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公子 » 第四卷 大学之张狂青年 第五百十二章 天上人间(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跳槽金云顶娱乐棋牌安卓版下载

小说:极品公子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 请到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最新章节 ]****

    叶无道手指点了点狂咽口水的曹元茂语气平和道:“给令狐婉约捎一句话,做婊子可不是没有性欲就能不接客的工作.还有不想变成第二个六本木就就拿出点待客之道”

    曹元茂唯唯诺诺地退出包厢那群躺在地上呻吟的保安也都跟着他们这个不敢出头的主子夹着尾巴走人,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任何不自量力的嚣张都是跳梁小丑的蹦达行径我那个和宁禁城硬碰硬扛了一拳的消瘦青年瞥了眼叶无道紧握的双拳渐渐松开夹在队伍中间退出包厢,

    柳道茗紧紧依偎在叶无道的身边见识了昨晚六本木大场面的她总算没有什么惊吓举措在学校她可是一个连恐怖片封面都不敢看的乖女孩,抬头凝视着低头沉思的男人.方婕看着那个坐得离她最远的冷漠男人心中不禁有气心道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厅长就可以看不起人,姜珉则神情复杂的盯着接到一个电话就连忙跑出去的李镇平背影,

    “这个天上人间夜总会全称是北京长青泰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天上人间夜总会听说是一家外资企业。我问了下负责北京工商年检的朋友资料显示这家国内驰名的顶尖夜总会34年度净利润仅为52.67万元而05年年度利润更是负数,主要还有北京妇的“钻石年代夜总会和深圳圣廷苑酒店中的一家富豪俱乐部偌大地天上人间盈利竟然是负数?你们不觉得有趣吗?我就想不通为什么要在成都开俱乐部赚钱?可能性不大”靠在沙发上的叶无道揉了揉太阳穴道,虽然在北京也有不少朋友但一来叶无道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二来他们也并不是北京那个圈子的核心人物就算叶无道想跟他们进行利益交换也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我而天上人间就是一块让叶无道馋涎欲滴的肥肉虽说不确定日进斗金地天上人间能够给幕后老板谭桧具体带来多少利润但叶无道却清楚知道天上人间完全不比自己潜心经营的星组逊色甚至可以说在北方商政界天上人间的影响力完全压过太子党星组,如果能吞下这块肉那么太子党的综合实力无疑会提升一个台阶,

    只不过要想全盘接手在北方根深蒂固的天上人间难,很难,非常难,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找到一个切入点然后渗透继而瓦解最后在乱局中收获戈而令狐婉约这个身份敏感的女人也许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会不会跟红粉女子坊有内幕?走进包厢的李镇平淡淡道

    “一切关键线索都掌握在令狐婉约这个女人手里现在我没有半点头绪,对了你们说说看这个女人,我对她其实没有什么了解!叶无道示意让柳道茗帮他按摩,无视这个女孩几乎要滴出水来的粉嫩通红脸颊,他心安理得地坦然接受柳道茗的**按摩,虽然手法稚嫩,却别有味道

    “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是天上人间四大招牌红人之一除了那个谁也不清楚身份地南宫年华,轮舟风骚诸葛小纤和司马相思都比不上她,跟她有绯闻的款爷都是福布斯财富榜前百的家伙,至于官员嘛,具体的不好说,反正至少也是厅局级别的去年被神秘女人南宫年华替代四大名妓之首的的梁海铃后,曝光率最高接客最多地也就是这个令狐婉约了据说近期正被一个北方黑道大佬包着”李镇平有点沮丧道接到岳岚打来的电话对方这位家教深严的未婚妻只是简单说了一句话注意身体我这句看似温柔体贴的关心言语却让原本心存侥幸的他彻底断了念头说实话很久没有和姜珉这种姿色气质都是上乘的嫩祟上床,说不心动绝对是自欺欺人,这个时候他才发觉家中有个太精明的女人确实不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梁海铃”叶无道皱眉道,这个女人他倒是听说过,可以说天上人间能有今天她有一半的功劳

    “死了据说是遭遇抢劫地时候被杀至于有没有什么内幕就不知道了清理出来的遗产高达千万,,一个女人便有这样的底蕴,那么身为老板地谭桧有多少身家我们就不难想象了”李镇平似乎有点遗憾这样的一个传奇女性如花瓣般凋零,心中却肮脏的想象着那群劫匪是不是先杀后奸再奸这位天上人间的头牌.

