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三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柱八字排盘算命免费香港六合开奖结果2017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为了筹备校庆,闻书遥决定每天早晨六点就去学校写稿。单梓唯帮她从值日生那里把教室大门的钥匙骗了过来,至于单梓唯本人……依旧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闻书遥打开教室的门,忽然看见一个女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闻书遥轻轻走过去,发现居然是冷馨然。冷馨然睡觉很轻,听到一点点动静地醒了。她睁开眼见到是闻书遥,脸上有说不出的惊慌。

    闻书遥露出笑容,她说:“馨然,早上好。”

    冷馨然回避她的目光,声音有点沙哑,“早上好。”

    打过招呼后,两人便无话可谈,闻书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写稿。教室里陷入一片寂静,冷馨然觉得有点不自在,她偷偷看了闻书遥一眼,便将洗漱用品藏进校服宽大的下摆里面,快步走向卫生间。

    一连几天,闻书遥每次来到教室都可以看到冷馨然,她起先没有在意,可后来就觉得奇怪。终于,闻书遥走到冷馨然面前,低声问:“馨然,你晚上是住在教室里的吗?”

    冷馨然似乎知道她迟早会这么问,所以点点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能告诉我吗?”闻书遥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冷馨然用双手揉搓着一块橡皮,随着她剧烈的动作,大片大片的橡皮灰有如粉尘落下。每次她的情绪有波动,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

    等一整块橡皮快搓完了,她才说:“自从上次那群人来学校闹过之后,我姨妈就不让我回家了。所以我只能住在学校里,这件事情你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闻书遥点点头,可她很快想到一件事。每天值日生都会锁好门再离开,冷馨然必须要等值日生走后再返回教室,那她的钥匙是从哪里来的?

    “馨然,崔老师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闻书遥试探地问。

    冷馨然手里一用力,指甲深深陷入橡皮里,将它拦腰掐断。

    她抬起头,一双眼睛亮得惊人,嘴角却泛起苦笑,“那几个女人离开学校时,正好遇见崔老师,崔老师从她们嘴里听到我的事,就跑来问我……她说可以让我住在教室里,但必须,”她忽然停住了。

    “必须和我保持距离,是不是?”闻书遥接着说下去。

    冷馨然咬咬牙,“是,崔老师这次是狠了心要和莳老师对着干,你应该发现她也一直在针对莳雨沉,所以校庆的主持人都不让他当了。闻书遥,我没有办法……你可以明白我的心情吗?”

    “我明白。”

    “你不会明白!”冷馨然斩钉截铁地说:“你没有试过从谷底爬上来的滋味,一旦站在所有人的前面,就会非常留恋这种超越芸芸众生的感觉。我既然爬上来了就不要再摔下去!为了保持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我永远都不要再被人踩在脚底下!”

    这个代价,也包括我这个朋友吗?

    闻书遥没有问出口,她只是握着冷馨然的手,轻声安抚,“放心好了,你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为了活跃气氛,闻书遥就把父亲也要来参加校庆的事情告诉了冷馨然,她说:“我以前对学校的活动真的是无所谓,不过这次还是有点期待的。”

    冷馨然低头沉默不语,她似乎对此意兴阑珊。

    正说着,值日生已经走进教室,冷馨然见到有同学来了,连忙对闻书遥说:“你还是回自己的座位上去吧。”

    闻书遥回到位置上,心里忽然感到一痛。

    她想起以前自己因为整日和冷馨然在一起,被女生们告诫过,“闻书遥,你别和那个冷馨然走得那么近,这样大家也会开始瞧不起你的。”她当时不以为然,可眼下终于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那样无所顾忌的。

    班级大合唱的歌曲选择了羽泉的《奔跑》,同学们在音乐委员的指挥下开始排练,莳雨沉负责钢琴伴奏。闻书遥身为主持人不用参加,就坐在一旁看莳雨沉弹钢琴。她边看边说:“你弹得真好,钢琴有几级了?”

