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如果男神也混账 »  第六十四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109期王中王救世网手机报码

小说:如果男神也混账作者:温寂理
返回目录

    闻书遥早上从后门走进教室,就听到同学们窃窃私语,女生们心猿意马,头也不敢抬。榴莲酥,江依寰和翟墨坐在最后一排,不约而同地用手指指教室前门。闻书遥刚一回头,就愣住了。

    单梓唯站在那里,他今天穿了一件嫩粉色印有太阳花图案的衬衫,银白色休闲西服套装,映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露出美好的锁骨。闻书遥第一次见到一个男生可以把嫩粉色穿得这么漂亮。

    可让她瞠目结舌的是他居然画了烟熏妆!刷了睫毛!本来就浓密的长睫毛几乎要把眼睛都遮住了,嘴唇上涂着闪光唇彩,天生的亚麻色头发吹得柔软蓬松,风骚飘摇。

    平心而论,这个造型简直帅到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可问题是现在是在学校!

    闻书遥震惊了半响,望向榴莲酥,“他……吃错药了?”

    榴莲酥笑得前仰后合,“我和他打赌,只要他肯以牛郎造型跟着咱们上一天课,我就同意你圣诞节那天和他吃饭。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哈哈哈哈……”

    闻书遥满脸黑线,“榴莲酥,到底谁是叛徒?”

    江依寰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单梓唯,“我靠这也太帅了……闻书遥,你不陪他吃饭,换我来!”

    榴莲酥一脚将她踢飞,“想和单大公子吃饭,还轮不到你。”

    闻书遥看到单梓唯一边站在门口搔首弄姿,一边对她抛媚眼,不禁恶寒。她连忙坐到座位上,把自己埋在人群中。

    这堂课是安知华的,他看到单梓唯先是一愣,然后笑得差点撒手人寰。

    “单梓唯同学,你这是拿错剧本了吧?”

    “安老师,你不用理我,我很有职业操守,肯定不打扰你上课。”单梓唯泰然自若。

    安知华根本不给单梓唯面子,整堂课停下来好几次仰天大笑,榴莲酥在下面很配合地跟着狂笑不止。

    单梓唯心理素质好,脸皮又厚,完全不在乎。他说:“你们不要这样笑了,闻书遥会不好意思的。”

    全班同学立刻将视线投向闻书遥,眼神千奇百怪。之前就有传闻,单梓唯在追求闻书遥,原来是真的!闻书遥用书挡脸,恨不能钻进书桌里面。

    翟墨扶额,“晓槿,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榴莲酥正义凛然,“他以为想和我们闻小遥一起过圣诞节那么容易啊,没关系,我有的是方法整他。我现在就开始制定破烂b和破烂c。”

    江依寰提问,“什么意思?”

    “就是planb和。”翟墨解释。

    闻书遥无力,“你们不要再闹了。”

    她知道榴莲酥是看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情绪不佳,所以想逗她开心。不过这单梓唯落在榴莲酥手里,她不有仇报仇,有气解气,玩个够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娘我请得动单梓唯出台,全校女生都应该对我感激涕零的好不好。”

    江依寰立刻附和,“不如把破烂b制定成女仆装如何?”

    闻书遥趴在桌上,和翟墨对视一眼:女人真是恐怖。

    第二堂课是马哲,单梓唯往阶梯教室门口那么一站,五十几岁的女老师差点没吐血,“这位同学,你为什么不去找位置坐下?”

    “老师,我没戴隐形眼镜,又特别想看清您的脸,所以还是站在这里好了。”单梓唯说起谎话从来脸不红心不跳。

    女老师显然把重点放在“看清您的脸”上,整堂课都有点走神,有点娇羞。

    接下来是两个小时的日语专业课,教日语的老师刚从日本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大和民族男色文化影响太重,对单梓唯甚感兴趣,和他眉目传情。

    单梓唯凹造型凹了一个上午,也是累得够呛。又嫌教室空调太热,便把衬衫扣子解开两个,结果闹得全班女生都没听好课。

    江依寰作为学校网站的管理员,特别有奉献精神,她把单梓唯的牛郎造型拍下来传上网,顿时引爆了论坛。还没等下课,教室走廊上就挤满了人,女生们把单梓唯围在中间七嘴八舌,笑得满脸绯红。

    还有几个打扮同样雌雄难辨的男生挤到单梓唯身边,和他勾肩搭背。

    榴莲酥不禁感慨世风日下,“现在的人啊只看皮相,肤浅。”

    闻书遥郁闷地瞪了门口一眼,居然看见有个白白净净的男生偷偷亲了单梓唯的脸颊,单梓唯当时脸就绿了。

    闻书遥实在忍不下去,下课铃声刚响,她就拍案而起,几个箭步冲进人群。她一把将单梓唯拉到身后,用标准的妈妈桑口吻说:“他卖艺不卖身,不出台!”

