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锦衣之下 »  96第九十六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三合开奖结果搅珠香港王中王中特网一肖一码

小说: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返回目录

    待到沈夫人回房的时候,今夏还在试图想出为何她自己能看,而他却不能看的道理来,绞尽脑汁而无果。

    “姨,您辛苦了。我给你捶捶腿?烫个脚?……”

    沈夫人制止住想站起来的今夏:“你就坐在那里别动,对我好就消停点,免得伤口又得换药,更麻烦。”

    今夏只得不动,笑眯眯道:“还是我姨知晓心疼人。”

    “你呀,全身上下长一张嘴就够了。”

    沈夫人净了手,坐到梳妆台前,仔细地将发髻拆下来,把头发慢慢梳通。今夏靠着床框,看着她梳头,笑道:“您头发保养得真好,跟缎子似的。”

    “你今年多大了?”沈夫人边梳头边问她。

    “十六。”今夏嘻嘻一笑,“我娘成日张罗着要把我嫁人。”

    “看你急火火的性子,夏天生的吧?所以叫今夏。”

    “可能是吧。”

    “可能?”沈夫人转过头来,目光复杂地看着她,“你难道不知晓自己何时出生?”

    “我是我娘从堂子里抱回来的,所以具体的日子我也不知晓。”今夏如实道。

    “哦……”

    沈夫人复转过头,也不看她,只一下一下地梳头,过了良久,才听见她问道:“那年抱你回来的?你多大?”

    “嘉靖二十八年,我大概是三、四岁光景。”今夏回想着,笑道,“我娘说,堂子里的小孩就数我最能吃,她想着肯定好养活,就把我带回来了。”

    一柄木梳在手上紧紧地攥着,尖齿深深嵌入肌肤,沈夫人定定坐着,头也不敢回,呼吸却是控制不住的急促。

    “姨,你怎么了?”今夏问道。

    沈夫人深吸口气,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回答道:“没事……只是没想到你是个可怜孩子。”

    “才不可怜。”今夏笑道,“那条街的孩子就数我最能打架,除了我娘,没人敢动我一手指头。”

    她满脸幸福地回想着儿时战绩,沈夫人悄悄回头望着她,目中无限温柔。

    “豌豆糕,点红点儿,瞎子吃了睁开眼儿,瘸子吃了丢下拐,秃子吃了生小辫儿,聋子吃了听得见……”

    几个小孩子在灵隐寺前边玩边唱。

    旁边,一位身穿灰衫两鬓斑白的老妇人扶着一位比她更老的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白发老妇双目浑浊,手中竹杖哆哆地戳着石阶,已是看不见路,全靠灰衫老妇人来引路。两人身上的衣衫都洗得发白,脚步蹒跚地慢慢地沿着石阶往上走。

    到了灵隐寺,灰衫老妇寻到一位小沙弥:“小师父,我们要找大和尚为我家相公做场法事。”

    小沙弥双手合什,施了一礼:“两位施主,我师父和诸位师叔日前并不在寺中。请两位施主改日再来吧。”

    白发老妇失望道:“请问你师父何时能归来?”

    “岑港官兵死伤过千,师父和师叔赶去超度亡灵,恐怕短期之类不会回来。”

    “岑港……”白发老妇口中喃喃着,转向灰衫老妇,“谁啊,谁在岑港。”

    “是小峰,小峰他在岑港。”

    灰衫老妇叹了口气。

    “他也要死了,死了、死了,全都要死了。”白发老妇喃喃着转身,竹杖哆哆嗦嗦地点着地。

    小沙弥只道这两位妇人的亲人也在军中,眼下倭寇横行,军中死伤甚多,想来她们也担忧家人的安危。他叹了口气,返身回到庙中,跪在木鱼前喃喃念经。

    下山的路,走得比上山更慢。

    “娘,我扶您歇一会儿吧。”灰袍老妇寻了块石头,用衣袖掸掸干净,小心翼翼地扶白发老妇坐下。

    不远处,孩童们还在唱着:“……豌豆糕,点红点儿,瞎子吃了睁开眼儿,瘸子吃了丢下拐,秃子吃了生小辫儿……”

    白发老妇痴痴地听着,突然道:“五儿也爱吃豌豆糕,家里没有,我得去给他买……我要回家了。”

    “好,咱们这就回家。”灰衫老妇顺从答道。

    “回徽州,回歙县。”

    “……娘。”灰衫老妇没料到她这么说,楞了楞。

    “这些年,委屈你了……”白发老妇的手摸索着抚上灰衫老妇的脸,“五儿白白做那么大的生意,你也没享过一天福。”

    “娘,您别这么说……您坐一坐,我去讨些水给您喝。”

    灰衫老妇匆匆背过身,抹去不愿让白发老妇发觉的泪水,朝前行去。才走了五、六步,就听见身后动静不对,回头一看,不知从何处冒出两个蒙面人,手持利剑,朝老妇刺去。

    “娘!”她惊恐大叫。

    老妇目不能视,虽不知晓发生何事,但从儿媳妇的惊叫声中也有所察觉。她非但不惊不躲,反倒面露笑意……

    剑锋堪堪刺到老妇的一瞬,斜地里突然刺出一支细细长长的竹枝,上面竹叶青翠,看似柔弱,却生生将两柄长剑格挡开来。

    一人蓝衫蹁跹,轻飘飘地落在老妇身前,对蒙面人笑道:“两人贵姓?”

