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六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月去台湾旅游便宜吗上期开特下期必开16码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闻书遥仅需一步,就将单梓唯从自己的世界中再度剥离。

    十二月份,本城又下了几场大雪,校园内外到处都是冰天雪地,气温骤降。闻书遥除了上课和去图书馆,都待在寝室。榴莲酥腿伤痊愈之后杀回夜场,江依寰继续沉迷网吧,闻书遥也是难得见她们一面。

    毕赢自从和莳雨沉的娱乐公司签约后,事业可谓风生水起,姹紫嫣红。榴莲酥望着新闻中那张妩媚娇艳的脸庞,气得牙痒,要打电话质问莳雨沉为什么和这种妖孽合作。

    闻书遥连忙拦住她,其实以毕赢的智商和美貌,想不红都难。莳雨沉又约过闻书遥几次,被她借故推辞了。

    生活再度恢复平静,然而并没有维持太久。

    周末晚上,闻书遥从图书馆出来,一路上都感觉有人跟着自己。她加快脚步,却在拐角处被忽然伸出的手臂捂住嘴,似曾相识的乙|醚气味立刻充斥她的鼻腔。闻书遥仰面倒在地上,朦胧中,她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

    章鱼哥。

    再度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空气里泛着令人几欲作呕的腐臭味。闻书遥坐在地上,头晕目眩,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五年前被汪筱元关在储物室,让人生不如死。

    闻书遥强忍刺鼻的气味,摸索着寻找出口。她隐约看到身旁的墙壁上有开关,便打开。骤然亮起的灯光让她一时间不能适应,等她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这里是存放雕塑的仓库。很多残缺怪异,支离破碎的人像歪七扭八地摆在地上,而气味的来源似乎就在这一堆雕像中间。

    闻书遥跑到仓库门口用力拍打和叫喊,她的手机没了不清楚时间,仓库内也没有窗户。求救良久没有回应,一种巨大的恐惧和绝望便悄然将她侵袭,这里极少有人来,难道她就要被困于此?

    待得越久,气味就越让人难以忍受。闻书遥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走向雕像中间。头顶的灯光恍惚不定,室内呈现出惨淡而诡异的青灰色,她看到有个箱子被塞在墙角里。闻书遥伸出手,慢慢打开箱子,随即被扑面而来的浓烈的腐臭味呛得直咳嗽。

    闻书遥永远都无法忘记她看到的东西,那是一具已经高度*的女性尸体!

    她的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人,失踪已久的蒲芸。

    就在这一瞬间,堆满雕像的仓库忽然离她而去,周围的景物好像时空转移般发生变化,她又回到初中的那间生物实验室。闻书遥转头,汪筱元就站在讲台上,和上次的梦境一模一样。

    “又是你。”

    “怎么你很不想见到我吗?遥遥。”汪筱元用闻书遥最熟悉的轻柔声音说道。

    “为什么你会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你到底想怎么样?”

    真是名副其实的阴魂不散。

    汪筱元环顾四周,露出无辜的表情,“我也想离开这里,可惜人死了以后是没办法从死亡的地点走出去的,所以这五年来,我一直被困在这间教室。”

    闻书遥猜不透汪筱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活着的时候闻书遥就不是她的对手,她死了,更是人鬼殊途,实力悬殊。

    汪筱元索然无味地摆弄着自己的长发,她还扎着那根属于闻书遥的黑色皮筋。她说:“遥遥,我想莳老师也是很寂寞的吧,他应该一直待在学校的天台才对。”

    “你没资格提他的名字。”

    汪筱元笑了,容貌异常清丽,“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她走到闻书遥身边,“当年莳老师因为视频风波身败名裂,而他更担心的是视频里的那个女生,他怕这件事会影响她的一生。那天他来学校收拾东西,我从医务室出来正好遇见他,就把提前准备好的东西交给他。”

    “什么东西?”闻书遥心头一凛。

    “那个女生的遗书,当然是我伪造的。”汪筱元得意地挑眉,“我骗他说女生因为后悔帮梓唯拍下视频,陷害莳老师内疚万分,于是服毒自杀。我还说是莳老师的善良和温柔害死她的,她的死他要负责任。莳老师听后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我就知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已经被我放上去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莳老师死?”

