有一种荒唐的感觉,这种态度似乎和夏诗筠的性格不符。叶无道索性坐在她身边点燃一根烟,轻声道:“你的书房布置得很不错,唯书有色,艳于西子,那么古书都是你收集的吗?不介意我拿走几本吧,沉默就是代表许可,或者说是鼓励。”

    “你卑鄙!”

    夏诗筠狠声道,这些古书都是她辛苦从各种地摊或者收藏家那里收集来的,每一本都花费了她大量心血,叶无道这招正中她的软肋,夏诗筠可以任由叶无道拿走这幢别墅里珍贵书画或者名贵古董,但是这些书是最不能让这个无耻家伙亵渎的神圣物品。

    “你是想用行动向我证明沉默是最高的蔑视吗?”叶无道听到夏诗筠的咳嗽后悄悄将烟头熄灭,转身看着直挺挺躺在床上任人宰割的大美女。

    “如果你征服女人都是征服她们的身体,那么我想你和三年前的那个叶无道没有两样,虽然你今天能够在商场和黑道呼风唤雨,但是在我眼中,你始终是一个没有骨气的男人,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用什么方法侮辱我。”夏诗筠没有流泪,甚至没有悲哀,只是有些麻木。

    叶无道没有说话,俯身轻轻亲吻夏诗筠的脸颊,双手温柔捧起那张昨晚被雷声惊吓得苍白无色的绝美脸庞,这份温柔真的是来自那个瞬间杀死六名保镖的那个冷酷太子,他在弹指间杀人却依旧可以迷人的微笑,轻松地地玩笑,夏诗筠闭上眼睛。这份温柔隐含着多少阴谋和冰冷?

    叶无道轻轻解开夏诗筠上衣的扣子,将夏诗筠撇过一边的头扳过来笑道:“怎么,害怕面对我吗。有本事不痛快感受我带给你地感受,要是你真的能够做到不起一丝波澜,那我今晚就不碰你”说完叶无道便强行和夏诗筠接吻,此刻夏诗筠的倔强的没有反抗,似乎是想证明自己的毫无感觉,两只原本牵扯被单的小手也被叶无道双手十指绞缠放在她的头顶。叶无道从夏诗筠的光滑额头、修长睫毛、小巧鼻子、精致下巴逐渐向下到细嫩柔软的脖子,然后是被雪白内衣娇羞掩盖地双峰,当叶无道的舌头滑入那深陷的白色欲望沟壑时,夏诗筠的身体已经不自觉地颤抖。

    “没有灵魂的女人对于我来说再漂亮也只是无趣的花瓶和僵硬地玩偶。这种女人就像是鲜嫩的假花,我连摘的欲望都没有。至于你,如果没有灵魂,没有关系,我会帮你选择一个。因为三年后的我,没有谁能够抗衡!”

    叶无道隔着夏诗筠柔软的内衣用牙齿轻轻啃咬着那颗娇嫩的乳头。疼痛和异样的刺激让夏诗筠那双清澈地眼眸渐渐有些迷茫,她现在不是和叶无道抗争,而是和身体的本能作战。为了抵抗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夏诗筠紧咬嘴唇,不经意间嘴唇已经渗出血丝,抬头看到这幕地叶无道眼眸深沉的让夏诗筠心颤,那又是一个她无法领会的眼神和领域。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太多的迷团和不为人知的内幕。

    叶无道放开夏诗筠那几乎绷紧地纤细双手,轻轻含住夏诗筠因为鲜血而绽放娇艳色彩的嘴唇,等到血丝都消失。叶无道坐起身有些自嘲意味的笑道:“如果不出意外,你的未婚夫已经快直到这幛别墅了,昨晚之所以没有动静是他不敢相信我有这么大胆的举动,现在气急败坏的他肯定是杀气腾腾的带着一帮人马杀过来了,也许是十个人。也许是二十,或者三十。”

    “前面那些关于森野都是你的情报部门收集的资料,而制定出来对付林家森野的策略方案?”夏诗筠听到这个消息没有一丝的喜悦,甚至可以说有些反感。夏诗筠不是那种喜欢别人插手自己事务的女人,她不会依赖任何人,从小就是,现在也是,至于将来,夏诗筠认为仍然是,但事实如何,只有作为人生这场演出的导演——时间知道。

    “我仔细研究世界上两千多个经典商业案例,这种程度的小事还不需要运用我的手下。如果我告诉你,我对你所在的电子销售和网络游戏也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你是不是会觉得我是在信口开河?任何成功都不是从天而降,不要以为只有你才有过付出,不要以为其他的人成功都是必然。”叶无道冷笑道,今天的成就岂是简单用叶无道是天才来说明一切,其中的血汗要比任何人都要多,但是又有几个人认为这是他叶无道凭借自己实力才拥有今天成就而不是依靠家族依靠女人?