    “九级。”莳雨沉笑得很温和。

    “我小学的时候考到七级就不学了,偷偷告诉你吧,其实我唱歌走调的。虽然会弹钢琴,但唱起歌来还是一塌糊涂。”

    闻书遥正和莳雨沉说笑,一抬头,看见单梓唯黑着脸站在门边。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眉头微蹙,是一副好像看见自己的午饭被别人吃了的别扭神态。

    女生们看见单梓唯,连忙正襟危站,纷纷摆出最佳仪容。音乐委员忙于纠正众人的一个音调,可怎么纠正都不好使。

    单梓唯仿佛坐在戏楼里听曲儿的公子哥,坐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他忽然提议,“你们需要一个领唱,我知道闻书遥唱歌不错,不如就让她临时当一下领唱如何?”

    闻书遥差点一个箭步飞扑过去,直接将单梓唯从三楼扔下去。可音乐委员为了附和单梓唯,竟然真的让闻书遥当领唱。闻书遥坐在椅子上,面对同学们盛意款款的千呼万唤,恨不能喊一句“急急如律令”瞬间消失。

    莳雨沉便替她解围,“闻书遥今天嗓子不舒服,她唱不了。”

    “谁说她嗓子不舒服了?刚才还在男厕所门口追着我一顿咆哮。”单梓唯把桌子坐成沙发,翘着二郎腿,手一挥,“闻书遥是不好意思,大家给她点掌声!”

    掌声如雷。

    单梓唯望着闻书遥,笑得玉树临风,完全忽视她快要暴跳如雷的神情。

    莳雨沉本来还想说什么,闻书遥却猛然站起身,大步走到同学们面前。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放开了唱,旁若无人,也是豁出去了。

    “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把浩瀚的海洋装进我胸膛,即使再小的帆也能远航……”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几秒钟过后,传来单梓唯豪迈的笑声,他笑得快要撒手人寰。同学们相继笑出声,就连莳雨沉都是忍俊不禁,闻书遥唱的……也太难听了。

    “怎么样?还需要我当领唱吗?”闻书遥挑挑眉,粗声粗气地问音乐委员,同时狠狠瞪着已经笑到岔气的单梓唯。

    冷馨然站在同学们中间,忽然心情变得很好,她从来没有想过原来闻书遥也有这种丢人现眼的时刻。

    单梓唯摇头晃脑地从教室后面走过来,脸上的笑意还没褪去,他说:“闻书遥,我向大家极力推荐你,你不能这么坑我啊。这样吧,我和你一起领唱,你把自己的真实水平发挥出来好吗?”

    莳雨沉在一旁说:“来来来,大家一起再唱一遍。”

    闻书遥还在用杀父仇人般的眼神试图刺穿单梓唯,没想到单梓唯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把她拖到同学们当中。因为有单梓唯的带领,大家越唱越起劲,到最后兴奋得好像在ktv唱歌一样。闻书遥也被这气氛所感染,开始忘情地号着高音,唱着唱着还就真找着调了。

    闻书遥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和同学们笑成一片了,她转头看看单梓唯,那货也正眉开眼笑地望着她。闻书遥被他拉着手,一时间也忘记挣脱了。

    站在最后的两个女生交头接耳,“单梓唯和闻书遥还挺般配的呢,怪不得让他俩当主持人。”

    “他们是不是在交往啊?”

