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洁癖男神蜜爱娇妻 »  100 几个月以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45999金凤凰开奖结果黄大仙资料网站

小说:洁癖男神蜜爱娇妻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家里突然有个小不点在,他回来后看到……

    肯定会吓一跳的,说不定还会以为不是自己的。

    现在一些树上的树叶都掉光了要,开车去上班的路上,车辆好像也比平时稀少了一些。

    泛黄的叶子一片片的不急不缓的落在地上,草丛,或者车上,行人的肩上。

    到医院的路不算漫长,但是她现在开车也慢了许多,一切以安全为主,所以去的时候也晚了点。

    大家都和和气气的打招呼,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只是互相客套着,偶尔的聊个别人的事情解闷。

    忙碌的时候又忙碌的很,过了前三个月,她的身体也好了些,然后便继续上手术台。

    莫丽茹开玩笑说:你儿子长大后会不会埋怨你啊?从小就给他看那些血腥的场面。

    “说不定他还要感谢我赐给他看这么血腥的场面还不惧怕的胆量。”

    莫丽茹……

    中午两个人一起去吃饭,食堂特意给她单独准备了一份。

    “您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院长说了,一定要让您有在家吃的感觉。”

    金迷笑了声:您辛苦了。

    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人,她们打了饭便赶紧的撤了。

    “院长这是巴结你呢吧?”

    “你要不要吃?”

    金迷低头看着自己餐盘里的饭菜还有汤,然后问莫丽茹。

    莫丽茹一看那菜颜色那么淡立即摇头:我是重口味。

    金迷朝着她的餐盘里看了一眼,然后笑着承认。

    “不过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这最累的三个月都过去了,他总不是今年都不想回来了吧?”

    金迷被她这么一问,到了嘴边的饭差点没吃进去,好不容易放到嘴里,也是食之无味。

    是啊,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有那么一阵子她甚至在想,他可还活着?

    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敢奢望他回来,只求他还活着。

    宫斗那么深,她突然怕的要命,生怕她的孩子生下来就见不到自己的父亲。

    “他不会真的穿越到古代去了吧?”

    金迷不说话,只是浅浅的笑了声,唇角略带涩意。

    “那,对了,电视剧里不都有什么穿梭之门之类的嘛。”

    “你是要我挺着大肚子去找他吗?”金迷低声问她。

    莫丽茹立即捂了嘴,金迷无奈的叹了一声:我现在真的是什么都不敢求,只要他还活着,我就谢天谢地了。

    莫丽茹望着她那哀莫大于心不死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握住她的手:别乱想,肯定会没事的。

    金迷又不说话,只是用力的让自己多吃点饭,宝宝的营养必须跟上。

    只是她真怕傅家人一直问她啊,总是以在打电话为由会不会不合适?

    因为傅家人明显不高兴了,为什么只跟她通电话,却不跟他们谈?

    金迷突然想到他秘书,吃完饭就开车去了他的办公大楼。

    金迷一怔,他办公室门口两个熟悉的人正在认真议论着什么。

    沈秘书见到她也是一怔,阮麟看到她的时候倒是很坦然:你终于还是来了。

    “你怎么也在?”

    “阮少现在兼职我们集团的总监职务。”

    金迷这才又点了点头,本想直接让沈秘书做事,既然遇到了阮麟,她便轻声说:我们谈谈?

    “那去我办公室吧。”他淡淡的一声然后领着她又往电梯处走去。

    电梯里金迷一直没问什么,直到下了楼到他办公室:你们早就商议好的?

    “嗯,对了,听说你怀孕了,恭喜你。”

    “可是孩子的父亲现在生死未卜。”

    “我也想帮你,可是我在那一世的生命已经结束了。”

    “意思是……”

    “我回不去了。”

    “那城夜呢?”

    “他是一国之主,所以会麻烦很多。”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活着?”

    阮麟低了低头,无奈的叹了一声:他会回来的,这一点我们俩必须都坚信。

    “我们现在必须做点什么。”金迷想了想,点头认可后说道。

    “好,你说怎么做,我来做。”阮麟答应。

    “他以前离开这么久你们怎么办的?”

