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五十九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一点红心水3d高手论坛3d凤凰快报ab板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闻书遥拉着莳雨沉跑出酒吧没有几步,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就猛然停在他们面前。

    她认得车里冲下来的流氓都是章鱼哥的手下,闻书遥想要挣扎,但一切防备为时已晚。她被人用沾满乙\醚的毛巾捂住嘴,很快就陷入黑暗的深渊……

    当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手脚被绑住,眼睛也被黑布蒙住,空气里漂浮着腐朽的气息和浓重的烟味,让她呼吸困难。

    “莳雨沉!”她下意识地大叫。

    周围没有回复,只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闻书遥奋力挣扎却动弹不得。黑暗里,她陷入巨大的恐惧,当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如果她今天就这样死在这里,会有人发现她的尸体吗?

    绝望让人窒息,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闻书遥脸上的黑布猛然被扯下来,光亮让她不适应,她眯起眼睛,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汪筱元。

    “是你?”闻书遥冷冷地瞪着她。

    “遥遥,我突然特别想你,所以就麻烦章鱼哥他们把你带来了。”汪筱元笑靥如花。

    在她身后,站着二十几个流氓,章鱼哥就坐在地上抽烟。闻书遥这才看清楚自己此刻正在一座烂尾楼里,到处都是灰尘和破败的痕迹。

    她没心情和汪筱元继续耍花腔,“莳雨沉呢,你们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你说他啊?”汪筱元指指不远处的地上。

    闻书遥看到莳雨沉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身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恐惧瞬间将闻书遥吞噬,她几乎以为他死了。闻书遥拼命大叫莳雨沉的名字,对方良久才睁开眼睛。

    莳雨沉望着闻书遥,疼痛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汪筱元,你到底想怎么样?”闻书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一个人,“单梓唯已经和你在一起了,莳老师也被你们逼死了!”

    汪筱元拿出一支烟,不紧不慢地点燃,衔在嘴边抽了一口。

    她笑着说:“不够,这样根本不够。梓唯的个性你也很清楚,他随时都会离开我。想要把他一直留在我身边,就只能抓住他的把柄,比如说和他成为共犯,这样他这辈子就离不开我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汪筱元你醒醒!”

    话音刚落,一个耳光就落下来。闻书遥的脸被打到一边,眼泪流下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绝望。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闻书遥,即便今天我在这里要你们的命,也有方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掩盖过去。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我知道梓唯到现在还喜欢你,我不能容忍他心里还有别的女人!”

    闻书遥震惊地望着她,汪筱元已经疯了!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单梓唯走了进来。汪筱元立刻变换表情,小鸟依人地奔过去,乖顺地揽住他的胳膊。

    当单梓唯看到闻书遥后,脸色变了,“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我不是说只带莳雨沉一个人来就行了吗?”

    “梓唯,他们一直在一起,章鱼哥也是没办法才把他们都抓来的。”汪筱元露出无奈的表情。

    单梓唯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走到莳雨沉面前。他望着男生满脸伤痕的狼狈样子,不屑地笑了,如同在看一只卑微的蝼蚁。单梓唯抬起手臂,身边站着的一个流氓立刻递给他一把匕\首。

    单梓唯把玩着那只匕\首,忽然一把抓起莳雨沉的头发。他将锋利的刀刃抵在莳雨沉的脖颈处,又一路游走,直至心口。他说:“莳雨沉,你捅我一刀,我也捅你一刀如何?只不过我想选择这里,你说好不好?”

    莳雨沉脸色苍白,只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单梓唯,你住手!”闻书遥声嘶力竭地喊道。

    单梓唯冲闻书遥露出灿若朝阳的笑容,又看看莳雨沉,似乎非常享受他们对自己的愤恨和畏惧,沉浸在杀戮的快感之中。

    “闻书遥,不如你来选吧。”那样轻松愉快的口气,好像是在问闻书遥今晚吃什么。

    闻书遥盯着他良久,突然嘴角上扬,笑了。她说:“好啊,单梓唯,你把莳雨沉和我都杀了吧。反正你已经逼死了莳老师,你让我们都给你妈妈陪葬也好,我真的很后悔曾经和你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单梓唯的目光渐渐变冷,也变得嘲弄起来,他猛然将莳雨沉的右手按在地上,一刀插|进他的手指,毫不留情。莳雨沉痛苦的叫声硬生生地刺痛闻书遥的耳膜,他剧烈地喘息着,全身颤抖。