    榴莲酥给单梓唯使个眼色:成了。

    闻书遥拉着单梓唯走到楼梯口,看着他漂亮到极致的脸真是笑哭不得,“你玩够了没有?”

    单梓唯连忙问:“我这个造型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可是这里是学校,你以为是你的牛郎店啊。”

    听到闻书遥说好看,单梓唯才放心,他伸手抓眼睛,“这是我第一次化妆,眼睫毛痒得不行,榴莲酥的化妆品也不知道是不是地摊货。”

    闻书遥拦住他,“妆都花了。”说完就忍不住大笑。

    单梓唯见她终于笑了,有点得意,“只要你开心,别说让我穿成这样,让我干什么都行。”

    “她们已经在讨论接下来让你穿女仆装了。”

    “……”

    闻书遥止住笑,叹口气,“单梓唯,你有时候特别幼稚。”

    “你上次说得对,我是不够成熟。不过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都是这么幼稚,我还可以更幼稚。”

    男人的孩子气总是让女人怜惜和心安,闻书遥没有办法,“那单大公子你想怎么样?”

    “后天就是圣诞节,我想约你吃饭。”

    “叫上大家,我们一起。”闻书遥很自然地说。

    单梓唯想了想便点点头,总比约不到的好。

    他们在这边亲密地交谈,又吸引了上楼下楼的女生。单梓唯苦恼地说:“我还是先回去换个造型吧,刚才有好几个男生问我要电话号码,我可不想就这样*。”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闻书遥调侃。

    “那你包养我吧,我什么都会做,任凭差遣。”

    “懒得理你。”闻书遥说完就返回教室,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圣诞节在连绵的小雪中来临,整个校园里都是温馨祥和的气氛。聚会的地点定在“天使禁猎区”,闻书遥一早上就收到两个包裹,署名是榴莲酥和安知华。

    “你搞什么?榴莲酥,直接给我不就好了吗?”闻书遥边打电话边拆开盒子。

    “这样才显得郑重其事。”榴莲酥在打麻将,耳边都是洗牌的声音。

    闻书遥看到盒子里面是一件正红色的皮草,穿着就和火鸡一样。她知道榴莲酥的穿衣风格比较另类,可是她确定这种衣服穿得出去?

    “这件衣服要十几万的,我家底都掏空了。”榴莲酥痛心疾首。

    “你为什么无缘无故送我这么贵的衣服?”

    “闻小遥,其实你和单梓唯这么久了,也该有个抉择。我看得出你们还是真心喜欢彼此,既然这样,就别拖了,先去把结婚证领了,至于房子和车……”

    “等等……”这个进度也太快了,“你这是被附身了?”

    “人家是担心你。”

    闻书遥心里一阵暖意,冷馨然死后,自己消沉许久。身边的朋友都很担心,她也是时候重整旗鼓了。

    “谢谢。”闻书遥有感而发。

    “矫情!”榴莲酥摇头晃脑,“记得晚上穿出来,正红色代表正宫娘娘,要是叶婉言也在,保证压倒她!”

    闻书遥苦笑,她仅仅见过叶婉言一面就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要是她今晚真的也在酒吧,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闻书遥打开第二个盒子,看到是一双精致的名牌高跟鞋,大小正合适。还是安知华比较会挑礼物,他还在盒子里放了一张卡片。

    “穿最漂亮的水晶鞋,去见你的王子。”

    好吧,估计是把她当成灰姑娘了。

    不过闻书遥最终还是没有穿那件红色火鸡皮草,她怕被不明真相的群众抓进动物园,只是穿了安知华送的高跟鞋。

    单梓唯亲自开车来接她,他今晚穿得很正常,笑容也温柔,“闻书遥,第一次见你穿高跟鞋。”