    想起当年莳康桥坠楼的那一幕,闻书遥就悲痛欲绝。

    汪筱元泰然自若地回答,“只要莳老师死了,梓唯就会一辈子愧疚,而每当他想起自己的过错,就会自然而然地记起我。我要让他永远记住我,哪怕是恨我、憎恶我、恐惧我都好,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占据他的心。”

    难怪她说她是单梓唯的心魔。

    “你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闻书遥觉得没办法理解汪筱元的思维,“单梓唯直到今天为止,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错。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间接逼死一个无辜者,值得吗?”

    “值得。”汪筱元斩钉截铁。

    闻书遥无力地看着对方,她不清楚这究竟是极致的占有欲还是扭曲的感情。

    汪筱元无视她复杂的眼神,自顾自地说下去,“蒲芸的尸体已经被发现,那你知道那只蜘蛛是谁了吗?”

    蜘蛛……隐藏在网心中央的络新妇。

    闻书遥摇头。

    汪筱元轻叹口气,“我给你一个提示好了,视频里面的那个女生,其实你也认识。”

    闻书遥震惊,“你说什么?”

    汪筱元还想继续说下去,头顶传来一阵呼唤。

    “闻书遥,闻书遥,你快醒醒!”

    闻书遥认出那是单梓唯的声音。

    “刚说好不再见面,这么快又来找你了,真让人羡慕啊。”汪筱元冷嘲热讽。

    “那个女生到底是谁?”闻书遥追问。

    可汪筱元已经失去兴趣,她捂住耳朵,“不要再叫了,好吵!”她猛然推了闻书遥一把,闻书遥感觉脚下一空,坠入万丈深渊。

    她看到汪筱元居高临下地望着自己,神情变得有几分落寞。

    她说:“永远待在这里真是太寂寞了,可是闻书遥,我不能让你陪我,因为梓唯会伤心。”

    眼前的景物迅速远离,汪筱元的身影越来越小,闻书遥整个身体都变得轻若无物,仿佛漂浮在半空中。直到又一声呼喊响起,“闻书遥!”

    闻书遥霍然惊醒,看到单梓唯心急如焚的脸。

    还没等她意识到眼前的状况,单梓唯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箍得她快窒息。榴莲酥,江依寰,翟墨和一群老师同学都围在她身边,自己已经被送到医务室,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我……”

    “你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单梓唯说着就要将闻书遥横抱起来。

    “我没事。”闻书遥连忙按住他。

    单梓唯又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她半响,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没事就好。”惊慌的神色还未褪去,残留在脸上格外憔悴。

    江依寰觉得此刻自己应该替单梓唯说两句好话,“闻书遥,这次都亏单梓唯,是他把你从那间仓库里救出来的。不然你一个人被关在那里,不闷死也被吓死……”

    还没等说完,就被榴莲酥犀利的眼神打断:你这个叛徒。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那里。”闻书遥一怔。

    单梓唯回避她的目光,“这几天,我一直跟着你。”

    周围看热闹的老师和同学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大家才明白原来这两人居然是一对!

    榴莲酥有点看不下去了,闻书遥好不容易迷途知返,她可不想看着她又一次陷进去。榴莲酥走上前,拎起单梓唯的衣领就把他扔出医务室,就像扔一只家猫。

    单梓唯站在门口待了一会,便离开了,闻书遥反而觉得松一口气。

    “对了,”她问榴莲酥,“那具尸体……”

    “已经被警察拖走了,闻小遥,攻击你的人也是那个章鱼哥?”

    章鱼哥,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蒲芸的尸体被发现后,已经证实是他杀。整个l大学顿时陷入危机四伏的氛围中,路煞魔还没抓到,放学后伙伴的怪谈就成了真,bbs论坛上关于凶手究竟是谁的猜测几乎要爆棚。为了防止再有凶案发生,学校决定近期严禁外来人员进校,校内学生也不能随意外出。校园里这几天也一直有警察,四处搜寻章鱼哥的下落。

