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洁癖男神蜜爱娇妻 »  83 特别的新婚夜晚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游戏官方网站澳門永利网址

小说:洁癖男神蜜爱娇妻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总有一天金家要给她一个交代,你应该明白。”

    海风有点大,金律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傅城夜的话在他的耳边一遍遍的响起。

    傅城夜说的没错,金家的每个人也应该都料得到那天迟早要到来。

    然金律此时却只是想为金迷多做一些。

    是因为亏欠?

    还是因为真心疼爱那个小妹?

    ——

    夜晚悄悄地到来,当大家都忙碌后疲惫的洗洗睡了,金家大门外却是横着一辆高级轿车,男人站在车外拿着手机拨通这些日子以来最熟悉的号码。

    风轻轻的刮着,他猜测她也想要在婚前见他一面。

    金迷接完电话后就立即从橱子里找了件舒适的连衣裙套上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家。

    她的确很紧张,从前世的二十八年,到这一世里二十四岁的她,哪怕加起来已经活了那么多年,但是她依然紧张这场婚礼。

    而且不是普通的紧张。

    她刚洗完澡不久,头发还没干透,出门后看到他便立即跑上前去。

    傅城夜抬眼的时候就看到她朝着自己跑来的样子,在这个深夜,她清清凉凉的出现在他眼前。

    “你怎么这么晚又过来?”

    “明天以后就不需要再过来了。”他低声对她讲,看她在他眼前停住却是不满的立即抬手将她的双手拉住,然后往怀里一带。

    金迷一怔,却是还没回过神就已经心跳加速,因为已经感觉到他心脏的跳动,那温暖的触感让她无法不激动。

    明天,她就真的是他的人了。

    想到那里不免心里小路乱撞,更加紧张了。

    “上车里说。”他低声在她耳边讲。

    金迷轻声答应还以为要去前面,却被他拥着到了后面宽敞的座位。

    她仿佛还听到了知了的叫声。

    在他的怀里,她无法专注的去想一件事情。

    “这件连衣裙没见你穿过?”

    “是吗?”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还拽了拽裙角。

    “嗯!”他也拽了拽,却是拽着往上走。

    “不要!”金迷立即紧张地把裙摆往下压,本来到膝盖的裙子这会儿也只到大腿下面,他还想要扯……

    “我只是看看布料而已。”城少忍俊不已,低哑的嗓音更是让女人听了羞愧。

    鬼才信他只是看布料,她分明感觉一阵凉意钻到腿底下。

    他又轻轻地抱着她,就那么无奈的靠在座位里不再乱来。

    “明晚你可就不能再推辞了。”他低头看她一眼说。

    金迷不说话,只是一双长睫如蝴蝶的翅膀般呼扇着。

    “小迷!”他低低的叫着她,握着她温柔的手,望着他们手上的戒指。

    “嗯?”金迷低低的答应一声,不知不觉的沉醉。

    “谢谢你。”

    “嗯?”金迷这会儿好奇的抬头望着他,一双清灵的眸子里慢慢的疑惑。

    “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

    她的心一动,为他那富有磁性的告白。

    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

    她又何尝不是要谢谢他拯救了她,不让她在这一世里茫然。

    后来她睡着在他怀里,他却一直没睡着,就一直那么一只手臂搂着她,另一只手偶尔的轻抚着她的秀发,偶尔的轻轻地放在膝盖上,转头的时候望着寂寥的夜空。

    往后的很多年里,终于他不再寂寥。

    长夜漫漫,此时他却不急着明天的到来,只是这样相依偎着,便有那种一生一世的感觉。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的手还抓着她的手轻轻地拥着她。

    后来金家的下人都起来忙碌了,他抱着她进了家门,登堂入室却自始至终没有解释一个字,只是横抱着她一步步的朝着台阶上走去。

    佣人们看着也没人敢说话,只是好奇的望着他所到之处,直到房间里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轻轻地将她放好在床上,他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晚点见了!

    那低沉又温柔的声音,然后他出了门,轻轻关上门后下台阶前望着楼下的一切,既陌生又讨厌。

    却只是迈着他的大长腿下了楼,然后挺拔的背影丝毫不停留的离开。

    佣人们互相对视,然后又都继续工作。

    似是已经习惯了在这种名门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也习惯了保持沉默守口如瓶。

    管家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他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就立即点头。

    傅城夜没说话,只给他一平淡的眼神,离去。

    管家转头,望着那个男人离开的冷漠背影,心想,四小姐嫁给这个心比天大的男人,是好吧?

