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洁癖男神蜜爱娇妻 »  117 全文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国际登录关于澳门永利网站赌博

小说:洁癖男神蜜爱娇妻作者:清风恋飘雪
返回目录

    她是跟傅城夜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脾气,那是因为城少根本不惹她生气啊。

    她是在家人面前温柔善良,那是因为家人都爱她啊。

    可是这些外人,就没这样的待遇了。

    尤其是金美骂了她母亲以后,她就更是容不得金美那么嚣张了。

    都说人在做天在看,小迷想,老天都看不下去金家人一直好下去,所以才让金美现在在酒店端盘子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陆媛媛,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真是大快人心啊刚刚你把盘子仍在她身上。”

    “她不是问我敢不敢嘛,我们还是不说她了,对了,这件事你最好也别跟大哥提了,免得他操心。”小迷想了想说道。

    “嗯,我不提,只要那女人自己不去提就好了,她要是提了,律肯定会骂她。”

    “那你今天请我吃饭的目的……”小迷突然换了话题,一换话题顾言就高深的笑起来。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小迷说着端着茶壶给他倒了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跟你大姐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不过我妈不太高兴。”

    “所以我才来向你取经,你是怎么说服我岳母接受你的?”

    “嗯……,那你可得好好贿赂贿赂我。”

    “我保证以后不再追着你让你去拍戏,广告也不拍了。”

    小迷忍无可忍的笑出来:那好吧,我勉强答受教你了。

    “快说!”

    小迷晚上回到家傅城瑶就拉着她挤眉弄眼的,小迷立即笑着问:大姐,你有事情么?

    “顾言没找你么?”傅城瑶立即震惊的问她。

    “顾大哥啊,他找我了呢。”

    “那我们的事情你就要多帮忙了!”傅城瑶说着晃了晃小迷的胳膊。

    小迷嘿嘿笑着算是答应下来。

    “现在妈最听你的话,你要是不帮我们,那我们真的太难了,而且你那时候一个人怀着孕,我可是一直陪着你呢啊。”

    “是是是,小的明白。”小迷立即点着头答应她,却是一转头看到他老公从外面回来,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小迷脸上的笑意有点挂不住。

    为何总觉得自己真的成小的了?

    “你回来了!”小迷立即转身正面对着他跟他打了个招呼。

    “嗯,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他低低的问了一声,眼神继续直视着她笑的脸。

    “也没什么,晚点再告诉你。”她说着稍微贴近他一点,傅城夜这才高兴了,然后拉着她的手就先往楼上走。

    “喂,老三,我跟弟妹还有正事呢。”

    “我马上下来。”

    傅城夜不吭声,小迷一边被他拉着往楼上走,一边转头跟傅城瑶对口型,傅城瑶用力点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

    人被拖到房间里门一关,立即被顶在门板上:刚刚跟大姐说什么呢?嗯?

    性感的手指捏起女人的下巴,立即就将女人掌控。

    “没说什么啊,就是帮帮忙而已?”

    “帮帮忙那么开心?”傅城夜敏锐的眸光望着她那一汪清泉,问完后不等她回答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唇压了上去在她柔软的唇瓣上。

    小迷顿时忍住呼吸,就那么感受着他的压迫。

    “别咬!”突然唇瓣传来的疼痛感迫使她立即张了嘴,只是话一说出口嘴巴转瞬就又被堵住,这一次是长驱直入。

    当小迷再下楼的时候嘴巴已经有些肿,尴尬的不好意思抬头。

    姚冠群跟傅城瑶看着她那样子禁不住也尴尬的扯了扯嗓子。

    “你怎么才下来啊?被你老公施刑了?”傅城瑶挑眉暧昧的问她。

    “没有,就是聊聊天。”小迷立即摇头。

    姚冠群跟傅城瑶一脸我懂的样子对她笑着点了点头,小迷抬了抬手,嘴巴疼。

    傅城瑶突然想起顾言在电话里说的事情来:听说你遇到金美?

    小迷一听她说那话差点没回过神,只浅浅的一笑:嗯。

    “都是因为我们让你受委屈了吧?”

    “这次受委屈的恐怕是她。”小迷想了想当时的情景回复道。

    “怎么了?又遇到金家那大小姐?”