    “可惜了”叶无道轻笑道,虽然对风月场所的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但下次去北京却看不到这样一个倾城北方十年的女人多少也算是一桩憾事。

    在姜珉的提议下和方婕柳道茗的附和下几个男人只好陪着她们去DISCO酒吧,舞池中漂亮女人不少,不过一般都已经名花有主,身为猎人的男人和身为猎物的女人在这里都彻底撕去道貌岸然的外衣,被压抑的欲望和邪恶阴暗面在这里都被数倍扩大,舞池中肉体贴身热舞的肉体摩擦霓虹灯闪烁带来的迷离梦幻,以及酒精的精神麻醉放纵成为这里的主旋律道德被狠狠践踏,

    天上人间的坐台小姐很多也很有钱也很漂亮气质都不错,硕士学士学位的也有一些,自然不会是那种寻常发廊那种在门口街道搔首弄姿的女人,这些专门在天上人间这种高档场所钓大鱼的女人若没有资本,也难让那群男人上钩。金钱的魔力是可怕的,即使一个人的财富已经够她几辈子享用的了但总是不知足所以说金钱才是人类最大的罂粟花。在这朵美丽的花朵上,但也正是在它上面结出无数的罪恶果实。

    几个这样的漂亮女人在见到叶无道身边的女伴后打消了上前搭讪的念头,几个单身的男人在看到柳道茗这群女孩后不禁食指大动准备伺机而动但想是随后赵宝鲲等护花使者的出现让他们一阵冷汗直流,且不说这些男人清楚不清楚叶无道等人的背景,光是赵宝鲲的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招牌神情和宁禁城你敢惹我我就敢杀你的冷酷模样就拥有足够的震慑,

    身材极好的姜珉本就性感成熟,而且气质还有那么点让男人趋之若骛的冷傲,加上她在舞池中让男人惊艳的舞姿一时间马上成为宽敞舞池中的焦点女性,更加夸张的是她在李镇平面前跳起了火辣挑逗的贴身舞,那纤细的蛮腰丰满的臀部魅惑的眼神妩媚的脸庞,修长的大腿,都成为谋杀异性眼球的坚定罪证李镇平虽然舞姿平平但面对美女的如此邀请也没有客气,放开手脚跟姜珉玩起了性感的对舞

    比一般人足足高出半个头的赵宝鲲这个时候还算老实陪着那个家世相当不错的席敏轻缓的慢摇徐远清虽然有意远离方婕但这个小妮子就是不肯放过他在他附近展现优雅一面本来这种舞池中都是疯狂的成分多但上是方婕的动作虽然极富动感和节奏,但就是给人一种柔的舒服感觉,从小就练习芭蕾和民族舞蹈的她又怎么可能比姜珉逊色这两个女孩顿时就把整个舞池中的光彩霸占徐远清因为实在不愿意看到方婕被男人占便宜才不情愿地挪到她面前有意无意地把她护住这个时候其实紧张到出冷汗的方婕才偷偷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可爱笑容,

    柳道茗因为第一次踏入舞池身体绷得紧紧的,要不是有个给她做参照物的叶无道,她现在根本就是像根木头可怜的树在舞池中央叶无道轻轻环住她的腰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的占便宜柳道茗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原来跳舞竟然很棒她虽然没有进行专业的舞蹈训练但想是在大明星姐姐的耳濡目染下基础也不差,她看得出来叶无道身体柔韧性好的惊人逐渐适应舞池氛围的柳道茗终于放松下来按照叶无道的节奏扭动娇躯,脱掉外套的她身材竟然不比姜珉逊色半点虽然不算丰裕,但苗条的同时手感也是相当不错,因为今天柳道茗穿了条牛仔裤叶无道手轻轻滑下后就没有遗漏的感受到女孩臀部的弧线身体一顿的女孩似乎轻轻叹息了下仿佛认命般把小手放在叶无道脖子里

