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洁癖男神蜜爱娇妻 »  105 你难受我才开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澳门老永利官网bifa必发0017

小说:洁癖男神蜜爱娇妻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以后这种日子恐怕会很多,你睡吧,我会小心开车。”

    深夜十二点多她突然一个电话就爬了起来,之后更是丢下他一个人在家就跑医院去了。

    还有她临走时候的那番话,好像以后这种日子真的不会少,所以他到底是为什么要让她去医院?

    到底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还是满足她?

    反正现在连好好跟她睡个觉都奢侈了。

    手术做完已经快四点了,莫丽茹捂着发凉的肚子:去你办公室喝点水啊。

    “嗯,可以。”小迷答应着,然后俩人换下衣服就去办公室。

    “顺便在你的休息室睡一觉吧?我们一起?”莫丽茹忍着难受跟她暧昧的挤眼。

    “也行。”小迷想了想,很好说话的答应了。

    之后俩人快乐的回了办公室,莫丽茹坐在沙发里捂着肚子难受,小迷从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给她。

    “你不喝点吗?”

    “我只想在你怀里睡觉?”

    小迷说完把水给她后就躺在她腿上。

    莫丽茹眯着眼温柔的笑着对她说:宝贝,要睡我们也去床上嘛!等我喝完水啊,乖。

    小迷忍笑然后合着眼,只低声问她: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弄点红糖水喝?

    “喝点热水就好了。”

    然后俩人很快就到了里面休息室去睡觉,本来这休息室是给她跟宝宝一起用的,结果宝宝没怎么来过,她自己也没怎么用,这夜倒是用上了。

    只是某人还在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而小迷已经在莫丽茹怀里睡着了。

    莫丽茹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爬了起来一次,然后不到六点又爬起来,然后……

    “三少奶奶你的水里加了什么药啊给我?”

    “怎么了?”快七点的时候小迷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看着莫丽茹脸色苍白的在她身边躺着。

    “拉稀。”

    之后立即给她挂了盐水,然后莫丽茹躺在休息室里昏昏沉沉的睡着,小迷就在旁边坐着继续打瞌睡。

    仔细想想她们做完手术后就回来睡觉了,中间的确就喝了一杯水。

    但是若是说水有问题,可是她都喝了小半桶了啊。

    这家公司的水他们医院一直在喝都没出过问题。

    傅城夜到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床边打瞌睡的样子,然后无奈的叹了声,把衣服给她轻轻地放在一旁,把她从椅子里抱了出去。

    小迷感觉着有人抱她就醒了其实,却依偎在他怀里任由他抱了出去。

    “你来了。”

    “嗯!”

    他淡淡的答应了一声,把她放在沙发里躺着。

    小迷抬眼看他有些不悦的样子就缓缓地爬了起来:心疼我?

    “我是心疼我自己,自己在家独守空房,老婆在医院陪别人。”

    “你跟丽茹吃醋啊?昨晚她的确抱着我睡觉来着。”

    傅城夜……

    “你可以不说出来的。”傅城夜站在旁边望着她非常冷漠的表情。

    “我故意的。”

    小迷说完之后又躺下,后背僵硬的厉害。

    “等下就回去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昨晚加了班,今天应该可以早点回家吧?”

    “嗯,可以的。”

    “如果怕吵就回似水流年。”他低低的一句,然后坐在她旁边让她翻了个身,抬手给她做背部按摩。

    “嗯!就是有点想儿子了。”

    傅城夜给她按摩的动作没停下来,只是眼神里略带幽怨。

    “你什么时候能想想你老公?”

    “你整天惦记我,我还用惦记你么?”小迷低声说,眼皮又开始下垂。

    傅城夜不说话,只是帮她按摩。

    同事买了早饭一过来就看到沙发里那夫妻俩甜蜜的样子,立即尴尬的要退出去,想到自己是进来送饭才跑过去把饭放在一旁,然后匆忙地说:头,饭买回来了哦。

    “嗯,谢啦。”小迷合着眼懒懒的说了声,完全没想起自己现在正在被老公服务。

    傅城夜也像是没看到别人一样继续给她按着,只是冷眼扫了下桌上放着的外卖,心内更是不舒服。

    不过最紧张,最激动的就属刚刚跑出去的同事了,当傅城夜一身西装革履的在沙发里给他们头服务,那画面简直美的让人心跳加速。

    ——

    中午莫丽茹终于恢复精神,然后就请假回家休息了,小迷也打了个车回了家。

    没去似水流年,没去的原因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因为小润润在傅家,所以她想睡觉前先看一眼自己的儿子。