    金迷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之后再醒来的时候家里的人已经全都醒了。

    莫丽茹跟申屠伊作为她的伴娘也早早的赶到。

    秦欣更是一大早就开始张罗着,跟管家一会儿吩咐这个一会儿吩咐那个。

    金迷被催促着换衣服化妆,因为在车里睡了几个小时所以身子有点不爽,就坐在床沿无精打采的。

    “你们怎么都这么有精神?”

    “你怎么这么没精神?”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反而被反问。

    “我在车里睡着了……咦……”

    她突然眼眸一动,然后发现自己不是在车上,她怎么回来的?

    “你还以为自己在车里呢?”

    “我怎么回来的?”金迷疑惑的问。

    莫丽茹跟申屠伊互相对视一眼,提醒她:听你们家的下人说是城少抱你回来的。

    金迷抬眼望着上空,继续满脑子空空如也什么也想不起。

    “赶紧换衣服了,等下新郎要来接人了。”

    “这才几点啊。”

    然,她以为几分钟化好的妆化了太久。

    两个伴娘也在互相化妆,完全不用工作人员帮忙。

    化妆师专业到让她必须耐着性子,但是她开始想着昨天晚上见面的时候,想着自己后来靠着他怀里睡着。

    哪怕是在车里,好似只要在一起,睡着也是挺容易的事情。

    当然,在他不对她上下其手折磨她的时候。

    昨晚,他出奇的规矩。

    是因为……

    “明晚你可就不能在推辞了。”

    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又在耳边响起,瞬间耳沿就红了,脸也越来越发烫。

    申屠伊跟莫丽茹跟她说话呢她也听不见,两个女人好奇的转头看她,然后发现她已经在走神,而且脸那么红。

    两个女人对面坐着,不由的互相对视着,然后忍不住又开始笑。

    “是不是有男人的女人都这样?搞不好就要幻想一些什么?”莫丽茹问申屠伊。

    “呵呵呵,是的吧,不过小迷姐怎么会脸这么红啊?”

    申屠伊好奇的又去看金迷,金迷依旧没听到,直到化妆师唇角掩不住的笑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才回过神。

    ——

    楼下。

    金菲看大家都在忙活自己便是也跟着瞎吆喝两声,然后走到自己母亲身后去:“妈,是不是气氛太紧张了?”

    “你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呢,那时候妈还要紧张得多。”秦欣看她一眼,然后继续张罗。

    “可是她又不是我们金家的亲孩子。”

    “嘘,你也想进牢里去?”秦欣立即给女儿使眼色,抓着女儿的手让女儿冷静。

    金菲不高兴的甩开她的手:我就是看不惯,凭什么她可以嫁得这么好。

    “你嫁的差吗?你们姐妹三个哪一个不是嫁了京城最有名的公子哥?”

    “可是就属城少最有钱,而且颜值也是最高。”

    “钱那么多花的完吗?我劝你以后少说这样的话,听到了?”秦欣瞅着她劝她。

    “哼!”金菲冷哼一声,转身就扭着她的小蛮腰往里面走去。

    秦欣无奈的叹了声,金名爵穿着唐装出来,秦欣看着他明明是老了,可是越发的威严不容侵犯的样子,压得她的心里有点透不过气来。

    ——

    城少跟小迷的婚礼现场。

    海边的风轻轻地一吹便是让人身心舒畅,优美的音乐响起,各路大牌相聚着朝着里面走去。

    顾言早早的就已经在现场监督,金律也来的很早。

    两位伴郎早早的就在后面候着,新郎在等待中像是有些烦闷。

    阮麟走到他身边去,压低着嗓音问他:这几天有事?

    “嗯!”傅城夜闷哼了一声,然后眯着眼看着远方海与天相交的地方。

    “你还没跟她摊牌?”

    傅城夜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别处,他又何尝不想跟她摊牌?

    好几次他都打算说了,可终是又咽了回去。

    这样的生活很好,他不想让她的情绪有所改变。

    海风越来越顺畅,傅城夜棱角分明的脸上却越发的冷漠。

    “那下次再走,提前打个招呼。”

    傅城夜浅笑一声:知道了!