    单梓唯拔|出匕首,还要继续刺向莳雨沉,闻书遥用尽全身的力气摇晃身下的椅子,让自己的头狠狠撞向身旁的墙壁。一阵天旋地转,她倒在地上。

    单梓唯见状立刻停手,可还没等他接近闻书遥,汪筱元就拦住他。

    “梓唯,你不能心软,想想你妈妈是怎么死的。莳康桥以为跳楼自杀,事情就结束了吗?你要是放过莳雨沉,以后只会给自己惹更大的麻烦。”

    单梓唯低头看看脚下的莳雨沉,又望向额头流血的闻书遥,一时间有些动摇。

    汪筱元向在一旁看热闹的章鱼哥使个眼色,他便悠闲地走过来,“单梓唯,你他妈让我们把这小子带过来,不会这样就完了吧?要不然这个给你?”

    一把黑色的手\枪扔到单梓唯脚下,他疑惑地看着章鱼哥。

    “这可是好东西,老子好不容易找人弄来的,这里荒郊野外,就是枪声响起也没有人听得见。我说要干掉对方,还是这东西更干净利索。”他拍拍单梓唯的肩膀,“你不要告诉我,你他妈的不敢?”

    单梓唯冷笑,俯身捡起枪。

    “用不用我教你?”章鱼哥挑眉。

    “我会用。”单梓唯说着拉下套筒,一声轻响,子弹进入枪管。他用手\枪抵住莳雨沉的太阳穴,眼神冰冷刺骨,他说:“莳雨沉,你猜我会开枪吗?”

    闻书遥躺在地上,用被捆绑的双手不断摸索,指尖碰到一块锋利的瓦片,她刚才就是看到这个才撞墙的。闻书遥用瓦片迅速切割着绳子,手指被粗糙的麻绳磨出血,可她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她看见墙角放着废弃的物品,其中有个桶,里面放的似乎是汽油之类的液体。

    单梓唯用枪指着莳雨沉,却半天没扣动扳机。

    汪筱元走到他身后,用纤细的手握住他拿枪的手,仿佛是在帮他寻找杀人的感觉,她说:“梓唯,你不用担心,事后我会帮你处理。这里的人也会守口如瓶,有我爸爸在,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单梓唯面无表情,他的手指逐渐用力,眼中黑色的烟雾越来越浓重。

    就在这时,闻书遥忽然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冲向墙角的汽油桶。她的动作猝不及防,等流氓们反应过来,闻书遥已经把汽油倒在地上。她从衣袋里面拿出打火机,环视整个房间,“放开莳雨沉,不然我就点火!谁都别想走出这里!”

    闻书遥不是开玩笑,她已经做好必死的觉悟。反正她在这个世上也无牵无挂,与其继续孤独地生活,大不了死在这里。

    所有人都被她的举动吓住了,章鱼哥立刻说:“妹子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闻书遥举着打火机,孤注一掷地望向单梓唯,对方也僵直地凝视着她。闻书遥虽然感到全身冰冷,可背脊已经被汗水浸透,她的胸口不可遏制地疼痛起来,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漫长。

    汪筱元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单梓唯,突然扑上去从闻书遥手里抢夺打火机。闻书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混乱中她的手指一用力,一簇火苗便凭空腾起。

    只听哗一声,满地的汽油与火苗仿佛难分难舍的恋人,汹涌而滂湃地融合到一起。火焰瞬间冒起,灼热的光照亮整个房间。众人惊呼,连忙打开门四散而逃。闻书遥趁机冲到莳雨沉身边,将他扶起来。

    “莳雨沉,你醒醒!”

    莳雨沉艰难地倚靠着闻书遥,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水。他就仿佛是摇晃的微弱烛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火势渐猛,单梓唯居然还站在原地固执地望着闻书遥。他们隔着不断腾起的火苗,如同隔着几生几世。

    “梓唯,快走!”汪筱元被浓烟呛得直咳嗽,拉住单梓唯的胳膊。

    章鱼哥也跑过来攥住他,“你想被烧死吗!还不走!”