    “嗯!”小迷浅笑着回答,然后抬眼看向楼上: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个话题了。

    “你还怕他听到啊?”姚冠群一看就知道她是不愿意傅城夜知道。

    “不想让他担心。”

    “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傅城瑶说着然后笑起来。

    “在哪儿遇上的?”姚冠群又好奇的问道。

    “餐厅。”

    “餐厅啊,是跟朋友去吃饭么?”

    小迷看向傅城瑶,然后又点了点头:对,比较要好的长兄。

    姚冠群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因为她嘴里的哥哥一直就是金律,再说出个长兄来,实在是叫人疑惑。

    再抬眼看傅城瑶,发现那丫头脸上表情有古怪,心里便开始琢磨,小迷总说跟顾言关系好,难道是去跟顾言一起吃饭去了。

    “那男人到底有什么好?连个家底都没有。”姚冠群数落了一声。

    “但是他可以赚啊,他什么都不缺,房子虽然不如咱们家大,但是也不算小,车子虽然没咱们家多,但是也很舒服。”

    “哼,那又怎样?人品呢?他在那个圈子里混的。”这才是姚冠群最关心的。

    “顾大哥人品很好的,而且他只喜欢大姐。”小迷立即说道。

    “喜欢?”姚冠群低笑。

    “是爱。”傅城瑶立即重申。

    小迷……

    姚冠群……

    “你还要不要脸了?还爱呢,你都爱过多少回了?最后还不是离婚了?”

    “妈,你不能老这样揭我老底。”傅城瑶委屈的说。

    “那他知道你离过婚?”

    傅城瑶立即激动的点头。

    “哼,想想也是,他不图别的,还不图咱们家的家业吗?”

    “哎呦喂,他在认识我之前就知道傅家的家业都在老三那里,谁图咱这点家底啊?当初小迷跟老三结婚的时候您也说这话。”

    “我,你这丫头怎么还越说越没谱了?”姚冠群看了小迷一眼尴尬的说起来。

    小迷只是竖着耳朵听着这母女俩在斗,又有点无奈。

    当年她嫁给傅城夜,的确多少人都在背地里说她呢。

    不过当年金家也是大户,在京城若说金家都配不上傅家,那也没别人家可以配了。

    “其实顾大哥真的很好,而且他有空还会去敬老院做义工,敬老院的老爷爷老奶奶们都特别喜欢他呢。”小迷说。

    “他还去跟一群老头老太太玩?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跟律少一直在做这件事,已经连续了最起码七八年以上。”

    “这么久?”

    这事连傅城瑶都不知道,所以听了那话后傅城瑶都禁不住瞪了瞪眼。

    “嗯,虽然他们身处的圈子有点浮躁,但是他们都一直不忘初心,而且以前大家都看我笑话,觉得我是个傻子,顾大哥也是把我当个邻家妹妹看待,我觉得这种不带有色眼镜看人的男人,就算现在没有很多钱,将来也一定会发达,即便发达不了,生活也会很不错。”

    傅城瑶听着小迷的赞扬心都要飞起来了。

    “是吗?”姚冠群听的有点动心,但是还是不高兴。

    “嗯,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一直很洁身自好,跟大姐在一起后更是一心一意对大姐。”

    “这么说你早知道他们的事情?”姚冠群听了那话之后有点生气的望着小迷。

    小迷眼眸一动,之后立即尴尬的笑了笑:您也早知道了不是么?

    姚冠群无奈的叹了一声:遥遥的事情我不想管太多,只要那男人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还有啊傅城瑶,不要再因为无趣而离婚,没有多少婚姻会一辈子是有趣的,若不是你高他低就是你低他高,明白?

    傅城瑶的心上下起伏的厉害,但是努力隐忍着用力的点头。

    “看样子妈是答应了吧?”小迷问。

    “唉,我也管不动了,你们爸爸又不让我管太多。”

    “妈,您是说真的吗?”傅城瑶激动地问,眼看就要哭出来。

    “哼,假的——改天叫着城锦跟那个小助理一起过来吃个晚饭。”

    小迷……

    傅城瑶……

    “妈,我爱您,我就知道您最好了。”傅城瑶激动地扑了上去。

    小迷只是没想到老太太一心软,竟然姐弟俩的婚事一起同意了。

    不知道二少听说这件事会是怎样的表情,想想还有点期待呢。

    傅城夜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傅城瑶在抱着他老妈哭哭笑笑的,情绪甚是激动,不自禁的问了句:又发生什么事?

