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校园言情小说 » 蜜汁炖鱿鱼 »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 耳朵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6543黄大仙开奖结果2018年生肖排马表

小说: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返回目录

    漆黑的房间里,gun闭上眼睛,把手机递给97:“帮我删了。”

    啊?老大这是做咩?刚才安装了微博客户端就要卸载?97接过手机,在他的目光里不敢耽搁半分,直接又删除了。

    还以为老大终于开窍,要注册个个人微博呢。

    这年代谁没个个人微博啊,要是gun注册微博的消息传出去,绝对一夜间就和SP的solo,还有Dt、grunt的粉丝持平了,哦,不,显然当年gun的脸是最漂亮的,性格也是最难搞的,不管什么年代这种高冷的都最吸引女生吧?粉丝肯定更多……

    难怪。

    97将手机还给gun时,明白了老大不开个人号的意图:怕嫂子吃醋。

    这一念间,97竟然恍惚觉得面前的大魔头有了些人气儿?

    “你们在微博,一般是留言交流?”他两天没睡,抓着几个队员一直在打练习赛,此时真是有些困得头疼。

    “啊?是吧,”这问题有点奇怪啊,和认识的人聊天一般都微信,谁微博留言啊,留言的都是粉丝,“不过私信比较方便。”

    私信?gun的眼睛勉强睁开,扫了97一眼。

    后者脖颈嗖地一下发冷。

    算了,懒得管了。gun再次困顿地,闭上了眼睛,进入闲人勿扰模式。

    在K&K有几个禁忌是关于gun的,比如现在,他想要睡觉的时候,最好立刻消失,多一句废话都不要说。

    97立刻闭嘴,轻手轻脚地离开房间,慢慢地,慢慢地,关上了房门。

    呼哧,最近老大这屋里的气压也太低了吧……

    他站在门口,拍了拍自己胸口压惊后,立刻拿出手机,刷了刷自己的微博。突然,手指停顿下来,我去……

    老大专门注册微博就是为了……看嫂子秀恩爱?!

    ***********************

    呼吸,呼吸,深呼吸……

    佟年努力找回意识,第一件事就是将手机号码抄下来,迅速关注他的账号,删掉留言。一切都做得一气呵成,可还是被眼尖的粉丝发现了。

    路人:我没看错吧?!殿下关注了一个小号!!没有头像的手机账号!!

    路人:哪里哪里?

    路人:给跪……求互关啊!!

    路人:我们鱿鱼大大的品位果然不同凡响!

    路人:我也要去注册小号!!!!我也要被殿下关注!!!!

    ……

    她被留言刷得震惊了,赶紧去他微博上看了一眼,呼,还好,很荒芜,寸草不生,不会被勾搭。嗯嗯。于是两个晚上没睡好的她,就这么翘着尾巴,抱着电话号码滚床了。

    才不管微博上闹成什么样,她现在满心满眼就这么一件事,其余都是浮云!

    床头灯光下,她将手机高高地举起来,看着那串号码……

    现在八点,不算晚吧?

    深呼吸。

    不要怕。

    嗯嗯。

    按下拨通,然后,轻轻地放在耳边。

    砰砰砰……心跳。

    嘟,嘟,嘟……等待音。

    砰砰砰……心跳。

    嘟,嘟,嘟……

    突然,电话就被接通了——

    然后,没有任何声音……什么声音也没有……

    她傻傻地拿着手机,试着“喂?”了一声,还是没声音……

    号码抄错了?不会吧?刚才检查了好几遍啊。

    ……

    几秒后,她都从床上坐起来,准备挂断电话了,忽然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他的声音,很迷糊也很……低气压:“佟年?”

    “嗯,嗯,是我……”她立刻听出来他是在睡觉,“我就是——”

    想说什么来着T.T,怎么全忘了,蠢哭了……

    “我2月24去美国,”gun的声音很低很低很低……像是随时都会再次进入到沉睡之中,“3月19回,EK306——”

    “哦哦。”她马上将这一串信息记住。

    “有事,”他的声音已经不太清晰了,似乎挣扎在梦境的边缘,“回来说。”

    她“嗯嗯”两声,想说自己没什么事,岂料,电话那边的人已经完全陷入了纯粹的安静。

    她又轻轻喂了两声,很乖地不再骚扰他,自主自发挂断了电话。

    然后,呆呆地看了手机足足两分钟。

    要去美国啊,还去那么久,是比赛吗?真辛苦,还没过完年呢啊。

    于是,接近半个月的时间。

    两个人就没再联系过,佟年每次拿出手机,想要给他打个电话,就想到他要带队员训练,要比赛,要应酬,要……总之,是不能被轻易打扰的。然后再默默地,将手机收收好。

    等元宵节时,她抱着手机,一边看着他的电话号码纠结,一边思考要不要节日打个电话时,妈妈从厨房端出一碗花生芝麻馅儿的元宵递到她手里,试探性地问了句:“你和男朋友是不是分手了?”“啊?”她愣着,伸手去接碗。

    “烫,妈妈给你端过去,”母亲大人可不愿烫到她,看她的表情呆呆的,笑了,“没关系,分就分了,你还小,自由恋爱嘛,妈妈不干涉。”

    “没分啊,”她轻声嘀咕,很是不满地跟在母亲大人身后,“他就是忙。”

    “哦,忙,”母亲大人笑眯眯,手机聊天记录可很清楚,都快一个月没打电话了呢,“没关系,没关系,”说完就将盛满元宵的碗放下来,顺便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样,如果以后你觉得想分手了,怕两家大人多想,就让妈妈帮你去说,好不好?”