    “有点不会走路。”闻书遥又差点滑倒,单梓唯连忙扶住她。

    “没事,有我在。”

    他们来到“天使禁猎区”,闻书遥紧张地环顾四周,幸好叶婉言不在。

    可毕赢来了。

    看到闻书遥,她很热情地打招呼,“梓唯,书遥,等你们很久了。”

    闻书遥真的很佩服毕赢,这个女人做了那么多坏事还可以伪装得一脸无辜,真让人毛骨悚然。单梓唯拉拉她的衣角,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

    为了请大家吃饭,今晚牛郎吧不营业,只请了榴莲酥,翟墨,江依寰几个熟人。闻书遥发现今晚的人员和上次毕赢过生日的时候差不多,心里就不安起来。他们一聚在一起,就要出事。

    毕赢走上前,伸手文静地抚了抚刘海,她说:“书遥,我已经和梓唯分手了。我们是和平分手,和你没关系的。我现在看到你们两人在一起我很高兴,我真心祝福你们。”

    “谢谢。”单梓唯礼貌地笑笑。

    榴莲酥见状也学着毕赢,故作亲昵地上前拉着她的手,比亲姐妹都亲。她语气娇媚地说:“哎呀,毕赢你可终于开窍了。当了腕儿成了角儿就是不一样了,平时见你比登天还难。闻小遥和单梓唯能重新走在一起,也要感谢你的功劳。要是你不出现,单梓唯没有个比较,怎么知道谁是枝头上的凤凰,谁是下水道里的美人鱼。”

    毕赢知道榴莲酥说话向来刻薄,也不同她一般见识,只是好脾气地优雅微笑。

    “来吧,我们喝酒去!”单梓唯适时地说。

    闻书遥一直忐忑,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们坐下以后,便开始喝酒,榴莲酥善于搞气氛,不停地调侃单梓唯。闻书遥不让江依寰喝酒,她怕她一激动就砸了整间酒吧,结果江依寰只能委屈地喝果汁。

    几轮下来,气氛缓和了很多,榴莲酥站起来举杯,“哎嘛柯瑞思闷死,祝我们长生不老,永垂不朽!”

    江依寰伸头对翟墨说:“这句我听懂了。”

    众人举杯,气氛到达高|潮。

    就在这时,酒吧大门忽然被打开了。几名警察走进来,他们手里还牵着警犬。其中一个出示自己的证件,他说:“我们接到线报,怀疑这间酒吧里面藏有违禁品,现在需要搜查。”

    违禁品三个字仿佛手|榴弹投在闻书遥耳边,她想起那次在洗手间门口看见的场面。她立刻望向单梓唯,逆光下看不清他的脸。

    警察带的是缉毒犬,他们搜查了一会,便找到三包白色的粉末。警察走向大家,语气冰冷,“谁是这里的持牌人?”

    “我是老板。”单梓唯冷静地回答。

    “麻烦你和我们回警局。”

    单梓唯点点头,有两名警员走过来要带他走。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榴莲酥认出那三包袋子里面的很可能是毒|品,神色立刻紧张起来。

    “单梓唯。”闻书遥追过去。

    单梓唯回头,露出淡然的笑容,“没事的,你先回去吧。”

    闻书遥觉得自己仿佛又在做梦,就这样眼睁睁地望着单梓唯被警察带走。她想起那年在停尸房外面的走廊,她站在坏掉的窗户旁边,也是这样目睹单梓唯离开的背影,而那以后单梓唯就没有回来过。如今她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吧里,再次目送他远去,闻书遥感到她会再一次失去单梓唯!

    心中蓦然升起的恐惧和焦急让闻书遥不顾一切地追上去,她忽然冲出酒吧,却因为不习惯高跟鞋摔在门口。榴莲酥,江依寰,翟墨连忙跑过来拉住她,“闻书遥,你别追,那是警车!”

    闻书遥管不了那么多,她全身颤抖,脑海里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单梓唯不会回来了。闻书遥望着外面满地的冰雪,一咬牙,直接将高跟鞋脱下来,赤着脚踩在冰面上。寒冷如同蜥蜴钻进她的脚底,迅速传遍全身。

    “闻小遥,我去开车,你等我!”榴莲酥说着就去取车。

    但闻书遥等不及,因为警车已经开走了。闻书遥挣脱江依寰和翟墨的阻拦,踏着冰面就冲出去。耳边的风仿佛利刀般割着她的脸颊,闻书遥沿着马路边一路狂奔,大声叫着单梓唯的名字。

    单梓唯说得对,这条路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走,只要光着脚就行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管,她只想和单梓唯在一起!

