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五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扑克永利澳门取款一直审核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晚自习前的休息时间里,汪筱元又拉着闻书遥跑去校外的街边小店吃甜品。闻书遥本来不想去,但汪筱元轻声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两人坐在空间狭小却装潢精致的店内,汪筱元几乎每样甜品都点了两份。和她相处一段时间,闻书遥发现汪筱元吃东西比单梓唯还挑剔。她从来不吃食堂的东西,每天中午都会有一辆私家车停在校门口给她送午饭,花样各不相同。同学们都传言,汪筱元家里不是一般的有钱。

    汪筱元蜻蜓点水般用勺子抿了两口前面的甜品,就索然失味地停下动作。

    “不好吃吗?”闻书遥问。

    “遥遥,我有点不开心。”汪筱元用手指沾了点水在桌子上画圈,“我觉得梓唯好像不是太喜欢我。”

    闻书遥其实有点羡慕汪筱元,她这样的女生可以大大方方地向周围的任何人倾吐忧伤,痛快发泄。因为她们拥有足够的自信,能够得到对方的安慰和鼓励,这一点闻书遥永远都做不到。

    “你想多了吧。”她淡淡地说。

    “梓唯和我在一起总是若即若离,心不在焉。你说除了我,他是不是还喜欢其她女生呢?”

    “就算他同时喜欢好几个女生都是正常的,他的性格就那样,天生爱情狂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闻书遥本来是想安慰汪筱元一下,可不知为什么,话一到嘴边就变得这样刻薄冷酷。又或许,自己这是在嫉妒?

    汪筱元愣了一下,有点慌乱起来,“你,你说真的?那我,我该怎么办?”

    闻书遥看她紧张的样子,心有点软,“我随便说的,其实我根本就不了解单梓唯,我和他交往的时间也不是太长。”

    汪筱元望着桌上的甜品良久没有说话。

    “你别这样了,还有一年就中考了,有时间还不如多复习。”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和梓唯分开的吗?”

    “我上次不是说过吗,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单梓唯。”闻书遥有点不耐烦,她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汪筱元忽然笑了。

    闻书遥被她倏忽变化的情绪转折吓了一跳。

    汪筱元的笑容在夕阳的光辉中绚烂无比,却又让人捉摸不定。她说:“遥遥,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要再说谎了好吗?”

    闻书遥感到汪筱元的气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一种审视的味道。

    汪筱元抬起手腕,露出那只单梓唯送给她的手表,“这块手表很好看是不是?我从小到大收到过无数贵重的礼物,可这块手表却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梓唯把我的名字刻在上面作为独一无二的标志,却把你的名字纹在自己的胳膊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汪筱元慢慢地收敛笑容,一双眼睛好像能看进闻书遥的灵魂深处一样。

    闻书遥没有回避,只是也坦然地看着她。

    两个女生就这样沉默地彼此对视,闻书遥不明白汪筱元到底想表达什么。

    就在这时,店里走进来几名同班的女生,热情地和她们打招呼。汪筱元立刻恢复一贯的神情,让她们一起坐下来。

    闻书遥借口要回去发卷子便打算离开,转身的一瞬间,她听到汪筱元极轻却坚定的声音,

    “没有任何人能从我身边把梓唯抢走。”

    闻书遥加快脚步走出甜品店,马路上都是过往的同学,三五成群悠闲自在。闻书遥站在温暖的阳光里,手脚冰凉。在刚才那一刻,她清楚地感受到来自汪筱元的深切敌意。闻书遥忽然觉得,也许她从来就不了解这个女生。

    晚自习的时候,闻书遥正在做题,窗边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快看,烟花!”

