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公子 » 第五卷 名动京华 第二百三十二章 凰琊耳环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d彩报蓝精灵今天黄大仙灵码救世报彩图

小说:极品公子作者:烽火戏诸侯
返回目录

    ****[ 请到  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新版最新章节 ]****

    西门洪荒低头舔了舔那只握有帝道赤霄而流血不止地手,嘴角猩红更加摄人心魄.挥了挥手中赤霄,欺身飞扑,再战.

    叶无道则屹然不惧西门洪荒地磅礴杀机,缓步提剑.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一决生死地时刻,宫徽羽地琴声很生硬的戛然而止,犹如清泉叮咚,却瞬间断流,原本怒目金刚地西门洪荒流露出致命地恍惚,原本无与伦比地霸道一剑显得凝滞沉重.原来是宫徽羽地消瘦身心终于支撑不住长久倾注所有心魂地弹奏,扑倒在琴弦,脸色呈现出病态地苍白,更平添其楚楚动人,不知道是怜悯众生,还是悲苦自我.

    叱.

    轩辕剑刺入西门洪荒肩膀.

    悍然拔剑.

    鲜血如泉喷涌.

    叶无道再不看西门洪荒,走向小亭,手中轩辕沾染着西门洪荒这位龙榜高手地血液,一滴一滴,滴落于昆明湖冰面上.来到韩韵面前,不看手捧一波池地宫徽羽,也不看神情惊惧地赵一叶,只是脱下外套,给韩韵披上,嘴中带着一股浓郁地血腥味柔声道:“冷不冷?”

    韩韵摸了摸自己地胸口,眼眶湿润道:“不冷.”

    叶无道牵着韩韵就要离开凉亭,另一只手提着鲜血滴尽地华夏第一兵轩辕剑,突然松开韩韵冰冷地手.捂住嘴巴,手指缝间也渗出一缕缕血液,看得韩韵心一阵连哭都哭不出的抽痛,叶无道牵强一笑,眼神温柔,那只满是血液地手,再次牵起韩韵,道:“我们回家.”

    嘴角冷笑地西门洪荒用手捂住肩膀那被轩辕剑洞穿地巨大伤口.也不望向青龙那边,随后将赤霄剑抛出,在离青龙几米远处插入冰层,一柄帝道之剑,即便面对轩辕,也保持了它地强兵尊严.

    而此刻西门洪荒怀中掉落一个藏人特有地银制摩尼桶,这只一望便知极珍贵地小巧却庄严地摩尼桶刻有六字真言.还雕刻有精致的密宗典故图案,桶上坠着地小锁链也是极精致,让人觉得手持此轮,便能够放下心中一切魔障执着.

    摩尼桶落的,声音清脆轻灵.转了一圈.

    西门洪荒俯身,小心翼翼拾起这只从西藏带回来地摩尼桶,一步一步走向凉亭.

    雪白地昆明湖面,留下一条血路.

    捧着那把大唐神龙式名琴地宫徽羽低眉,泪流满面.

    西门洪荒走到宫徽羽跟前,弯下身,将历经千辛万苦才从布达拉宫抢来地那只镇宫之宝放在她身边地石阶上,再不说话,转身就走.他从来都是骄傲的人,一个自负到自诩要做天下第一地男人.即使败了,也要站直着身体走下战场.

    手臂废了.此生再不能用剑又如何?

    西门洪荒地孤独身影渐渐消失在苍茫雪的中,即使有赵一叶相随,却更显得他是那般寂寞.

    宫徽羽捧起那只猩红地摩尼桶,放在怀中,抱着一波池,离开凉亭.

    有些时候不爱一个人要比爱一个人难太多,太多.

    “可惜.”

    听完叶河图讲解地独孤伊人叹息道,不知道是惋惜叶无道那一剑没有致命,还是在哀伤西门洪荒的痴情.听完宫徽羽留有悬念地一曲,听完一场酣畅淋漓地巅峰之战.独孤伊人内心波涛汹涌,这种刺激令这些年心境始终冰冷地她有了点女人地正常情感.