    冷馨然沉默地站在那里,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闻书遥之所以对这次校庆感兴趣,只因为她的搭档是单梓唯。

    校庆当天早上,闻书遥睡过头了。

    她惊讶地发现闹钟居然没有响,而妈妈也不在家里。闻书遥以为妈妈是去早市买菜了,便急忙穿上衣服冲出家门。妈妈买完菜,应该就会自己去学校了。

    等她来到学校的大礼堂时,同学和家长们已经落座。她看见几位西装笔挺,头发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在校长和教导主任的指引下走向主席台。所谓领导这种生物,的确是自带气场的,他们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威风八面,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来了。校长点头哈腰,笑得好像类风湿关节炎,看来也是对这次的校庆极为上心。

    闻书遥全场找了半天,才看见单梓唯。单梓唯至今连台词都没和她对过,他就压根没看过稿。闻书遥刚要气势汹汹地杀过去,忽然看见单梓唯身边站的是冷馨然。冷馨然一看见闻书遥立马转过头,飞快地离开了。

    是错觉吗?闻书遥怎么好像看见冷馨然哭过。

    “你怎么才来?”单梓唯懒洋洋地朝她打招呼。

    “你的稿子,快和我对一遍。”

    单梓唯接过稿子,看了一遍,就顺手把它扔给闻书遥,“都记住了,不用对了。”

    闻书遥被他气得快吐血,也无可奈何。莳康桥这时走过来让他俩进后台,闻书遥便对单梓唯说:“你要是忘词了,我可不管你。”

    “忘词了,就瞎编呗。反正只要小爷我往台上一站,这次校庆就已经成功了百分之八十。”单梓唯仰天开怀大笑,闻书遥真恨不得一脚踢过去。

    他们来到后台的化妆间,有表演的同学们都在急锣密鼓地化妆和排练。单梓唯拒绝化妆,声称自己天生丽质不需要涂脂抹粉,便去走廊里抽烟了。

    化妆师被单梓唯逗得咯咯直笑,便跑过来给闻书遥化妆。她刚拿出化妆包,崔老师就冒出来,她平静地说:“不用给她化妆了,主持人临时换人了。”

    闻书遥一时间没听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就看见冷馨然不知何时站在崔老师身后。

    崔老师伸出手将闻书遥从椅子上拉起来,像换饮水机的矿泉水塑料桶一样,又把冷馨然推过去坐下,“化妆师,真是不好意思,这个女生才是主持人。”

    化妆师有点迷茫,她转头去看莳康桥。

    莳康桥的脸色变得非常凝重,他望着崔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临开场才换人?冷馨然她没稿子没练习过,怎么登台?”

    “谁说她没稿子?”崔老师得意地笑笑,扬起手里的稿纸,轻声细语地读出前两句。

    居然和闻书遥手里的一模一样。

    闻书遥震惊地望着冷馨然,却看见她连忙转过头去,她的沉默就好像铁证如山的承认:是她偷了闻书遥写的稿子。

    “崔老师,你说换人就换人?要是这次活动出了问题,谁来负责?”还有十分钟就开场了,莳康桥也有点急了。

    “是校长同意的,不然你可以去问问他。冷馨然已经练习过很多遍,根本不会有问题,你怎么就知道她比不过闻书遥?还是说只能用你偏好的学生,其她的学生就不能有机会一展所长?莳老师,你可要公平点啊。”崔老师有恃无恐,语气挑衅。

    他们的争执吸引了后台所有正在化妆和排练的同学,大家都用惊异且担忧的眼神注视着这个方向。其他老师也不好参与进来,毕竟都对崔老师有所顾忌。

    气氛僵持不下,闻书遥只觉得心灰意冷。不就是个主持人吗?她早就当够了。闻书遥对莳康桥说:“老师,既然冷馨然已经准备好,就让她上台吧,我去观众席和同学们坐在一起了。”

    莳康桥抱紧双臂,冷冷地瞪着崔老师,最终还是对闻书遥点点头。

    单梓唯正坐在楼梯上抽烟,忽然看见闻书遥从后台的化妆间里出来,便奇怪地叫她,“你要去哪里?马上开场了!”闻书遥并没有理他。

    闻书遥回到自己班级的座位上,可无论如何都看不见爸爸妈妈。直到开场群舞结束,两人也没有出现。她有点担心,妈妈早上就不在家,难道是出了事?她借了同学家长的手机给闻昭然打电话,对方显示“请查准号码再拨”,闻书遥又打给康璟,结果她已经关机了。