    阮麟转头看着陆亦寒朝着他们走来,便是也不闭了嘴。

    陆亦寒不是没感觉这俩人有秘密,但是论矫情他又不得多说什么,便也不问。

    只是金迷今天结婚,他倒是有点期待。

    想起来两个人从第一次打交道到现在,他也不晓得自己心里有种怎样微妙的感觉。

    傅城夜豪气的婚礼自然让他比拟,但是他更期待的是他们的婚礼,那个女人会在这场婚姻里找到幸福吗?

    那么娇滴滴的大小姐,真的跟冷漠无情的男人可以过一生?

    金家四小姐在京里的名声也是众口难调,但是在他看来,那不过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罢了,一无所长。

    然,远处新娘子从车里下来,海滩为背景,一袭白色的婚纱更是将这偌大的地方衬托的浪漫不已。

    最著名的钢琴大师为他们弹奏婚礼进行曲,最著名的导演为他们拍摄这一场盛况。

    超豪华的大人物阵容,从富商到军官,还有一众演艺圈的大碗,从京城到城外,再到国外,甚至法国最豪气的公爵以及某国家的王子都带着自己的女友来助阵。

    傅城夜说要给她最豪华盛大的婚礼。

    金迷挽着金名爵的臂弯朝着他缓缓地走近,那一刻她承认他做到了。

    只是她只想到他眼前,将手放到他的掌心里,以后由他带领她步入另一个层次的生活。

    当所有的人都在把这一场当成商政联姻看,然,男女主角却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他们自己需要对方。

    “我把女儿交给你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待她,让她受半点委屈我可也不会饶你。”

    “您请放心。”

    当金名爵像个好父亲一样将最小的女儿交给傅城夜的时候,傅城夜也像个好女婿那般说着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而金迷则是只专注的望着他,之后他拉着她的手与她并肩站,司仪站在一旁看他们俩互相对视一会儿突然朝着大家笑了一声,也不急着说话。

    倒是叫台下的观众一下子笑了起来,他们俩那一副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的样子,叫旁人怎能不感慨?

    年轻人的婚姻感情总是叫人羡慕的,尤其是这样一对郎才女貌。

    姚冠群跟傅耀祖难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坐在一块,也是难得的挨得那么近,彼此交头接耳像是感情很要好的老两口。

    最不爽的就是傅家二少了,别人成双成对,却唯独他,女人还在事务所加班呢。

    其实他有邀请陆瑾瑜,只是陆瑾瑜拒绝了。

    原因是他没经过父母同意,那虽然是他的学妹,也是她先追求的他,但是后来的后来,这学妹变成小助理后,脾气一天比一天大,越来越不受委屈。

    傅城锦想起来之前跟她通的那个电话,她那干巴巴的一句在加班他的心就凉凉的。

    司仪轻咳了两声,提醒他们差不多了,金迷那时候才回过神,立即将眼神从他眼睛移开。

    傅城夜却是毫不在意别人的眼神,就那么牵着她的手等待着司仪讲他的开场白。

    蓝天与海相交的地方成了一个美妙圆满的弧度,仿佛象征着最美满的爱情。

    万里晴空,云彩一朵朵的绽放,海的这头,是美不胜收的婚礼现场。

    所有的布局以及所有的贵宾,媒体在最后方有序的拍摄记录,这一天注定了要如此顺利。

    两位美丽的伴娘都身着粉色系礼服站在新娘身侧,帅气的伴郎则是白色西装在新郎的身侧。

    两个人交换婚戒,结婚戒指是超大颗的钻戒,金迷看了都眼睛一花,更别提在座的。

    当大屏幕上播放着那一场,所有的人都惊呆的望着那枚戒指缓缓地送到她的手上。

    只是后来她几乎没怎么戴过,除非是超级重要庞大的场合,否则她都是戴着他求婚时送给她的素戒。

    还有……

    陆晓媛的母亲被医院的护士推着缓缓地朝着人群后走去,她坐在轮椅里,但是也因为今天来参加婚礼而穿的很隆重。

    金迷听到有人在尖叫便条件反射的往外看了一眼,那一眼她便望见了陆晓媛的母亲,瞬间整个人都柔软下来。

    傅城夜看她眼神变化编朝着那边看去,然后更是欣慰的望着她。

    金迷又与他相对,将新郎的戒指戴到他手上,但是也看到他手上还是戴着素戒,不自禁的抬眼专注的望着他。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司仪刚要开口,他们俩就已经缓缓地接近彼此,那个吻,缓缓地开始。