    “偶尔会找人假扮他,但是基本不用,傅家人应该已经习惯了他的行踪隐秘。”

    “但是我觉得这次可能会不一样,再找人假扮他吧?”

    “因为知道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帮他隐瞒,我还以为这一次可以轻松得多。”

    “可是他离开的太久,我一个人已经不足以让大家信任。”

    “嗯,这件事我找傅城锦来解决吧。”

    “傅城锦?他也知道了?”

    阮麟笑了笑:傅家必须有个人知道这件事,才能帮他把谎言圆满的说下去。

    金迷……

    “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养胎,等那家伙回来……”阮麟想着不自觉地笑了一声。

    金迷无奈的看着别处,却在想——

    何日再重逢?

    从他们办公楼下来的时候她站在车前好一会儿,好想看着他的车停在附近,却只是陌生的车辆经过罢了。

    她上了车,不在寒风里等待。

    为了他们的宝宝,为了再重逢,她将自己装扮的格外的从容坚强。

    晚上她跟傅城瑶一起回了傅家去吃晚饭,傅城锦也在,两个人一见面,只是一眼金迷就知道他已经知道所有,只是像平常那样打招呼。

    傅城锦也是,没有改变。

    “这小子也真是可恨,这都多久了还不回来,这个月再不回来我就亲自飞过去把他给你抓回来。”

    “他最近世界各地的跑,您要抓他也不好抓呢,还是让他安心的忙吧,大家都这么照顾我,我觉得也挺温暖的。”金迷笑着柔声道。

    傅城锦不说话,男人接受这种事情比较快,但是他也不是没有负面情绪。

    只是那个男人已经当了他很多年的弟弟,所以他希望他能早点回来。

    他希望,有一天那里的一切都变的不存在,傅城夜就是傅城夜而已。

    “唉,小迷你就是太宠着你老公了,你看你把他惯的心多宽啊,老婆怀孕好几个月了还不知道回来看看。”

    “他回来过的嘛。”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啊。”

    金迷听着她们母女那么说,突然心里不是滋味,不知道怎么编下去。

    “你们不是总希望他把公司打理的更上一层楼么?现在他努力奋斗了你们又不高兴了?说到底他现在这么拼,将来这一切还不是他们俩孩子的么?弟妹不怨他,孩子不怨他,你们就一人少说两句吧。”

    金迷才发现,多个人知道,真的有帮助。

    至少她不是孤军奋战。

    她离开的时候傅城锦主动去送她,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傅城锦低语:老三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谢了哥!”

    回去的路上她想,他不在,但是他的家人朋友都在自己身边。

    总比一个人孤立无援的好吧?

    她发现他离开的越久,她的心胸就越是宽广。

    不自觉地抿唇浅笑,心想,他要是一直不回来,她是不是就从容不迫的看破红尘了呢?

    车子缓缓地驶进似水流年,车门被关上的时候发出的声音,跟这外面的冷天气一样让人疼痛。

    她听到自己的心动了一下子,之后回到屋里,暖意扑面而来,眼眶里不自觉地温润。

    阿姨早就准备好了夜宵,她一回去便有的吃,阿姨看她胃口好也开心。

    但是她怀孕三个多月了傅城夜一直没回来,阿姨觉得她有些可怜。

    其实金迷也觉得自己有点可怜,不是有点,是很可怜。

    上次去医院检查,看别人都是夫妻俩一起,她心里还不是滋味来着。

    这段时间她有意经过妇产科,看到里面那一个个的小宝宝的时候心里总是软软的。

    除了一件事不能想了立即兑现,就是他。

    别人跟爱人分开或许是因为出差,或许是因为吵架,他们倒是好。

    深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抚那另一半床,却也没有他的温度了。

    是的,他已经太久没回来,久的她在这张床上找不到一丝跟他有关的东西。

    才突然想起来,二楼的床是新换的,当然不会有他的味道及温度。

    所以夜再深一点的时候她就起床出了门悄悄地上了三楼。

    那是他们熟悉的床,刚躺上去的时候凉的她缩在被窝里动也不动,只是昏暗的空间里,独自一个人躺在那张大床上显得尤为让人心疼。

    ——

    只是夜总是会过去,新的一天又到来。

    早饭后依旧是按时去上班,莫丽茹看着她脸色不好走上前去抬手一摸,她果然又发烧了。

    “你家不应该冷啊,在路上冻的?”