    “哪来的野道士,滚!”

    蒙面人自然不会理会他,长剑一抖,绽出数朵剑花,朝蓝道行攻去。只见长剑雪亮如银,竹枝青翠欲滴,竹叶纷纷,片刻后再分开时,两名蒙面人的面巾皆被竹枝划开……

    “还不走?”蓝道行笑道,“我奉劝一句,脸也就罢了,若是裤腰带被割开来,那可就不太好看了。”

    短暂交手之后,蒙面人已意识到自己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彼此对视一眼,转身纵身跃走。

    “娘、娘、娘……”灰衫老妇扑向白发老妇,连声唤道。

    白发老妇一动不动,身上虽未受伤,却已是呼吸全无。

    蓝道行转身,探她的脉搏,长叹了口气:“寿数已到,还请施主节哀顺变。”他伏身背起老妇的尸首,往山下缓步行去,灰衫老妇蹒跚跟上。

    客栈小院的内堂。

    岑福急匆匆地行过,今夏尚来不及招呼他吃点东西,就见他一脸肃色地快步拐过内堂,径直朝陆绎房中行去。

    “肯定出事了。”今夏腿脚不便,撺掇杨岳上去听听墙根,杨岳直摇头。

    过了一会儿,岑福方才出来,今夏忙招呼他来用饭,关怀备至地替他盛了饭送至面前。

    “出什么事了?”她殷勤地将整碟子四喜烧卖推过去。

    岑福瞥了她一眼,倒也不瞒她:“赵文华,你可知晓?”

    “工部尚书赵大人,谁能不晓得。”

    岑福点头:“赵大人因筑正阳楼不利,被贬为庶民。”

    “正阳楼?”今夏想起来,“是圣上的新房子吧,听说去年就动工了,还没修好?怨不得圣上着急上火。不过,严大人怎么不帮着劝两句,帮干儿子一把?”

    赵文华认严嵩为义父,是严党的重要干将,在朝中横行多年。去年虽因私自向圣上进献百花仙酒而得罪了严嵩,好在又送了许多重礼补救回来。莫非严嵩仍是心存罅隙,故意不施于援手?

    或者,这是严世蕃的意思?

    “你家大公子听了这事怎么说?”今夏问岑福。

    “大公子说——‘哦’”

    “就这样?”

    “就这样。”

    岑福已开始吃烧麦。

    今夏在旁一径出神,连包子都忘了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百花仙酒一事严世蕃定然看出赵文华的异心,便是严嵩念旧情饶了赵文华,以严世蕃睚眦必报的性格,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陆绎独自一人在房中,眉间若蹙,也在仔细思量着——赵文华被贬一事,若如阿锐所说,那么说不定就是严世蕃所筹划,也是他的第一步棋;赵文华是胡宗宪在朝中的靠山,他被贬,胡宗宪朝中无人说话,一旦被弹劾,尤其是通倭此等大罪,必死无疑,这很有可能是严世蕃的第二步棋;至于第三步棋……

    正如阿锐提醒,他若帮了胡宗宪,那么通倭的罪名也会有他一份,胡宗宪罪名落实,他便逃不了干系,到时便是爹爹也难说上话。

    让陆绎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严世蕃为何认为他一定会帮胡宗宪?

    自入浙江以来,他所查的证据,皆是对胡宗宪有弊无利,加上他与胡宗宪也无交情,根本没有理由帮胡宗宪。

    入夜,陆绎在桌旁,半披素袍,点灯夜读。

    窗棂被一支竹枝敲了敲,他起身推开窗,正看见蓝道行人影飞掠而出,停在不远处屋脊上等着他。

    拢好衣袍,熄了灯,陆绎跃出窗外,追上蓝道行。

    两人皆是轻功了得,一路腾挪跳跃,飞檐走壁,月影般无声无息,直至杭州城内一处偏僻的老宅内,蓝道行方才停下。

    “汪直之母,今早刚刚去世。”蓝道行简短道。

    陆绎眉头一皱。

    蓝道行补充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寿终正寝,不是被人所杀。不过,你所料也没错,确实有人想杀她们。”

    “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地就是胡宗宪去年特赦汪直母亲之后,特地拨给她们婆媳俩住的宅子。”蓝道行看着陆绎眼色,耸耸肩道,“这处宅子已经被封多时,胡宗宪怎么也想不到她们敢回来的……走,我带你去见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