    唇齿间轻柔地纠缠,似是对这一场婚礼最好的诠释。

    陆晓媛的母亲远远地看着,她不知道那位名门千金为什么要请她来参加婚礼,她也曾犹豫,但是最后还是来了。

    突然想起自己的女儿,然后就像是看自己的女儿的婚礼一样看完这场婚礼。

    之后又悄悄地离开。

    ——

    这一次的捧花被申屠伊抢走,莫丽茹在一众女孩前面失落的整个人都要跌倒了。

    申屠伊却抱着捧花隔着人海大喊起来:阮麟,我抢到了,你要准备好娶我哦。

    阮麟站在一群抢捧花的女人之外,还要担心她的安全,又禁不住无奈的叹了声。

    莫丽茹伤心的眼泪都要出来,待人群散去,陆亦寒站在她旁边:这种事有什么好在意?

    莫丽茹扭头看他一眼:你懂什么?你又不是大龄剩女。

    陆亦寒没再说话,只是站在旁边看着新郎跟新娘在人群中接吻。

    戚畅跟傅赫也来参加了婚礼,两个人面对别人的婚礼均是感慨万千,尤其是戚畅,不由的发酸的问自己老公:还记得你娶我的时候的情景吗?

    “当然,我更记得这些年一直不能停止的爱你。”

    傅赫一句话,让戚畅立即就说不出别的,而他搂住戚畅的肩膀:婚礼参加完了,我们也该回城了。

    “嗯,那我们回去吧。”

    “走!”

    两个人就那么轻易商量完之后离开,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傅城瑶跟自己的丈夫站在一块,只是诚心的祝福她弟弟妹妹。

    顾言跟公司的同事在一起,眼神却只是条件反射的去寻找那个身影,然后就看到在边上站着的那个女人,还有……她丈夫吗?

    “差不多了,我们跟爸妈一起去酒店。”

    “好!”

    顾言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只是看傅城瑶对丈夫说了什么,然后两个人一起朝着前面走去。

    顾言想,外界传闻他们夫妻感情早就不好也不一定是真的,毕竟人家好不好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而傅城瑶挽着丈夫时候的样子又看上去那么的……

    她好像很迁就那个男人。

    ——

    这夜闹到几点?

    当两个人在璀璨顶楼的总统套房躺着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一点半,宾客走了以后几个相熟的朋友便又一起喝了几杯,然后就到了这个时间。

    铺满红白玫瑰的大床上两个人互相对望着,安静之后男人突然的翻身压在女人的身上。

    “还记得那天你对我说的话?”

    漆黑的鹰眸直视着身下的女人,极为渴望的询问。

    “什么话?”她紧揪着一颗心低声问他。

    “今晚,你是我的人了。”

    或许是因为喝太多了,她从他灼灼的眸子里望着她自己的样子,脸蛋也是红的要命,眼睛里更是带着一团不属于以往的火。

    这团火的名字叫*吗?