    真的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催着去睡觉了,傅城夜在她回家之前就给家里打过电话,让她回去后别顾着跟儿子亲热,先睡觉补眠。

    所以姚冠群立即就让她去睡觉了。

    小迷笑了笑,顶着俩熊猫眼回了自己卧室,澡也没洗,快睡着的时候难受的把衣服随便一脱也不知道扔哪儿就继续睡了。

    反正下午傅城夜回家以后看到那画面,只有一个心思。

    小迷睡醒的时候已经天快黑了,一睁开眼就看到他穿着家居侧躺在一旁,立即撑着胳膊要爬起来,只是手一麻木又立即趴下了。

    “你……现在几点了?”她突然想到。

    “七点不到。”薄唇微动,那句话不轻不重,只是一双漆黑的眸子像是早就望进她的发肤血液。

    小迷不自觉地喉咙一紧:哦。

    突然觉得屁股一凉,然后一抬眼看向自己的背后,惊的立即起来拉着被子把自己包裹好。

    傅城夜侧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低哑的嗓音对她讲:你老公的耐力越来越强了。

    “嗯?”

    “我五点多就回来了。”

    小迷……

    也就是说他已经躺在她身边这么看了两个小时?

    他……

    “你……你为什么不帮我盖被子。”

    “我盖过了。”他坦言。

    “盖过了?”

    “刚你一动它又滑了下来。”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都静下来,她听到自己的心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脸渐渐地泛红,就那么呆滞的望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他依旧平静的躺在那里,就像是对那方面没什么兴趣一样。

    小迷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扯了扯嗓子又转个身平躺着。

    “我竟然睡了这么久。”

    傅城夜唇角动了下,然后也平躺下,一声叹息。

    “对了,手机呢?我要给丽茹打个电话。”

    “她那会儿给你打过了,说已经没事,还邀你晚上一起去吃饭。”

    “你怎么说?”小迷侧脸望着他问,一双杏眸眼巴巴的瞅着她。

    “我说你没空。”傅城夜从容的回答。

    小迷……

    她本来想跟他生气的,可是想到自己昨晚半夜跟他分开,然后他一早又去给她送衣服,按摩,现在又一直守着她也没有欺负她,顿时心有不忍。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她淡淡的一声,然后侧个身继续躺着。

    傅城夜也不动,望着屋顶继续发呆。

    “小迷。”

    “嗯?”

    “什么时候原谅我?”

    小迷愣了一下,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事情之后却是也没再说。

    因为没有开灯,天又黑了,所以房间里也显得阴沉下来,周遭的空气开始凝聚在大床的上方,压的两个人透不过气来。

    至于什么时候原谅,当然是要看心情了,还有契机。

    ——

    金美晚上一直守在秦欣的病床前,护士去送药她抬眼看了护士一眼,然后突然问道: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我妹妹来上班啊?

    “你说头?她半夜里来动了个手术,上午没事查完房就回去休息了。”

    “是这样啊,那她没有去过办公室?”

    “办公室?去过啊,跟莫大夫在里面休息了一阵子,莫大夫后来肚子疼还在她休息室里挂盐水了呢。”

    “是吗?那我妹妹没事吧?”

    “头没事。”护士想了想,摇摇头说。

    秦欣听着她问护士话还以为她转性,护士走了后好奇的问她:怎么突然想起关心小迷来了?

    “我就是今天没看到她,所以随口问问。”金美抬眼看了看自己老妈,然后又低着眸说。

    “我说你也没有这么好心。”秦欣嘀咕了一声。

    金美微笑了一下,然后又抬眼看着秦欣:妈,那件事情金迷怎么知道的?

    “除了傅城夜还能有谁?”秦欣低了头,说出那话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很不爽的。

    “傅城夜为什么要参与进来,他就真的那么爱金迷?”金美又疑惑又生气的问。

    “不然呢?他为什么一直那么帮她?”