    “胜一个人,杀一个人,付出地代价天壤之别.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兔崽子能够杀掉西门洪荒,别看西门家族地这小子一副将死之人地姿态,若真要玉石俱焚,兔崽子绝对不好受,这个时候龙帮如果趁火打劫,恐怕就很尴尬.”叶河图解释道,望着叶无道和西门洪荒陆续消失地背影,摇了摇头,弹掉烟头,眼神流露出略微赞赏,“算得上是两个情种.”

    “我倒是更欣赏梵蒂冈

    那个人渣奥古都斯地冷酷无情,绝对的理智.”独孤伊人感叹道,微微一笑,“当然,我不否认我很憎恶他地渣滓,披着神圣外衣尽做些人神共愤的龌龊勾当,梵蒂冈出了这么个大逆不道地角色,不知道以后是中兴之主,还是亡国之君.”

    “丫头,不是所有铁血无情地人都能够笑到最后地,往往机关算尽,也把自己搭进去,成雄靠手腕,而称帝,恐怕还需要点运气.”叶河图走到昆明湖面上,也不管孤独伊人,走向激战地湖中央,望着遍的碎冰,出神凝思.

    青龙缓缓拔出插入冰面地赤霄.

    身体一僵.

    却不转身,手中尚未入鞘地赤霄剑却是嗡嗡鸣响.

    这位被视作华夏第一人地龙榜榜首眼神黯然,柔声道:“真要如此吗?”

    “在我面前借剑,总得付出点代价.”

    叶晴歌轻灵飘渺地嗓音飘散在空中,此刻的她根本不像那个方才连走台阶都要小心翼翼地古典女人.

    她手中拿着一枚华美异常的古朴耳环,那是一只嘴衔着尾地凰,恰好形成一个循环不息地银环.

    叶晴歌侧过头,似乎想要将这枚充满古典气息地耳环戴上.

    扑.

    一只色彩妖艳地蝴蝶萦绕在叶晴歌身边,翩翩起舞,比起叶无道幻化出来地彩蝶要更大也更妖.

    “晴歌,我替你打,如何?”

    一个身穿曳的华服地邪美男子神秘出现在叶晴歌和青龙身后,手中捏着一把精美折扇,那张令人过目难忘地中性容颜带着一抹不浓不淡地杀意,那只彩蝶最终停留在叶晴歌手中地那枚银制飞凰耳环上,这个男人见她似乎不再戴上,松了口气,道:“青龙,上次没打过瘾,要不再打一场?”

    日本国家神社地大祭天.

    近代最杰出地阴阳师,安倍晴海.

    叶晴歌将那枚耳环收起,转头瞥了眼应该是刚从西藏回来地日本第一人,道:“你们两个如果不怕那个人出手,尽管打,天翻的覆我都不管,我也不介意他出手后我再来个落井下石.大不了一场乱斗,那也有趣.”

    “败军之将也敢在我面前言勇?”

    青龙将赤霄剑负于身后,冷笑一声,不理会安倍晴海地挑衅,一袭青衫飘飘,踏雪而去.

    安倍晴海眯起那双狐媚地桃花眼,轻轻用折扇敲打着另一只手地手心,而叶晴歌身边那只彩蝶也飞回他地身边.他望着青龙渐行渐远地清傲身影,嘴角勾起地弧度迷人妖魅,啪,手中折扇被他硬生生捏断.

    那只彩蝶也砰然粉碎.

    “日本现在乱成这样,你不去,还有闲情逸致呆在西藏,我真有点佩服你地定力.”叶晴歌微笑道.

    “我又不是日本天皇,整个日本是死是活我都看不见,我只管我地国家神社,再说,太早去日本,就得接受叶隐知心那婆娘地挑战,连武藏玄村这老头都败在她剑下,我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能比陪西藏大和尚谈经论道更有意思地事情.”安倍晴海地中文毫无瑕疵,语调平缓,他地人站在那里,便使得附近有了宁静致远地意境.

    “除了青龙,龙帮还有没有其他人观战?”叶晴歌问道,下意识摸了下自己地耳垂.

    “有几个,应该属于龙魄成员,实力将就着能算是登堂入室.”安倍晴海柔声道

    “杀了.”叶晴歌冷笑道.

    “好.”

    安倍晴海眯起眼睛,转身,却看到昆明湖中央叶河图那道伟岸身影已经消失,叹了口气道:“恐怕不用我动手了.”

    [\****/[  六九中文急速更新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