    叶无道轻轻一捏柳道茗敏感的娇嫩身体便会不由自主的配合一颤这让得寸进尺的叶无道更加有成就感,随着双手力度的增加柳道茗的身体几乎已经完全贴在叶无道的胸口那对饱满水润的**也在挤压下微微变型醉眼朦胧的女孩小脸红得惊人另娇喘吁吁。

    就在叶无道欺负柳道茗的时候,酒吧角落一桌人正不怀好意的盯着他们,其中就有那个跟宁禁城交手的清瘦青年,不高,一米七左右的样子,戴着一副眼睛,斯文白净,根本就不象在道上混的角色,但眼睛里那股狠绝让人不敢漠视,他周围坐着的都是天上人间闻讯赶来的保安,显然,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他是这群人的核心。

    “老大,要不要动手?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外套脱掉就能马上抄家伙动手,操!敢在我们地盘嚣张,今天就让他来个残废!”一个脸色阴沉戴有耳环的保安怒道。

    “背后捅刀子也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动手自然是要动的,可时机很重要,而且关键我们还不能被这群来历不明的家伙逮到把柄,等下不要伤害女人,这是我的规矩,希望你们不要用屁股记住我的话。”那青年拿下眼睛擦拭道。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把精致的匕首。他也许不清楚他要刺杀的人是谁,但他今天确实是被命运女神**了一回,当然事后回想起来这次被**也确实相当舒服。

    他叫着陈烽火,这人很简单,比如走在大街上看到偷钱包的他会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前提是那个被偷钱包的人是个女人,而且是漂亮女人。有时候他很猥琐,大夏天姑娘们的衣衫单薄,凹凸有致的身材会让他流哈喇子,然后自诩能够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庖丁解牛的高度,因为庖丁解牛目无全牛,而他则是眼中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他很吝啬,宁愿乱花钱,也绝对不会浪费一分钱。如果在马路上见到夫妻两人吵架,他会蹲在一旁仔细研究一番。两帮黑社会谈判,他会躲在人群里叫嚷着快点打,不打看的不过瘾,屁颠屁颠煽风点火的同时浑水摸鱼来个卑鄙无耻地落井下石。他对自己人很好,好到比对自己还好,得罪他都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有时候心软,可是得罪他的朋友了,他就会比豺狼还要凶狠,要砍你一只手绝对不会只砍你四根手指头。

    而他,也许自己都不知道,他将会是未来和余温斌一样成为叶无道商业和黑道帝国舵手之一的枭雄人物。

    “老大,你是不是和曹老头是玻璃啊,要不然怎么能进我们天上人间,我们这要么是水灵灵的妞,要么就是我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粗人,可就是没有你这样斯斯文文一看就是个败类的主。当然当然,俺对老大你的文韬武略那绝对是仰慕得如尿崩般汹涌!”一个保安献媚道。

    “哟,不错嘛,阿三,跟老大混了几天都知道咬文嚼字变着法挖苦别人了?看样子素质得到质的飞跃的你很快就能泡到马子了,到时候别忘了孝敬老大,要不然就等着被太监吧!”陈烽火狠狠的赏了那家伙一个板栗,抽起一根烟,眼睛细细眯起的盯着舞池中的宁禁城,这个男人很棘手,分明是军队中的高手。继而把视线投注在叶无道身上,擒贼先擒王,要动手,第一捅地就是这个王八蛋。

    “老大,令狐小姐找你,在那个只负责接待内部人员的总统包厢,好像有几个后台很硬的角色,你小心点。”一个漂亮服务员风情万种的来到陈烽火跟前,神情严肃,对这个男人,天上人间的小姐都或多或少抱有感激,领班和经理很多不敢出头的情况下都是这个男人出手,而且几乎每次都化险为夷,偶尔几次谈不拢出现摩擦也都是这个男人一人摆平,所以这里的女孩子多半多这个貌似多情其实无情的男人有好感。

