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娱场APP优德w88手机中文版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美女,你想喝点什么?”一个糯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闻书遥转头看见一位同样画着眼线的少年站在吧台里,一张小脸好像是从少女漫里走下来的鲜嫩正太,刷了眼睫毛,倒是根根粗壮得和蜘蛛腿似的。他胸前的名牌上写着“调酒师杏仁”。

    闻书遥抬起头,问:“杏仁,你成年了吗?”

    “刚满十六。”杏仁冲她露出一口白牙,嘴唇上还戴着银白色唇环,“美女你是我们梓唯哥的女朋友吗?他还是第一次带不是客人的女性来店里。”

    自从美女这个称呼开始烂大街以后,闻书遥就觉得它好像“小姐”一样,完全变了味道,比较像戏虐的骂称。

    她说:“我叫闻书遥,你直呼我的名字就可以。”

    杏仁给闻书遥掉调了一杯蓝色玛格丽特,她和杏仁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单梓唯站在一张散台旁边,和沙发上的一位女客眉来眼去。虽然画着无懈可击的妆容,可她的年纪还是显露无遗,至少也有四十几岁。

    单梓唯贴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女子便拍了他一下,然后掩嘴轻笑,好个少女的娇憨。单梓唯眼里露出宠溺的光芒,绽放的笑靥仿佛是一道咒,女子很快中招,点下两瓶人头马。坐在身旁的男公关这才放松下来,应该是新人搞不定老客,让老板来救场了。

    等单梓唯一身酒气地坐回闻书遥身边时,闻书遥已经和杏仁打成一片了。杏仁熟练地给单梓唯递上一杯红粉佳人,他接过来一口饮尽。

    “这个地方还不错吧?”单梓唯好像有点喝多了,顺手搭在闻书遥的肩上。

    “很像是你会开的地方,专门赚女人的钱。”闻书遥往旁边一躲,单梓唯差点人仰马翻。

    他振振有词,“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过去只有男人可以风花雪月,如今女人也能纵情声|色。来这里的女人大多都是寂寞空虚,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言说的故事,找个人倾诉一下,哭一场,总比一个人闷在家里的好。”

    “我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位女权维护主义者,我是不是应该和学校申请颁面锦旗给你?”闻书遥就像在听笑话,“你这里的消费,是一般女性来得起的地方吗?敢情你拯救都市女性任重道远,还要挑人啊,我们寝室的楼管大姐也很孤单,你怎么不派位帅哥去和她促膝长谈啊。”

    “楼管大姐看我就行了,还哪用得着他们啊?”

    “就是就是,我们梓唯哥的盛世美颜当仁不让。”杏仁在一旁欢乐地狗腿着。

    “你放心好了,闻书遥。”单梓唯点燃一支烟,“等你以后孤家寡人的时候,就来这里。全场任你选择,我分文不收。”

    “我谢谢你!”闻书遥咬牙切齿。

    “我记得你以前说自己是灭绝师太,那现在呢,动凡心了吗?”青色的烟气中,单梓唯的脸庞变得摇摆不定,声音也跟着朦胧莫辨,他说:“闻书遥,你看我行吗,大不了我亲自出台,服务绝对一流,不满意可以退货。”

    “或者你可以先试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贴着闻书遥脸颊的,甚至还往她耳朵里面吹了一口气。

    闻书遥转头盯着他,他们距离这样近,却看不清楚他,她不能确定此刻的单梓唯是不是把她当成店里的客人了。

    就在这时,杏仁忽然低声提醒,“梓唯哥,婉言姐来了。”

    那是闻书遥第一次见到叶婉言。

    这个女人穿着白色的香奈儿套装,恰到好处的八厘米香槟色高跟鞋,从她出现在这间酒吧的第一刻起,气氛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都说年轻的女孩再明艳娇媚也不过是可爱动人,只有上了些岁数的女人才足以将女性身上最完美的气韵和风神展现出来,带着岁月的洗练和经历的磨砺,开出颠倒众生的花朵,让身边的男人为之目眩神迷。

    叶婉言便是如此,她是个自带气场和声势的人。

    “梓唯,你今晚也在啊。”她轻轻拍了拍单梓唯的肩膀,假装用力摇晃它们几下。男生的肩膀便醉意缱绻地风骚起来,仿佛不再属于他自己。

    “是啊,婉言姐,我带个朋友过来玩。”他随手一指,目光却没看闻书遥。

    闻书遥露出礼节性的笑意,叶婉言也客气地回应。可很明显她们之间的对视完全不在一个层次,闻书遥感到叶婉言周身的空气变得沉重细密,压得她有点窒息。

    “你在正好,vip包间那边有几位朋友介绍给你认识。”

    她说着便自然而然地挽过单梓唯的手臂,又冲闻书遥莞尔一笑,很好地诠释了何为媚眼如丝。单梓唯伸手亲密地搂住她的腰,两人站在一起,竟也是颇为登对。

    闻书遥立刻明白,叶婉言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婉言姐真是年轻漂亮,一点也看不出来是近四十岁的人了。”杏仁在一旁感慨。

    “她是这里的熟客吗?”闻书遥难得地好奇起来。

    “她是半个老板娘。”杏仁一边擦着奇形怪状的玻璃酒杯,一边为闻书遥扫盲科普,“婉言姐认识梓唯哥很多年了,这间酒吧也是她找的地方。你也知道,要是没有一点势力怎么可能在这片开店。婉言姐对梓唯哥也真是没话说,又出钱投资又介绍客人,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她。”

    “那她和单梓唯……”

    闻书遥没有说下去,可杏仁立刻心领神会,“要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女人能让梓唯哥上心的话,应该也就只有婉言姐了。”他说完又看了闻书遥一眼,改口道:“啊,我是说在工作上……”

    闻书遥轻笑一声。难怪单梓唯看不上学校里面为搏他一笑鞍前马后的女生们,原来正宫娘娘在这里呢。想来也是,他从初中时代起就更偏好年长的女孩,每个男人的骨子里面都有恋母情结。

    杏仁以为闻书遥对自己刚才说的话不高兴了,便给她吃定心丸,“闻书遥,你放心好了,梓唯哥和婉言姐就算再怎么登对,也不能走在一起。”

    “为什么?”