    她竟然觉得嗓子眼里干燥的厉害,突然就抬手去勾住了他的脖子:是,今晚你是我的人了。

    只是清灵的眸子里突然有种勇敢的光芒散出来,她想让自己尽量的表现的不那么小家子气。

    她不想像是小说里的那些情节,那些女主角被破身的时候那么软绵绵的,哭的那么可怜,她想要不一样一些。

    可是……

    大床上两个人突然分开,他跪在旁边开始扯着领带,金迷则开始把礼服用力的扯着。

    因为晚上换了旗袍,所以这会儿她竟然完全没办法把旗袍的扣子解开,太难解了。

    她低头看着那一整排扣子,然后整个人都急的上火。

    傅城夜仰着脖子脱掉自己的衬衣之后低头看着她脖子处的扣子半开着,白里透红的肌肤若隐若现的叫他漆黑的眼一下子着了火一般。

    “我来!”他上前去,再次将她扑到在床上,漆黑的眸子望她一眼,然后低头一边亲吻她的脸颊,手上的动作却灵巧的很。

    金迷被他亲的难受,一双手禁不住用力的抓着身子底下的床单,他的手却是很快的将扣子给解开,一颗颗的,身上不再那么紧,渐渐地轻松下来,并且有点凉意袭上。

    她的呼吸有些不稳,圆润的脸蛋更是红彤彤的无比诱人。

    “你怎么这么顺手?是不是以前解过?”金迷脑海里一闪即过的灵感,立即质问道。

    男人漆黑的鹰眸直直的盯着她,望着她有点醋意的模样却突然唇角浅勾:你想的真多,我只会为你解。

    那话说着的时候更是轻轻地亲吻着她已经露出的肌肤。

    “只为我?真的?”她不敢相信,想去抓他的手却被他的一只手给用力的牵制住。

    他的手又长又骨感,与她的手纠缠的时候让她不自禁的心慌,那种被牵制的感觉……

    “当然!”好听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倾泻。

    扣子全部被解开,然后里面只是红色的内衣显露无疑。

    红色内衣外的肌肤更是被衬得白里透红,禁欲太久的男人嗓音一下子有些沙哑,然后将女人扑倒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你再也逃不掉了。”

    他的双手捧着她的脸,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她的模样,禁不住叹息了一声,仿佛这一刻已经等了几生几世。

    “谁说我要逃了?你不要逃才好,从今晚开始你就是我金迷的男人了。”

    明明羞愧的无地自容,但是这一刻,温暖的暗光下,她却倔强的的跟他宣布他是她的男人了。

    “嗯,那我要施行你男人的权利了!”低声通知。

    傅城夜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那强装镇静的样子,黑眸渐渐地朝着她的眼下望去,渐渐地……

    金迷突然紧张地不能自己,意识到自己将要失去某样东西,也意识到自己从今往后终于是个有男人的女人了。

    只是,只是心内的激动仿佛带有淡淡的悲伤,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惶恐。

    难道只是因为自己还没跟男人发生过关系?

    “小迷。”他低低的叫她,亲吻在她的胸口无法停下。

    “嗯?”金迷细长的手指掐着他肩膀上结实的肌肤,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昏死过去了。

    当他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在她耳边低喃告诉她即将发生的事情,那独属于男人在某些时候的低哑嗓音,小迷紧张地嗓子开始冒烟,就那么泪汪汪的望着屋顶。

    “傅城夜,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次。”

    “嗯,我知道就好。”

    他继续亲吻她如玉的肌肤,一寸寸的让他爱不释手。

    其实早在认定她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那个问题,他如何不知道这个时代找个结婚才是第一次的女人有多难?

    那时候一旦认定,别的就都不再重要了。

    只是后来渐渐地,他还是端详揣摩过,此刻他更是料定她是初次。

    因为她这样特别,他怎么会还不懂?

    “傅城夜!”她更是疼痛的喊着他的名字,然后紧紧地咬住他的肩膀。

    她从来都觉得这种事应该是很无聊的,怎么会想的到……

    之后漫长的夜里,这场爱,缓慢又连绵,温柔又深奥。

    对金迷来说,这晚简直就是步入地狱,又好像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

    但是对傅城夜来说……

    那美妙的感觉让他久久的不能自拔。

    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美好的感觉,只是她拖到这晚才让他品尝。

    他不怪她,因为这一夜的来之不易会让他更加珍惜。

    ——

    早晨她醒来的时候他便躺在旁边一手支撑着脑袋侧躺着望着她,金迷立即羞愧的转了头,双手紧紧地拽着被子。

    “忘了告诉你,在你醒来以前我又把你全身上下都重新看了一千遍。”他不缓不慢的说出这一句,脸上的表情也还是那么惬意。

    金迷震惊的用力闭上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自从跟他开始,她这双耳朵真的是受尽污染。

    外面的天气越来越明媚,金迷却连床都要爬不起来。

    直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对她说:八点前要到爸妈那里去敬茶。

    几乎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的立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现在几点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金迷立即望着他生气的吆喝。

    她可不想新婚第一天就给公婆留下不好的印象。

    “放心,我爸妈很开通,不会在这种小事为难你。”

    金迷哭笑不得的扭头看着他,心想你是亲儿子当然不会为难你了,我可是儿媳妇啊。

    或许是婆婆跟儿媳妇不好的电视剧看多了,她几乎是立即就下了床,只是刚要跑就发现大腿内侧火辣辣的的疼,简直疼的她闭着眼,眼泪都挤出来。

    这男人,昨晚怎么没弄死她呢?