    小迷让出旁边的位子给他坐下,然后开心的望着他说:妈妈说过几天让大姐跟二哥都带另一半回来吃饭。

    傅城夜眼眸抬了抬,然后没再说话。

    只是看着他女人笑的那么开心,心想这倒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傻瓜。

    那天晚上十点多小迷又被叫去动手术,傅城夜就跟着一起去了,心想,是不知道她是老板么?竟然叫老板大半夜来干活。

    傅城夜怎么想怎么不爽,但是后来想想,动完手术后就在似水流年睡好了。

    那小子已经霸占他老婆好一阵子了,在那里施展不开。

    小迷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两点了,看到他还在立即上前去:怎么还在这儿?

    “难道让你这么晚自己回去?”

    “我在办公室凑合一下就行了啊。”

    “我不舍得。”他立即抬手摸着她的脑袋说道,看着她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更是心疼不已。

    之后小迷跟家属交代完事情然后就跟着他往回走,因为太累她就在车上睡着了。

    傅城夜好心情的载着她直奔似水流年。

    因为她睡了,所以他都不用找借口带她过去了。

    小迷昏昏沉沉的,感觉他抱着她经过一层又上了一层,不像是回了傅家。

    “城夜,你带我到哪儿?”

    “家。”他低低的一声,像是怕吵醒了浅睡中的女人。

    小迷眼也没抬,因为太熟悉了,只是浅笑了一声,在他怀里继续合着眸浅睡。

    傅城夜将她抱进三楼的主卧,然后轻轻地放在床上。

    “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嗯!”

    小迷彻底清醒过来,只看着赤条条的肩膀在她眼前,当她反应过来,傅城夜已经先入为主。

    “喂,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人家刚动完手术。”

    “等下一定让你睡个好觉,但是现在你得先让我欺负,乖。”

    “那你几分钟让我休息?”

    “几分钟?宝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呜,你个混蛋。”

    小迷哭笑不得,根本就是被强行给上了。

    傅城夜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在床上又开始亲吻她的肌肤。

    他说让她休息的,等他做完都快要四点半了,然后她终于可以休息。

    一个上午一个电话都没有,她一直在睡。

    傅城夜在书房里办公,顺便开着监控,她一醒来他便可以看到。

    小迷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他笑了声,心想是要醒了。

    昨夜傅总那漫长的折磨好像才刚刚过去,她觉得自己的腰好像不是自己的,因为窗帘一直拉着,她还以为还早呢,就翻来覆去的。

    但是细长的手臂摸到了手机一打开,十一点十五。

    小迷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天啊,都已经十一点多了竟然没人叫她。

    傅城夜呢?

    他去上班了?

    小迷掀开被子就下床去找衣服,她要疯了。

    因为动了个小手术,第二天一个上午都不去上班,莫丽茹一定会笑话她。

    同事们也会说的,小迷越想越头疼,然后就去找遥控器,但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之后听着门响了一声,她转头看过去:傅城夜?

    “我猜想你现在是愤怒的。”

    门口射进来一束光,她看到枕头下面的遥控器,立即转头去拿遥控器,然后将窗帘打开。

    只是窗帘才开到一半,她的手被牵制住,窗帘又被缓缓地关上,他贴近她,与她的手相互纠缠着。

    然后她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再睡,今天不去上班。

    “什么?”小迷震惊的望着他,昏暗的空间里她突然看不清他。

    “我说再睡,我已经给你们医院打过电话,今天一整天都没事情需要你过去。”他的气息到她的唇间,话刚落下就在她的唇上亲吻。

    小迷……

    “你对谁说了什么?”小迷心慌的问,生怕他给院长打电话。

    “我只是提醒她们你是老板,不是雇员。”傅城夜低声说着,继续亲她。

    小迷……

    大床上他刚将她放下就被他用力的推开:你疯了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这不是仗势欺人么?

    “我就是仗势欺人怎么了?”被推出去的男人立即又上前扑到女人面前咬着牙说道,然后低头就在她脖子上用力咬了一下。

    “疼!”小迷闭着眼睛低叫了一声。

    “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来一次,什么时候你没力气折腾了,我再什么时候饶过你。”

    “什么?”