    这个时候陈烽火及其自恋的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道:“其实我发现了一个真理,一个人的长相与人品和魔兽实力是成反比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魔兽菜鸟,你们嫉妒是嫉妒不来的,老大这一去恐怕就要让令狐婉约跪倒在本人的牛仔裤下了,你们就尽情地赞美我吧。”

    周围呕吐一片。

    在无数鄙视和不屑中陈烽火走向那个专用包厢,虽然言语轻佻,但他做事从来都是谋而后动,极为稳重,寻思着自己有什么值得被令狐婉约这高高在上的女人的利用价值,最后他可悲的发现自己没有,越是这样,他的神情越凝重。天上也许真的会掉馅饼,但这样的馅饼多半有x。

    很多达官显贵都有命中贵人这一说法,虽然很多人不相信,但是叶无道今天早上在出门前就被赫连琉璃这个小丫头片子神秘兮兮的拉住,说了一大通连叶无道都头晕地晦涩古文,最后才搞清楚小琉璃的意思是他今天会遇到命中能够帮他消灾的贵人,既然世上有命中相克的人,自然也就有命中相助的人,这一点叶无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而这个青年就是赫连琉璃嘴中所说的那个家伙,精通古文的叶无道多少接触过相术和风水,所以大致看面相也能根据赫连琉璃的描述认出这个贵人就是陈烽火。

    那间总统包厢中,烛光暧昧,温情中萦绕着几缕旖旎,一个女子正和几个男人周旋,这个女人脸颊精致,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生得极为撩拨人心,但是那柔弱如无骨的曼妙身躯却散发着一股清冷气质,这种被称为内媚的女子最为动人,绝对是成熟男人的首选尤物,尤其是那双雪嫩修长的玉腿,那样有意无意的摆放在男人的视野中,极富冲击力,这样的一双腿,哪怕是阅尽美女的叶无道恐怕也要失神片刻。

    曹元茂此刻恭恭敬敬的站在这群人前面,这里自然没有他的座位,他的头很低,低到刚好看清那个女人的玉腿。

    “如今还真是多事之秋啊,昨天是我六本木,今天又是你的天上人间,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是红粉女子坊。”说话的赫然是那名被六本木经理称作紫川少爷地男子,而他身边一个端着酒杯沉默不语的青年则是上次在诗洛奇水晶餐厅跟叶无道有过一面之缘的“明镜”他和叶无道的同学黄仪然称作是太子党的内部成员,由此可见来头非同小可。

    “魏少,怎么好像你一点都不担心人家会被人欺负呢?”那个自然是令狐婉约的女子眼神哀怨道,胸前那对与苗条身材有点不符呼之欲出的豪乳颤颤巍巍,画出一道淫靡的细微弧线。

    “怎敢怎敢,只是有崔少在这里,我就不喧宾夺主了。”魏明镜文雅笑道。

    阴暗中一个沉默的影子带着一股让曹元茂发寒地冰冷气息,他皮肤苍白,手指修长,长相粗犷,但是时不时咳嗽的声音却是细腻轻柔,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尤其是他地那双眸子,似乎将所有情感都内敛到一个焦点,这样的人,要么是象叶无道那样的天才枭雄,要么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而这个貌似有点神经质的男子似乎更倾向于后者。

    “按照我的说法,丢进麻袋算数,管他是不是有军方背景,只要手脚干净利索点不留下把柄,就算是整个成都军区给他们撑腰都没个屁用,听说有个赵宝鲲在南方很吊,还有什么北崔南赵这种说法,我倒是想看看这个成都军区大院出来的杂种有啥能耐。”那个皮肤苍白的男子拿着一根雪茄冷笑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再等等。”魏明镜皱眉道。