    单梓唯坐在车里忽然听到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他连忙回头,看到闻书遥居然赤着脚追过来。他的心立刻痛得不行,闻书遥天生手脚寒凉,最怕冷。她这样在雪地里跑不生病才怪?

    单梓唯抓着身边的警员,“停下车好吗,有人在后面追我们。”

    警员们回头看看没有说话,这种情景他们见得太多了。

    单梓唯急了,“你们停车!我求你们了!”

    前方正好有绿灯,警车停下。单梓唯连忙摇下车窗,这次警员倒是没有反对。闻书遥总算追上来,她脸色冻得通红,一双脚更是像冰块,她扶着车窗拼命喘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单梓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些,“闻书遥,你要和我说什么吗?”

    闻书遥点头,她想说单梓唯,我们重新开始吧,就算你是个混蛋我也无所谓了,我就是喜欢你!你说的也对,我有时候是不考虑你的感受,因为我害怕自己受伤,我们其实都是自私的人。就算和你在一起最终我会变得一无所有,我也认了,但是别离开我,不要把我自己一个人留在雪地里!

    单梓唯轻轻握住她的手,她反把他的手握得更紧。

    可最终闻书遥还是什么也没说,她怔怔地望着他,风将他们的衣服吹得鼓起来,像是下一秒就会散落天涯。

    变灯了,警车再度发动。

    单梓唯不得不松手,他露出明朗的笑容,“回去吧,闻书遥。”

    闻书遥站在原地,望着车子渐行渐远,无力再追。

    她知道自己身体里阴凉的毒已经被这脚下的冰冷所驱赶,她理清楚了自己的感情,其实那不过是敢不敢再迈出一步的问题。她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是现在,都来不及了。

    榴莲酥停下车,和江依寰联手将闻书遥拖进去,她气得眼眶都红了,“闻小遥,你不要命了!”

    闻书遥依旧处于石化状态,榴莲酥只好把她先送回“天使禁猎区”。翟墨已经去找他爸爸和安知华了,他们要第一时间给单梓唯找律师。

    酒吧里面只剩下毕赢,她依旧从容地坐在沙发上,表情平和。

    闻书遥连牙齿都在打颤,是因为寒冷也是因为情绪的波动,她什么都想明白了。她冲到毕赢面前,端起桌上的红酒就迎面泼到她脸上。这一举动太突然,把身边的榴莲酥和江依寰吓了一跳。

    毕赢倒是毫不惊讶,她用纸巾一点一点将红酒擦干净,抬起头微笑着望向闻书遥。

    这张笑脸让闻书遥气急败坏,她说:“毕赢,别再演戏了,是你把那几包毒|品放在酒吧的,你想让单梓唯坐牢,你待在他身边只是为了报仇!”

    “报仇?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榴莲酥完全不明白。

    毕赢站起身,她踏着高跟鞋走近闻书遥,视线和她水平。满室的明亮灯光中,毕赢笑得活色生香,她朱唇轻启,“从一开始,我就想让单梓唯死。”

    “因为莳老师?”闻书遥艰难地说。

    毕赢眯起眼睛,露出怀念的表情,“莳老师是我所见过的男人中最好的,他明知道我有那么不堪的背景,却从来没有看轻我,反而对我格外照顾。但他更清楚,自己为人师表,所以我们一直都只是师生关系。如果不是汪筱元和单梓唯,他根本不会声名狼藉,更不会死!”

