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二十一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赛马指定网站管家婆马报图彩图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周天的上午,闻书遥照常来到“亲亲河马”早教中心上课。

    别看它取了个这么稚嫩的名字,却是全城最有名的贵族儿童学前教育中心。

    闻书遥每次穿梭在豪车云集的停车场,都会有种即将奔赴上流社会餐宴的错觉。那些粉雕玉琢的小公主和小王子被同样珠光宝气的父母带领着,浩浩荡荡地踏进学校大门,盛气凌人地接受着所有老师们扑面而来的热情笑脸和甜到发腻的赞美言辞。闻书遥混在其中,常常笑到脸抽筋。

    闻书遥天生就不亲近孩子,亲昵哄逗都不是她擅长的领域,更没办法像其他大人那样用一种弱智般的发嗲腔调与他们沟通。可孩子们偏偏喜欢闻书遥,他们总是围在她身边听她信口胡诌的故事,看她画的动漫人物,甜蜜地呼唤她“emily老师”——亲亲河马的风格是美式教育,老师和孩子们之间以英文名字互称。

    闻书遥刚上完课,就被主任daisy叫了过去。

    “emily,nana又闹情绪了,就只有你搞得定她啊。”daisy看到闻书遥就像见到救星降临,亲切地拉过她,指着走廊窗边摇头叹气。

    nana是城中有名的企业家翟亦寒的女儿,皮肤白嫩地仿佛能挤出水来。可别看她生着一副乖巧可人的面孔,却是位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小魔星。

    nana总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对谁都是冷冰冰的不屑神情,除了闻书遥。两座冰山撞到一起,居然擦出了惺惺相惜的火花。

    闻书遥看到此时nana独自坐在窗帘后面,只露出两只小脚,她以为这样大家就看不见自己了吗?闻书遥冲daisy笑笑,示意她不要担心。闻书遥轻轻走近窗台,把窗帘当成门敲了两下,“咚咚,nana,我是emily,你在吗?”

    窗帘随着小女孩的转头动了起来,nana慢吞吞从里面露出脑袋,警惕地窥看着周围。当确定面前的人的确是闻书遥后才缓和了眼神。闻书遥蹲下来与女孩保持视线的平衡,“nana,该上课了,你不想听老师讲埃及法老王和外星人的故事吗?”

    nana果断地摇摇头,“不想听,她讲的一点意思都没有,”顿了顿又补充,“她肯定没见过外星人,也没去过埃及。”

    “你怎么知道?”

    nana噘着熟透番茄般的鲜红嘴唇,固执地说:“我就是知道。”

    闻书遥笑而不语,她从文件夹里面拿出一本手绘封面的书,装作漫不经心地在女孩眼前一晃,立刻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nana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我把这本书叫作《nana与小伙伴们的超长篇历险记》,你在里面可是大显身手,很出风头的。”

    闻书遥手里的绘本是她自己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画出来的,改编自《哆啦a梦》的漫画,只是里面的主角人物除了机器猫,大雄,静香,小夫和胖虎以外,还多了一个短发的小女孩。她和他们一起入天遁地,往返光阴,驾着竹蜻蜓任意飞翔在浩瀚的宇宙空间,骑着恐龙与机器人军团决一生死,穿越幽灵森林营救被魔王囚禁的公主。

    nana看得眼花缭乱,不可思议地小声说:“这是我吗,我也在里面?”翻着翻着她忽然小脸一沉,“可是emliy,什么时候我也可以有自己的哆啦a梦呢?”

