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锦衣之下 »  第三十七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内部三肖八码黄大仙综合资料第二份

小说: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返回目录

    他们一行人回到医馆时,听闻医童说杨程万刚刚醒来。谢霄听说醒了就放了心,他素来不惯那些嘘寒问暖的礼数,也不愿麻烦杨程万病中见客,当下请杨岳代为问候便匆匆走了。

    踏入房内前,杨岳与今夏相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桃花林之事暂且不向杨程万提起,让他静心养伤才是正事。

    “爹爹,来,喝药。”

    杨岳小心翼翼地扶起爹地,今夏端来医童煎好的汤药。

    虽刚刚经历伤腿打断重接的过程,元气大伤,杨程万的目光却依旧犀利,只望了今夏一眼,便问道:“夏儿,你脸色不对,出什么事了么?”

    “啊……嗯……”今夏支支吾吾,撒了个谎道,“不知怎么回事,马丢了……我找了半晌也没找着。”

    原来如此,杨程万素知她性情,但凡牵涉到银两,对她而言都是天大的事,当下也只能叹口气道:“官家的马都打了印记的,民间不敢私藏,你且慢慢找。”

    “我也是这么劝她的。”杨岳接过汤药,岔开话题道,“我方才问过沈大夫,他说腿接得很妥当,这几日就让咱们住后厢房调养,方便他随时给您复诊。”

    杨程万深知自己小小捕头,能受此厚待,必定是陆绎使了银两嘱咐下来的,缓声问道:“陆大人呢?”

    今夏楞了楞,这才想起陆绎来:“不知道,我没留意,之前他还在的……”

    “你们,”杨程万顿了下,才已有所指道,“你们要谨慎,说话,做事都要规矩,莫让人抓住什么把柄。”

    这个人难道是指陆绎?杨岳诧异道:“他一直热心给您治腿,只要不越逾,我想他应该不至于为难我们吧?

    对两个小辈有些话不好明说,杨程万叹了口气道:“他热心自然有他热心的道理,锦衣卫何时会做亏本买卖。”

    头儿指得是陆绎别有所图?

    可头儿就算治好了腿,也只是个小小捕头,以陆炳呼风唤雨之能,又能图他什么呢?

    今夏不解,杨程万却已不愿再说下去。

    服侍爹爹用过汤药,仍扶他躺下休息,杨岳要照顾爹爹,晚间自然留在医馆内;今夏是个姑娘家,多有不便,只得回官驿去。

    “你记得把这个吃了。”杨岳把那瓶芰荷丹给她。

    “我没事了。”

    “保不齐身体里还有余毒未清,吃下去妥当。”

    今夏只得接过来。

    “六枚药丸就得一两银子呢,你可别糟蹋了!”杨岳担心她不吃,把药丢一旁糊弄事儿。

    今夏大惊:“这么贵!那怎么能吃,咱们把它退了吧,能不能退?”

    杨岳无语:“我说小爷,命要紧钱要紧?这玩意退不了,你不吃可就糟蹋一两银子呢。”

    “我知道了。”

    今夏百般无奈地把药瓶揣进怀里。

    夜色如墨,无星无月,亦无风无雨。

    今夏躺在官驿厢房的床上,了无困意,脑中密密匝匝都是这几日间发生过的事情,一幕幕在脑中来回交替。不知是否体内果真有剩余毒瘴,她灵台一片混沌,丝毫理不出头绪,便爬起来倒了一枚杨岳给的芰荷丹吞下去,恐辣得难受,又倒了杯水小口小口地喝。

    此丹完全不像她之前所吃的那枚药,入口冰凉,带着淡淡水菱角的清香,简直可以称得上爽口。

    那么,她之前所吃的究竟是什么?又是谁喂她吃的?

    今夏愈发弄不明白,拖了脚步复躺回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听见外间梆子响了两声,才模模糊糊睡去……

    恍恍惚惚间,她身处一处既陌生又熟悉的大街上,周遭灯火璀璨,人们摩肩擦踵,处处笑语喧哗,仿佛在过什么热闹的节日。她茫然四顾,看不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繁灯似锦,她却始终孤零零的一个人。

    她奔跑着,仓皇寻找,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寻什么……

    身子忽然猛地落下,踏入半溪流水,似飘似浮,听得流水潺潺,见一艘画舫缓缓飘来,舫中有丝竹之音,娉娉袅袅,少女眼梢眉角般勾人。待那画舫自她眼前驶过,她才见到舫内一对男女相拥而立。

    那女子缓缓转过头来,朝今夏嫣然一笑,面似桃花柳如眉,赫然是翟兰叶。

    今夏正想开口,忽见那男子也转过头来,正是杨岳。他嘿嘿笑着,眼耳口鼻渗出细细红线,越来越多,鲜血泊泊而流,笑容扭曲而狰狞。

    “啊!”

    今夏大叫一声,腾地坐起身,自梦中惊醒过来。外间春雷滚滚,电光将室内照得惨白,她方才想起来,今日正是惊蛰,雷从地底而起,惊醒万物。

    起身摸到桌边,想点灯却一时摸不到火石,摸索间她把早前喝水的瓷杯碰落在地,摔了个响脆。

    还不及叹气,她尚未回神之际,只听哐当一声,门被人踹开,有人强行闯了进来。

    身上只着单衣,手边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她随手抄起茶壶就预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砸过去再论其他。

    “袁姑娘!”那人道。

    这声音有点熟,今夏手一滞,夜空又是一道电光闪过,那人眉目隽秀,正是陆绎,却又乌发散落,素袍半披,显然是急匆匆而来。

    “陆大人?!”