    她才不会告诉别人她是想她老公的床,然后去他床上冻的。

    她只趴在桌上等着人来给她挂盐水,莫丽茹坐在旁边看着忍不住一直叹气。

    “唉,别人的幸福真的是羡慕不来,你看你现在这样子,嫁给他有什么好?”

    “可是不嫁给他我又有什么用?不嫁给他我就不能再回医院,更不可能再上手术台,更不可能查清楚自己的身世,还有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他给我的呀。”

    她的一只手放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小腹,然后又开始不说话。

    是他成全了她的未来。

    也但愿不是他毁了她的未来。

    金迷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的现在的形势,也比谁都能猜测将来最不济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依旧只能选择从容,选择忍耐。

    等他回来。

    好几个小时都在挂盐水,莫丽茹在她身边陪着,她偶尔抬抬头,莫丽茹也看她,然后笑着对她说:我跟陆亦寒睡了。

    金迷……

    “我主动的。”

    金迷……

    “谈不上是不是爱,就是想要占有。”

    金迷……

    这的确是她认识的莫丽茹吧。

    “那接下来呢?”金迷有些期待的问道。

    “接下来就不知道了,这几天他在外出差,我们就没再联系。”

    金迷点点头,虽然说不上什么感觉,但是总觉得他们之间才开始,莫丽茹的魄力更是让她佩服不已。

    “或许以后什么都不再有你说是不是?”

    办公室里一下子变的很安静,金迷趴在桌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就那么懒懒的望着对面在紧张不安的女人。

    “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在意是不是?”

    “我倒是觉得他未必无情,只是情不到浓深时。”剔透的杏眸微动,然后倾吐出这样的话。

    “你是认真的么?”莫丽茹不敢相信的望着她。

    “当然,我当然是认真的,等他出差回来就再见吧,然后好好地争取自己想要的幸福。”金迷突然笑了声,很坦率的说出莫丽茹的心思。

    莫丽茹突然捂着脸:你这女人真是越来越色了。

    金迷忍不住说:我比窦娥还要冤枉了。

    莫丽茹又放下手对她笑:希望真的能争取到。

    金迷不说话,只那么静静地望着她,突然想,跟这世上的人在一起,出差就是出差,总好过不知踪迹。

    “可是无论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哪怕以后携手走过很多年,你都要记得,傅城夜的事情不能说。”

    “你放心,我会死守这个秘密,一直带到墓地里。”

    金迷又不说话,有点累的瘫在椅子里。

    下班的时候金菲在医院门口把她堵住,莫丽茹从后面跟出来立即挡在金迷的前面:你想干嘛?

    “我要跟她说话,跟你没关系。”

    金菲冷冷的眼神看着莫丽茹说道。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莫丽茹冷声问。

    “金迷,有本事你就别挡在别人后面。”

    金迷没说话,只是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那几个男人早就看情况不对,这会儿看她眼色立即上了前。

    “丽茹,可以让开了。”待到那几个人走近,金迷才开了口。

    金菲一看周围突然多出来的男人心里提着一口气不高兴了好久,然后还是冷哼了一声:无耻。

    “现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了。”金迷不理她的话,只淡淡的问道。

    “妈被你气病了,你不准备回去跟她道个歉吗?”

    “让她好好活着,看着她妹妹的女儿活的有多好。”

    “你什么意思啊?”金菲不高兴的眉头挑起来。

    “意思就是我们不适合再见面,如果见了,她的病情可能只会更严重。”

    “她养了你十多年,你就这么对养你的人吗?”

    “别人养你三十年好不好?养你的后半生好不好?将你的亲生母亲杀死之后。”

    金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望着金迷那从容说话的样子,她却觉的有点承受不来。

    “你有没有想过,她这些年也不好过。”

    “那是她应该得的。”金迷说完后转身离开。

    “金迷,你这样会遭报应的,你现在怀着孩子心肠还这么恶毒,你不怕报应到你孩子身上吗?”