    “宝贝,你的身体好像很渴望。”他的手一动,转瞬就从嗓子眼里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身子的确比较诚实,那好像是下意识的反应,在他去触碰的时候。

    “你饶了我吧,我今天不去上班就是。”

    “那我更不能饶你了,这阵子在爸妈那里都没办法好好伺候你,今天正好不上班,让我好好伺候伺候你。”

    “你分明是在自己爽。”

    “没错,让老婆高兴我也会很爽。”

    “不要脸。”

    “宝贝,说点我喜欢听的。”

    小迷闭嘴不再说话,直到他动作起来她才不得不骂他,然后享受。

    所以她只在睡着前勉强被傅城夜喂了几口饭,然后一睡就到了晚上八点。

    家里打了好几次电话来问他们会不会家吃饭,然后傅城夜回:我们已经在家吃过了。

    姚冠群顿时伤心地皱着眉:这小子根本就没把这儿当家啊。

    “这是咱俩的家。”傅耀祖走到她跟前低声说道。

    姚冠群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无语的瞪他:我们俩的家?这里不是你的旅馆吗?

    “这里一直是我的家,是我们共同的家,我想过了,以后就我们俩带着润泽一起过,他们都得搬出去。”

    “为什么?”姚冠群立即不开心的问他。

    “我要认真跟你生活几十年,否则我死也不能名目。”

    “乱说什么啊?什么死不死的?”姚冠群立即不高兴的数落他。

    “小群,你必须给我这个机会,即使你心里再怎么别扭,但是有件事我现在必须做。”

    “什么事?”

    傅耀祖突然上前去,抬手将她的脸捧了起来。

    姚冠群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跟做梦一样。

    已经到了这把年纪,才换来他的怜香惜玉?

    姚冠群下意识的抬了手要推他,傅耀祖伸手将她抱住:老婆,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操持这个家。

    姚冠群的心里像是按了好几个定时炸弹,现在一个个的全部爆破。

    傅城瑶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自己的爸妈搂在一起,然后立即又往上走回去,悄悄地在角落里观察着。

    竟然不自禁的眼眶发红,她老爸老妈终于和好了么?

    想想两个在一起生过三个孩子的人,怎么可能没感情?

    想要来感情应该也很容易的。

    但是鬼知道姚冠群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才换来了今天。

    她没有洁癖,她有怨念。

    但是她更想这是一个完整的家,所以她换回了这个男人,尽管已经快要六十。

    而似水流年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傅城夜在负一楼练字,小迷睡醒了之后找了个苹果抱着就去了负一楼。

    她突然发现墙上挂着的画没有了,还有那些花瓶里的画也都没有了,然后好奇的朝着里面走去,他在那个复古的书房里写字。

    他写字的时候给人一种很严肃的感觉,好像对待那件事,很神圣。

    她走上前去却不敢打扰他,看他写的字她也不认识,不自禁的浅笑了一声:这是什么?

    声音很小,因为怕惊扰了他?

    “吾爱吾妻。”

    “讨厌!”

    傻瓜都看到这不是四个字。

    “过来,我教你写。”他突然低低的命令了一声,然后小迷放下苹果到他怀里去。

    这样的事情,好诗情画意啊。

    小迷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装了蜜。

    “这都是你们那时候的文字?”

    “嗯!”

    “真好看!”

    “最好看的是你!”他在她耳边低声道。

    小迷的脸红了一下,然后继续跟着他一笔笔的勾勒出那四个字。

    吾爱吾妻。

    “那些画呢?”之后小迷躺在旁边的沙发里跟他聊天,他在画她。

    “画已经烧了。”

    “烧了?”小迷着急的从沙发里弹了起来。

    “都已经过去了,还留着做什么呢?”

    “那可是古画啊,很值钱的。”

    “那么我们要拿去卖吗?”

    “那……不能卖最起码可以装饰在我们自己这儿啊。”

    “我还担心你不喜欢,看来我是多虑了。”

    小迷……

    “躺好!”他淡淡的吩咐,小迷只好又躺了回去,才明白他是为了她才烧了那些画。

    “城夜,我饿了。”她望着屋顶突然说了一声。

    傅城夜抬眼看她,手里的笔没有停止画下去:等下晚饭就来了。

    小迷立即转头看他:已经订了外卖么?