    闻书遥转过头去,看到窗外墨色的天空不知何时绽放出一簇簇五彩斑斓的烟花,瞬间照亮整个学校。伴随着划破寂静的脆响,教学楼所有的窗户都被打开,同学们好奇地纷纷探出头去。

    “我的天啊,是梓唯!”有女生难以自控地尖叫起来。

    单梓唯站在操场中央,正在专心致志地放着烟花,他身边站着一群男生,每个人的手上都举着一块镶着彩色灯泡的金属板。那些灯泡在黑暗中散发出温暖的光晕,组合在一起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句子:汪筱元,生日快乐。

    全班同学都将目光汇聚到这位女主角身上,汪筱元不可思议地用双手捂住脸。她的眼睛在绚烂的流光中熠熠生辉,喜极而泣。几秒钟之后,汪筱元迅速跑出教室,直奔操场。

    耀眼的流金拖着长长的尾巴从夜空中滑落,仿佛是簌簌而下的樱花花瓣,为汪筱元纤细的背影镀上一层红色的光芒。她就好像是身穿嫁衣的新娘,跑向等待自己的新郎。汪筱元扑进单梓唯怀里,紧紧抱住他,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表情,但闻书遥可以想象到她满脸幸福的泪光。

    单梓唯不知和她说了什么,汪筱元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然后踮起脚尖,将嘴唇压在单梓唯的双唇上。单梓唯先是愣了几秒,便环住她的腰,深深地回吻下去。整个学校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掌声和口哨声,几乎要将操场点燃。

    闻书遥站在窗边,仿佛看电影般注视着这一幕。火树银花,烟花焚城,深情相拥而吻的少年和少女,仿佛再也没有比此刻更浪漫更温馨的画面了。

    她想起今年过年的时候,单梓唯和她在沙滩上放鞭炮的情景。

    闻书遥害怕鞭炮声便躲得远远的,单梓唯就笑她胆小,结果自己点了几次都点不着。闻书遥只好从他手里接过打火机,给他一个白眼,“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放过鞭炮?”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单梓唯有点不好意思,“她说放鞭炮太危险容易炸伤,所以从来都不让我接触这个东西。”

    “真是听妈妈话的乖儿子。”闻书遥冷嘲热讽,心里却想着终于可以在单梓唯面前扬眉吐气一次了,“你站远点,我来。”

    单梓唯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这让闻书遥分外得意。

    可是鞭炮点燃后,闻书遥又被震耳欲聋的响声吓得胆战心惊,连忙捂住耳朵。就在这时,单梓唯的双手从后面伸过来,牢牢地压在她的手上。肌肤相触的温暖踏实而可靠,让闻书遥的心很快安定下来。他们维持着这种姿势,直到鞭炮全部放完。

    “喂,松手啦。”闻书遥想要挣脱,却被他一把抱在怀里。

    单梓唯用下颚抵着闻书遥的肩膀,像个缠人的小孩一样说:“不放手,我怕你跑了。”

    闻书遥忍不住笑,抬手从后面捏了捏他的脸颊。

    很多时候,单梓唯都会流露出这种孩子气的一面,触动闻书遥心底柔软的情绪。她想保护这种天真和脆弱,只因这是独属于闻书遥的单梓唯,最真实的单梓唯。

    他和她在一起半年,没有等到其中任何一个人的生日,所以闻书遥连句“生日快乐”都不曾和他讲过。单梓唯曾说,闻书遥生日那天,他一定要好好为她庆祝,能闹多大闹多大,他要闻书遥得到学校里每个人的祝福。

    如今,他的承诺的确兑现了,只是对象换了一个人。

    汪筱元,的确比她闻书遥更适合做女主角。

    闻书遥抬头,看见冷馨然站在教室的前方。她隔着欢呼雀跃的同学们看了闻书遥一眼,是错觉吗?闻书遥觉得她的眼里好像有零落的星光。

    莳雨沉从身后走过来,低声说:“闻书遥,你还好吗?”