    金菲气的踮着脚诅咒,因为被几个男人挡住了路,她只能站在原地望着金迷的背影说道。

    金迷的步子停住,莫丽茹也停住,只是莫丽茹转了头,而她却没有。

    “我们走吧,不用管她。”

    “可是她这么诅咒你。”莫丽茹生气的压低了嗓音提示她。

    “那就教训她。”金迷突然一想,人家诅咒她孩子呢,她要是什么也不做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然后转眼朝着那个地方望去,凌厉的眼神仿尖锐的仿佛要杀人,吓的那边的女人立即放下了后脚跟。

    那几个男人看了金迷一眼,然后立即向着金菲靠近,也不管是在外面。

    金菲一看那架势,脸色立即惨白如纸,眼珠子一转,转身就跑。

    一个男人伸了脚,然后金菲被绊倒在水泥地上,顿时疼的咿咿呀呀的大叫起来。

    金迷望着那一幕,突然就想起自己在金家被绊倒的那一幕,眼里的神情越来越冷,嘴角却是浅勾。

    这世上,很多事情都在大家身上轮回着。

    曾经她承受的,转眼或许就是另一个人再承受。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句话,很有道理。

    她转身朝着车子那里走去,莫丽茹也嘲笑了一声,然后转头离开。

    大家都散开了,金菲好不容易爬起来,却发现周围好些人都在打量她,立即就朝着自己车子那边一瘸一拐的走去。

    她突然发现,她必须跟她老公搞好关系,否则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她突然咽不下那口气,那个曾经在她家里装疯卖傻的小姑娘今天竟然那么高高在上盛气凌人。

    无论是从身世背景还是从阅历,金菲都咽不下这口气。

    她忘不掉金迷刚去她们家的时候可怜巴巴的样子,她也忘不掉这些年金迷低三下气,甚至弱智痴傻的样子。

    晚上傅城瑶依旧陪着她在家休息,她脱了鞋子盘腿在沙发里看报纸,傅城瑶守着电视的财经频道。

    “我整天跟你在一起你会不会觉得碍眼啊?”傅城瑶好奇的问她。

    “怎么会?我都没有姐妹弟兄……我是说我跟两个姐姐的关系都不好,反而是你,我觉得像是亲姐姐一样,所以我很喜欢现在这样,城夜不在家,你却可以一直陪着我。”金迷差点说漏嘴,后来立即改口。

    傅城瑶笑着望着她: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还真怕打扰你呢,看你整天晚上安安静静的不怎么爱说话。

    “我现在啊,是在修炼呢。”金迷说着自己傻笑了一声。

    傅城瑶扭头好奇的望着她。

    之后想明白更是也跟着笑起来:等那小子回来,我第一个替你收拾他。

    金迷想,恐怕他不是那么配合的人。

    等待真的很磨人,真的像是一场巨大的修炼。

    ——

    “还在为了小迷的事情伤心?”

    墨黛拍戏回来洗了个澡去客厅就看到金律在沙发里喝闷酒,想起上次说到小迷的事情立即上前去在他身边坐下低声问道。

    金律转眼看她一眼,缓缓地将她搂在怀里:我怎么能不伤心?一件事,就毁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妹感情。

    “其实我觉得应该没有那么严重,你不是也说她都理解么?以小迷的性子,我猜测她只是心理上无法接受,但是她心底里,你肯定还是她独一无二的大哥。”

    金律转头看着墨黛,不自觉地笑了一声。

    墨黛也低笑着:不要乱想了,明天中午给她打电话我们一起吃午饭好不好?

    “她还会愿意跟我一起吃午饭?”金律不敢奢望。

    “我给她打电话啊,我约她啊,我又不是你们金家人。”墨黛立即说道。

    “不是金家人?”金律眯着眼忍笑问她,很慎重的。

    墨黛也忍不住笑,跟他额头相抵:是你的人。

    金律忍笑看她:嗯,是我的人就是金家的人。

    墨黛并不与他争执,因为他姓金,而且他爱她,他随便怎么高兴怎么说。

    隔天墨黛就给金迷打了电话,金迷看到她的号码就想起他们家小公主,然后立即接了起来。

    “大嫂。”

    “小迷,中午一起吃顿饭吧?你侄女想你了呢。”墨黛怀里抱着小家伙,正要去购物。

    “嗯,好——”

    她想问,想问金律在不在,但是转念一想,又都压下去了。

    他们兄妹也很久不见了。

    午饭在璀璨舒适的雅间里进行,小家伙来热闹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三个人坐在桌前气氛有些尴尬下来。

    墨黛望着兄妹俩那有些拘谨的样子突然笑了一声:你们俩干嘛这样?搞的好像互相不认识一样,告诉你们啊,我刚拍完戏,按理说你们俩作为我最亲的人该给我庆功的,先喝一杯行吧?

