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锦衣之下 »  第127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爱资料免费资料大全彩网售彩票最新消息

小说: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返回目录

    “不能说?”今夏看着岑福。

    岑福点点头。

    今夏颦眉片刻,望着岑福道:“你不说,自然是听从他的命令。可我觉得你来之后,陆大人就不太对劲,是不是他遇上什么难事了?”

    岑福长叹口气,仍是不言语。

    “那这样,你不用说什么事儿,但你至少应该告诉我们,我们得做些什么才能于他有益,或者让我们知晓什么事儿是绝对不能做的。”

    因岑福是北镇抚司出来的人,审讯套话那些招数他比自己还门清,想要套他的话,肯定是不能够,所以今夏只能说出心里的实话,盼岑福能够理解。

    岑寿在旁也道:“是啊,哥,你就跟我们说说吧。”

    岑福沉默良久,都不曾开口。今夏轻叹口气道:“岑大哥,那我就不为难你了,这醋肉你记得趁热吃。”

    说着,她便起身朝门外行去,还未跨出门去,便听见岑福的声音。

    “好吧,有件事我也觉得有必要和你们说一下。”

    今夏急忙转身,快步坐回凳子上,等着他往下说。

    “朝中有人弹劾大公子收受贿贿赂包庇奸党,所以接下来你们行事一定要谨慎,绝对不能作出落人口实之事来。”

    “收受贿赂,包庇奸党?”今夏寻思着,“贿赂指得是胡宗宪送来的那些东西?那么奸党,难道是指胡宗宪?”

    岑寿大怒道:“那些东西大公子明明已经尽数送回,怎得还有人敢弹劾?圣上怎么处置?”

    “圣上只把老爷叫去问了几句,并未打算追究大公子,但也没有追究上折子的人。”岑福皱眉道,“老爷说,这是有人在投石问路,试探圣上对陆家的态度,要大公子务必小心。”

    “不追究陆大人,多半是因为胡宗宪的罪名还未落实,不算是奸党。一旦胡宗宪被罢免,那么……”今夏有点发急。想到陆绎说有法子让圣上赏识胡宗宪,她却不尽相信,天子喜好本就难以揣测,若是件容易的事,也不会让严嵩把持朝政这么多年。

    “总之,你们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宁可吃亏也别占人便宜,和胡宗宪的人别走得太近。”岑福交代道。

    “我知晓了。”岑寿应着。

    今夏点了点头,未再说什么,默默走了。

    ********************************************************************

    夜渐深,陆绎在床上辗转反侧,终是睡不着,最后披衣而起。

    窗棂上,有人轻轻敲了两下,他拔出窗销,推开来,便看见蓝道行悠然自得地倒挂在屋檐下,衣衫飘飘。

    “俞大猷家传宝刀的事,我替你办好了。”蓝道行轻松跃下,靠坐在窗框上,自怀中掏出剩下的几张银票递过来,“这是剩下的。”

    陆绎也不与他客套,把银票接过来收好,道:“辛苦你了。”

    “跑腿而已,算不上辛苦活儿,倒是俞将军拉着喝酒,当真是辛苦活儿。”蓝道行笑道。

    陆绎笑了笑,问道:“俞将军还好吧?”

    “还行,忙着追击逃窜的倭寇。对了,岑港大捷之后,圣上把他们都官复原职了。”蓝道行无奈地直摇头,“你说说,这种差事,拼死拼活的,升职加薪没他什么事,不被撤职就谢天谢地,出了事还得背黑锅,除了俞将军这种一根筋的,谁肯接这活儿。我看胡宗宪就是欺负他。好在俞将军也不计较,他只要能打倭寇,就诸事足矣。我担心,他这样的性情,来日多半要吃闷亏……”

    他说了半晌,发觉陆绎一直没吭声,借着月光打量,才发觉他眉间不自觉地深锁着,似有什么忧虑之事。

    “怎得,出了什么事了?”蓝道行问道。

    陆绎摇头,淡淡道:“没什么……你最近就在新河城呆着,哪里也别去了,我会尽快安排你进京。”

    “京城里有动静了?”蓝道行何等聪明。

    “严世蕃开始派人投石问路,看情形,他真正想对付的是陆家。”陆绎道,“趁着风浪还没卷起来,得先把你弄进去。”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蓝道行悠悠吟道,侧头看向陆绎,“不过,你现下满脑子想的事儿,可不是这事,你何必瞒我。”

    “还有什么事儿比这更要紧的。”陆绎淡淡道,“我自然是在思量此事。”

    “别蒙我了!”蓝道行在自己脑门上点了点,笑道,“看你脸上天大的心事,其实就两个字,女人!”