    夏诗筠反复咀嚼叶无道的这两句话,如果叶无道所说都是真实,那么他到底拥有怎样的过去?

    “对于大业有成的商人来说,功利是功利者的通告证,淡泊是淡泊者的墓志铭。商场没有华容道,没有谁会同情失败者,灭掉林家我是势在必得,就算是整个浙江商界和政界都帮助林家,我也要把他拉入万劫不复的谷底!”叶无道充满狂妄道,动用一部分星组资源的他没有失败的理由和可能,一个小小的林家都摆不平,又怎么和孔家、华夏商业联盟斗?

    “既然知道孔奇华要来,那你为什么还不离开?”夏诗筠竭力用最冰冷和平静的语气道。

    “离开?一个小小的孔奇华、孔家的继承人就想要我影子冷锋离开?传出去恐怕整个世界的黑道都在捧腹大笑吧。”

    叶无道走向房门口哑然失笑道,“三年,杀人一千三十六,公爵三名,王子两名,亿万富翁、政界名流不计其数。黑榜前十高手交锋一次,杀手榜高手前十交手四次,影子冷锋没有一次退缩!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退一步,就是死亡。”

    “像你这样的人不会害怕吗,六道轮回,堕入地狱,你难道不会恐惧吗?”

    “怕?”

    叶无道打开房门用一种超然的语气谈笑道:“不怕!因为我有慕容雪痕陪我,即使是六道轮回,她也会陪我。所以我就算杀尽天下人,我沾满鲜血的手也不会有丝毫的颤抖。”

    夏诗筠心头一震,脑海中浮现三年前那张璀璨的容颜,那张喜怒哀乐都被一个她认为是极其庸俗的男人牵引的倾城容颜。三年后的慕容雪痕,已经是世界公认的音乐女神,在钢琴和小提琴这两项乐器上已经没有人可以撼动她的超然地位,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样完美女人的男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要是知道慕容雪痕的男人就是那个背负着无数荣耀和血腥的矛盾人物,会有什么感想?

    叶无道对林家的策略让她想到《孙子兵法》中的那句“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已经可以得知他大概想法的夏诗筠知道这场经济战叶无道并没有直接面对林家的意图,而是选择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用林家最主要森野的薄弱环节来打击林家,这个想法显然极富创意。这场叶无道并没有实际参战的交锋其实林家几乎已经败了。

    坐在床上的夏诗筠望着那个地上被叶无道熄灭的烟头和随手扔在地的上衣,这个家伙总是喜欢乱扔东西。

    叶无道知道就算孔奇华清楚自己“**”了夏诗筠他这个未婚夫也不会闯进夏诗筠的别墅,因为那样一来孔奇华认为夏诗筠肯定会因为有顾虑而拒绝与他来往,叶无道断定一厢情愿的孔奇华肯定会派手下进来暗杀自己,希望这些角色不要像那几个保镖一样不堪一击吧。

    静静坐在一楼大厅里端着红酒的叶无道斜靠在沙发上,优雅如贵族,眸子里的笑意总有那么些比女人还狐魅的冰冷温柔。

    等待那群杀手进来行动的叶无道不禁感叹夏诗筠对精致典雅生活的追求,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女人,她们在事业的金字塔游刃有余,她们美丽、拥有超凡的人格魅力,却不失女人特有的温婉性情。她们有着不同的风格,但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都高于常人,她们也许不喜欢张扬,却能够从最细节处体现自己的内涵和味道。

    就当叶无道感知敌人准备动手的瞬间,他却强行在最佳时机放弃动手的机会,这对于力求绝对完美和无懈可击的影子冷锋来说肯定是第一次。因为这个时候夏诗筠慢慢走下楼梯,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优雅坐在叶无道面前,平静道:“我想看看你是怎样杀人的。”

    [\****/[  六九中文急速更新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