    闻书遥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孩子在漫长寂寞的童年时光里都曾这样幻象可以拥有自己的机器猫。

    小时候看动画片,是一件集体活动,必须与家长斗智斗勇才能在吃饭的时候看几眼电视机。谁要是能看完当天播映的整集动画片,就会成为第二天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可以威风凛凛地被同学们围在中间,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里面的情节与台词,手舞足蹈。

    闻书遥每天都可以看完动画片,因为家里总是只有她和外婆。外婆一向对她管的很松,而爸爸妈妈则对她不闻不问。可是闻书遥并不愿意与同学们分享看到的精彩,她害怕一旦分享了,自己仅有的满足就变得稀薄了。

    闻书遥安慰nana,“哆啦a梦就像圣诞老人,它一定会出现在孩子们身边,只是未必能让你看到。只要你心里有它,它就是你一辈子的好朋友。”

    nana若有所思,她目不转睛地望着闻书遥,点点头。

    闻书遥趁势从她手里拿回绘本,“所以现在,nana应该去上课了,放学以后,emliy再把这个送给你。”

    “emliy你真奸诈。”nana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词,煞有其事地抱怨。

    “这叫赏罚分明,你以后就会明白了。”闻书遥不为所动地将绘本放回文件夹里。

    nana的视线还留恋在闻书遥的手里,不情不愿地从窗台上跳上下来。刚走没几步,她又转头冲闻书遥做鬼脸,“其实我知道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哆啦a梦,不过看在你那么花心思哄我的份上,我就勉强地去听课吧。是我给你面子哦!”

    闻书遥看着女孩得意的小背影,不禁长叹,“现在的小孩真是鬼精灵。”

    闻书遥忽然想起她和单梓唯正式交往以后,单梓唯经常去她家闲逛。少年无意间看到闻书遥画的绘本,明明应该只有五个人的哆啦a梦组合里出现了第六个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眼神倔强执拗。

    “这个是谁?女孩角色我只记得静香。”单梓唯问。

    闻书遥一把抢过绘本,犹豫了一会,还是小声回答,“这是……我,小学学美术的时候闲来无事就画画漫画,我觉得就静香一个女孩太孤单了,就把自己画进去陪她,叫小叮遥……哆啦a梦又名小叮当”还没等她说完,单梓唯已经笑得快要撒手人寰。

    闻书遥觉得不好意思,但嘴上硬撑,“有什么好笑的,你们这些没有童心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她坐在一旁生闷气,等单梓唯笑完了才看到闻书遥怨念的背影。他便走到她面前,清清嗓子,“那个……小叮遥,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闻书遥没好气。

    “你说静香那么漂亮,怎么会选择嫁给大雄呢?”

    单梓唯本来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闻书遥却认真起来,她说:“静香嫁给大雄,未必是最合适的选择,却是最明智的行为。因为这个世上,不会有人比大雄更爱静香。”

    房间里面忽然陷入沉默,闻书遥抬头望向单梓唯,发现少年的脸上带着一抹疼惜和动容,让他看起来比平时要温柔数倍。

    单梓唯猫一样的嘴角上扬,轻轻开口说:“闻书遥,你放心。我怎么看都比那个大雄强多了吧?所以你,一定会比静香幸福。”

    你一定会比静香幸福。

    那个傍晚,少年站在被晚霞浸染得一屋绯红的光线里,眼睛亮得好像漫天的星辉。闻书遥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可以当作一句承诺,只是五年过去了,她依旧记得。那单梓唯呢,恐怕早就忘得无影无踪了吧?

    闻书遥冷笑着摇摇头,转身呼唤dasiy,一起走向川流不息的孩子们中间。

    快放学的时候,闻书遥站在教室门口等nana,忽然注意到等待接孩子的家长中间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她走过去,一掌拍在男生后背,“喂,你怎么在这里?”

    翟墨也露出诧异的神情,“我来这里接妹妹,闻书遥,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亲亲河马的兼职老师。”

    “真没看出来……”翟墨本来想说真没看出来你也能和小孩打成一片,但后来还是改口,“啊,我是说带一群没上小学的孩子很辛苦吧?”