    “妈,不会连您也相信这世上有纯洁的爱情吧?”

    “哼,虽然你妈没有被你爸真爱过,但是这话是真的,我相信世界上有纯洁的爱情。”

    金美不敢相信的望着她母亲,这话从她母亲嘴里说出来对她的影响力很大。

    ——

    傅家。

    晚饭过后一家人在一起聊天,傅城瑶接了个电话便突然站起来:那个,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还要去哪儿?”姚冠群立即问道。

    “工作上的事情,一些细节问题助理说要今晚谈清楚,你们早点睡不用等我了。”傅城瑶说完就往自己的房间里跑去。

    姚冠群不自觉地叹了一声:这么晚了谈工作?她当她妈是傻子呢?

    “你就当自己是傻子就行了,她都三十的人了,还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傅耀祖对姚冠群说道。

    “你怎么还这么顺着她?当初那段婚姻就是顺出来的,还不是散了?”姚冠群质问。

    小迷坐在沙发里看着他们老两口要吵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索性当自己是透明了。

    “那段婚姻是她自己要的,而且虽然她现在离婚了,但是她依然再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非要像是我们那一代媒妁之言在一起一辈子却没有感情才是好的?”

    傅耀祖突然说出这话,姚冠群的心里咯噔一声,一下子就转了头不再说话。

    傅耀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即垂了眸,只是当客厅里刚安静下来,傅城瑶已经换了身连衣裙从楼上下来,拿着一个很亮的黑色手提包就跑了出去。

    客厅里三个人都看傻了,除了小迷怀里睡着的小家伙还什么都不知道。

    傅城瑶开车去了酒吧,顾言看着她的时候只好奇的问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傅城瑶看了他一眼,然后在旁边坐下要了酒,像是等人的样子。

    顾言看她那样子不自觉地笑了声,也不跟她说话,只是喝自己的。

    “美女。”

    只是不到两分钟,一个穿着体面的男人站在她一侧,正好挡住了顾言看她的光线。

    傅城瑶一抬眼,看到一枝玫瑰在眼前,接过后笑着道:怎么像是路边掐的呢?

    “你说对了,这还就是路边掐的。”

    男人说着看了看后面,已经没他的座位,所以跟顾言招呼道:兄弟,可否稍微往后挪一下?

    顾言看他一眼,却是动也不动。

    “这酒我请了。”男人又说。

    顾言还是不说话,傅城瑶看他们俩僵着,然后转头看向自己那边,正好旁边的人走了:你坐这边啊。

    那男人尴尬的绕到另一边:现在知道我的心了吧?

    傅城瑶笑了笑:那先干了这杯再给我看看你的心也不迟。

    男人立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今晚你是我的了。”喝完后手就搭在傅城瑶的肩膀上,靠近她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说话的声音明明不高,但是顾言就是听到了,并且听的真真的。

    “我怎么就是你的了?说好了出来喝喝酒聊聊天,你就想骗我睡觉啊?”

    “现在你是单身,我也是单身,我们就算睡觉也不算违法啊!”男人笑着道,一双充满*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傅城瑶。

    “那倒是真的。”傅城瑶笑着说,然后举杯跟他同饮。

    顾言喝了一会儿就起身走了,傅城瑶觉得身后一空,却依旧没心没肺的跟对面的男人瞎聊。

    “等下去楼上开个包房还是怎么着?”

    “哼哼,随你乐意。”傅城瑶依旧笑着说。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纯粹的为了刺激某人?

    反正就算心里不乐意,却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真的随我乐意啊?”男人故意贴到她耳根低低的问了声。

    “当然啊。”傅城瑶还是那样。

    男人却听得出她那痛快的答应之下有着不痛快的心情。

    突然想起她那边刚刚离开的男人,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但是眼前的女人是谁?

    傅城瑶,一个以自由女人自称的人。

    她向来不被任何拘束,想怎样就怎样了。

    她的魅力跟随性让很多男人都无法抵挡。

    而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竟然也愿意跟她有一场不以感情为理由的一夜。

    只是当她喝多了被他搀着往外走的时候,门口一直在抽烟的男人终于回了头。

    他突然停住,仔细回忆刚刚在傅城瑶身边的男人,然后不自觉地怔住。

    顾言抽完那根烟把烟蒂随地一扔,然后朝着他们走去。

    “交给我吧。”

    之后……

    她喝的不太清醒,但是隐隐约约看到载着她走的那个男人好像是顾言。

    再然后他们就到了他的公寓,这是她第二次来。

    反正记忆很模糊,她实在是喝多了。

    被顾言扔在床上后就搂着顾言不松手:你干嘛把我带到这里?