    陆绎不自在地转过身,佯作去倒茶:“胡说。”

    “你看看,到现在你脑袋上都是这两个字。”蓝道行偏偏不肯放过他,取笑道,“怎得,那丫头又给你找麻烦了?还是她看上别人了?”

    静默了好半晌,陆绎才低低道:“我倒宁可她看上了别人,那样,至少她还好受些。”

    听出他语气中的异样,蓝道行奇道:“……难道是你看上别人了?”

    陆绎瞪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儿,才低低道:“今夏很可能就是夏言的孙女,夏长青的女儿。”

    “……”蓝道行惊讶万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担心她的身份……不对……夏言虽然是被严嵩所害,但家师曾说过,陆炳对夏言怀恨在心,此事是不是?”

    陆绎

    绎不语,神情痛楚。

    “你是担心她得知真相后会恨你?”蓝道行问道。

    陆绎摇头:“我担心的是,她会恨她自己,这才是我最怕的事情。”

    蓝道行想了想,叹口气道:“还真是……依她的性情,确是不太可能会去恨你,甚至未必会怨你。但情绪无所着落,她除了恨天恨地,只剩下恨自己。”

    “我不想她变成那样,会毁了她的。”陆绎坚决道。

    “那就把这件事情瞒一辈子!永远别让她知晓。有些事,还是不知晓更好。”蓝道行出主意道。

    陆绎缓缓摇头:“瞒不住的,知晓此事者,不仅我一人。”

    “……那你打算怎么办?”现下,轮到蓝道行为此事烦忧了。

    屋内静默了许久,他才听见陆绎疲惫的声音——“宁可让她恨我,也不能让她恨自己。”

    *****************************************************************

    次日清早。

    “陆大人,我家将军请您快过去!上回您说的事已经有眉目了。”一名军士匆匆赶到别院,在今夏的引领下,寻到陆绎,朝他禀道。

    陆绎喜道:“这么快!果真有眉目了?”

    军士笑道:“是,将军命人四处寻访,原本是想在海里找一只大的灵龟,可寻了好几只都不合意,正巧在舟山发现了一头白鹿,将军说白鹿是上瑞之物,虽然比不得白虎,但也是不易得,想请陆大人过去看看,是否合意。”

    “白鹿!”今夏在旁一听,便猜出这必定是要献给圣上的,忍不住朝陆绎道,“我还从来没见过白色的鹿,能不能也让我去看看?”

    陆绎看向他,似微微一怔,原来还面有喜色,转而却皱起眉头,沉声简短道:“你不必去。”

    “可是我……”

    今夏话还未说完,陆绎便已随军士走了,连看也未曾再多看她一眼,她不由沮丧地叹了口气,不自觉地用脚去铲地砖缝。

    陆绎不必回首,也能大概猜出今夏此时的模样,心中隐隐作疼,却必须忍耐着让自己绝对不能心软。

    昨夜,他已然想得非常清楚,今夏真正的身份,她终有一日会知晓,若她得知了真相,那么……他宁可现下她恨他、厌恶他、甚至瞧不起他,也不愿将来一日她痛恨她自己,无法自处。

    一个完完整整、身心俱全的她,才是最重要的。

    往戚将军府的一路上,今夏失望的模样就一直在他脑中晃,连到了戚将军府,若非军士出言提醒,陆绎还尚未回过神来。

    “陆佥事,请!白鹿就在后院之中。”戚继光朝他拱手道。

    “多谢将军!”