    “可是毕赢,莳老师的死你也有责任。”

    “我知道,所以我也恨自己。”毕赢直言不讳,“当年视频在学校传开以后,我就开始后悔并躲起来,直到我知道莳老师自杀去找汪筱元。可那个贱人却说如果我敢把事件的真相告诉别人,就让我在这个城里待不下去。她那种人根本就该死,她是个疯子。”

    “所以你就杀了她,还有蒲芸。”闻书遥质问。

    毕赢不置可否,她不屑地叹口气,“杀死她们的人是冷馨然,她不是已经畏罪自杀了吗?和我可没有任何关系。”

    “馨然死之前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你才是放学后的伙伴!”闻书遥被毕赢的狡猾惹怒,咬牙切齿。

    “证据呢?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冷馨然已经死了,随你怎么说都好。”毕赢有恃无恐。

    “还有章鱼哥,只要找到他,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毕赢一怔,可很快就恢复平静,她挑起细眉,“那你们就把他找出来,不过他那种亡命之徒,东躲西藏,说不定早就逃到外省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让毕赢露出破绽吗?

    毕赢看到闻书遥气得脸色苍白,变得更加胸有成竹。她欣赏着她的狼狈模样,“书遥,不过有个秘密我可以告诉你,是关于飞缘魔的。”

    ——杀死林若歆的人是飞缘魔。

    闻书遥疑惑地看着她。

    “还记得我和你讲过我妈妈是怎么死的吗?”毕赢的眼神变得冰冷,“是我把镜子放到她面前的,我就是要让她亲眼看清楚自己现在丑陋至极的样子。没想到她真的那么脆弱,居然发狂猝死,早知道这样我就把整个房间摆满镜子!”

    毕赢永远都记得那天的情景,镜子打翻在地,林若歆发出惨绝人寰地嘶吼声,她倒在地上就像一块腐朽的破抹布。然后毕赢从镜子里面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因为兴奋和解脱而狂喜的面容,笑得鬼气森然。

    那是她自己的脸。

    ——我就是飞缘魔啊。

    闻书遥悚然地看着这个依旧谈笑风生的女子,直到今天她才真的认清毕赢的真面目。汪筱元是疯子,毕赢亦是,这对姐妹就像盛开在地狱边缘的罂粟花,她们的风华和妖娆全部要靠冷酷和残忍才得以肆意绽放,且无法共存。

    榴莲酥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但她明白毕赢不是什么好人。她一把将闻书遥拉到身后,冷冷地说:“我早看出来你有问题,我告诉你毕赢,不管你做了什么,只要你伤害到我身边的朋友,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毕赢好像听到笑话,笑得更加灿烂,“我真是佩服你们,就这么喜欢上演姐妹情深,友谊万岁的戏码。其实你们真正应该恨的人不是我,因为把那三包白|粉放到酒吧的人是江依寰,闻书遥,出卖你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江依寰!”

    闻书遥以为自己听错了,榴莲酥也是一脸惶惑,她们下意识地转向江依寰。

    江依寰站在灯光的阴影里,看不清脸。

    不能被她骗了!

    闻书遥用锐利的目光瞪着毕赢,“我以为我会相信?”

    毕赢摇头,目光怜悯,“书遥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冷馨然的传言会传得那么快?因为江依寰是学校论坛的管理员,是她把那些照片和音频放上网,还有放学后伙伴的怪谈,也是她散播出去的。还记得那次在神鼎网吧,你走错房间的事情吗?是我让她故意告诉你错误的房门号码。”

    “那天……”那一直是闻书遥的心头刺,每每想起来都伤筋动骨。

    “我和单梓唯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关系,因为我一看到他的脸就觉得恶心。”毕赢挥手就像在赶苍蝇,“但是我知道你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就故意在你面前假装很喜欢他。我让他帮我做三件事,再给我一笔钱,然后我就会从他面前消失。他倒是答应得痛快,其实这些年他心里也很愧疚,但这远远不够,我要让他也试试当初莳老师所遭遇的痛苦,并且加倍偿还!”

    闻书遥回想起毕赢曾在自己面前说的每一句话,那样情深意切的肺腑之言,不过是她复仇的手段。单梓唯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那孩子……”

    “那个孩子是翟亦寒的。”毕赢斜觑榴莲酥,“你男朋友的爸爸也不是什么好货。”

    榴莲酥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她走到江依寰面前,语带不善,“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周围陷入寂静,所有人都在等待江依寰的回答。

    良久,她抬起头,“是我做的。”

    “你他妈的还有没有人性?闻小遥对你那么好,你这样害她!”榴莲酥狠狠推了江依寰一把,扬手就举起拳头。

    闻书遥连忙上前拉住她,江依寰也不解释,只是眼角亮亮的。

    毕赢笑得乐不可支,“榴莲酥你先别忙着怪江依寰,你问问闻书遥,她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闻书遥霍然抬头,心就冷了。

    “你他妈闭嘴,你的话我一句也不想听!”榴莲酥抓着江依寰怒吼道。

    毕赢却自顾自地说下去,“闻书遥早就知道单梓唯和叶婉言的关系,但是她居然没有告诉你,她为了单梓唯,一直在骗你呢!”

