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锦衣之下 »  60第六十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免费百分百四肖2018年六给彩开奖结果l

小说: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返回目录

    突然之间,一个人影从右侧草丛揉身扑出,东洋人紧张之余来不及细看,暗器疾射而出,几柄东洋刀也往那人身上招呼,刀砍下去才发觉此人竟是之前行在队末的同伴。

    就在这刻,6绎飞纵而出,刀身映着月光,雪般亮白。最靠前的东洋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刀快如鬼魅,自左向右,眨眼间割开两人喉咙,一人左肩重伤,血突突地往外冒。

    暗器分几路朝他打来,他顺手抓过死尸为盾,左闪右避,身手矫健之极,最后将尸首朝东洋人抛去,借着这瞬,身形朝后掠去。他身后不足七十步,便是一片老柳林,进了里头,有了遮挡,便好行事得多。

    这群东洋人自打进了内6,烧杀掠抢,除了躲开官府,何尝吃过这等亏。当下,为首东洋人也看出6绎的意图,手掌疾抖,三枚暗器自袖中激射而出,直奔他背心要害。

    听得身后暗器破空之声,6绎在飞掠之中,将东洋刀往背后一挡,铛铛两声,暗器被挡落地。

    “追!”为首东洋人恼怒道,拔刀紧追在后。

    其他人纷纷操起长刀跟上。

    在进入老柳林的前一瞬,伴随着尖锐的啸声,6绎看见了西北角的夜空升起一簇烟火,鲜艳的海棠红,亮得惊心动魄。

    比他预料还要快些,这丫头,怕是使出了吃奶的劲道奔到村子里的吧。

    6绎掠进了老柳林,眉间皱着,嘴角却含着一丝笑意。

    这片老柳林在江边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树身都是一人合抱不过来的粗壮,若是冬日,便是光秃秃的一片,甚是萧索,但现下正是春日,柳条千千万万,绽着细芽,在夜风中来来回回摆动着,如同天然的幕帘。

    月光穿过柳条,时明时暗,地上树影交织着人影,斑斑驳驳。

    一名矮胖的东洋人不耐烦地用手拨开不停在他脖颈、耳根挠痒痒的柳条,一手持着长刀前进,忽然听见有人用东洋话严厉地说:

    “笨蛋,他就在你左边!”

    矮胖东洋人下意识地看向自己左侧,确有一人,与此同时,心口传来一阵凉意,他缓缓低头,看见自己的匕首不知何时插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6绎拔出匕首,把他的手往老柳树杈处一搭,看上去就像他扶着树在休息一般,鲜血泊泊涌出,淌过衣服,渗入树根。

    目光穿过柳条,可以看见江面上有数十条船正往这边驶来,从船身轮廓,便可辨出是官家的兵船。

    很好,他们所说的枕戈待旦倒也不是一句虚话。

    感觉到身体正在缓慢地失去控制,6绎深吸口气,探手到肩胛,拔出嵌入皮肉中的那枚袖里剑,这麻药的毒性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

    斜里又有两名东洋人行来,疑惑地往6绎这边看了看,方觉不对,其中一人率先持刀挥砍过来。

    6绎侧头闪过一刀,寻空隙将手中袖里剑往前一送,仅凭指力将它镶嵌入其中一人的咽喉。那人定在当地,喉咙耸动,却发不出声来,口中沙哑地嘶嘶作响,片刻之后颓然倒地。

    “他在这里!这里!”另一东洋人不敢贸然上前,先呼喊同伴。

    立时,数十名东洋人朝这边聚拢过来,分别在6绎周遭的不同方位。

    6绎又看了眼江面,兵船距离此地还有段距离……

    “看见刚才的烟火,还有江面的船吗?”他用东洋话清晰道,“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已经在官府的围剿圈里,今夜,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逃不了。”

    闻言,东洋人脚步一滞,有数名都不由自主转头去看江面,果然看见正驶过来的数十条船,不由吃了一惊。

    为首东洋人倒是颇有胆气,呼喝道:“明朝的官兵都是豆腐做的人样,大家根本不用害怕,先杀了他!”

    6绎冷笑一声:“你心中惧我,不敢近前,倒叫旁人前来送死,你道他们不知晓么?”

    旁边其他东洋人本已持刀欲冲上去,听了这话,心下生出不甘,皆又停了脚步。

    为首东洋人见状,恼怒道:“他是在挑拨离间,存心拖延功夫,难道你们听不出来吗!”

    这话说得确是没错,此时6绎确是在用拖延之计,等着兵船靠岸。他能感觉到自己四肢渐渐麻痹,脚上似有千斤重的坠子拖着,若这帮东洋人一拥而上,他非但毫无胜算,弄不好连命都得搭进去。

    “你们……”为首东洋人见无人上前,愈发恼怒,“一群笨蛋!”

    说着,他持刀大步向前,紧盯着6绎:“无耻的支那人,受死吧!”东洋刀高高竖起,朝6绎用力劈下。

    6绎就等着这刻,旋身躲开他这一击,人已至侧边,手中匕首准确无误地架上他的脖颈,停了一瞬,冷冷地扫了眼其他东洋人,然后轻巧地划开。

    血溅上柳条,腥味浓重。

    “还有谁想上来受死?”

    他淡淡地问,悄无痕迹地将背靠到树上,方才这一击,已是他竭力所为,希望杀了为首之人,能够将其他人骇退。若再来一人,他实已无把握应付。

    还真是有吓不住的,一名年纪轻些的东洋人持刀冲上来,哇哇叫着冲上来。

    6绎深吸口气,勉力撑住身体,试图尽力一搏……那人冲到一半,陡然间惨叫,持刀的手软软垂下,连刀都掉在地上。

    其余东洋人见状,不明究里,不敢再上前来。老柳林外有人用东洋话呼喝道:“官兵来了!快撤!”