    “那要让你自生自灭?”

    “自生自灭?呵呵,我只是图个一时快活。”

    “你就那么想要一时快活的话,也不是非要那个男人才行吧?虽然他看上去人模狗样的,但是咱俩多熟悉啊?”

    他突然说了声,然后低头看她发红的双腮。

    “你不是嫌弃我么?”傅城瑶嘀咕着,似是带着一点点的委屈。

    顾言突然不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她的连衣裙,然后找拉链。

    傅城瑶被他翻的烦了,自己抬手去把拉链拉开了。

    顾言忍笑看她一眼,然后衣服也不给她脱直接把她的裙子提了上去。

    “你别这样,我难受。”傅城瑶也喜欢光着睡啊,穿着衣服难受的她心情烦躁。

    “你难受我才开心呢。”顾言立即说道,然后双手去解开自己的皮带。

    “你还说我坏,你才坏呢,还不负责任。”傅城瑶气的数落他。

    顾言懒得理她,只是觉得她的肌肤很鲜美,然后就趴下啃了。

    那一夜的纠缠,不知道是到了几点。

    之后她光溜溜的在他的床上睡着,不过睡相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她脸上的潮红迟迟的没有褪去,他猜测她的确灌了很多酒精。

    洗完澡端着杯红酒在床边一边欣赏美人一边品酒。

    傅城瑶再醒来的时候像是做了一场梦蹭的从他的床上爬了起来。

    因为环境很陌生,她的眼珠子瞪得很大,直到在床头柜看到他的照片她才找回记忆,然后立即往自己身上看去,一低头……

    她她她……

    傅城瑶立即要找自己的衣服穿,但是连衣裙已经……

    他竟然撕碎了她的连衣裙?昨晚……

    这么粗暴?

    她还以为他对她没兴趣了呢,然后下床打开他的衣橱随便找了件白色的衬衫给自己套上,捡起昨天的内内也给自己穿上。

    然后出门。

    他已经在厨房煮早饭了,他煮的早饭,吃过一次后她便一直记着了。

    好吃的她好一阵子吃不下家里的饭。

    顾言穿着平常的休闲装在厨房里埋头苦干,是的,的确可以称之为埋头苦干,如果不是她在,他是绝不会这么勤劳的起床煮早饭的。

    从来都觉得在外面应付一下会比较简单,而且金律也会给他报销。

    咳咳。

    顾言想到她昨天晚上跟个野猫似地动作,突然就忍不住笑了一声。

    傅城瑶站在门口看着他在傻笑一本正经的问了句:笑什么呢?

    顾言一怔,随即转头傻眼的望着她,待他回过神来看清楚她的穿着,再看她那双大长腿……

    身为男人的感觉太为强烈。

    “怎么了?”傅城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然后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虽然现在天气很暖,但是你也可以找一件短裤穿上。”

    “短裤?你的么?”傅城瑶想笑忍住了。

    她可不喜欢穿别的男人的衣服,更别提短裤了。

    只是穿衬衫她都觉得别扭,若不是他们融为一体过。

    傅家人的确都有点洁癖。

    顾言不再说话,只是又转头去做饭。

    傅城瑶转了身要走,却又突然回头,朝着厨房里走过去。

    “做什么好吃的?”

    “面包牛奶。”

    “啊?”

    “百合粥跟煎蛋。”

    “你熬的粥比我们家下人熬的好喝多了。”

    “这是在夸我?”

    “当然!”

    “为什么我觉得有点悲哀呢?”

    “嗯?”

    顾言难为情的笑了笑之后不再理她,不知道在她心里,他是不是只能跟她们家的佣人比较。

    那么她在他身下开心的时候呢?

    他是她的工具还是什么?

    她可有把他当个正常的男人来对待过?