    “呵呵,如今这个社会欠人钱的是穷人,欠国家钱的是富人;喝酒看度数的是穷人,喝酒看牌子的是富人;耕种土地的是穷人,买卖土地的是富人;女人给别人睡的是穷人,睡别人女人的是富人。你崔大少欠国家几个亿,喝的都是从波尔多酒庄拿来的酒,手里有几百套别墅,睡的都是别人的女人,算得上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了,可惜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崔少还有大把大把的时光做坏事,让我们这些人好生羡慕啊!”那个紫川少爷操着流利的中文笑道,他知道这个“北崔南赵”中近乎神经病的崔大少最喜欢赤裸裸的邪恶,千万不能对他刻意奉承马屁,那样只能适得其反。

    “这话我爱听。”那个崔大少带着咳嗽笑道,声音犹如女子。

    “如果真是赵宝鲲的话,事情就不好办喽;对了,听说还有在上海的李镇平和在江苏的许远清,这两个人非但在成都军区有很强硬的后台背景,在其他军区都有联系,尤其是那个许远清,南京军区和北京军区也都有人给他撑腰,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们也许不知道,还有就是那个赵宝鲲有个叫赵炳乾的哥哥,这个人更不简单,是南京航空学院博士的他如今正在中央党校进修深造,是党校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极为器重的人,想动赵宝鲲就算不鸟成都军区,也需要掂量下北京的影响。”令狐婉约那双桃花眼闪烁着玩味神色,说道赵炳乾是似乎有些异样。

    那个被这群人叫做崔少的男人嘴角扯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

    这个时候令狐婉约瞥了瞥角落中一个始终没有动静的纤弱身影,好奇的问:“崔少,这个女孩子是谁啊,怎么这么眼生。”

    崔少一把捏住那个女孩的精致下巴,迫使她抬起头,他凝视着这张绝望的小脸,狞笑道:“刚得到的玩具而已,她曾经使我兄弟,哦,也就是葵花会少主要的女人,结果**未遂,现在我兄弟死了,我自然要替他完成心愿。啧啧,为了得到她我可是花了不少的代价。”

    “崔少不是重来不玩**的吗?怎么胃口变了,要是这样,我六本木到是有几个不错的女孩等着崔少开苞呢。”紫川少爷瞥了瞥那女孩,顿时被她那双干净漂亮的水晶眸子吸引住,不过嘴上说的仍然是淫秽语言,心中好可惜好好的一颗水灵白菜就要被这个变态蹂躏了。他这么千方百计的恭维这个神经病,除了他家庭背景足够惊人外,还有就是他的手段确实足够变态诡异,而他也是京城燕少的心腹,这次南下不过是这个崔少想要把令狐婉约弄上床的即兴之举而已。

    北崔南赵,讲的就是两个翻天覆地肆意妄为的人,其中南方就是赵宝鲲,北方就是这个崔彪了。

    “你不知道我最爱看你宛如秋水般迷人的眼睛吗?尤其是你痛得无法忍受的时候。你的泪水就会慢慢的沁出来,那真是一幅波光潋滟的美景啊!知道为什么当初你能逃出葵花会的魔爪吗,你那个无能的哥哥?呸!他在我兄弟面前还不是跟一条狗一样;是我,是我救了你,所以你要报答我,没有人能欠我东西!”崔彪俯身靠近那个女孩凝视着那双最让他心动的眸子细声细气的道。

    女孩倔强的不说话,跟这个令无数人头痛的难缠人物对视。

    “你很我。我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我也深深明白的的确确是卑劣无耻,所以我希望将纯白如雪的你也染上污秽,以为这样我就可以离你近些,以为这样我就勉强配的上你,可是却令你的心离我越来越远,而你的远离也让我越来越疯狂。怎么办呢?我想只有占有你之后就把你毁灭这样你就永远属于我一个人了,你说呢?”

    崔彪这个时候那阴柔的嗓音配合那些神经质的话语显得更加诡异,让魏明镜和紫川少爷都感到一阵鸡皮疙瘩,尤其是和那可怜女孩一样身为女人的令狐婉约更加毛骨悚然,愈发坚定不跟这个疯子接近的决心,她不禁怀疑这个人会不会有奸尸的癖好。

    那女孩泪眼朦胧,嘴唇被她咬出丝丝鲜血。

    这个被崔彪带到成都天上人间的女孩,竟然是李淡月。

    [\****/[  六九中文急速更新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