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三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天彩票开奖结果最新开奖号码查询手机看奖www74499com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闻书遥和冷馨然说了自己的想法。

    冷馨然一直也没有说话,她只是低着头,目光有点呆滞。闻书遥见她恍若未闻的样子,以为冷馨然对自己的提议不太赞同,便打算作罢。谁知走了一会儿,冷馨然忽然停住脚步,她变得一动不动。

    “馨然,你怎么了?”闻书遥迷惑地问。

    冷馨然站在微凉的风中,肩膀上的围脖滑落到一边,苍白的脸庞和鼻尖冻得发红。良久,她问:“闻书遥,你试过害怕上学的感觉吗?”

    她露出一抹苦笑,神情变得压抑而悲怆,“每天背着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心里就会怕的不行,好像到处都是嘲笑我的眼神。有好几次,我经过马路的时候,甚至都想忽然跑出去被车撞倒,那样我就不用再去学校了。”

    冷馨然没有看着闻书遥,而是将目光望向远处,她古怪地笑着,“我是成绩差,我是穷,但我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凭什么这么对我?同学们都以为我木讷,即使受到伤害也不会感觉到痛,可我也是人好不好?我也有自尊,我也会感到难过的!”

    “馨然,别说了。”闻书遥走到她身边,轻轻搂着她的肩膀,冷馨然瘦得惊人,几乎只剩下骨头。

    冷馨然咬着牙,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却越说越激动,眼泪情不自禁地涌出来。她有多久没哭过了?被女生们奚落的时候,被男生们当成游戏对象的时候,被崔老师当众辱骂的时候,其实她都是想哭的啊。

    可是她不能,因为那样做只会更让人轻贱。

    她用双手抓着闻书遥的衣角,用力过猛以至于关节处发白。冷馨然郑重其事地注视着唯一的好朋友,“闻书遥,你说得对,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要再被人看不起!我把我自己交给你,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相信你一定能把我教好!”

    闻书遥抓住冷馨然的手,她很认真认真地点点头,“好,我帮你!”

    那一瞬间,闻书遥感到热血沸腾,好像自己就是操控高达战机拯救地球和平的勇士,身负重任。她从来没有被谁这般托付过,信任过。十五岁的年华,每个人心底都潜藏着一股勇气,总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什么。

    闻书遥记得那个时候,大家在周记里面最常写的一句话就是:icanchangetheworld。

    改造冷馨然的计划很快就展开了。

    闻书遥觉得冷馨然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自信,她从来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单梓唯便提出一个方法,就是让冷馨然每天都和他对视十分钟。

    单梓唯说:“如果冷馨然能抵挡得住小爷我的气场,那其他人就都不是问题。”

    于是每次闻书遥回头,都会看见单梓唯翘着二郎腿,像个地主家的无赖少爷一样盯着冷馨然。冷馨然开始的时候害羞到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单梓唯便不耐烦地伸手捏起她的下巴,逼着她直视自己。

    久而久之,冷馨然倒是开始习惯了,不过眼神还是闪闪烁烁,不知道应该看哪里。

    “你要是害怕我的眼睛,就看我的嘴。”单梓唯指着自己猫一样上翘的嘴唇。

    冷馨然按照他的话做了,果然觉得紧张感要缓解很多。

    单梓唯看她腼腆的样子,一时间玩心大起,用小虎牙咬着下嘴唇,做出一个挑逗的表情,作势要吻她。

    闻书遥一个箭步从第二排冲过去,抬起脚就踹在单梓唯的胳膊上,痛得他大叫一声。

    “我靠闻书遥,你把我踢死了,谁教冷馨然?”

    闻书遥戳着单梓唯的肩膀,冷冷地警告,“我是让你教她,不是让你调戏她!你别以为每个女生都会喜欢你好不好?”

    “闻书遥,你太粗鲁了,根本不像女孩子。”单梓唯委屈地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又顺嘴说了一句,“馨然比你强多了。”

    冷馨然抬起头,惊讶地望了一眼单梓唯,又迅速抿着嘴角低下头。

    正在争锋相对的闻书遥和单梓唯根本没有注意到,低着头的冷馨然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

    每天放学,闻书遥都会和冷馨然留下来恶补课本上的内容。冷馨然对姨妈撒谎,说是班主任莳康桥要给全班同学补习。为了让她相信,闻书遥还游说莳康桥给冷馨然家打了电话。莳康桥倒是很赞成她们的补习计划,还把自己不外传的宝典教案交给冷馨然,闻书遥都没这个待遇。

    两个女生埋头于练习册和试卷的时候,单梓唯就坐在一旁陪读。

    闻书遥对冷馨然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倾囊相授。冷馨然自己也极其用功,她好像将压抑了十几年的恨意和痛苦都倾倒在自己的笔下,常常可以一坐五六个小时,奋笔疾书。

    她学习的时候定力很强,完全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单梓唯闲来无事就朝她扔橡皮,她也不为所动。闻书遥瞪单梓唯一眼,就逼着他把数学卷子的最后两道大题的详细步骤写出来,再教给冷馨然。