    “不然呢?你这么辛苦我还要让你煮饭?那你还不得怨我不心疼你?”

    “我才不会怨你。”

    “嗯,是我自己想让你怨我。”

    小迷禁不住忍笑望着他,她老公真的很可爱不是么?

    竟然还想让她怨他,小迷转头朝着他看去,然后忍不住对他笑。

    然后两个人一起吃餐厅送来的美食,还热乎着呢。

    小迷觉得两个人这样,像是没结婚的小情侣,都不会煮饭,然后只能吃外卖。

    不过他们的条件要好了些,嘿嘿。

    饭后两个人在沙发里看电视,小迷突然说:你说大姐跟二少会不会一起婚礼啊?

    “你怎么总是对别人的事情这么关心呢?”他抬手捧住她的脸,一边说一边将她朝着后面压过去。

    “我们是一家人嘛。”

    “好吧,也不是没可能。”傅城夜想了想说道。

    “想想就觉得好兴奋,早知道有今天,我们也晚点结婚。”

    傅城夜无奈的趴在她肩上:宝贝,你的智商呢?

    “智商?是什么东西?”

    傅城夜在她身上笑的身体颤抖,小迷也笑:讨厌。

    夜色浓烈,年前傅家两桩婚事同时进行,傅城瑶出嫁,傅城锦娶妻。

    这天傅城夜成了最忙的人,因为忙完哥哥还要忙姐姐,而那两对新人都振奋无比。

    傅城夜光是看着就妒忌的不行,傅城锦跟陆瑾瑜在台上表演节目,陆瑾瑜超级配合的,让他一下子联想到新婚夜的大床上。

    “你亏欠我太多了!”

    小迷正在看节目,听到他那么说转头看他一眼: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继续看。”傅城夜抬了抬眉眼,然后淡淡的一声。

    小迷笑了声,然后又眼巴巴的瞅着台上,而她老公的眼里侵略性越来越严重。

    晚上傅城锦早早的就抱着陆瑾瑜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折腾起来,傅城夜跟小迷一起在门口送贵宾们离去。

    等大家都走了,两个人互相对视,傅城夜眯着眼望着她:我们也走吧?

    “嗯,等我拿外套。”

    傅城夜在门口等着她拿外套回来,只是无聊的时候一抬眼,一个穿着体面却头发蓬松的女人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

    “贱人,你害我没有丈夫,我要了你女儿的命,我要了你女儿的命,我要了你女儿的命……”

    傅城夜的脑子一个恍惚,转而认出那个女人。

    秦欣朝着外面跑去,刚一经过路中间,一辆车子横冲直撞而过,她被一下子撞飞在车玻璃上滚下。

    傅城夜脑海里砰地一声,然后转身,长腿就跑了起来。

    小迷在桌前倒着,地上血流成河。

    她的红色外套丢在地上,跟血染成一块。

    ——

    如果有来生,她愿意在一开始就与他相好。

    她合上眼的时候听到他歇斯底里的声音,她的唇角微微浅勾着。

    ——

    本来这场婚礼是因为傅家想要新媳妇在新年的时候就在婆家热闹,但是后来……

    这个新年终究没有快乐起来。

    ——

    年后陆瑾瑜查出怀孕,傅家才有了一丝喜气。

    这天晚上傅家人全都到齐,却唯独那两口,傅城瑶难过的说:那家人真是该死,怎么会那么狠毒?

    她那话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时候眼眶也湿润着。

    傅城瑶激动的有点难以自控,顾言抬手轻轻地搂住她的肩膀:现在秦欣已经离不开轮椅了,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唉,上一辈的恩怨,何必要牵扯到年轻人身上。”姚冠群叹了一声,想想自己儿媳妇在医院里还迟迟的苏醒不过来。

    其实姚冠群是最了解秦欣会那样做的人,因为她也曾经失去丈夫,她也曾亲眼看着丈夫爱着别的女人。

    只是她克制住了自己当时的所有愤怒。

    如果她不克制自己,说不定自己也是第二个秦欣,会跟那个姓陈的女孩子同归于尽之类的。

    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了。

    但是说到底,作孽的到底是那个男人不是么?