    一瞬间,闻书遥就像和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她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变得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谎言。

    闻昭然,康璟,冷馨然,崔老师,原来大家都在戏弄她。

    闻书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如此失败。

    闻书遥根本不记得单梓唯和冷馨然是什么时候走上舞台的。冷馨然穿着红色的仿佛人鱼般的礼服长裙,画着精致的淡妆,映衬着肌肤胜雪,让她看起来妩媚多娇。单梓唯则面无表情地站在旁边。

    音乐声响起,冷馨然拿起话筒,开始说台词。

    闻书遥麻木地听着出自自己之手的台词,满心空茫。

    冷馨然说完,轮到单梓唯。可他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几秒钟之后,台下开始议论纷纷,同学们相互交换着奇怪的眼神,家长们也露出疑惑的神情。校长眼见刚开始就冷场,心急如焚,连忙向崔老师挥手示意。大家以为单梓唯是紧张忘词,负责舞台道具的老师连忙拿出提示板。

    只有闻书遥知道,单梓唯不是忘词,而是——

    面对全场的低语,单梓唯不动声色地拿起麦克风,他没有面对观众,而是忽然转向冷馨然。他的动作让本来就有点怯场的冷馨然吓了一跳,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感到眼前落下一片阴影。

    一只手熟练地搂住她的腰,将她拥入自己怀中,另一只手顺势捏起她的下巴上扬。冷馨然眼睁睁地看着那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她的嘴唇便覆上温热的潮湿,她的心疯狂地鼓噪着,几乎要爆炸开来,眼前是一片炫目的金色。

    单梓唯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冷馨然。

    全场哗然。

    单梓唯松开手,后退一步,他心满意足地注视着惊慌失措的女生,笑得近乎残忍。上翘的眼角和眉梢充满戾气,染上桃花色的唇边是锋利而嘲弄的笑容,他拿起麦克风说:“冷馨然,刚才在台下你问我喜不喜欢你,我的答案是不喜欢,永远都不会喜欢!这个吻就当是我施舍给你的,因为你这个人啊,实在是太可怜了。”

    他说完就笑起来,仿佛自己是在颐指气使地施舍一名路边的乞丐。

    冷馨然全身颤抖,脸色骇人,手里的麦克风跌落在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闻书遥可以感到整个礼堂都在地动山摇,发出排山倒海的惊呼声,无论是家长还是同学,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深深震惊。

    在一片混乱中,响起校长的声音,“快把他们两个给我拉下去!换歌舞节目上场,不要主持人了!”

    几位坐在主席台上的教育局领导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他们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别开生面的校庆了,d中学果然非同凡响。

    崔老师气得面红耳赤,一个箭步窜上去就想给单梓唯一个耳光。单梓唯一把抓住她的小臂,顺势将她推到一边。崔老师脚下一滑,结果撞到主席台的桌子上,笨重肥胖的身形就像枚铅球,直击核心地带。桌子被她一撞,上面摆放的水果和几壶热茶全部洒在教育局的领导身上,烫的他们措手不及,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莳康桥见状连忙上台拉过单梓唯,低声说:“单梓唯,适可而止。”

    单梓唯冷笑,挥手将麦克风摔在冷馨然面前,扬长而去。

    冷馨然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她根本动不了,她根本不敢看台下。她的手开始不自觉的地用力揉搓着,脸色变得惨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赢了闻书遥,我明明有机会和单梓唯站在一起!

    “馨然,你没事吧?”朦朦胧胧中,冷馨然听见一个声音。闻书遥焦急地站在她身边,伸手扶住冷馨然摇晃的肩膀。

    冷馨然看着闻书遥的脸,忽然咬牙切齿,她几乎要被汹涌的愤怒和恨意所吞噬。她用力从闻书遥的胳膊里抽回手臂,近乎疯狂地怒吼道:

    “闻书遥,你现在高兴了?今天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是你挑唆单梓唯这样对我的,你就是看不惯我比你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