    杏仁把毛茸茸的小脑袋向闻书遥凑过来,小声说:“因为婉言姐已经结婚了。你猜猜他丈夫是谁?”

    闻书遥茫然摇头,她对本城那些呼风唤雨的人物一无所知。

    等吊足了她的胃口后,杏仁才说:“她丈夫就是靠情|色事业起家的泷商会娱|乐城大老板苏文明,这片红灯区有一半都是他的场子。”

    “等等,你说谁?”

    “苏文明,脸上有刀疤,上过杂志专访的。”

    闻书遥手一抖,喝剩一半的鸡尾酒险些散满身。

    她想起一件事。

    大一上学期快放假的时候,榴莲酥难得回寝室一趟。她一回来,就买了两箱啤酒,说要和闻书遥一醉方休。同寝的女生一直讨厌榴莲酥,因为榴莲酥曾说她长得像河马,弄得女生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要抬起脸看看自己的鼻孔是不是真的那么大。

    那晚她们先是不咸不淡地拌嘴,然后就莫名地吵起来,闻书遥挡都挡不住。隔壁的女生听到声音,都跑过来劝架。

    那个女生忽然就来了劲头,指着榴莲酥就骂,“靠,苏晓槿你嚣张什么?谁不知道你爸爸以前是拉皮|条的,靠赚妓|女的皮肉钱把你养大,你还觉得自己挺像那么回事?”

    “你胡说什么?”闻书遥当即就火了,她很少动怒,所以生起气来的样子很让人畏惧。

    那女生顿了几秒,便索性豁出去,“我没胡说,她家那点事网上都传开了。他爸爸为了钱把她妈妈都推出去接客,结果被嫖|客弄死了。他现在发达了,就娶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女人,那女人背景也不干净,以前是在夜总会上班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们全家都下贱,苏晓槿你他妈一天换一个男朋友,和妓|女有什么区别!”

    整条走廊都静下来,所有女生面面相觑,几十双眼睛利箭般射向榴莲酥。

    还没等闻书遥做出反应,就听耳边一声暴怒,气壮山河,“我擦你妈!”然后就看到榴莲酥冲女生飞扑而去,一拳打在她鼻梁骨上,女生立马血流满面。榴莲酥趁势将她压在身下,疯狂扇着耳光。那一刻的她,神情狰狞恍若恶鬼,以至于所有人都不敢上前阻拦。

    闻书遥好不容易拉开榴莲酥,她还在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后来闻书遥听清了,她不断重复着的是,“我妈妈不是妓|女!”

    苏文明是榴莲酥的爸爸,叶婉言是她的继母。

    单梓唯,他知道吗?

    “……闻书遥,你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喝多了。”闻书遥勉强笑笑,便找借口去了洗手间。

    闻书遥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一阵眩晕。

    也就是在那晚,她才第一次知道有关于榴莲酥的故事。

    她这个平日里前呼后拥,风风火火的室友,有一个绝对不可以触碰的逆鳞。榴莲酥曾对闻书遥说,只要她活在这个世上一日,就永远不会原谅苏文明。而在家里,有她便没有叶婉言,她和这个女人势不两立。

    单梓唯,你身边明明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为什么偏偏要招惹叶婉言?

    闻书遥本来想挤出一点洗手液,可挤着挤着就失控了。满瓶的洗手液都被她挤出来,像两只厚重湿滑的爬行动物般粘在掌心里。她不停地揉搓着双手,却还是觉得哪里都脏。心口仿佛被棉絮堵塞,让人喘不过气。

    就好像忽然回到五年前的那个早晨,闻书遥不小心接了单梓唯的电话。

    然后那张脸,开始让她感到恶心。

    进来清扫卫生的阿姨看到闻书遥一脸苍白,皱眉问:“姑娘,你怎么了?”

    “有点头晕……没事。”闻书遥这才清醒过来。

    阿姨露出怜悯的神情,估计是把她当成借酒买醉的失恋人了。可讽刺的是,让她失态的那个人甚至连朋友都称不上,她还在这里唱什么伤心太平洋?闻书遥冷笑,没想到自己原来也有这么矫情的时候。

    走出洗手间,闻书遥看到有个牛郎和客人在*。本来她没在意,可那两人的动作却慌乱起来,闻书遥这才注意牛郎手里拿着一包白色的粉末。女客人瞪了闻书遥一眼,飞快地接过塞进lv的包包里,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牛郎冲她笑笑,也紧跟上去。

    闻书遥站在原地愣了良久,险些怀疑自己误入片场,演的还是男公关版的《门徒》。

    她想点烟,结果手抖得完全不听使唤,这打火机总和她对着干。闻书遥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耳边拼命鼓噪的声音,震得她手脚发软。

    她想回去了,酒池肉林销金窝,藏污纳垢,群魔乱舞,哪里是她一个学生应该来的地方?闻书遥拿起手机,想告诉单梓唯自己先走一步,可刚打开通讯录手指就僵硬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单梓唯的电话号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