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公子 » 第五卷 名动京华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异曲同工之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金博棋牌下载优德88官方

小说:极品公子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 请到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最新章节 ]****

    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叶无道跟小白脸似地让燕清舞刷卡付钱,惹来总台几个水灵服务员异样的眼神,兴许是奇怪这男人跟大美女开房间还不舍得掏钱。燕清舞最初的意思是两间,其实也就是女孩子脸薄,过过场而已,最终她还是迫于身边某淫贼的淫威而要了间大床房,叶无道狠狠搂着不敢见人的燕清舞,想要双人房?没门!

    这间房的装修比起虞美人自然差了一个档次,不过挂有副怀素的《自叙帖》,当真是龙飞凤舞,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在鬼画符些啥东东,燕清舞倒是不费劲地朗诵了出来,叶无道摔倒床上,浑身一个舒坦,懒洋洋道:“啥时候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草书,虽然跟我家老头比起来道行差点,不过若是临摹,即使是张旭的作品,骗骗一般自称是鉴定大师的家伙还是不难的。”

    “吹牛吧?”燕清舞娇笑道,内心却没有半点怀疑,眨巴眼睛,“癫张狂素,不过我爷爷只欣赏张旭,你若是真擅长张旭草书,不失为好事。”

    “妮子,莫忘了古人曾云张旭草书以喜怒窘穷、忧悲愉佚、酣醉不平、而有动于心,必于草书挥毫发之。故学张旭难,玩草书,初学者最好跟着怀素这疯老头混,只有到了我这种境界的,才玩张旭的草书。”叶无道略微得意道,其实任何一个人能够从小每天坚持练字,未必能达到书法家的境界,却绝对大有裨益。

    燕清舞对叶无道这番话不作评价。洗脸刷牙完毕,便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最后猫在离叶无道最远的角落看电视。当叶无道浑身燥热地洗刷完毕走出卫生间。却看到燕清舞已经开始睡觉,躺在她身边,轻轻掀开杯子,却看到这妮子那张绝美如女神地容颜。颤抖的睫毛透露她内心的颤抖。

    “怕啥?”叶无道伸出手抚摸着燕清舞地脸颊,滑嫩如暖玉,女神最动人的时刻并非站在神坛上让人顶礼膜拜的时候,而是走下神坛在床上做个普通女人的时候,只可惜,这种艳福,能享受地只有一人,就是能让女神青睐的男人。

    “你是坏人。”

    燕清舞的回答令叶无道忍俊不禁。心想我要不是坏人,指不定跟你就永远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你看今天天气不错,床也挺舒服,我们是不是做点什么?”叶无道像是拐骗小红帽的大灰狼般“循循善诱”。

    “今天是零下3,轻度沙尘暴,天气不好。”燕清舞转过身背对着叶无道无限娇羞道,再冷傲的女人。到了床上面对一个对自己身体无比了解的男人,也冷不起来。傲不起来。

    无语。

    叶无道被燕清舞彻底打败。

    欲火焚身的他忍住饿虎扑羊地冲动,扳过燕清舞微微颤抖的身体,道:“你要是再不帮我,我可真要挂了?”

    “为啥呢?”燕清舞睁开那双不再清澈的朦胧眸子,语气旖旎。

    叶无道握着她的手就往他下体那里摸,可燕清舞的手赶紧逃开。

    再不发泄下兽欲。叶无道这头牲口真要英年早逝了。

    “脱掉衣服,再不脱我来帮你。”在崩溃边缘的叶无道恶狠狠道。

    燕清舞犹豫了下。用有生以来最慢的速度脱起衣服。

    再好地耐心也经不起燕清舞这么折腾,叶无道手忙脚乱地给她脱起来,也不能怪他菜鸟,虽然久经情场,不过面对燕清舞的第一次,别说她紧张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叶无道也是跟初恋地孩子偷偷摸摸亲嘴一样激动。燕清舞是谁?那可是叶无道在初中的时候就梦寐以求能够一亲芳泽的明珠校花,在拍死她身边n多苍蝇后终于成功拿下,最终才有现在的历史性一刻,叶无道内心那个颤颤微微、小心肝那个火热火热的。

    “不要。”燕清舞欲言又止,神情为难。

    上本身身无寸缕的她双手遮住胸部,那双秋水长眸流溢着欲说还休地媚意,还有些许的恼羞。

    “不要?”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叶无道嘿嘿奸笑道,“我地小舞舞,你要是顺从呢,我们这就叫通奸;你要是反抗呢,哼哼,那可就叫**!”

    出乎叶无道意料,燕清舞突然抽泣起来,这下子叶无道乱了阵脚,他还真没想过燕清舞也会流泪,看着她张着盈泪秋眸死死望向他,满是负罪感和愧疚感的他涌起一阵巨大的无力感和挫败感,罢了罢了,既然她不愿意又何必强求。

    “别哭了,我不要你还不成吗?”叶无道安慰道,轻轻抚摸着燕清舞光滑如绸缎的后背。

    可燕清舞仍然伤心哽咽,让叶无道手足无措。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坦诚相见”,为啥这次就这么伤心欲绝呢。

    燕清舞一下子抱住叶无道的脖子,终于放声哭了出来,“我想你要了我,可今天我来那个了。”

    叶无道愣了足足半分钟,最后抱着这傻妞哈哈大笑,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像女神一般的女人终究还是女

    人,每个月总会困扰几天的。叶无道捧起燕清舞那张海棠沾露般娇艳的脸庞,“那过几天,我再要你,好不好?”