    姚冠群说:其实最可恶的是那个让女人变的可恶的男人,如果不是他自己不够自制,又怎么会让爱他的女人成了一个那样的人?如果不是金名爵该断不断小迷的母亲就不会死,如果不是金名爵在外胡来秦欣就不会因为空虚而疯癫,秦欣把所有的恨都归根在自己妹妹身上,实际上她只是不敢去恨金名爵跟自己吧?

    “那说到底还不是自私?”

    “是自私,但是人哪有不是自私的呢?”

    “那么她捅了小迷,我们还要原谅她?”

    “我们当然不会原谅她,我只是说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姚冠群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看女儿一直为小迷打抱不平到要失去理智。

    “其实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告她的。”陆瑾瑜听了一会儿说道。

    众人都抬头朝她看去。

    “难道不是么?”陆瑾瑜转头看着傅城锦。

    “如果事情都属实才行,因为没有证人,总是有点麻烦。”

    “但是就让那家人逍遥法外也太不合理了。”

    傅城锦无奈的看着他们家的孕妇然后叹了一声:这件事等老三来了再从长计议。

    “要我说,就从当年小迷母亲的父母死查起,查到多少算多少,法律是绝对不会维护这样的人的。”

    “我给老三打电话。”

    傅城瑶立即就开始找手机。

    “等下!”顾言立即抓住她的手,傅城瑶抬眼望着他,一下子想到他跟金律的关系颇好。

    陆瑾瑜看着他们夫妻俩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然后又看向傅城锦:还是你打吧?

    “吃完饭?他现在整天医院公司的跑,给他点时间吧。”

    “别让犯人逍遥法外。”

    “亲爱哒,你是律师,不是警察。”傅城锦低眉浅笑着轻声提醒她。

    陆瑾瑜瞪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人一点都不关心小迷。

    傅城锦给傅城夜打电话傅城夜没接,两分钟后他从外面进来,所有人都好奇的望着他:你竟然回来了?

    “我来找傅城锦谈点事情。”

    傅城锦立即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书房说。

    众人……

    两个男人前后到了楼上的书房,傅城夜把一支录音笔放在桌上,傅城锦打开,然后听着里面的内容。

    “你什么时候去找过她?”

    “前两天。”傅城夜淡淡的一声,然后靠在桌沿跟傅城锦说:这件事我交给你,我不仅要秦欣坐牢,我还要金名爵也坐牢。

    “如果证据确凿,那会是你想要的结果。”傅城锦把录音笔收了起来。

    “还需要证据的话直接给老李打电话,一直是他在办这件事。”

    “那不等弟妹了?”

    “我现在只想眷给她一个满意的结果。”

    傅城锦低眸叹了声,心想,这结果会是金迷想要的么?

    “也好,那我明天开始着手这件案子,刚刚瑾瑜在楼下还说起这件事,让我打电话叫你告他们夫妻。”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夫妻了。”傅城夜抬手拍了拍傅城锦的肩膀,傅城锦浅笑了一下表示答应。

    “她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就不留在家吃饭了。”傅城夜对他说。

    傅城锦一点头他便抬腿走了。

    楼下的人都担心的望着他,他本想直接走,还是到沙发那里打了个招呼:小迷一个人在医院,抱歉。

    众人突然说不出话,看他走后姚冠群还在心疼。

    她这个儿子平时看着是最没心没肺的,但是有时候,又是格外的叫人心疼。

    陆瑾瑜猜测着他们兄弟谈的内容,眼眸里格外的睿智。

    傅城夜想,这才是小迷想要的他吧,对家里人不要冷冰冰的。

    所以他道别,也学着说抱歉。

    然后车子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开向医院。

    自从他们认识,来医院好像成了家常便饭一样。

    顾言吃完晚饭就去找了金律,他着急说事情,金律给他倒了杯酒:先坐下陪我喝两杯。

    顾言看他那么淡定自己也只好忍耐着,然后还是握着酒杯跟他说:傅家可能会告金家,或者该说他们是代替小迷告,你就不担心吗?

    “金家已经什么都没有,我还有什么好担心?”金律笑了一声。

    “可是……”

    “并且是我爸妈先犯错在先,他们能逍遥这么多年已经是老天格外开恩。”金律说完又垂了眸,也只是冷笑了一声。

    “你真这么想?”