    闻书遥看到单梓唯嘴角轻启,似乎是说了什么,可耳边净是噼噼啪啪的燃烧声,她根本听不见。单梓唯想要冲过来带闻书遥一起走,却被章鱼哥和汪筱元死死地拽住,拖出房间。

    室内温度越来越高,闻书遥的视线被火光和黑烟所充斥,辨不清方向。莳雨沉用尽余力拉住她的手,闻书遥转头,看到男生坚定而认真的眼神。

    两人靠在墙角,依偎在一起。逐渐模糊的意识中,她听见莳雨沉含糊不清的话,“闻书遥,别怕,我陪你死。”

    闻书遥闭上眼睛,真的不害怕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警笛声和消防车的尖锐鸣笛。闻书遥和莳雨沉很快被冲进火场的消防队员救出来,送往医院。

    很久之后,闻书遥才知道,是冷馨然救了自己。她让那个女生打电话通知莳雨沉躲起来,又不放心地跟着汪筱元。她站在烂尾楼外面,看到有烟冒出,连忙报警。闻书遥被送到警车上的时候,看到冷馨然独自站在树丛的阴影里,她依旧带着揶揄的笑容。

    闻书遥只是吸入一点浓烟,莳雨沉的伤势就比较严重。医生说他的右手无法复原,有三根手指都已经残废。闻书遥站在隔离病房外面,她想起那天在图书馆,莳雨沉在草纸上给自己画的肖像。

    他这辈子都不能再画画和弹钢琴了。

    这起绑架案很快在d中学内掀起轩然大波,成为焦点话题,同学们越传越玄乎。警察是在校庆当天在全校师生面前带走单梓唯的,闻书遥和汪筱元也被带回警局。当警察询问闻书遥事件的主使者时,她有点犹豫。可再三考虑之下,她还是说出单梓唯的名字。

    走出警局的时候,汪筱元从后面叫住她。

    “闻书遥,你怎么可以把梓唯供出来?”

    “既然做了就不要害怕被告,他是咎由自取,而你就是帮凶!”闻书遥不想再跟她客气,她对她已经深恶痛绝。

    汪筱元气极反笑,她说:“遥遥,你真是天真。难道你忘记梓唯的爸爸是什么人了吗?他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有事的。”

    汪筱元说的没错。

    单梓唯在警局被关了一个星期后,就放出来了。单辞远亲自去警局接他,动用了各种关系,将所有罪名全部推到章鱼哥身上。

    不仅如此,学校还召开年级大会,向全校同学宣布开除莳雨沉。教学楼的大屏幕上循环滚动着鲜红刺眼的字幕:莳雨沉严重违反纪律,开除。单梓唯违反纪律,停学半个月。

    那天下着大雨,当校长公布完处理结果以后,莳雨沉拨开人群,冲到台上一把抢过麦克风。

    “这就是学校领导给出的最终判罚吗?那我倒要问问,我到底违反了什么纪律?莳老师又有什么错!你们只会趋炎附势,根本不敢面对真相!这样的学校不来也罢,莳老师是被你们每个人害死的!你们都是杀人凶手!”

    他说完,就将麦克风狠狠摔到讲台上,在所有人复杂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那是闻书遥记忆中莳雨沉为数不多的真正发怒的时刻,但这怒吼却显得这般苍白无力。少年在大雨中离开学校,从那以后闻书遥就再也没有见过莳雨沉。她只知道他离开这座城市,去了远方。

    单辞远将单梓唯带回学校,并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做检讨。

    闻书遥在操场上看到单梓唯的时候,悬挂在刺刀上的心才终于回到原位。心里是悲欢离合,风起云涌,同时也是深深的罪恶感。为什么到了今天这一刻,她还是会为他担惊受怕,牵肠挂肚?

    单梓唯憔悴了很多,脸色苍白,可眼神依旧固执。他走到主席台上,对着麦克风只说了三个字,“我没错。”

    单辞远当时气得脸都绿了。

    单梓唯继续说:“莳康桥是害死我妈妈的凶手,他自杀是罪有应得,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莳雨沉,是他先刺伤我的,我只是以牙还牙。单辞远,你别以为你把我从警局带出来,我就要感谢你。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我妈妈才会被杀。你也是个杀人凶手,还他妈的在这里装什么清高!你只是为了你的面子你的地位,怕我影响到你!我告诉你,我所做的所有事都没错!”

    他这番话令全校哗然。

    单辞远一言不发地走上主席台,扬手一个耳光就打在单梓唯脸上。单梓唯立刻转头,朝他啐了一口。单辞远的情绪瞬间就爆发了,他可以对每个人都保持熟练有度的官腔和礼貌,从来都是左右逢源,游刃有余,唯独对这个儿子,他没有一次心慈手软。

    都说父子成仇,他们就是天生的敌人。

    单辞远对全校师生说:“校领导,老师,我很抱歉。我儿子一直以来给大家添了那么多麻烦,作为父亲,是我管教无方。今天我就当着大家的面,好好教训单梓唯,让他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