    到了后院,陆绎看见了庭院中的那头白鹿,果然通体雪白,连头上的鹿角都是纯白,亭亭立与树下,映着火红的石榴花,有着说不出的好看。

    若今夏在,怕是要对这头鹿爱不释手,陆绎忍不住想着。

    戚继光在旁笑道:“最难得的是,他们没用兽夹,是一点一点缩小范围才捕着它,所以它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只是受了些惊吓,不太肯进食,所以有点瘦。”

    陆绎顺手拿了旁边一根胡萝卜,上前一步想喂它,白鹿立时惊恐地退开,完全不肯吃。地上有个水盆,也被它踩翻了,连水都不喝。

    收回胡萝卜一瞬,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迅速钻入陆绎的脑子——是的,眼下正是他苦苦等候的最好机会!

    他立时转身对戚继光道:“将军,在下还有一个请求。”

    “但说无妨。”戚继光道。

    “我马上会找一个人来,让他专门喂食这头鹿,但是除他之外,不能有任何人靠近这头鹿,或是喂养它。”

    戚继光了然道:“你的意思是,要它认个主人。”

    “不错,不知将军可否应允?”

    “此事容易,我吩咐一声就行。”

    “多谢将军!”陆绎道,“对了,还得请将军将擒得白鹿一事尽快禀报胡都督,请胡都督和徐师爷走一遭新河城。”

    “这鹿是为胡都督找的?”

    “正是!此事将军居功至伟,胡都督必定欢喜不已。”

    戚继光不得不赞叹陆绎做事厚道,寻到白鹿并不据为己有,反倒让他向胡宗宪邀功。当下他也不耽误,立时便要往书房去写信禀报胡宗宪。

    “徐师爷也得来?”

    “对,徐师爷一定要来,哪怕胡都督来不了,徐师爷都得来。”陆绎答道。

    戚继光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什么都没问,便径直照着写。信用火漆封了,以军情急报命军士火速送往胡宗宪处。

    能得白鹿,这一步算是行得甚顺当,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此事必须尽快进行,赶在严世蕃回过味来之前,就得让胡宗宪把这头白鹿送至圣上面前。

    心中有事,陆绎婉谢了戚将军派轿子相送的好意,独自一人慢慢地往回走。刚刚拐过街角,便看见别院外头今夏百无聊赖地在石阶上踱来踱去,显然是在等他。

    陆绎避回拐角,无可奈何地长叹口气:这个傻丫头,方才他口气那般不好,叫她失望,她怎得就不知晓该着恼呢

    ,还等他做什么?!

    见了她还须硬起心肠来,大概又得让她失望,陆绎想着,心中懊恼沮丧之极,怎么也挪不开步,就这样靠着墙,静静地等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在他面前冒出来:“乖孙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丐叔凑得太近,斗大的脸在陆绎眼前晃。

    “前辈,你……”陆绎一时还未回过神来,顺口问道,“您怎么出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出来?”丐叔瞧他样子不对劲,探手摸了摸他脑门,疑惑道,“怎么看着有点傻,你撞到头了?”

    “没有。”

    “你站这里做什么,那小丫头在门口等了你大半个时辰了,我都替她累得慌。”丐叔拽着他就往回走,“走吧,还不赶紧回去。”

    陆绎无法,只得跟着丐叔往回走。

    今夏一眼就瞧见他们,快步迎上来,笑问道:“陆大人,看见白鹿了,什么样?听说白鹿是祥瑞之物,表示王者**……”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陆绎冷冷打断:“行了,胸无点墨,就休要卖弄。此事现下不宜声张,你别到处张扬,坏了我的事。”

    这话说得颇重,不光是今夏愣住了,一并连丐叔也愣住了。

    “哦……”好半晌今夏才反应过来,讪讪道,“我知晓了。”

    陆绎未再理她,抬脚就往里头走。

    “你、你、你……”

    丐叔反倒被这话弄得一肚子气,想追上去骂他两句,却被今夏紧紧揪住。

    “你拉着我作什么,你听听他方才说的那话,丁是丁卯是卯,还有情分么?”丐叔不满道。

    今夏拉着他不肯撒手:“叔,你是不在其位不知其苦,他最近的烦心事太多,那些事若是搁在你我身上,脾气肯定比他现下还坏。”

    丐叔皱眉看她:“丫头,你瞧你这点出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