    榴莲酥的身体变得僵硬,她转过头愣了许久,小心翼翼地看着闻书遥。

    闻书遥后悔至极,有好几次她都想向榴莲酥坦白,可偏偏在最坏的时候,让榴莲酥从别人口中听到。

    榴莲酥没有说话,她变得茫然无力。

    一时间,屋内四个女生彼此对视,气氛僵持不下。

    毕赢看了看表,一副好戏散场的惋惜模样,“我还要去电台录节目,就先走一步,你们三个姐妹好好聊聊。不过我希望你们知道,刚才警察搜出来的是三百克海|洛因,这意味着等待单梓唯的不是无期徒刑就是死刑,我劝你们还是去看守所多看他一眼吧,以后也没什么机会了。”

    她说完,就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转身离开,消失在大门口。

    当死刑这两个字响在闻书遥耳边时,她的眼眶忽然就红了。闻书遥低着头,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隐隐约约中她听到榴莲酥和江依寰吵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他妈给我说清楚!”

    “对不起。”

    “你道歉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你害死单梓唯和闻小遥了!”

    “我也不想!”江依寰瞬间就爆发了,她望向闻书遥,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绝望,“我和毕赢是初中同学,初一那年我妈妈得了重病很需要钱,毕赢知道后,就说可以帮我。我本来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一个星期后她真的给我十万块现金,我问她这钱是哪里弄来的,她就笑笑。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做援|交的,可是如果没有这笔钱,我妈妈根本过不了那关,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和她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直到在大学遇见,她让我帮她做些事情,我没办法拒绝。闻书遥,我知道我对不起你……”

    “江依寰,”闻书遥打断她,声音很轻,“你有把我当成朋友吗?”

    江依寰咬着牙,眼泪不由自主地冒出来,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榴莲酥烦躁地在屋内踱步,一圈又一圈,就像只困兽。

    三人沉默良久,闻书遥看着江依寰,“去警局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现在还来得及。”

    江依寰摇头,“我不能出卖毕赢……”

    “但是你出卖了闻小遥。”榴莲酥一声冷笑。

    江依寰没有反驳,她像个游魂般走向门口,闻书遥听到她沙哑的声音,“闻书遥,你不懂……”

    江依寰离开后,榴莲酥也走了,闻书遥根本没有机会向她道歉。整个酒吧就剩闻书遥一个人,她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她想起过去在家里,闻昭然因为醉酒迷路,康璟拿着手电筒就冲出家门,外婆也跟着追出去,闻书遥就像现在这样默默地坐在客厅的黑暗里,等待。她害怕大家再也不会回来了,她害怕自己就此死在孤独的黑暗里。

    原来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个人。

    坐在酒吧里面根本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直到一支烟出现在她面前。闻书遥抬头,看到榴莲酥拎着一打啤酒,站在自己面前。

    “来一根吧,你再这样坐下去真的变成化石了。”那样随意的语气。

    闻书遥接过烟,榴莲酥帮她点火。

    她也给自己点一根,并肩坐在闻书遥身边,她说:“闻小遥,以后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你不要担心我会接受不了,老娘什么风浪没见过。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们间的距离只是一个手臂的长短,但我现在知道,你比我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都重要。”

    她们第一次在学校天台抽烟,闻书遥递给她薄荷糖,榴莲酥伸手接过,两人之间正好是一条手臂的距离。

    闻书遥吸着烟,眼泪开始疯狂地流下来,终于变成嚎啕的哭声。

    榴莲酥把闻书遥揽在自己怀里,轻声说:“我都知道。”

    冷馨然曾对闻书遥说,你不明白。

    江依寰又说,你不懂。

    但榴莲酥此刻说了一句,我都知道。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让人安心的了。

    她们两人坐在马路边上喝着啤酒,直到天亮。

    明天又是充满荆棘的一天,但闻书遥已经不怕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