    当下,他们再顾不得6绎,连地上同伴的尸首也不要了,哗啦啦一下全撤了。

    6绎微松口气,抬眼望了眼不远树梢处。

    *****************************************************************

    从河边一路飞奔至兰溪村,看着烟火燃起,村民也开始撤离躲避,今夏惦记着6绎的安危,马不停蹄地又往河边赶过来。长这么大,今夏还从来没有这般拼命地飞奔过,总觉得抓贼时就够卖命的了,直到现下她才觉察出以前还是有所懈怠,深悔往日没有好好练功,要不然自己还能奔得再快些。

    到河滩边,除了地上几具东洋人的尸首,看不见6绎,也看不见其他东洋人。

    今夏蹲下来,查看了尸首上的伤口,皆是一刀致命,且其中三具看得出是被偷袭,应该是被6绎所杀。

    此外,河滩上、草丛中还有不少袖里剑,看得今夏心中一紧。

    仔细查看足迹,是往老柳林方向而去,她顾不得许多,循着足迹就追入林中。

    老柳林中,看不到人影,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寂静之中。

    “6大人?”今夏慢慢地走着,目光四下搜索,生怕漏过藏身在树影间的人,“6大人?6大人,你在这儿么?”

    周遭寂静无声,唯有夜风穿过柳条的沙沙声。

    “6大人!”

    她看见有人影靠着树,连忙急步上前,手伸到一半,便已看清那人是东洋人打扮,手搭在树杈上一动不动,脚底下是一滩发黑的鲜血。她弯腰低头,看清那人的致命伤是心口上的致命一刀。

    左侧还有一东洋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双目圆睁,咽喉处的半截袖里剑在月光下雪般铮亮,他的四肢还在微微抽搐,不知道究竟死了没有。

    今夏倒吸口气,往后退开几步,正待转身,却有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肩膀上。

    “我在这儿。”

    低低的,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她飞快转过身,看见了树影深处的清隽眉目——他还活着!

    “6大人!”

    她堪堪接住他垂下去的手,冰冷之极,心下一紧,再细辨出他苍白的脸色:“你受伤了?!

    “背上划了个小口子。”他轻描淡写,虚弱的语气却掩饰不住疲惫。

    “我看看……是袖里剑……”今夏心猛地往下一沉,“上面淬毒了,是不是?我、我、我知道中毒之后会让人身体麻痹,你是不是觉得动作慢了许多?”

    6绎缓缓点了点头。

    “那、那、那、那就对了,你、你别紧张啊!会没事的!”她自己紧张地结结巴巴,居然还在安慰他。

    6绎看着她,轻声道:“你冷静点。”

    “嗯嗯嗯嗯……”今夏深吸了口气,定定神,觉得还是不够,继而又深吸了一大口气,“你放心,我、我、我很冷静!有我在这里,你、你、你放心,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我、我、我……对了!东洋人身上一定有解药,我去搜他们的身!”

    她先扶着6绎靠坐在树干上,这才跳起来想去搜那些东洋人的尸首。

    “……”6绎伸手去拽她,却没拽住,“……你小心点!”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今夏连声应着,手上已经开始搜靠树上的那具尸首,什么金簪子、银挑子、长命锁……等等丢了一地,就是没找到瓶装或是盒装的解药,焦急道:“怎么尽是些没用的东西!”

    尸首的衣服、腰带、鞋子、连同刀鞘都被她搜了个遍,却是连一点解药的影子都没有。

    她转向地上的那个东洋人,现下也不管他到底死没死,直接就去搜他的怀里揣的东西,丢了几件金银首饰出来……

    猛然间,以为不死也处于晕厥之中的东洋人睁开双目,双唇微启。

    “小心!”

    6绎在旁一直关注着,此刻看得分明,紧急在地上抓了土块就投掷过去。

    同时,从高处也有一物激射而出。

    两物同时奔向那东洋人的口部。

    东洋人本是欲想用含在口部的细针袭击今夏,针未出口,却被土块塞了满嘴,紧接着又是一物,顶得他一口气上不来,真正咽气了。

    今夏楞了一会儿,用手拈起最上面的物件,细凑了凑,是个鸡爪子。

    “叔!”她仰头急唤道,“……别躲了!”

    近旁树上传来几下嘿嘿的笑声,紧接着,一个人影翩然落地。6绎只看他落地的姿势,便知道此人功夫极高,并不在自己之下。借着月光,见他衣衫褴褛,须发半百,却是个落魄乞丐。

    “叔,人命关天,快来!”今夏急道,“伤他的暗器上有毒!”

    丐叔半蹲□子,眯眼看了下6绎,问道:“急成这样,你男人?”

    “您孙子!”

    今夏没好气地更正他。

    6绎看着丐叔,微微一笑:“多谢前辈方才出手相助,恕晚辈有伤在身,不能尽礼。”

    “小事小事,何足挂齿。”

    丐叔不自在地摆摆手,6绎如此彬彬有礼,倒是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今夏仍在东洋人身上搜,这次她连尸首束起的头发都解下来,仍是毫无发现,急得团团转,口中自言自语:“怎么回事?他们身上不可能没有解药!”

    丐叔刚想说话,她已经风一般地冲出老柳林,去搜外头的其他几具尸首。

    “这丫头,慌脚鸡似的。”他摇摇头,看向6绎,迟疑了片刻问道,“你爹是6炳?”

    6绎点头。

    “你真是他儿子?亲儿子?”丐叔又问。

    6绎仍点头。

    丐叔摸着胡子,紧皱着眉头,狠狠道:“你大爷的,你真是我孙子!”

    6绎看着他,没做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