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公子 » 第四卷 大学之张狂青年 第五百十三章 强奸?不 是轮奸!(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怎么下载优德棋牌提现

小说:极品公子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 请到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最新章节 ]****

    令狐婉约凝视着眼前这个笑容迷人的男人,竟然有种晕眩的快感这样的男人饶是身处藏龙卧虎的北京也极少见到之所以猜测他就是南方黑道年轻教父完全是一个逆向思维,就是说把自己感觉他最不可能是谁当作答案说出口结果似乎她猜对了这就是她的处世智慧

    和这样的男人做爱,也许并不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呢.

    跟黑道并没有多少联系的李镇平和徐远清没有联想到叶无道的真实身份,但是亲自当起服务员的陈烽火却第一时间把握住了叶无道的背景南方太子能这样称呼的男人偌大的中国只有一个而这个时候他也踏出了改变命运轨迹的第一步想到刚才在门口听到崔彪的话,陈烽火略微忐忑道:“隔壁似乎有个女孩认识太子只不过有崔彪在场”

    令狐婉约似乎不满陈烽火这种超越本分的举动黛眉紧紧皱起如此一来,不管接下来有没有冲突,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本来她还有跟叶无道虚与委蛇的想法先缓一缓终究是关系到自己将来前程的大事情就算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子她她也要慎重考虑,但是陈烽火这句话却让她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选择在北方更有后台的崔彪?还是在南部翻云覆雨如日中天的叶无道,

    只是叶无道并没有跟她计较这种事情而是问道:“崔彪?什么货色?”

    “呵呵,叶子你还不知道南赵北崔这个说法吧,这两个家伙都是那种惹是生非的活宝,其中南方就是我们当之无愧地宝宝而北方嘛就就是这个连京城太子党都有点头痛的崔彪这个家伙黑白两道都很吃的香进京专门找他办事的人不在少数,冷血神经,疯子都是他地绰号.”李镇平笑道强忍住笑意看着郁闷的赵宝鲲,

    “有趣的家伙。”

    叶无道自言自语道,径直走向门口既然这个女人和自己有关系那自己就不能袖口旁观,而且就冲南赵北崔这个说法今天就不让他好过,再说根据现在的情形看令狐婉约这个滑头的女人八成就是仰仗着这个男人撑腰前面才不鸟自己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转头对三个死党有点歉意道:“我的事情,以后我会跟你们解释!”

    李淡月在李天扬把她交给崔彪的时候心就死了从来都被她当作精神依赖的哥哥在背叛她一次后再次选择出卖单纯的她根本就是崩溃掉整个情感世界,她知道,在叶无道毁掉哥哥英雄会的时候在叶无道间接毁掉她家庭地时候,她的人生就不再安稳跟着哥哥到北方后这个从小就喜欢和习惯保护她地哥哥就变了变得沉默,变得消沉直到她被葵花会绑架差点被人侮辱虽然最后得救但是她在那一刻才懂得,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可以依靠要想不受伤只有习惯孤独,习惯不依靠任何人!

    “女人在床上流的眼泪,比在任何一个地方多而男人在床上说的谎言。也比在任何一个地方多。我想这个太子肯定是个性无能吧只能够在床上给你点没有实质意义的安慰你只要跟我做爱后就会发现原来做女人原来可以那么性福,那么舒服”崔彪淫秽笑道,女性的声音跟他魁梧的身材形成令人肉麻的巨大反差

    “除非我死要不然你就不要想得到我”李淡月一把推开想要侵犯她地崔彪狠狠道,谁也没有想到瘦弱的她能够有这种力气

    “死?哪有那么容易就让你死,我都还没有玩,怎么就能死呢?割腕?你没有刀,吃药?你没有药跳楼?上吊?啧啧,女人啊女人,你们就是这么幼稚,幼稚得在我面前都那么可爱。啧啧,我的淡月,知道我为什么肯跟你哥哥做这笔生意吗?要知道你的身材脸蛋和**臀部虽然都是上佳,但对我来说这样的女人并不难找。我最钟情的就是你这双眸子,知道吗?你看着我,我就有快感!”崔彪神经质笑道,尖锐的嗓音格外刺耳:“这种快感是那些女人无法给我的,就像曾经我知道我姐姐偷窥我手淫一样,我喜欢被你注视的快感,我不仅要让你帮我**乳交,我还要你看着我跟各种各样地女人交配。怎么样听上去是不是很过瘾?”

    李淡月呆滞当场,她知道崔彪是个疯子也知道他是个变态却没有想到他是个这么变态的疯子

    “交配?崔彪你还真是头不折不扣的畜生啊。”

    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嗓音地李淡月猛然抬头,充盈泪水的眸子凝望着这个男人修长挺拔的身躯坏坏温暖的笑意,狭长眯起的黑眸还有那股在黑暗中无与伦比的邪恶气息,都给李淡月一种虚幻的感觉,怀疑自己在做梦的她甚至不敢眨眼哽咽生怕这仅仅是个美丽而残酷的错觉.