    顾言的心情突然不好,然后耐着性子准备好早饭之后就借口要出门找演员先走了。

    傅城瑶坐在餐桌前望着桌上的饭菜,想追出去问问怎么回事的但是还是留下了。

    还是填饱肚子最重要啊。

    不过他到底干嘛突然离开?

    顾言胃不太舒服就去了趟医院,顺便去看了看小迷,小迷看到他就吓的想要逃走:我不当演员啊。

    “只是顺便来看看小妹而已,这么怕我?”

    “看小妹可以,那顾哥快进来坐。”

    小迷也赶紧的坐下,因为昨晚傅城瑶没在家,所以她其实还挺好奇的,所以像个小妹妹一样望着自己的大哥哥:昨晚你跟大姐在一起么?

    顾言抬眼看她:你说傅城瑶?

    小迷一听他那么问就知道了,呵呵笑着望着他。

    “我们俩的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怎么还这么激动?”

    “嘿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激动,哥哥要变姐夫的感觉。”

    “可能性并不大,毕竟你这个哥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

    “大姐不在乎这些。”

    “所以她跟前夫离婚了啊。”

    小迷……

    “那不正是你盼望的吗?”小迷疑惑的问。

    “可是她没在离婚后第一时间去找我,而是跟别的男人花天酒地。”

    “也就是喝喝酒吧?”小迷看他不开心,依照她对傅城瑶的理解,傅城瑶逢场作戏的话,喝喝酒很正常,别的事情傅城瑶坚决不会干的。

    “你好像很了解她?”顾言望着小迷的样子好奇的问了句。

    “当然,我们俩可是搂过被窝的,你们的事情她也多少跟我说过。”

    “她跟你说过什么?”

    “她跟我说你看不起她。”小迷的眼神突然从激动到了理智。

    顾言突然不说话,他不否认来找小迷也的确想从小迷这里知道傅城瑶对他的心思,但是当小迷这么说,他竟然还是有点不敢接受。

    “她今早还跟我说,我煮的饭比你们家阿姨煮的好。”

    小迷彻底笑了一声,咧着嘴不说话。

    他这话的意思她不知道,但是她却从话里彻底肯定了他跟傅城瑶昨晚是在一起的。

    “算了,公司还有点事,改天一起吃饭?”顾言跟她诚恳邀请。

    “当然,叫上大姐一起。”

    “就咱俩不行么?”

    “呃……你怕不怕傅城夜生气?”

    “嗯,那就叫上她吧。”像是不怎么情愿的。

    小迷却开心的笑了笑,然后起身送他出门。

    送走他后回到办公室,刚到门口看到同事去饮水区打水便说:我办公室里有水,大家一起喝。

    “不用了不用了!”同事立即摇头推拒。

    小迷……

    真的很尴尬。

    突然想起昨天莫丽茹说她的水有问题,然后自己进去后关了门便站在门边瞅着那桶水。

    水有什么问题?

    她前一天还喝了呢,也好好地啊。

    其实突然的拉舷定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食物或者是肠道不知道被什么刺激突然的反应,她想,或许是丽茹自己的问题吧。

    傅城瑶吃完饭就在他家继续睡了一觉,因为订了衣服估计下午才能到,她就一直睡。

    不知道为什么会恋上他的床,他的家。

    明明他家连她家里的客厅大小都没有。

    他的床也比她的硬。

    可是就是喜欢。

    所以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送货员上门,电话响了好几遍她才接起来,然后爬起来去拿衣服。

    只是当她一打开门却看到顾言站在门口,顾言手里拎着她买的衣服。

    “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没衣服穿啊,裙子被你撕坏了。”

    “我撕坏了你的裙子?”顾言把这话一字一字的说得特别清晰。

    “对啊,不然呢?”

    “大小姐,是你自己说穿着不舒服非要脱掉,我压根没想脱你的衣服。”

    傅城瑶稍微往后退,拧着眉望着他:你该不会要说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吧?

    顾言……

    “当然不是。”

    “那我为什么撕掉自己的裙子?一点都说不通好不好?肯定是你撕碎的,我又不找你赔钱。”

    傅城瑶瞪了他一眼,然后弯身从他手里拿回衣服盒子就转头回房间了。

    顾言缓缓地进屋,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呢。

    这明明是他的家,为什么刚刚她那一转身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外人?