    单梓唯不愧是超越了闻书遥的全年级第一,讲起题目来毫不含糊,比数学老师还精准到位。冷馨然一边听一边认真地点头,偶尔红着脸提出问题,单梓唯也会耐心解答。闻书遥觉得这个时候的单梓唯,有点帅气。

    冷馨然的身上有种势不可挡的猛劲,她是把自己的命赌进去,不成功便成仁。

    他们一直留到天黑才离开,而单梓唯已经睡到不省人事。冷馨然轻轻走到他身边敲几下桌子,他也毫无反应,闻书遥便扬起一本书拍在他脑袋上。单梓唯吓了一跳,像只野猫般睡眼朦胧地坐起身,揉揉眼睛,又摸摸头发,神情无辜而可怜。

    闻书遥时常怀疑,这货一天困成这样,晚上不是去做贼就是去接客了。

    单梓唯一般会先送冷馨然,再送闻书遥回家。闻书遥每次和他走在一起的时候,都有点别扭,失去冷馨然这个传话筒,她时常觉得自己与单梓唯无话可谈。

    单梓唯随手拿起一支烟递给闻书遥,“你天天帮冷馨然补习到这么晚,不累吗?”

    闻书遥想起那次画板报,单梓唯戏弄她的事情,便凶神恶煞地盯着他。盯得单梓唯心里直发毛,只好把烟重新放回烟盒里。

    他说:“其实吧,你也不用那么认真教冷馨然,学校里像她那样的女生太多了。”

    “你根本不会明白。”闻书遥听他这么说有点生气。

    “不明白什么?”

    “我帮助馨然不是因为我同情她,而是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好。同样的,如果今天我站在她的位置上,也会渴望能有一个人拉自己一把。”

    闻书遥看着单梓唯如画的眉眼,仿佛要看到他的灵魂里去,“人们常说喜欢一个人是无条件的,但事实上根本就不是。在一个班级里,受到大家欢迎的永远都是长相漂亮,家里有钱,或者成绩优秀的同学。我不知道馨然是不是真的可以绝地反击,但我会竭尽所能地帮她,这是她唯一获得幸福的机会,也是我这个朋友能够为她做的一切。”

    眼前的闻书遥是这样鲜活明亮,仿佛周身都闪烁着星光。单梓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看似冷漠的女生是这般至情至性,她的感情全都藏着心里,可一旦爆发出来,就是一场山呼海啸。

    良久,他才轻笑道,“朋友?”

    闻书遥叹口气,觉得自己和单梓唯说这些话根本是白搭,“你当然不会明白,也不需要明白。因为你是单梓唯,只要钩钩手指,就有女生为你目眩神迷,就有男生以你马首是瞻,你从来不缺少被人喜欢。”

    “别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一样。”单梓唯皱起眉头,罕见地露出一丝不悦。

    “不然是怎么样?”

    单梓唯一时语塞,他沉默地站在原地,双手插在运动服的裤袋里。路灯微弱的光芒映在他的脸上,使他看起来有与平日的无赖放荡有点不同。他抬起头,望着暗夜里被云雾缭绕的月亮,心里隐约泛起久违的落寞。

    他说:“闻书遥,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风光,我只是比其他人稍微幸运那么一点点。但这种幸运,不会是一辈子。”

    单梓唯告诉闻书遥,他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提着昂贵礼物来找父亲办事的叔叔阿姨们。每当这时,父亲都会戴上同样虚假,却盛气凌人的面具去熟练应对,那样的父亲让他感到非常陌生,虽然平日里凶巴巴的父亲也好不到哪去。

    当同龄人还沉浸在动画片和游戏机的美好梦境时,他就已经目睹了太多不可见人的利益纠缠,人际往来,所以注定他要过早地认清这个冷暖人间。

    单梓唯自嘲般地笑笑,他说:“男生们围在我身旁,是因为我有钱,而女生们喜欢我是因为虚荣心。她们对我的喜欢就像对一个名牌包的向往,可等她们离开这座学校就会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就和名牌包过季一样,去喜欢其他长得出众点的男生。”

    他用脚踢着路边的石子,就像一个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小孩,满心空茫,“闻书遥,就像你说的,从来都没有无条件的喜欢。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现在拥有的一切,你觉得还会有人需要我吗?”

    “怎么就没有?”闻书遥几乎是脱口而出,她想了想又说:“总有人是真心实意喜欢你的,虽然你这个人没心没肺,自以为是,惹是生非……”

    “闻书遥,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骂我?”

    “我就是在骂你啊。”

    闻书遥看到单梓唯忧伤的眼神,有点不忍心,轻声说:“我是说虽然你有这么多缺点,但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比如你这次这么帮馨然,我替她谢谢你。”

    单梓唯回味着闻书遥的话,把精力都集中在谢谢两个字上,立刻又来了精神。他笑得好像一朵风中凌乱的猴头菇,“来来来,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做我的女朋友吧。”

    闻书遥直接一个书包甩在他身上,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她的书包里面装满书本,重如砖块,估计单梓唯要受内伤——不过,谁管他!