    “我以果汁带酒。”金迷立即端起酒杯。

    “孕妇特殊照顾,果汁就果汁。”墨黛立即说。

    金律端起酒杯,三个人便先喝了一个,但是金迷依旧不怎么说话。

    “你怀孕这么久他还没回来过?”金律突然淡淡的问了一声,主要是看到妹妹脸色不太好有些心疼了。

    “他忙嘛。”金迷低声道。

    “前阵子我去英国了,他根本没在那里。”金律立即对她说道。

    墨黛看着金迷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转头看自己老公凌厉的眼神却是明白他在想什么。

    “哎呀,人家夫妻感情好着呢,你不要乱想啊。”墨黛眼瞅着金律明里暗里的提醒他点到为止。

    “你了解他吗?那个口口声声称自己洁癖的男人。”只是金律一说起这事来就没有那么克制。

    “我当然了解他,他是我丈夫,我孩子的父亲,他这几个月的确很忙,是去过英国,但是他现在几乎世界各地的跑,并不只是英国。”

    “是吗?那么说你确定现在他们集团很多业务需要老板亲自去跑?”

    “哥,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较真,我知道他每天在干什么,希望你相信我的眼光。”

    金律突然笑了声,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他很生气的样子,墨黛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是金迷也在生气的样子,墨黛看着他们兄妹俩的样子一下子有点后悔组织这场饭局。

    本来是想让兄妹俩冰释前嫌,现在倒好,越闹越僵了。

    金迷自然很坚持自己的说法,而金律却并不敢苟同。

    因为一个男人无缘无故的离开老婆那么久,如果不是真的忙工作,那还能忙什么?

    “你真的是知道就好了。”之后他突然低低的说了一声。

    金迷听到他声音缓和之后自己的心内也缓和了不少,却是有些不是滋味。

    因为金律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一直在为她着想。

    但是……

    “哎呀,先吃饭了,小迷现在怀着孩子可不能饿着,先吃饱了我们再说别的。”

    墨黛说着帮金迷盛了汤,金迷笑着接过:谢谢。

    “我们之间说什么感谢的话,要真的有个人要说,也应该是我对你还有城少说。”墨黛忘不掉曾经是谁祝她嫁到金家去。

    如果没有金迷跟傅城夜,她这辈子大概都没办法家到金家去。

    “哥,你可还记得他曾经为你做的事?”

    “他帮过的我当然记得,但是他让我妹妹怀孕的时候一个人我更会记得。”金律说。

    金迷突然笑了声,这声妹妹如此发自肺腑,叫她听了不能忽略掉。

    “实际上我们每天晚上都会视频,我这样说你会不会对他的印象再好一点?”金迷突然柔声对他说道。

    金律……

    墨黛却是心里高兴,看着金迷软下来她就知道她老公也要缓和下来。

    之后小公主醒了不高兴,墨黛也有意给兄妹俩制造单独的时间,便借口抱着孩子出去溜溜,兄妹俩在雅间里呆着互相对视了半晌。

    “听说她病了,现在怎样?”

    “又给你打电话了?”金律皱着眉问她,他提醒过家人别再找金迷麻烦。

    “没有,是金菲去找过我,希望我回去看看她。”

    “那丫头会好好跟你说话?我都不信。”

    金迷低笑了一声:不过她也没占着便宜。

    “嗯,如今的你是不该再让她占便宜了,她要是敢动你一个手指头,你尽管饶回来。”

    “你这样说,别人会以为我才是你的亲妹妹。”金迷低笑着说道。

    “你们在我心里本都是妹妹,但是凡事也讲个理字。”

    “你就那么确认我站在理字上?”