    “不然呢?如果他们好好对小迷或许他们还可以继续逍遥下去,但是现在的结果已经不是什么人可以尽力挽回的,随傅城夜的便吧,我也希望金家别再有人去打扰小迷的生活了。”

    顾言听了他这话以后不自禁的松了口气,然后点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律,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伯母这次的确是太狠了,连捅了小迷三刀。

    “别说了。”金律的声音低迷下去,然后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这一次他都没有去看过小迷,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了。

    顾言回去后傅城瑶还没睡,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去找金律了:你去通风报信?

    “律什么都不会做,他觉得很亏欠小迷,我只是想给他打个预防针而已。”

    顾言走过去坐在她身边,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其实这一家人一直在闹,最头疼的就是律,他一直试图维持两边的平和,他说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其实他只是嘀咕了他母亲跟妹妹的疯狂。

    “唉,有那样的家人,他的确也是挺不幸的,好在他一直特立独行。”傅城瑶想了想评价道。

    “如果金家在有人被判刑,对他而言才是更大的打击,他作为金家的长子,其实背负了很多。”

    “那也不能因为他是好人,就不治坏人的罪了啊,金美好几次对小迷下手,他妈又这样,而且还是在我们的婚礼上啊,这老妇人要多么的恶毒才能在人家的婚礼上杀人?”

    “嗯,或许都是命,就像是我遇到你。”顾言突然转头抱着她的后脑勺靠近,两个人额抵着额头,然后他亲了她一下。

    傅城瑶忍不住投进他的怀抱里:想想那时候小迷为了咱俩也操了不少心,可是现在咱们却什么也为她做不了。

    “那就祈祷吧,骑到她早日醒过来。”

    “嗯!”

    ——

    春天,柳枝绿了,一切都在萌芽,苏醒,她躺在床上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动过。

    而金家的案子也终于开庭,金名爵前两场并没有到场,但是这一场却也必须到场。

    傅城夜还是西装革履的站在玻幕前,在想她是不是在等待这件案子结束才醒来?

    金名爵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毁在自己的妻子手里,回到家后看着秦欣坐在轮椅里只淡笑了一声:报应开始了!

    “是吗?报应开始了,你的?还是我的?”秦欣挑挑眉,望着他那冷漠的样子问道。

    “你还不明白吗?要不是你一而再的找她的麻烦,我们不会落的今天这个地步。”

    “这都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秦欣更是激动的抓着轮椅跟他吼道。

    “我逼你?我逼你去杀了小迷?你这个恶毒的妇人。”

    “当年小迷的父亲车祸不是你找人造成的么?你敢说不是吗?”

    秦欣咬着牙抬着头跟那个终于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对峙。

    很多年里她从来不敢跟他提这件事,因为金家还得指着他,因为她还要指望着他,可是现在谁也指不上他了,他也不要这个家了,所以,她不再坚守着那件事。

    “你再说一遍。”金名爵上前,一下子抓住她的头发命令道。

    “你以为只有你知道我给了我妹妹安眠药?你以为我没有听到你打电话吗?你让那个人撞死他,我亲耳听到的。”

    金名爵缓缓地松开了她的头发,曾经的一幕幕都回到眼前。

    他想得起,当年那件事,总是在每年的那几天让他记起来。

    而今天他再次记起。

    金律站在门口许久,本来是想回来看看他们,那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但是最后,他却只是把开着录音的手机关了,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不知道,他父亲竟然是害死他姨夫的那个人。

    小时候他一直在怪小迷,说她母亲勾引他父亲。

    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他父亲的错,是他父亲不肯放过她的母亲。

    而他的母亲也不打算放过小迷,所以现在……

    傅城锦收到一段录音,并且还收到一条信息:金家有监控,如果需要视频可以去取证。

    傅城锦听完录音后将手机关掉,然后立即准备下一场,这一次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了结了这个案子。

    ——

    傅城夜在公司接完电话后便赶往医院,还没到晚上,她还在睡着。

    他挺拔的身材在她床边坐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望着她没什么血色的脸:一整天都在睡么?

    “你不来好安静。”

    “所以就一直睡?”

    “你来了会叫醒我!”

    “小迷!”

    “嗯?”

    “别再离开我!”

    ------题外话------

    嗯,没想到这么快就结局了,飘雪要准备过冬了,等开了新文,亲爱的们要记得再来捧场哦。飘雪读者群372074154大家一定要加入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