    真是手下留情啊。

    傅城夜翻了个身,躺着床上看着她歪歪扭扭的往浴室走去,在她关门后终于低低的笑出声。

    想起昨晚……

    他又翻身躺在床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望着天花板,那美妙的感觉,回味无穷。

    两个人收拾好后出门,他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扛在肩上。

    “喂,你干嘛?”金迷吓的紧紧地抓着他胸口的布料问他。

    “扛你下楼。”

    “别闹了,赶紧放我下来。”

    他哪里管,明知道她疼的要走不了路还要她受罪,作为男人,他可做不到那么残忍。

    幸好这是顶楼,而且早上也没什么人。

    电梯里他才将她放下,金迷羞愧的不看他,只叮嘱他:我自己可以走,等下到了一楼你千万别了。

    “别什么?”他低低的一声问她,看了看那排数字,然后转身朝着她逼近。

    金迷条件反射的往后退,然后两只手就抓住了身后的扶手,而他的双手也不缓不慢的放在她的手两侧,做出与她齐眉的力度,就那么与她互相对视着。

    金迷被他看的浑身难受:你怎么……

    “我可不是女孩子,而且我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是不会害羞的。”

    “你……快起开,待会儿被人看到了。”

    “这是我们的专用电梯,没人会来观赏。”他好心的提醒,声音温柔,却叫她越来越紧张。

    为什么两人明明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她竟然还是会尴尬的厉害。

    明明已经不再陌生,但是这一刻,她突然不知道怎么跟他靠近。

    直到那一刻,他突然缓缓地逼近,然后浅薄的唇瓣轻轻地覆在她的唇上。

    像是在浅尝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他甚至都不舍的太用力过猛,只是就着那个动作渐渐地的更加专注。

    金迷的心跳加速,但是渐渐地,好像感觉到了那种属于他们之间该有的亲近。

    抓着扶手的手缓缓地松开扶手,然后轻轻地贴在他的胸口,顺着他的胸口缓缓地往上,勾住他的肩膀,再搂住他的脖子。

    心想反正没有别人。

    然后就毫无顾忌的跟他继续亲吻。

    傅城夜感受到她的主动,立即就抱着她的屁股支起了身,然后两个人相拥着把那个吻发挥到极致。

    电梯开的时候他们俩还在亲嘴,大厅里有几个人经过的时候只是无意间抬眼,看到电梯里的景象都不自禁的多看几眼。

    之后他又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别害羞,我只是抱着我的妻子而已。

    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她将脸埋在他怀里,虽然不能不紧张,但是他说的合理。

    何况她的腿里真的好痛啊。

    两个人刚到门口车子就已经停好,侍者把车门打开,他将她轻轻地放好,侍者关门,他去驾驶座那边。

    金迷坐好的时候顺便深呼吸了一下,他上车后看她在走神编倾身过去将安全带拉过来给她绑好。

    金迷被他这一举动吓一跳,但是之后却闻着他头发清香的味道不自禁的着了迷,就那么静静地望着。

    她想,以后她一定会习惯的,习惯他这样跟她贴近。

    ——

    两个人一起去老宅敬茶,姚冠群跟傅耀祖都早早的准备好了红包,喝了茶自然要给新媳妇红包。

    金迷开心的收下,仿佛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这么大这么厚的红包。

    “谢谢爸,谢谢妈!”她甜甜的道谢。

    “嗯,两个人结婚了要好好白头偕老,更要让我们早点抱孙子啊。”姚冠群祝福过后不忘叮嘱。

    傅城夜坐在旁边不说话,只是看着他媳妇红着脸轻轻点头的小模样,昨晚她如还没有熟透的果子,酸酸甜甜的简直叫他欲生欲死好几回。

    今天呢?

    她忍着身上的不适陪他回来敬茶,宛如一个乖巧的小媳妇的模样更是让他心里软软的。

    傅家人难得这样齐的在一起好几天,姚冠群心里有些期盼,但是又不会对此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看着自己的小儿媳,又看向自己的儿子:今年可有要宝宝的打算?