    金律望着她却不说话,只是那么认真的望着她,那眼神仿佛在说他从来都信任她。

    金迷被那眼神望着望的也无话可说,想来这些年他虽然瞒着她那件事,但是也从来都是信任她的,哪怕那些年她不怎么说话,但是金菲跟金美只要敢欺负她,他什么都不问就会教训那两个亲妹妹。

    以前她以为他是保护她的柔弱。

    后来她以为他是因为愧疚。

    现在想来,或许只是一种缘分,上天让他们做了兄妹,然后他愿意保护她。

    不求回报的。

    再看今天这一桌菜,也满满的都是她爱吃的菜。

    也罢,一顿饭就被收买。

    多一个哥哥,总比少一个亲人好。

    她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了,有个哥哥姐姐疼自己也好。

    将来也好多个人跟她一起疼爱肚子里的小家伙。

    突然想,将来这小家伙该多幸福啊?

    光是奶奶家就那么多人,还有她这边,金律跟墨黛肯定会很疼爱她的宝贝,莫丽茹更不用说。

    只是他呢?

    他会疼爱么?

    嗯,他要是敢不疼爱,那她绝不饶了他。

    可是他怎么会不疼爱?

    恐怕会宠溺到她难以隐忍的地步呢。

    下午分手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和平的道别了,金律还不忘跟她提醒:自己在家也好好吃饭,如果有需要就给我跟你大嫂打电话,记住了?

    “记住了,我亲爱的老大哥。”

    “老大哥?”金律拧着眉问她。

    “你一点都不老行了吧,快走啦,下午我还要去剧组呢。”墨黛一边哄他一边催促。

    金迷看着他们走后不自觉地叹了一声,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心里感叹:孩子啊,你爸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身边这样热闹?

    那家伙要是知道自己当爹会不会很开心?

    嗯,他在那边……

    不会也有孩子吧?

    他是天子,如果没孩子才奇怪?

    一想到这儿眉头立即就拧起来,转而就上了车,因为不想再想那种事。

    晚上傅城瑶回去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她还在沙发里看剧呢,听到傅城瑶回来的声音转头看了眼。

    “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约会去了?”金迷笑着问道。

    “唉,已经没会约了。”傅城瑶瘫在沙发里跟她说道。

    “这话怎么说?”

    “就是分手了。”

    金迷愣了一下字,抱着遥控器端详着她等她解释。

    “就是觉得累了,而且其实我们也没谈过。”

    金迷不敢问别的,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

    “唉,幸好三弟还没回来,否则我大概就不能在这里躲清净了。”

    金迷想起上次傅城瑶喝醉了在这儿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整夜就被傅城夜给轰走了。

    傅城瑶躺在沙发里,自由的像个奔放的鸟儿。

    她好像从来都不拘束自己的,不管开不开心,都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金迷望着她躺在沙发里惬意的样子禁不住笑了声,心想顾言应该没本事拒绝这样有魅力的女人。

    就如她现在明明懒散的躺在沙发里,但是看上去依然给人那么帅气整齐的感觉。

    就连女人都有点被倾倒,何况男人呢!

    金迷觉得自己就没有那么潇洒,然后仔细想想,自己好像一身臭毛病。

    然后他竟然还说难得对一个女人动心。

    就那么傻傻的笑开,傅城瑶双手背在脑后,听着她笑就转了头,看着她傻笑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想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

    傅城瑶望着她那合不拢嘴的样子说:我看你这可不是没什么,是不是在想我三弟呢?

    想她三弟还不是时时会发生的事情吗?

    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会抬头低头的就想想她。

    在那边,他还有这里的记忆吗?

    会不会就把她忘了?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

    他说时时刻刻都会想她,想她想的睡不着呢。

    深夜里在大床上辗转的睡不着,他要是再不回来,她的肚子也该起来了。

    现在想念到睡不着的人不知道有没有他,反正她是辗转难眠。

    ——

    年底真的很快就到了,雪在夜里悄然的降临。

    吃完饭她在一楼的玻幕前散步,一只手轻轻地放在自己凸起的小腹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抚着自己的腰上。

    “亲爱的,吃水果了。”里面的人吆喝道。

    “来了!”她低声答应着,然后转身走上前去。

    “这个水果可是从当地空运过来的,老二说超甜,你尝尝。”

    “嗯!”