    令狐婉约跟在李镇青和徐远清的背后,既然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她只能够选择向叶无道妥协也只能祈求叶无道能够彻底的整死崔彪,是那种让崔彪死无葬生之地的彻底整垮,虽然她知道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不大,因为越是年轻有为的人就越是老成稳重就说像李镇平这种男人,

    显然,叶无道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崔彪并没有说话,只是用那种死鱼眼睛盯着叶无道这一帮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尤其是当他发现令狐婉约的时候,嘴角更是笑意森寒,他不是笨蛋,也许他行事没有赵宝鲲那么嚣张,但是他绝对要比赵宝鲲谨慎,被他玩死的角色都再没有东山再起地机会,这一点赵宝鲲绝对没有他的那个境界,可以说如果不是碰上叶无道,赵宝鲲永远不是崔彪的对手,

    “叶无道?真的是你吗?”

    李淡月出其不意站起身跑向叶无道地时候,碰到茶几的一角,一个踉跄就要摔倒,闭上眼睛的她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她,她小心翼翼的睁开那双眸子,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滑落脸颊,她再坚强也只是个单纯的女孩而已,李淡月伸出苍白的纤嫩小手似乎想要抚摸叶无道的脸颊,但最后眼神一黯然的她垂下头地,她垂下手蹲在地上捂住嘴巴抽泣起来,那清瘦的身躯在沉闷地黑暗中愈发显得悲哀无力

    “听说你在北方很有名气,本来说去北京的时候再废了你,没有想到你倒主动配合的找上门来了,貌似你想动她?”叶无道把李淡月轻轻抱起来,斜眼瞥着老神在在的崔彪,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敢摆架子,仅余的那点微笑都收敛起来,真正熟悉叶无道的人都清楚,叶无道一般情况下笑容越灿烂就表明越生气但,当他笑都懒得笑的时候,很简单有人铁定比死都要难看了

    “你碰我地女人,我明天就要碰你的女人.”崔彪终于开口道,与叶无道形成一个争锋相对的局面真不敢相信这个家伙真知道叶无道的黑道背景如此有恃无恐如果放在寻常时候叶无道也许会考虑下但可惜这个时候,叶无道只想让这个杂种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这个时候崔彪那群察觉到有状况的保镖也冲进包厢,双方对峙下叶无道把李淡月交给令狐婉约轻轻走到崔彪跟前被叶无道那种杀意逼迫得浑身不自在的崔彪虽然还能保持纹丝不动但上是眼神和脸色已经没有办法那么轻松随意他原本吃定叶无道不敢跟他撕破脸皮对着干现在看来情况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啪,

    狠狠一个巴掌清脆响亮

    崔彪被叶无道这个巴掌从沙发摔出去老远那张本来苍白的脸孔瞬时肿起一大片鼻血汹涌,

    神情冷漠的叶无道头一歪,轻松躲过背后那名保镖的偷袭右肘猛地往后一拉,喀嚓,肋骨断裂地声音响彻包厢,虽然叶无道的动作看似轻柔随意但那个保镖被撞到墙上的沉闷撞击声显示这一击地惨烈第二个保镖根本没有发现这个原本背对着他的男人如何出手就被一个应该是摆腿侧向丢出去几米,躺在地上抽搐的他脖子几乎跟身体呈现恶心恐怖的九十度,余下的四个保镖也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叶无道解决干净下场?自然是死叶无道出手比宁禁城更狠,更快,更直接,绝对是一击致命,

    一个杀人犯和一个顶尖职业杀手的差距,无法想象

    赵宝鲲倒抽一口冷气爷爷的,这个叶子哥不是这么开玩笑的吧,半分钟不到干掉四名身手相当不俗的保镖不要说赵宝鲲自己办不到就算是他认识的很多军队高手也都不可能,他看着那个角落叠罗汉般叠在一起的四具尸体原本燥热的心境马上冷下去李镇平和徐远清两人则不停咽口水看怪物一样的看叶无道,至于令狐婉约和李淡月早就没有思维能力了唯一能思考的就只有陈烽火,这个家伙知道自己这次赌博下注下对了对他来说这个太子再强大再无敌,只要跟他不是处于对立面就没有必要半点担心,他就是那种能够把任何复杂事情都简单化的人这一点也是日后叶无道最器重欣赏他的地方

    “把她带出去给她压压惊.”

    叶无道朝令狐婉约道随即看了看神色相对平常的陈烽火“找个宽敞而且不会有人打扰的地方。”

    当浑身冷汗的崔彪被带到一间空荡荡房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男人真的要动自己了出于傲气他仍然没有向叶无道求饶的意思,眼神更加阴狠就就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野狗茫叶无道向陈烽火要了打火机和一根包烟,点燃香烟嘴角扯动一下,冷笑道:“你不是喜欢交配吗?我成全你.”

    “陈烽火,去偏僻地方的理发店叫鸡,越多越好我地意思是最少四五十个”叶无道说。

    “好办.”陈烽火想了想点头道瞥了瞥那个神色大变的崔彪,心中冷笑不止这下子落到本大爷的手里了看谁插谁的屁眼

    “不过有个前提条件是,这群鸡必须丑老反正越难看越好’叶无道冷哼道,盯着崔彪语调阴冷,“我想崔大少还没有享用过这种人肉大餐吧慢慢来我会让你有足够地时间慢慢体会的.我也想知道崔大少是一夜七次郎呢还是一夜七十次郎啧啧真令人期待啊.”