    ……

    “我不想分手……”她拿起勺子,戳了戳元宵。

    忽然想到,迟早有一天要说分手的关系。

    有些情绪低落地,继续戳元宵,慢慢地,戳烂了一只。

    然后……继续戳下一只……

    突然,

    她的手停住,等等,他特地告诉了自己航班号,是不是意思就是,让我去接机?额,好像不太可能……不过,作为女朋友去接机也没问题吧?

    没问题的吧?

    想到这里,她再也不苦闷了,乐呵呵地将一碗被自己戳烂的元宵,哗啦哗啦吃下去,然后马上擦干净嘴,扔下勺子,蹦蹦跳跳奔上楼选衣服。

    虽然现在才5号,还有半个月……

    半个月之后,她终于选定了自己的出门行头,还难得穿了有些小跟的鞋,就想能够得上他的一丝丝身高,等坐进出租车里,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忍不住乐呵呵问:“去机场接男朋友?”这么冷的天气,能穿得这么可爱且不要温度的,只有为了男朋友了。

    尤其还在下暴雨……

    她有些不好意思,嗯了声,拿着湿纸巾认认真真擦鞋上的雨水。

    司机觉得小姑娘可爱,特地一路快行,却因为堵车,到了机场还是迟到了。司机特地停靠在了最干净的一块地面上,佟年连连道谢,从车上下来,按住自己的小礼帽,飞快地往大门跑。到处都是人,尤其是出口,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没有她落脚的地方……

    她只能拼命,厚着脸皮,不停往前挤一挤,再挤一挤。

    然后,扶住拦截的绳子,站定。

    一双眼睛紧张地望着纷纷走出来的旅客。

    没有他。

    不是他。

    还不是他……

    人越来越少了,慢慢地,她都有些着急了,可明明显示刚刚降落,应该不会错过啊?等等……那里!他实在太显眼了,刚从磨砂玻璃门走出来就立刻被她看到了,只不过他在和身边两个脖子上挂着相机的陌生男人说话,身后跟着grunt,两人都没看到这里,就这么直直地,直直地,从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走了过去……

    “韩……”她叫出来,忽然又觉得不好意思,慢吞吞地将最后两个字的音量降了下来,“商言……”怎么又没看到我……

    在眼神一瞬失神时,有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是你啊,”短发美女笑着,问她,“是来等gun的吗?”

    “……嗯,”是她啊……

    她有些犹豫,不太敢和appledog说话,毕竟gun一直显示出来的都是对她不太友好,导致她也不知道怎么做了。

    “Dt,”appledog回身,对并肩而出的大男孩说,“你带过去吧?我先走了。”

    Dt也是在appledog先留意后,才注意到佟年挤在人群中,本来还在考虑是不是要打招呼,不过此时既然面前的女人这么说了,自然是要当做任务来完成的:“好。”

    “再见,”appledog拉着箱子,对佟年摆摆手,想了想,又凑过来轻声说了句,“祝你们幸福哦,走了。”

    ……

    “谢谢。”她脸彻底红了。

    就这么看着美女和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并肩而出。

    Dt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指了指机场大门,示意佟年和自己走。佟年马上从人群挤出来,跟着他,直接走到了机场外,看到gun已经坐在了一辆保姆车里。

    一个月没见的人,此时正仰头靠在椅子上在休息,或许因为怕□□扰,外衣已经脱了下来,用来盖住自己的脸……二郎腿翘着,要多惬意有多惬意,要多放松有多放松。

    “你女朋友来了。”Dt忽然开口,打破了车内的安静。

    ……

    ……

    他纹丝没动,显然不知道说的是自己。

    身后,Grunt曲起食指,顶了顶眼镜中部,邪恶地笑了笑:“哦~嫂子啊。”

    gun这才动了动胳膊,有些慢地,将盖在脸上的衣服扯了下来。因为快睡着了,他实在难以保持什么好脸色好脾气,模糊的视线里,就看到穿着一身小绿格子套裙的女孩子,抱着自己的黑色呢子大衣,还戴了个墨绿色的小礼帽……

    不冷吗?他活动了下肩膀,又看了一眼那个帽子,绿帽子……什么审美?

    于是,他将翘着的二郎腿放下来,坐直了身子,两只手肘撑在膝盖上,俯视站在车门外的她:“有事?”

    grunt单手捂住额头,废话,还能有什么事?

    “没……事,我是来接机的。”她低头。

    他果然不高兴了。

    Dt低头看了看佟年露在寒风里的小腿,陷入了沉思。如果不让小姑娘上车,会不会造成明天感冒,老了走不动路的局面。再说,看起来“她”很喜欢这个小姑娘……想到这里,他终于难得开口,说了句闲话:“先上车吧,等他叫你上车,早冻死了。”

    ……

    她没敢动。

    一个司机,加上grunt和Dt的三重眼神,让gun终于从困顿中找到了一丝人性。他低头沉默,让自己更加清醒了三秒后,抬了头:“上车。”

    佟年这才嗯了声,乖乖上车。

    gun从外侧挪到里侧,给她让出了位子,然后在她坐下来后,视线慢慢落下来,落在了那双光着的腿上:“不冷?”

    “不冷,”她摇头,有些被戳破小心思的窘迫,“真不冷。”

    不冷腿都冻得发白了?

    他想起自己去南极旅行的时候双腿的感受,再次扫了眼她暴露在空气中的纤细雪白的大腿:“你那个什么耳朵的长袜呢?”

    啊?耳朵袜?

    佟年傻住,有些结巴地反问:“你……喜欢我穿那个吗?”

    ……

    ……

    ……

    ……

    噗一声,grunt喷了。

    这问题……绝了!

    作者有话要说:  捂脸,最近怎么一直逃不开袜子梗……

    这章量很足,我去隔壁溜达几天0.0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