    榴莲酥和江依寰开始寸步不离地保护闻书遥,跟着她上下课,而与此同时,单梓唯也成了她的影子。

    “那个单梓唯,他总是跟着我们。”江依寰被美男尾随,受宠若惊。

    “不用理他,他属粘糕的,以前就这德行。”闻书遥视而不见。

    单梓唯虽然被无情忽视,但毫不气馁。只是每次他想和闻书遥搭话的时候,榴莲酥都会把闻书遥拉到一边。他转向江依寰和翟墨,榴莲酥又给他俩使眼色:谁理单梓唯,谁就滚。搞得他们也只好将单梓唯当透明。

    集体要团结,枪口要一致。

    安知华特别同情单梓唯,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这次的目标比较棘手,要不要我帮你先搞定榴莲酥。”所谓擒贼先擒王。

    单梓唯出奇的正经,“有他们跟着闻书遥我也放心,我害怕自己不能每次都来得及救她。”

    “梓唯。”

    “什么?”

    “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像个初恋的小男生。”

    “本来就是初恋,”单梓唯苦笑,“一恋就是五年。”

    闻书遥躺在寝室床上有点心不在焉,把手里的《月光恋人》翻得哗哗直响。

    榴莲酥从来没在寝室住过,觉得什么都新鲜。拎着脸盆,披着毛巾走进来,“我靠闻小遥,这女生寝室也太开放了吧?我刚才看见好几个穿着丁字裤半|裸上身的女孩在走廊里横冲直撞,把送大桶矿泉水的男生们都吓坏了。不得了啊,还有一个全|裸的……”

    她正说到兴头,见闻书遥也没个反应,便摇摇头,“喂,你书拿倒了。”

    闻书遥大惊,可仔细一看,也没有拿倒啊。

    榴莲酥真是恨铁不成金刚钻,“你不用担心单大公子在楼下冻死,他车里有空调。可要是你实在不放心呢,也可以下去给他送床棉被什么的,我就当看不见哈。”

    榴莲酥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戳人心窝,一阵见血。闻书遥有点讪讪的,“担心他干什么?他要是觉得冷就回去了。”

    榴莲酥站在窗边向下一望,“我靠,他的车周围挤满女生,又是送咖啡又是送毛毯,哎呦喂,还有要陪他彻夜谈心的……”

    闻书遥扯过被子蒙到头上,她忘记单梓唯是号什么人物了吗?“l大学建校以来最完美的男生”,随便勾勾手指,就有成群女生为他肝脑涂地,还怕他冻死?

    榴莲酥拉拉她的被角,“我开玩笑的,就他自己。”

    “我要睡了,帮我关灯。”

    “闻小遥,今天晚上零下十五度,据说还有大暴雪,明早车门可能都会被冻住,你看着办哈。”榴莲酥说完就开始悠闲地梳头。

    闻书遥在被子里蒙了一会,感觉有点缺氧。她心虚地看一眼榴莲酥,便披上羽绒服,踩上雪地棉。

    “那我锁门了哈。”榴莲酥笑得花枝乱颤。

    “我等会就回来!”闻书遥大窘。

    闻书遥抱着一床干净的被子就冲下楼梯,她刚走到门口,单梓唯就把车门打开。

    “你还是回寝室吧。”闻书遥低声说。

    单梓唯倔强地看着她。

    闻书遥没他眼睛大瞪不过他,只好把被子扔到他手里,转身就走。单梓唯立刻追上去,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闻书遥看到他只穿着衬衫,瞬间就被冷风吹透。

    “你这又是演哪出?”她调侃。

    “闻书遥,对不起。”单梓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上前一步,闻书遥就更往后退,她的眼里明显有惶惑——她是有点怕他了。这个男生时而轻浮浪荡,时而残忍冷酷,时而又脆弱敏感,二十四重人格交相辉映,谁知道他今晚又是哪个人格?

    “你这样纠缠不休有什么意义呢?”闻书遥的声音很轻,融化在冰冷的空气里,“你连如何去喜欢一个女生都不懂,处处留情你就在行,可说到投入一段感情,你却是个弱者。你只会用伤害彼此的手段不断破坏和消耗大家的忍耐力。你太不成熟了,单梓唯。”

    每个字都像是在控诉。

    从来没人这样直截了当地指责过他,单梓唯如骨在喉,满肚子道歉的话都失语了。他有点不悦,“我不成熟,莳雨沉就像个男人了?”