    傅城瑶换了衣服就往外走,因为她昨晚出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拿,所以素面朝天的。

    顾言还在门口站着发呆,看她出来便抬眼看她。

    “我的包呢?”

    “在我车上。”

    “那我的车呢?”

    顾言不回答,只是抬眼看着她,傅城瑶突然尴尬的笑了一声,然后又想了想:我要拿包,我的东西都在里面呢。

    顾言听她的话自然明白她要走,点点头然后跟她去拿包。

    傅城瑶从车里拿了包就出来,然后转头望着他:那我走了,昨晚……谢谢了。

    “谢什么呢?”他突然淡淡的问了声。

    傅城瑶刚走就又转头望着他,想了想,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他应该知道她谢的是什么。

    如果不是他还在,她或许真的就抵不过被那家伙带走了。

    她赌了一把,她觉得他会在。

    如果他不在了呢?

    她只能自己抵抗,抵不过大概就被强了吧。

    不过其实她心里明白,敢强她的人大概还没出生呢。

    傅家的人,可不是谁都敢惹的。

    傅城瑶回到家的时候姚冠群刚跟阿姨推着小包子回来,三个人在家门口遇上了。

    “你给我站住。”傅城瑶往屋里跑,姚冠群一声喝住。

    “妈,您出去了啊?”傅城瑶立即讨好的笑着问道。

    “你昨晚在哪儿过的夜?”姚冠群问了一声。

    “啊?我自己的公寓啊,昨晚喝了点酒有点上头,就没敢回来惹您生气。”

    姚冠群用力的瞪了她一眼,到了门口把乖孙从车子里抱了出来然后护着往屋里去。

    傅城瑶紧张的看着她进去后才敢喘口气,淘气的跟阿姨吐舌头。

    “一个个的都有自己不能过问的私生活,你们有本事都别回这个家了算了。”

    姚冠群回去后把孩子放好然后才转头对着傅城瑶说道。

    傅城瑶缓慢的往里走,看着自己老妈的脸几次不知道作何反应,直到看到沙发旁边摇篮的小家伙才又笑着去讨好。

    “哎呀,我不对,我以后什么事都跟您报备好不好?小润润在看着您呢,您快乐一个,不然小润润要心疼您了。”

    傅城瑶走上前去坐在她身边轻轻晃着她的手臂小声说道。

    姚冠群一看自己孙子在对自己笑立即一颗心就融化了,也懒的再管她,又把小家伙从摇篮里抱了起来。

    “还是我孙子最趁我心,你们这一个个的,哪里懂的疼我。”姚冠群抱怨着,却最后又笑起来,因为怀里的小家伙在对她笑呢。

    “是是是,我们几个现在在您眼里,哪有润润一个手指头重要啊。”

    “哼,你们是不记得你们小时候我也是这么抱着。”

    傅城瑶一听这话才突然心里觉得抱歉,想想自己小时候也是被老妈这么抱着哄着,而自己这几年真的是不怎么懂事,总让姚冠群操心。

    “妈,对不起。”突然的就伤感起来,抱着姚冠群的肩膀低声道歉。

    姚冠群精明的眸子一动,随即转头看着自己伤心地女儿,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你妈养你这么大可不是为了听你这一声。

    “我知道!”

    “你要好好的,妈唠叨几句你就忍了,若是不好就跟妈说,啊。”

    “嗯!”

    姚冠群这辈子在这个家里最大的用处,就是当三个孩子的母亲。

    她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因为傅耀祖根本没有给她表现称职的机会。

    就说昨晚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他为什么突然又回来了呢?

    是跟那个女人吵架了?

    她一向不过问他跟那个女人的事情,她知道那个女人叫什么陈丹然,也知道她是他的秘书,她知道很多,甚至见过那么两次,但是也只是那样而已。

    他们几乎不会为此争吵。

    他们的婚姻让她无话好说,尽管他们按部就班的生了三个孩子,也没有让他们的感情升温。

    做那件事,好像就是为了给傅家生育儿女的。

    她委屈,但是不抱怨。

    豪门婚姻她见的多了,没有爱情的她也见得多了。

    而当一个女人不奢望爱情了,那么在婚姻内跟婚姻外又不是十分的重要。

    因为当一个女人做了母亲,显然孩子才是她最重要的部分。

    至于男人,有时候你就只能把他当个摆设,当个门面。

    好在傅家一直都很好,好在那个男人也没跟她谈过离婚什么的。

    然后就那样,他们过了三十多年。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都到家,这顿饭吃的便是也格外的满足,对姚冠群来说,这便是她年轻时候幻想的生活了。