    “我没事啊。”闻书遥轻轻笑笑,然后望向男生。

    在一片沸腾的喧嚣声中,闻书遥说:“这个周末,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吧。”

    这场轰动全校的生日祝福后来被巡逻老师无情扼杀,单梓唯和他的帮凶们又被学校记了一个大过。不过谁在乎这个呢?大家只记得漫天的烟火和那个让人脸红心跳的吻,简直比少女漫画还精彩。

    放学的时候,汪筱元挂在单梓唯肩膀上,和他难分难舍。闻书遥则背上书包,连莳雨沉也不等,飞快地逃离学校。

    闻书遥正准备上楼梯,忽然听见一阵猫叫声。她看到昨晚那只受伤的小野猫正站在自己身后,它好像是一路尾随闻书遥跟过来的。闻书遥很奇怪,这只猫不是被宠物医院送到爱心协会了吗?

    闻书遥不想理它,兀自上楼,可野猫毫不认生地跟上来。闻书遥打开家门,它就跑了进去,好像这里就是它的家。

    “喂,你给我站住!”闻书遥一把拉住它的尾巴,野猫叫起来,回头用哀怨的眼神望向闻书遥。

    闻书遥被它盯得心慌意乱,只好让脸上的表情温柔点。她蹲在野猫面前,准备和它谈判,“你这样擅自闯入别人家里是不对的,我现在把你送回爱心协会,别再跟着我了。”

    野猫不动,好像真的可以听懂人话,继续用哀怨的眼神秒杀闻书遥。

    闻书遥扛不住,她向来对弱小的东西没有抵御能力。她看见野猫腿上的纱布渗出血,应该是一路跟过来触动了伤口。

    还真是只执着的猫,闻书遥哭笑不得。

    幸好她昨天拿了一张宠物医生的名片,打过去,对方说这只猫偷偷跑出来,似乎不想去爱心协会,他们已经找了一天了。

    “你们放心吧,它在我这里……额,什么?不如我来收养?等等,我不喜欢小动物……”闻书遥连忙推脱,兽医便给她洗脑,说小动物可以排解寂寞,增加爱心云云,听得闻书遥想挂电话。

    等她好不容易挂断电话,那只野猫又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闻书遥咬咬牙,挽起袖子就冲进卧室,她已经决定,直接拎起野猫的脖子,把它扔出去。

    野猫正在床底下欢乐地咬着什么,发出喵喵满意的声音。闻书遥趴在地上一看,是一件白色的运动服,她把衣服拽出来,顿时就楞住了。

    这是单梓唯的外套,应该是以前落下的。

    衣服上残留着男生身上的气息,淡淡的烟草味混合着洗衣粉的味道。

    野猫抬起头,一边试图用爪子将自己和运动服的袖子缠在一起,一边用讨好的目光望向闻书遥。这副表情简直像极了单梓唯,闻书遥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只猫其实是单梓唯派来给她捣乱的吧?

    闻书遥用双手拎起野猫,它腹部粉红色的软毛让她的手心痒痒的。她和野猫对视了一会,败给它般说道:“好吧,我就留下你。可是你要是敢打扰我学习和睡觉,我就把你到下水道去!”

    野猫发出微弱的叫声,一脸惶恐。

    闻书遥思考了一会,煞有其事地说:“首先我要给你取个名字……”她看了看地上的运动服,“就叫你梓唯吧。”

    闻书遥清清嗓子,试着叫了几声,发现还挺朗朗上口。

    “梓唯,梓唯,梓唯……”她模仿着那群女生用不同的语调呼唤这个名字,起先还觉得逗猫蛮有意思,可叫着叫着不知怎的,心里就难过起来。她每次都是直呼单梓唯的全名,好像对方欠了她八万块一样,没个好气。

    几年以后,江依寰在酒吧哭得天崩地裂,她问:“闻书遥,我怎么就从来没见过你流眼泪?”

    其实,想要不哭也非常简单。就像闻书遥现在这样,手里抱着猫,仰天四十五度角望着窗外,一闭眼,眼泪就流回心里了。

    她不会让任何人看见自己软弱悲伤的样子。

    因为她是闻书遥,她的骄傲无药可救,那颗庞大的自尊心什么也容不下。冷馨然说得对,她很孤独,那就让她孤独地一个人走下去。

    她谁也不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