    “顺其自然。”他低低的一声。

    昨晚就没戴套,不过昨晚没戴套的原因不是因为想要孩子,只是因为两个人这一世的第一次,他不希望有别的阻拦。

    更是因为,既然结为夫妻,他们又没有不要孩子的打算。

    “听你这么说我就心安了,咱们傅家家大业大,当然也要枝繁叶茂,不管你们生男生女,总之要多生几个才好。”

    金迷没说话,在婆婆家里要乖顺,她一直让自己显得得体,乖巧。

    而且因为是傅城夜的父母,她打心底想要给他们留下好印象,并且好好相处。

    “妈,他们才刚结婚你就给他们施加压力啊?小迷都害羞了。”傅城瑶坐在旁边看着弟妹脸红都忍不住替她说话了。

    姚冠群又看了金迷一眼,然后忍笑说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是女人就要生孩子的。

    金迷……

    “谁说女人就非要生孩子?女人又不是生孩子的机器,我们开心就生,不开心就不生。”

    “你给我闭嘴,自己不生还不让别人生了?”姚冠群一听大女儿的话立即不高兴了。

    “算了算了,这大喜的日子别吵吵了,今天中午一起在家吃个饭,老二你今天中午也必须在家吃啊。”

    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傅城锦听到这话后只是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发言。

    “要不把瑾瑜也叫来吧?那我们一家人可就真的聚齐了。”

    “谁敢?你敢给我叫一个试试?”

    “你们就算叫她,她也未必会来的。”傅城锦看母亲跟大姐为了他女人的事情争执就说了句。

    “她倒是想来啊,我让她进这个家门吗?在这个家只有我说了算。”

    姚冠群那话一出,立即全场都安静起来。

    “既然今天也没别的事情,不如我们爷俩切磋切磋书法怎么样?”傅耀祖听不下去那些事,脑子里突然想起自己的爱好。

    金迷从始至终都没插上话,这会儿一下子回不过神,傻愣的望着对面坐着的公公。

    之后还是乖乖地跟他去了书房,这真的是一个超大的书房,里面真的是一应俱全,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接没有的。

    金迷要写字的时候傅城夜突然推了推椅子给她:坐下写。

    金迷转头看他一眼,然后不敢坐。

    “你坐下得劲就坐下写。”傅耀祖站在旁边背着手等着,脾气也还算好。

    金迷这才坐下,姚冠群跟傅城瑶叮嘱了两句才到书房,然后看着金迷写字的时候对大女儿说:你也跟你三弟妹学学,别整天就知道瞎逛。

    “我有自己的爱好啊。”傅城瑶立即反驳。

    “你的爱好就是深夜里泡吧?现在还真是挺多像是你这样的女孩子,明明婚都结了却还跟没结婚时候一样。”

    “城瑶你陪你妈出去走走去。”傅耀祖听不得耳根太吵,立即出了个主意。

    母女俩立即朝着他看去,傅耀祖立即缓和的声音说:你不是早就看中了一条丝巾没到货吗?说不定今天到了呢。

    他这样一说姚冠群才拉着女儿出了门,家里就剩下爷仨跟小迷。

    傅城锦看了会儿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还不如跟自己女人聊个视频。

    只可惜回房间后发了好几次人家都没搭理他。

    傅城夜半坐在桌沿看着他老婆写字时候的姿势,突然想着她那次的广告里一身旗袍在身。

    心里突然就升起那样的念头。

    傅耀祖看了儿子一眼,然后也提了笔,金迷赶紧站起来,傅耀祖说:我不习惯坐着写,你坐着吧。

    金迷便又拉了下椅子坐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公公写。

    两个人的字当然是有差距的,金迷的字迹明显轻快,没有那么大的力道。

    而傅耀祖的字则是苍劲有力。

    “爸爸的字可真的是苍劲有力,仿佛要破纸而出,酷。”

    听到儿媳妇夸奖,傅耀祖完成最后一个字,然后提笔,将笔轻轻地放在砚台上,之后才笑了一声。

    那笑里自然是带有得意,毕竟自己写了这么多年。

    “爸这字的确不错,但是相比较起来,当然是你老公写的更好。”傅城夜听老婆夸别人不高兴了,立即起身将笔拿起来,低低的命令一声:把纸铺好。

    金迷一听那话立即像个小丫头一样乖乖的给主子又铺了张纸。

    就连傅耀祖也是第一次见他写字,甚至全是古字,一个个的都仿佛破纸而出,力道又刚刚好。

    他写字的时候坐着,那样子……

    金迷眼前突然一闪即过自己去故宫游玩的时候看到的那张龙椅,然后就又出现电视剧里的情节,皇帝陛下正在写大事。

    心‘砰’的一声,——好像被枪击。

    ------题外话------

    亲爱哒们看完书去书评哦,飘雪等你们讨论剧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