    燕清舞抹了把眼泪,道:“你不怪我?”

    叶无道忍俊不禁,多聪明的一个孩子,难道女人恋爱了智商真就令人发指了,竟然会为这种事情担心,温柔道:“怪你干什么,要怪就怪我挑了个‘黄道吉日’吧。对了,清舞,你刚才说啥了。说你‘想要’?清舞,我虽然不怪你,可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是十万火急。要是你不对此负责,万一落下啥后遗症,以后痛苦的就不是我一个人了,你总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吧?”

    燕清舞在这种方面脸皮简直比他皮肤地吹弹可破还要脆嫩。恨不得钻到床底去,当叶无道再次牵引着她的手伸向他火烫凶器的时候,燕清舞一碰到那根粗壮就要退缩,这次却被叶无道紧紧握住无法躲避,也许是由于愧疚,顺着他地意思,燕清舞小心翼翼握住了叶无道的那根玩意儿,她浑身雪嫩肌肤浮起一层淡淡绯红的颜色。呼吸也迅速急促起来。

    当燕清舞跟他那罪恶根源来了个亲密接触后,叶无道感觉整个人都像羽毛般轻飘飘,暗叹此刻若有人刺杀他绝对能够事半功倍。眼神淫亵的他伸手玩弄燕清舞胸前那只有他到达过地挺翘**,兴许高挑的女人胸部都不会太丰满,燕清舞也不例外,叶无道刚好能握住,那种包容感让他很有成就感。

    “是这样吗?”燕清舞到底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动作生疏,只是尽量轻缓地抚摸叶无道那玩意。

    可即便是这样。叶无道仍然很不争气有种一泄如注的快感,要知道这厮往常可是绝对有把握满足两三个如狼似虎的美妇,事实上他当初在欧洲也没少跟贵妇玩一龙斗两凤的游戏。叶无道任由燕清舞由一只手主动变成两只手把玩他的命根子,他的两只手握住她那对极挺翘的双峰,气喘吁吁,下半身传来地快感实在太过剧烈。

    女人似乎对这种事情有种天赋。燕清舞的双手越来越熟练,最后还忍住羞意将两条修长弹性的玉腿夹住叶无道的身体。每当叶无道一握紧她的**,燕清舞便会不由自主地加快动作,两个人形成一种极暧昧的默契,燕清舞的身体虽不像小说或者电影中女主角那般一触一碰便瘫软地夸张地步,但经过这么长时间预热和叶无道的撩拨,也变得极敏感。

    “清舞,说你爱我!”叶无道喘气道,双手再次加紧了力道,燕清舞地胸部实在太完美,他只想要牢牢“把握”住它们。

    媚眼如丝的燕清舞咬着嘴唇,汗水将她的发丝纠缠在一起,而她的双手依然没有停止,他那个部位传来的温度似乎转移到了她的身体上,这种体验令她羞涩,惊讶,还有舒服,以及男女之间最纯粹地欲望。听到叶无道压抑的嗓音,燕清舞拼尽全力摩擦他地那根欲望之源。

    “快说!”叶无道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眼神炙热通红,像是沉沦于情欲的野兽。

    “我爱你!”

    随着叶无道欲望的喷薄而出,双手湿润的燕清舞深情喊出了内心的肺腑之言。

    叶无道趴在燕清舞怀中,心满意足地闭目养神。

    燕清舞则不知所措地保持那个姿态,满头大汗,此刻,他不再是那掌握万人性命的黑道皇帝,她也不是聪明绝顶的清华女神,他们都只是沦陷在情欲深渊而不肯自拔的男女而已。

    “无道,舒服吗?”燕清舞轻轻抱着叶无道,像是个心疼弟弟的姐姐。

    叶无道不回答,只是添了下她的胸前蓓蕾,让燕清舞一阵颤抖。

    “原来男女之事这么美妙,怪不得情字一事,能够让人生死相许。”燕清舞本想嗔怪叶无道刚才手上力道的不知轻重,只不过他似乎也想到这一点,开始温柔抚摸她那被蹂躏许久的胸部,疼痛感觉稍减的燕清舞也闭上眼睛,享受这以前她最不齿的一切。

    “你那个什么时候结束?”叶无道依依不舍地抬头问道。

    “再过两三天吧。”燕清舞歉意道。

    “那这几天我们就做这个吧?”叶无道的笑容很邪恶。

    “我才不要,你要做自己做去。”燕清舞撇过头道,她的手现在还酸呢。

    “这种事情自己做多无趣,夫唱妇随也有意思嘛。”

    叶无道勾引道,突然伸出手沿着燕清舞的股沟停留在她的后庭花处,满眼猥琐,“舞舞,其实我们不一定要等你那个结束,现在就可以做,两个地方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  六九中文急速更新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