    还是绕回原点。

    闻书遥觉得他是牛皮灯笼,说不清,“这和莳雨沉从头到尾就没有关系,这是我跟你之间的问题。”

    “我们到底有什么问题?”

    “单梓唯,你的眼里从来都只有自己,即使做错事也不肯承认,你知道你伤害过多少人吗?这五年来,你有去过莳老师的墓前拜祭过吗?”

    提起这个,单梓唯更是不耐烦。

    “我没办法和一个不理会他人生死和感受的男生在一起。”闻书遥依旧语气平静,慢慢的。

    单梓唯笑了,他倚靠在自己的车门上,晃了晃脑袋,“你是想说我就是个混蛋是吧?我知道我是,可是闻书遥,难道你自己就没有不对的地方吗?”

    闻书遥猜到他想说什么,但她没有回应。

    “五年前,你莫名其妙离开我,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是个男人,我有我的尊严,你害怕我以后会变成第二个闻昭然,可以后那么长远,你怎么就能够断定和我在一起一定不会幸福?你从来就没有信任过我,或者说你从一开始就看轻我。”

    这些话在他心里憋了太久,今天终于说出来了。

    他说的很对,是她从心底就没相信过他。她的喜欢那么骄傲,又那么卑微,她害怕自己是被背叛的那个,她不想成为康璟那样可悲的女人,所以她抽身而退,看似潇洒,实则冷酷。

    单梓唯脸上闪过一丝乏力,因为寒冷变得僵硬,“你明知道我在乎你,还和莳雨沉走得那么近。所有男人都是小气的,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和别的男人出双入对,怎么会不生气?”

    “你就可以和n个女生暧昧不清了?”闻书遥谛笑皆非。

    单梓唯义正言辞,“那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只要你肯回来,我不会再对任何女人感兴趣,我说到做到。”

    闻书遥沉默,目光深不见底。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到底谁才是感情上的弱者?”单梓唯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语气也开始恢复惯有的讥诮。

    “或许我们真的不适合。”

    淡漠的声音,却像宣判了死刑一样。

    单梓唯不服气,“你说不适合,我不这么认为。”他豁出去了,“你不喜欢我开牛郎吧,我可以关掉,甚至……我现在就可以和婉言姐断绝关系。”

    这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

    “你不需要迁就我,为难自己。”闻书遥微笑,那份事不关己的明事理,让单梓唯越发恼怒。

    闻书遥是唯一让他方寸大乱的人,无论他做什么都没办法走入她的心里。因为那有一堵生人勿进的钢板墙,将所有感情统统反弹回去,杀伤力成倍增长。

    单梓唯深吸一口气,“那我问你一个问题,闻书遥,你喜欢过我吗?”

    “喜欢过。”

    “现在还喜欢吗?”

    “喜欢。”闻书遥直言不讳。

    单梓唯有点小得意,但很快就被闻书遥下一句话击溃,她说:“但两个人交往不止是喜欢与不喜欢的问题,这个你还是不明白。”

    “有什么可明不明白的?”单梓唯彻底失去耐心,“我只知道这五年我唯一真正喜欢过的人就是你,以后也是,这辈子都是!我不会把你交给别的男人,你闻书遥永远都是我单梓唯的女人!”

    这么霸道野蛮的话,说的闻书遥心里触动,但理智却不让她沉沦。

    “很晚了,我要回去了。”她安静的说。

    “那明早,我们吃个早饭可以吗?”有点恳求的语气。

    闻书遥没有回答,松开他的手走回寝室楼。

    单梓唯站在冰天雪地里,良久才意识到冷,他返身走回车里,拿过被子盖在身上。那上面沾满水果的清甜香气,属于闻书遥的气息。

    榴莲酥看见闻书遥回来脸色不善,便知趣地假寐。

    闻书遥在寝室里来回溜达半天,才发现好像多了一个人。江依寰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以前毕赢的床位上,睡得不省人事。

    榴莲酥扶额,“她被寝室的人赶出来了,因为总也不回去,床位被别的女生用来放东西,只能在这里借宿了。”

    闻书遥本来是无所谓,但关灯静下来以后才听到江依寰鼾声如雷。

    “哎,看来今晚是别想睡了。”榴莲酥摸索出电话,打算吵醒翟墨陪她聊天。

    闻书遥看着天花板,她只想到一件事,单梓唯刚才在风里站了那么久,会不会感冒?