    正在震撼和猜测中的李镇平徐远清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都忍不住捧腹大笑两个人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欣慰不管叶子做什么是什么人,只要他足够强大还有这样足够邪恶那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叶子至于他是不是杀人放火是不是十恶不赦的混蛋都是屁大的事

    叶无道火上浇油道:“宝鲲,你去联系下军区和省市女子监狱,把里面年龄超过四十五岁的女人挑选些过来我想她们几年几十年的没有尝过男人,现在突然有这么个大男人掉下来届时场面一定壮观,崔大少你到时候可要辛苦了”

    跟着屁颠屁颠嘴巴都笑得合不拢地赵宝鲲走出房间陈烽火只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太子很无耻真的很无耻,真他妈地天下第一无耻!这个时候从来不喜欢约束的他觉得有这样一个大哥那就像开着拖拉机带马子在市区兜风两个字拉风,

    当崔彪看到第一批十多个中年妇女走进房屋的时候仍然顽强的没有张嘴,

    李镇平和徐远清看到一半就跑出去呕吐来看看情况的令狐婉约也跟着他们后面呕吐.

    当第二批女人带着兴奋神情冲进去的时候很快屋里就传来毛骨悚然的哀嚎声令狐婉约浑身起鸡皮疙瘩后,一想到被捆绑起来地崔大少被体形肥硕的老女人压在下面“呻吟”马上继续蹲在地上吐起来边吐边咒骂那个悠闲抽烟的男人不是人,这种手段都能想出来根本就是个魔鬼,

    当第三批女人因为优厚报酬和性欲解放而奔进房屋里面除了女人的尖叫声已经听不到崔彪的任何反应.

    李镇平和徐远清早已经借口去把魏明镜和日本紫川少爷这两条漏网之鱼抓回来而闪人事实上叶无道从令狐婉约嘴里得知当时还有这两人在场的时候,第一时间他就想到要斩草除根,不留任何隐患不过他的意思是让赵宝鲲去逮人而李镇平和徐远清则拼死要跟着赵宝鲲去会一会那两人看来今晚的事情对这两个自诩是社会主义十佳青年的家伙打击不小.

    “你说一个男人怎么样地遭遇才算悲惨,”叶无道趴在栏杆上抽烟道地上已经满是烟头,

    “被女人**而且是很丑的女人.”陈烽火点点头一副感悟人生的模样,同样趴在栏杆吞云吐雾地他这句话招来一旁令狐婉约的严重鄙视她的表现比起李镇平和徐远清这两个大男人已经算是很不错,至少她还能呆在这里

    只是这个时候她并不清楚这个被她狠狠鄙视的浪荡素年将拥有堪称璀璨的成就,在叶无道的商业帝国中除了陈影陵这样的元老支柱,还有余温斌这样的后起之秀而黑道王朝中除了陈破虏和宁禁城两个年轻一代领袖陈烽火同样也是叶无道不可或缺的一个奇异存在甚至可以说到后来能够称得上叶无道朋友的他算一个,

    “有道理”

    叶无道仿佛遇到知音般大笑道随即似乎在对令狐婉约述说,也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是与非之间,也就差那么几分。比如大便。道德与不道德,就只因为是在厕所里。还是外面,是当着众人,还是私下自己进行”

    令狐婉约神情复杂的没有说话,面对生活,她有太多的理由感慨但想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

    女人多半只有被生活**,

    “对了陈烽火,你说说看你吧!叶无道笑道如果是别人他懒得了解但上是这个青年既然被赫连琉理说成是他成败的关键分量当然会不一样.

    “我啊,小人物一个小冬学六年不学有术成绩卓著,奖状整了半墙壁。一不留神成了父母的骄傲和邻家孩子的楷模。中学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混所谓的江湖,结果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江湖,高考的时候在大家都瞅准我连专科也甭想上,只等着义务期满回家修地球的情况下发起了绝地反击,连抄带蒙一举成为班上最黑的一匹马杀上重点大学本以为祖国的二十一世纪又多了一位添砖加瓦的栋梁之才。撒泡尿的工夫,不停拱水灵白菜的精彩大学生活落幕猛回首老子才发现桃花依旧人事已非还是那个什么都不是的玩意,至于现在你也看见了随便混日子,不饿死有床睡就成,我这人胸无大志,跟太子你自然没有办法比”陈烽火耸耸肩随意道

    叶无道拍拍陈烽火的肩膀递给令狐婉约一根烟,笑道:希望不要嫌弃’

    这个陈烽火倒也有趣,

    叶无道看着令狐婉约抽烟的优雅模样,眼神邪恶道:“烽火,你说一个男人怎么死,最可悲?”

    陈烽火望了望那间屋子裂开嘴笑了笑,毫不犹豫道:“精尽人亡”

    [\****/[  六九中文急速更新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