    “看在每个月的薪资待遇上,还好吧。”闻书遥耸耸肩,“对了,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还没等翟墨回答,闻书遥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呼唤“哥哥!”nana好像一股粉红色的龙卷风从教室里面冲出来,扑倒翟墨身上。

    闻书遥顿时僵在原地。

    她震惊的倒不是nana和翟墨的兄妹关系,而是翟墨居然是身价几十亿的富商翟亦寒的儿子,可这位大少爷根本就看不来出身名门!闻书遥万万没想到在自己身边原来潜伏着一个货真价实的富家公子。翟墨隐藏得实在太深,他要是当了间谍,估计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

    nana一看见翟墨,就瞬间好像自卑儿童打开心结,不药而愈了。她用小脸蛋摩擦着翟墨的衬衫下摆,仿佛小宠物依附着主人,安逸又亲昵。翟墨的眼里充满宠溺,拉过她的手,问:“娜娜今天想吃什么?等吃完饭哥哥带你去游乐园。闻书遥,你也一起吧。”

    “emliy,一起一起。”

    闻书遥抵不过这对兄妹的热情邀请,便点头答应。

    三个人刚走出校门口,就看到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凯宴停在那里。于是闻书遥便亲眼见识到了传闻中赫赫有名的雅商翟亦寒和他的金牌律师妻子沈乔。之所以叫雅商,是因为翟亦寒以前是一位画家,他总是以风度翩然,仙风道骨的姿态出现在媒体与新闻的视角中,并与妻子上演鹣鲽情深的恩爱,手挽手出席各种活动。

    翟墨向父母介绍了闻书遥,沈乔便微笑着说:“以前就听娜娜说过,最喜欢emliy老师,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年轻。风华正茂真是好啊,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有足够的能力把它做好。”

    沈乔说话的语速非常快,字字铿锵有力,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她面对客户时滔滔不绝,运筹帷幄的神态。她虽然年过四十,却依旧保养得端庄优雅,眼睛里面透出冷锐凌厉的光芒,这种经过时间和阅历沉淀出的气韵带有审视的威严,让闻书遥有点招架不住。

    相比之下,翟亦寒倒显得平易近人。他说:“本来打算请家教老师给娜娜的,可这孩子性情有点孤僻,还是让她在上学前旧能地多接触同龄小朋友为好。”

    他说着伸出手要摸摸nana的额头,却扑了个空。因为就在他接近自己的前一秒,nana就好像受到惊吓的小鹿般躲到了翟墨的身后。

    “娜娜,你又闹什么脾气?”沈乔无奈地看着女儿。

    nana又恢复成那副生人勿进的封闭状态,她把自己的脸埋在翟墨的衬衫下摆,良久才小声呢喃,“娜娜不喜欢爸爸,爸爸是坏爸爸。”

    闻书遥看到翟亦寒的脸色微微一变,但他很快笑道:“这孩子真是,一闹起脾气来看谁都不顺眼。”

    nana又低声说了什么,被沈乔厉声打断,“娜娜,你不可以这样对爸爸。”

    翟墨见状连忙说:“爸爸妈妈,我还是带娜娜去吃饭吧,你们先回去,然后我和闻书遥带她去游乐园。”

    翟亦寒和沈乔又叮嘱几句,便坐车先走了。翟墨去叫出租车,把nana交给闻书遥照顾。闻书遥问翟墨为什么他一个堂堂大少爷居然连个车和司机都没有,翟墨又露出羞涩的神情,解释说他还没有考驾照,而且不喜欢司机跟前跟后。

    闻书遥真心觉得翟墨应该是有史以来最平民的富二代了。

    闻书遥见nana还是怏怏不乐的样子,忽然想起她刚才躲在翟墨身后说的那句话。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nana说的好像是“是爸爸先不喜欢娜娜的,爸爸他喜欢别人了。”

    喜欢别人了?

    闻书遥向来对别人的事情不感兴趣,更何况是朋友和学生的家事,所以她根本没打算继续追问什么。

    可是,有些时候,即便你不想听,秘密还是会自动找上门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