    姐俩在客厅里吃了满满的一盘新鲜水果,然后满足的躺在沙发里开始傻笑。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再不回来干脆别回来了。”傅城瑶接了傅城锦的电话躲到洗手间里跟他讲。

    傅城锦站在自己卧室的窗口看着楼下:最近他在搞一个大项目,这个项目要是坐下来,咱们傅家可是要名声大振的。

    “那么厉害?可是他老婆现在肚子都大了,他也不能为了项目不管老婆孩子吧?”

    傅城瑶怎么想也觉得金迷太委屈。

    “连弟妹都想得通,你又何必?而且作为姐姐,你最好别再弟妹面前一直嫌弃三弟,否则弟妹要是一心酸跟别的男人跑了,你知道后果?”

    “哈,你跟老三一个德行,就会威胁我,可是我说错了么?我们都是一家人,让我看着自己妹妹一个人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受委屈,我看不下去。”

    “那你就回来吧。”

    “我……”

    “只要你不怕妈唠叨你。”

    “我……”

    “姐,现在弟妹需要你,需要你哄她开心而已。”

    “啊?”

    “看来你还是照常过你的日子,丝毫没有顾念弟妹的心情。”

    “呃!”

    傅城锦挂了电话后傅城瑶在洗手间里尴尬的抓着脖子抬眼看镜子里的自己。

    突然发现自己这几个月竟然一点正事都不敢,整天玩自己的。

    就是晚上回来她还在家就陪陪她。

    眼看着金迷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而她弟弟不在,她当姐姐的……

    是啊,她好像也该放下自己那点破事,专心的照顾照顾这个一直在陪伴她的弟妹了。

    金迷说把她当亲姐姐,她这个亲姐姐竟然习惯性醉醺醺的回家。

    雪越下越厚,又是一个不眠夜。

    傅城瑶大半夜担心金迷着凉悄悄地爬起来去她房间,二楼的房间竟然没人,傅城瑶吓一跳,接着想起三楼立即就跑上去,当她轻轻把门推开一条门缝就看到金迷披着外套靠在玻幕前看着外面。

    明明没有月光,但是却明亮的好像白天。

    那雪还没有停下的意思,正如靠在窗前的女人没有睡觉的心思。

    傅城瑶才发现自己这段日子多么忽略这个女人的感受。

    她一直以为金迷过的很好,因为金迷总是很缓慢的,像是对她三弟出差这件事已经习惯了一样。

    他们全家是习惯了,但是金迷怎么会习惯?他们才认识几年啊。

    傅城瑶发现自己太盲目,明明长了双大眼睛,竟然没看出来这么严重的问题。

    门被轻轻地关上,傅城瑶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突然又推开了她的房门。

    金迷听到声音缓缓地转头,看到傅城瑶打折哈气进来。

    “大姐,怎么还没睡?”金迷低声问道。

    “我那屋好冷,我想跟你一起睡。”

    金迷没说话,看着傅城瑶上了他们的床,正要说什么,突然想到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便没再说。

    “你也快来睡啊,一个人好冷。”

    “很冷吗?是不是生病了?”

    听着她迷迷糊糊的声音金迷才离开了窗口朝着床边走去。

    当上了床摸着傅城瑶的额头上也不是很热,然后更是疑惑的开始思考到底怎么回事。

    “小迷,陪我一起睡好么?我不想一个人睡。”

    傅城瑶说着往她跟前挪了挪,金迷没办法只好躺下,心里还在想,她是不是因为感情的事情才这么不想一个人睡?

    但是仔细想想又想不起她这阵子有什么不妥来,后来想着想着,竟然也就那么睡着了。

    新年的时候傅城瑶去医院接金迷:大过年的你一个孕妇加什么班啊?

    “可是同事们都好几年没过年了。”

    “那也轮不到你来加班啊,爸妈说了,我要是不能把你带回去,我今年这个年也不用过了。”

    傅城瑶拉着金迷出了医院朝着家的方向去。

    其实她只是不想一大家人都在一起却唯独他不在。

    这两天眼泪有点泛滥,泛滥到一不小心就眼眶装不下了。

    ------题外话------

    城少:作者美女什么时候放朕出来?

    美女作者:等书评集堆成山本美女就放你。下章放城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