    先是拳头,腿脚,然后是椅子,它们就仿佛暴雨般落在单梓唯的脸上,身上。殴打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单梓唯始终也不还手,可也一声不吭。他咬着牙沉默地忍受着父亲的暴力,期间几次差点昏过去,又被疼痛刺激得清醒过来。单梓唯躺在地上,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眼神却依旧亮得惊人,利箭般刺向单辞远。

    校长和老师们拦也拦不住,连忙组织同学们返回教室。女生们看到单梓唯被打成那样,心疼地哭起来。闻书遥站在混乱的人群中,始终竭尽全力地睁大眼睛,因为如果不这样硬撑,她就要崩溃。

    最后汪筱元冲出人群,护在单梓唯身上,才阻止住单辞远的殴打。她抱着满身鲜血的单梓唯,哭得声音沙哑。单梓唯被打断两根肋骨,胳膊和腿也骨折,他疼得牙齿咬破嘴唇,但还是一滴眼泪也没流。

    汪筱元打电话叫救护车,单梓唯被送去医院。

    闻书遥像个幽魂般在操场上茫然地走了很久,直到看见冷馨然。她忽然就哭了出来,好像压力过强冲垮大坝的瀑布一样,眼泪从眼眶的四面八方喷薄而出,纵使用手捂住嘴,把脸埋进手臂里,也藏不住滔天的嚎啕大哭。

    她恨单梓唯的冷酷残忍,但更不忍心看到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冷馨然走过来,把闻书遥抱在自己的怀里,她没有说什么,但其实也不用说什么。只有在冷馨然面前,闻书遥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流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因为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闻书遥想了很久,后来还是去医院看了单梓唯。他躺在病床上像个坏掉的人偶,看也不看闻书遥一眼。正在这时,有两名警察走进来,闻书遥认得他们就是接手办理秦玉卿案件的警察。

    “有件事情,我们要通知你。我们已经找到新的目击证人,证明在秦玉卿死亡前后还有另一名男子出入过酒店房间,我们还在酒店后面的垃圾箱里找到凶器,上面采集到指纹,经过核实,与之前的嫌疑人莳康桥并不相符。所以说,莳康桥并不是杀死秦玉卿的凶手。”

    闻书遥心下凄凉,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你们说什么,莳康桥不是凶手?”单梓唯用空洞的声音问。

    警察离开后,单梓唯依旧坐在病床上,他又露出那种疑惑不解的神情,和看到秦玉卿的尸体时一模一样。

    闻书遥待不下去,也要离开。

    临走的时候,她听见单梓唯笑了,声音越来越大,他说:“怎么可能会错?我单梓唯永远都不会错!永远都不会错!哈哈哈哈……”

    闻书遥关上病房的门,只觉得耳鸣如潮。

    后来又零零碎碎地发生很多事,放学后的伙伴怪谈流传,汪筱元被杀。她死后,整间学校仿佛封印解除般,终于恢复正常。

    初三年级进入中考的准备阶段,单梓唯偶尔来学校,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闻书遥后来才知道,从那个时候开始,单辞远就已经和他断绝父子关系了。

    拍毕业照那天,单梓唯没有来。所以初中全班同学的合照里面并没有单梓唯,闻书遥到最后还是一张与他的合照都没有。

    直到中考结束回学校取成绩单的时候,闻书遥才看见单梓唯。

    他们两人站在走廊的两端,相互望着彼此,阳光照进来仿佛是金色的海洋。闻书遥转身离去,将单梓唯和这段兵荒马乱的岁月彻底抛诸脑后。

    这个故事原本至此已经落下帷幕,但电影总喜欢增添彩蛋,放在片尾曲后面徒留悬念。五年的时间,足够磨平闻书遥的骄傲,消灭她的期待,稀释她的感情,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面对那个人,可一不小心又落入下一个轮回,周而复始,无休无止。

    榴莲酥听完后,感触颇深,以至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她沉思良久,最终说:“单梓唯当年在学校原来这么狠啊,现在他和莳雨沉又都出现在你面前了,闻小遥,这次你会选择谁?”

    “谁也不要。”闻书遥拉过被子,只觉得心乱如麻。

    “话说我在被袭击前,也收到那个什么放学后伙伴的信函。”

    “你说什么?”闻书遥讶然。

    为什么榴莲酥会成为目标?

    就在这时,榴莲酥的手机响起来,她接起电话,很快就变了脸色。

    “发生什么事情了?”闻书遥连忙问。

    “翟墨打电话说,娜娜不见了。”

    窗外,又飘起雪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