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洁癖男神蜜爱娇妻 »  39 他回来了(2)负荆请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年买马的生肖号码图金彩北京赛车全天计划

小说:洁癖男神蜜爱娇妻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

    “他伤的很重,你做好心理准备。”

    似水流年,他主卧门口,阮麟低沉的嗓音对金迷提醒。

    她没回头,她只是望着卧室里,模模糊糊的像是有个人在床上,极力克制的心跳,她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把那扇门彻底推开。

    只是越走近,心跳就越急。

    他果然伤的很重,比上一次他们初见的时候还要重很多。

    他的呼吸甚至都是微弱的,细长的手指抓着被子的一角轻轻地抽离,隔着深色的衬衫,她依然能猜透他的背上是血肉模糊,因为那猩红的一片她曾经见过不知道多少类似的。

    她脱了外套丢在床尾,阮麟帮忙把工具都找来放在她方便的地方,她挽起袖口拿了剪刀将他的衬衣直接从背后剪开,那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被人拿着鞭子用力的抽打,一遍遍不厌其烦的。

    阮麟在旁边都要受不了,漆黑的眸子望着那血肉模糊的后背,然后又抬眼看向在给床上男人处理伤口的女人。

    她的表情尤其的严肃,动作却是利落,丝毫没有马虎。

    “不要在这里抽烟。”

    阮麟刚拿出烟要抽,在处理伤口的女人立即沉声制止。

    偌大的卧室里气压突然有些低,阮麟拿了烟出了门到外面去抽,终于,只剩下他们俩在一起。

    只是这回,他却是再也不会拿他那洞察秋毫的眼盯着她,他趴在床上仿佛要死了一样,奄奄一息的甚是可怜。

    至少金迷心里是这样想的,她有些痛恨,痛恨他一去无音讯,痛恨他一回来就给她这么一个大的‘惊喜’。

    腰部以下被被子遮住,腰部以上全裸,并且不堪入目。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凡,她不知道是忙到几点,最后累的额上都有了细碎的汗,收拾好一切后找了根体温计给他量体温,然后去打扫。

    阮麟后来又回到房间里,看到她自己给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正在给他处理腿上的伤,腿上的伤并不多,但是作为医生好像就是见不得一点伤口不被处理的。

    那精致的脸上从来没有过的严肃跟沉溺,她像是陷入了这一场复杂的昏暗里。

    “你要跟他分手?”

    她刚处理好在整理工具箱,听到那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一滞,随即迅速将东西都收好才又转头看了眼贴着门边站着的男人一眼,阮麟手里捏着根烟把玩着,像是想抽又不想扰了房间里的气息。

    “他为什么受伤?”她没回答,很坚定的反问一声。

    “这件事还是有他自己亲自跟你解释。”阮麟抬了抬眼,表情也颇为严肃。

    “你该送他去医院的,他的伤患处太多,一不小心就可能感染要命。”

    “他说你能处理好。”

    金迷没再说话,只是抬眼看着那个人的侧脸,他哪儿来的自信她能处理好?

    家里的消毒情况怎么能跟医院比?

    偶尔感觉到他因疼痛而抽动,偶尔也听到他隐忍的低吟。

    她知道他还在昏睡着,那不过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他是黑道上的?

    她突然有了这样的猜测,他去做见不得人的生意,然后在半路上跟另外的帮派打起来了?

    他不联系她是因为怕她受到牵连?

    她疲倦了,渐渐地趴在床上睡着,阮麟拿了条毯子给她盖在肩上,然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后来天渐渐地亮了,床上的男人转了头。

    后来天彻底亮了,金迷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着,当杏眸里浮现那只握着自己的手她也缓缓地爬了起来。

    身上的毯子掉在地上,她垂了垂眸,猜想到是阮麟走的时候给自己盖的,又看向他。

    当她倾着身去抚摸他的额头,然后又抬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有差很多,她悬着的心落下来。

    窗帘没有关,一抬头就看到那蔚蓝的天空,再垂眸的时候看到他的侧脸,看到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他几时醒来过?

    金迷不断的问自己,这个男人你到底该不该惹。

    或许真的该趁早抽身才合适。

    ……

    早上九点多莫丽茹带着药到了似水流年:他怎样?

    “死不了,你留下来照顾他,我得回金家去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

    “我很认真。”

    陆晓媛要做什么事情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莫丽茹站在傅城夜的卧室门口看了看里面半死不活的男人,又看向外面,尽管那女人说一不二,可是城少醒来后看不到自己想看的女人该是多失望啊?

    莫丽茹突然觉得傅城夜有些可怜,但是又说不上到底怎样的感觉。

    金迷立即回了家,秦欣一个人在家呆着看到她回来便追问她怎么现在才回,还让她给金名爵打电话解释,她什么都没说就快步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澡后便爬到床上去蒙头睡觉,什么都不再管。

    ——

    金家府邸,晚上。

    “小姐,老爷叫你下楼一趟。”阿姨站在她的卧室门口敲门后轻声提醒。

    “知道了!”她刚爬起来还没等洗脸,听到这声便懒懒的回应了一声。

    时光仿佛回到她刚刚重生来的日子,洗漱后找了间鹅黄色的上衣,又找了件黑色的及膝半身裙穿上,然后出门。

    睡了一天,精神饱满的下楼,当她正想着待会儿先去厨房找点吃的填饱肚子的时候,却在台阶上听到不属于这个家的声音。

    “哎,这男人当然是要以事业为重,小迷要是跟你闹那是她不懂事,不是你做错了什么。”之后金名爵的话更是叫她的步子不得不慢下来。

    只是再往下走,还是看到他在金家客厅的沙发里坐着。

    上午她离开时候还没有醒来迹象的男人此时竟然在他们家,金迷的心一紧,眼前立现他血肉模糊的后背。

    傅城夜听到楼梯处有佣人小声问候她的声音便转了头,她像是从春天走来的精灵,只是却对他冷若冰霜。

    原本与金名爵说话时候脸上的笑意渐隐,只是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往他这边走来的女孩。

    “小迷啊,这可就是你不对,都要嫁人了还耍什么大小姐脾气?以后得改掉这个坏毛病,城少又要忙事业又要照顾你,哪里能做的那么周到?”秦欣数落她,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更是朝着金迷使眼色。

    金迷看了秦欣一眼,然后又看向傅城夜:你来我们家做什么?

    他抬了抬眼,浅浅一笑:负荆请罪!

    ------题外话------

    新文求收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