    第二天,单梓唯的确感冒了。

    闻书遥走出寝室的时候,看到单梓唯脸色有点苍白,裹在羽绒服里面也轻微地颤抖。榴莲酥审时度势,拉着江依寰要先走一步,去占最后一排的位置。

    江依寰迷惑,“你不是不让他俩来往吗?”

    “你哪那么多话,昨晚你吵得老娘一夜没睡着,你再啰嗦我就把你扔到男生寝室。”

    “我有点期待。”江依寰喜形于色。

    榴莲酥一巴掌拍她脑门上,“想得美!”

    她们走后,又只剩下闻书遥和单梓唯两人。来往的女生都把目光投向单梓唯,对他们指指点点。

    走哪哪乱,单大公子一贯的气场。

    单梓唯嗓子有点哑,干脆直接拉起闻书遥的手,不和她废话。闻书遥这次的确没办法回绝,昨晚刚下雪,整个校园的地面都是一层冰雪。以闻书遥的平衡力,估计没到教学楼就摔死在半路,穿什么雪地棉都无用。

    闻书遥被他拉着,小心地向前走。单梓唯为了配合她,走的很慢。两人走出一段距离,闻书遥回头,看到崭新的雪地里有一大一小两串脚印,紧密相随,心心相印。

    她记得单梓唯以前嘲笑过她如果是个男人,一定有处女情结。因为闻书遥喜欢看新书,踩没有人走过的新雪。但其实只是因为她贪恋新书的油墨香气,新雪也没有那么滑而已。

    “其实这条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难走。”单梓唯沙哑的声音传来。

    闻书遥望向他,他白净的脸上有点胡渣。

    “只要你看着脚下,一步一步走过来就好。而且有我一直牵着你的手,不会让你滑倒的。”

    闻书遥的姿势和表情都不动,“没有谁能真的陪谁一辈子。”

    “那就走一段看一段,能陪多久是多久。”

    “我怕我习惯了两个人,一个人的时候会熬不下去。”

    “你不会一个人的,有我在,你就不会孤独。五年前是,现在也是,闻书遥,除非我死了,不然我就一直缠着你!”

    闻书遥苦笑,“我不喜欢妖怪。”

    “你喜欢我就行。”单梓唯大言不惭。

    闻书遥被他一路牵着,每一步都在雪地上留下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是两个寻找归途的小动物。只是这归途,遥遥未有期。

    闻书遥刚走进教室,就感到一阵异样。榴莲酥和江依寰,翟墨几乎把眼睛掉到手机屏幕上了,全班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发生什么事了?”

    “闻书遥,你快登陆学校论坛!”

    闻书遥听他们的声音意识到事情严重,便打开bbs论坛。刚一登陆,就被满屏的消息和照片所震撼。

    帖子是关于冷馨然的,上面说冷馨然在初中时曾在廉价的理发店做过洗头妹,后来又在夜总会出台。而她的姨妈和姨夫都是死于她手,她就是“放学后的伙伴”,是冷馨然杀了汪筱元和蒲芸!还找人开车意图撞死毕赢!

    这个匿名的登陆者还贴出当年冷馨然在夜总会出台的照片,以及一段音频,是冷馨然收买开车者的证据!

    “闻小遥,这是……真的吗?”榴莲酥想起那天自己被袭击,是冷馨然带人来救她。虽然这个女生看起来阴阳怪气,但总不是坏人吧?

    “不可能,我不相信冷馨然是这种人!”江依寰愤然而起,她也算冷馨然的半个粉丝。

    闻书遥看到下面的留言已超过上万条。

    “学生会会长居然是杀人凶手和婊|子?太可怕了!”

    “报警抓她,不能再让她害人!”

    “冷馨然滚出l大学!”

    闻书遥忽然感到全身发凉,仿佛五年前莳老师的事件重新上演!谣言害人,可就连她也不敢判断这些内容究竟是真是假?

    ——凶手是冷馨然?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