    初二期末考试,冷馨然的成绩突飞猛进,从年级倒数第一成功挤进班级前十名,硬生生地震撼了所有人。同学们便私下议论,肯定是闻书遥在考试的时候给冷馨然传答案了,可冷馨然却用实际行动高调地粉碎谣言。

    下午英语课讲卷子的时候,崔老师本来又想拿冷馨然漱口,谁知她忽然站起来,说:“你为什么让我出去?”她的声音不大,却透着冷意。

    崔老师半天没反应过来,在她印象里,这还是冷馨然第一次这样直视自己的眼睛和她说话。她立刻火冒三丈,连这个软柿子也反了!她说:“你什么都不会我当然让你出去站着,你坐在教室里面也不听课,还影响其他的同学!”

    冷馨然拿起卷子,“不就是这道阅读理解题吗?”

    然后她开始分析整篇文章,抽丝剥茧,将五道阅读理解题全部解释了一遍。闻书遥听出虽然她的声音里面还带着颤抖,可难以掩盖内心的激动与兴奋。她便知道,冷馨然已经今非昔比了。

    冷馨然讲完题便抬头望着目瞪口呆的崔老师,她说:“用不用我把完形填空也讲了。”

    窃窃私语声如同暗涌的海潮般从教室四面八方响起,而冷馨然则像一颗终于破蚌而出的珍珠,任凭潮水冲击,依旧自信十足。

    闻书遥回头望着单梓唯,冲他得意地努努嘴,由衷地为自己的朋友感到高兴。可单梓唯却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他只是看一眼冷馨然,又继续睡觉去了。

    莳康桥对冷馨然的进步非常满意,崔老师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时间一久,女生们开始接受冷馨然翻天覆地的蜕变,再也没有人敢随意支使她干活。

    就连男生也不再把她当成游戏对象,甚至有感而发,其实冷馨然颇有几分姿色。

    冷馨然从教室的最后一排被调到第一排,她很快成为周围同学关注的焦点。下课的时候,大家围绕在她身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过去是如何嘲笑这名女生的。

    冷馨然被这些同学拌着,就变得很少来找闻书遥了,她开始有自己的新圈子。不过她们两人还是会保证每天中午一起吃饭,放学一起走。

    有一次她们在讨论一道数学题的时候,冷馨然忽然打断闻书遥,她握着笔在草纸上飞快地移动着,边写边说:“闻书遥,你这题做得不巧妙,我有更简单的方法。”

    她把自己写好的解题过程给闻书遥看,闻书遥立刻点点头,“这么做是简单多了,馨然你真厉害。”

    本是一句平常的话,却被其她女生落在耳里。她们曾经想和闻书遥组队朗诵课文被她拒绝,此刻轻飘飘地在一旁说:“其实冷馨然比闻书遥聪明多了,还很好相处,我看她早晚有一天成绩会超过闻书遥。”

    “可不是,闻书遥那么高傲,谁愿意理她?”

    冷馨然扔下笔就要冲过去和她们理论,闻书遥一把抓住她的手。这段时间,是冷馨然在班级里建立新形象的关键时期,她不能让冷馨然因为自己而受到影响。

    闻书遥想了想便轻声说:“以后中午,你别过来找我吃饭了,我们放学一起走就行。”

    “闻书遥,你别听她们瞎说,我怎么可能超过你?”冷馨然连忙解释。

    “我不是说这个,总之你听我的好了。”

    冷馨然见闻书遥这样坚定,也没再说什么。倒是坐在一旁的单梓唯,等冷馨然走后,用笔戳戳闻书遥的后背。

    “闻书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在吃饭啊。”闻书遥嚼着鸡腿转头说。

    单梓唯差点被她气死,他说:“有的时候,不要把朋友两个字看得太重,任何感情都是一样的,过分投入,容易被反噬。”

    “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只明白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没必要总是腻在一起,只要心里有对方就可以了。”

    单梓唯长叹一声,“没救了。”

    “你才没救呢!”闻书遥伸出油乎乎的手掐了掐单梓唯的脸蛋,她露出好奇的八卦表情,”单梓唯,你喜欢过别人吗?难道你有被反噬过?”

    “我喜欢你!”

    闻书遥手一滑,鸡腿掉在地上。

    单梓唯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但说完自己也发觉有点不对劲。他和呆若木鸡的闻书遥彼此对视,双方的表情都有些尴尬。单梓唯装模作样地用手抓抓头发,“额……你信吗?”

    “我不信。”闻书遥依旧保持着手拿鸡腿的姿势。

    “不信就对了!”单梓唯立刻顺着她说下去,“你是大名鼎鼎的灭绝师太,谁敢喜欢你啊?小爷我就是采尽天下百花,也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

    他们继续礼尚往来的调侃对方,而冷馨然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手里的铅笔已经断了很久。

    其实闻书遥也有点怀念过去那个总是躲在她身后,依赖着她的冷馨然。可她不能这么自私,独霸着她不放。既然是朋友,就应该希望对方各方面都好,人缘亦是如此。

    十五岁的闻书遥,太年轻,把人和人的关系想的太简单。她只知道君子之交淡如水,却不知道人心隔肚皮。

    有时候,怀揣一颗赤诚之心其实就是作茧自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