    儿孙再侧,男人虽然不爱,但是也在身边坐着。

    人生如此,她觉得自己也不算是失败。

    小迷吃着饭就一个电话被医院叫走了,傅城夜立即不高兴,全家人都看他脸色。

    “你也别不高兴,女人有自己的的事业总是好的。”傅耀祖安慰他。

    “那么你看不上我是因为我没有事业?”姚冠群突然问了声。

    傅耀祖扭头看她,桌前一下子安静下来。

    三个姐弟都望着他们的爸妈,有所期待。

    “你当年也不是没有事业,只是后来有了他们姐弟三个才慢慢的留在家,忘记了?”

    不仅那姐弟三个屏着呼吸,就连姚冠群也压制着自己的呼吸那么低低的望着他。

    “吃饭吧。”傅耀祖想了想,然后低头缓声道。

    姚冠群不知道再说什么才能让大家好受一点,索性没再说话了。

    傅耀祖也不再说话,但是三姐弟互相对视了一下,对他们俩的后续真的是非常的期待。

    因为傅耀祖还是自己睡,所以其实他们也挺期待父亲回母亲的主卧去睡的。

    他们姐弟三个这些年对父母的事情其实不是不在意,只是尽量让自己别太在意了而已。

    之后姚冠群去了婴儿房,虽然他们家有婴儿房,但是其实小润润很少在那里睡觉。

    姚冠群说抱着她的宝贝孙子睡才踏实,所以一直是她搂着,她有事的时候阿姨才会在宝贝睡着后送到婴儿房里去。

    姚冠群这晚的心情不怎么好,所以很早就抱着乖孙回了房间,沙发里剩下父子女四个,一下子变的有些沉闷。

    傅城夜跟傅城锦是男子,对一些话自然不会轻易说,只是傅城瑶想了又想,过了会儿还是开了口打破了满客厅的沉默。

    “爸,您什么时候也可以为我妈做点事?”

    “嗯?为你妈做什么事?”傅耀祖好奇的问,眼眸里带着点倦意。

    “你们夫妻这么多年我们姐弟三个还没见你们一起睡过呢。”

    傅城夜跟傅城锦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装空气。

    傅耀祖眼眸微动也没说话,傅城瑶又说:其实妈一直在等着您回家,只是您现在才肯回来,爸,妈妈一个人这么多年,也这么大岁数了,您是不是也该给她一个交代了?

    傅耀祖不自觉地朝着女儿看去,眯着眼似笑非笑。

    女儿的话他懂,但是姚冠群从来没有提过这事。

    而他……

    “你们俩别不说话啊,你们是不是妈的儿子?”

    “是!”

    兄弟俩异口同声,倒是叫傅城瑶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今晚说这些就够了,我都明白。”傅耀祖低低的说了声,然后起身回了自己房间去。

    “我是不是说重了?”傅城瑶立即小声问对面的兄弟俩。

    “轻了。”傅城锦说了一声,然后低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突然就想到陆瑾瑜。

    傅城瑶……

    “你们继续讨论,我出去趟。”

    傅城夜淡淡的一声,倾身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起身朝外走去。

    “这么晚你去哪儿?”傅城瑶好奇的问道。

    “他还能去哪儿?”傅城锦反问了一声,然后也拿起自己的外套,他也得走了。

    傅城瑶看着那兄弟俩都走了,突然的落寞。

    她总不能再去主动勾搭顾言吧?

    然这么久顾言也没再给她发个信息或者打个电话的,顾言是怎么想的?

    她在顾言那里是快餐么?

    小迷还在手术室里急救,这阵子车祸多的让大家有点受不了,不是因为一直手术的疲惫,而是因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倒在这里麻木的躺着。

    突然就有点想他,似乎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比最爱的人平平安安的最重要。

    ------题外话------

    亲爱的们猜一下我们城少会不会去接小迷回家呢?说不定在医院门口等?还是在手术室门口等?好吧,你们的作者有点无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