    陆绎原是全身紧绷,见她全然无恙,似松口气,没好气地瞥了眼她手上的茶壶:“……这也算是待客之道么?”

    今夏捧着茶壶,慢吞吞地看向半残的门:“您的样子,也不像是来做客的。”

    “方才我听到你这里有叫声,”他并不习惯对别人解释,“还有瓷杯碎裂之声,以为此间在打斗。”

    想不出什么借口,今夏只得如实道:“我被梦魇住了,起身后想点灯,不小心把杯子打了。大人您真是内功深厚耳力番茄,这么远都能听得清楚。”两人所住厢房相隔甚远,况且还夹杂着雷声,她着实由衷钦佩。

    陆绎冷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不屑她的钦佩,还是不齿她惊叫的缘由。

    雷声阵阵,仿佛从屋檐边滚过,今夏借着闪电总算摸着了打火石,将灯点起,看见地上的碎屑,暗叹口气,扯了块布将它们收拾起来,裹了裹丢在屋角。等她做完,回身看见陆绎竟然还在,而且还坐了下来,原本半披的素袍已穿戴整齐,乌发仍旧披散着。

    既然他不走,今夏也不好怠慢,倒了杯水推过去:“大人,请喝茶。”

    陆绎并不去端茶,略挑起眉。

    对于这位锦衣卫大人细微表情的含义,今夏已能猜着几分,无奈且歉然道:“我知道是茶是凉的,可三更半夜,我也没地方烧水去。大人您大人大量,将就一下吧。”她自己也口渴得很,自倒了一满杯咕咚咕咚喝下去。

    修长的手指轻轻抚弄着杯子,陆绎并不解释自己为何还不走,况且锦衣卫做事向来没解释的必要。他似带着几分漫不经心道:“说说你的梦。”

    “……没什么,就是寻常噩梦,”今夏本能地不想说真话,信口胡诌道,“被狗追,被蛇咬之类的。”

    陆绎抬眼望她,缓缓道:“我听说你今天去了城西桃花林。”

    今夏愣住,一时想不出他是从何处听说,且究竟知道多少,只能顺势应了声。

    “命还挺大,没死啊?”他淡淡道。

    瞳仁嗖一下紧缩,今夏背脊绷紧,戒备地盯着他,沉声问道:“我没死,大人很失望么?”

    闻言,陆绎似乎怔了下,复打量她的神情,压抑着语气中的气恼:“你以为是我想杀你?不是我妄言,我若想要你死,有三十六种以上的法子可以让你无声无息地消失。若是我,你以为你此时还能在这里么?”

    锦衣卫的手段,今夏自然是知晓的,说老实话,她也想不出陆绎有什么杀人理由,当然她也没听说锦衣卫杀人需要理由。

    于是,她只好不吭声。

    大概也懒得和她计较,陆绎接着问道:“你在桃花林里遇见了什么?”

    “一对男女,抱在一块儿……咳,他们都穿着衣服。”生怕陆绎误会,她补充道,“女子已经死了,我不认得她的脸。那男子我没看见长相就晕过去。后来有人往我嘴里塞了一枚药丸,让我含化了咽下去,再后来有人把我抱出了桃花林,我也没看清他的样貌。最后,是谢霄背我下山,说起来,我在此事上还欠了他份人情。”

    陆绎冷哼了一声,才皱眉道:“你能确定真有一对男女,会不会是你中毒后的幻觉?”

    今夏怔了怔,脑海中,那对男女确是古古怪怪模模糊糊,更像是幻境中的人,可是自己又怎么会有如此臆想呢?

    “我、我不知道。”她慢慢道,“我方才梦见那男子转过身来,是大杨,脸上都是血。”

    陆绎静默地看着她,片刻之后才道:“你觉得他想杀的是杨岳?”

    “来人约的是大杨,大杨走不开,我才替他去。”

    “此人知道到医馆找杨岳,必然知道杨程万正在医治腿伤。自己爹爹在治伤,杨岳多半走不开,而你会替他去。”

    今夏颦眉思量:“有此可能,但来人为何不直接找我呢?”

    “也许你认得他而杨岳不认得,也许他身上有破绽担心被你看出来,也许就是故意要让你放松戒备……”陆绎斜眼瞥她,语气不善,“亏你还是个捕快,怎得连这层都想不到?或者,你是关心则乱?”

    兴许是因为谜团太多,自己在此事上确是有点着慌,今夏梗梗脖子道:“大人您对头儿也挺好的,你也不想大杨出事吧。”

    陆绎慢条斯理地抿了口凉水,才道:“福寿天定,杨岳若真殉职,我能做的,顶多就是自掏腰包让他享受捕头待遇。”

    “……”今夏怔住,眨巴了几下眼睛,紧接着又眨巴了几下眼睛,脸上骤然堆出与此时极不相称的灿烂笑容,“大人,若是我……就是我!我也殉了职,您会不会也让我享受一下……嘿嘿嘿……那个……捕头待遇?”

    陆绎默然起身。

    “大人!大人!您别走啊,咱们再聊一会儿……我给您烧水泡茶,行不行……”

    任凭今夏打叠起十分殷勤,陆绎恍若未闻,径直离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