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小说 »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  129赔偿就不必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w88官方网页版88必发88官方网站

小说: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作者:一路烦花
返回目录

    大概只有一句话的长度。

    看起来就很冷漠。

    【想抓人,来找我,没必要为难阿波罗。】

    白衣将帽檐压低,盯着那句话看了很久,然后将目光移到那个头像上。

    金色的瞳孔微微眯起。

    他慢慢打过去一行字,【我一定会将你亲自捉拿归案。】

    佣兵之王,手上沾染了不少血腥,国际近十年的爆炸案,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她做的。

    她这个人亦正亦邪,不少势力都怕她,虽然维护了国际中心的秩序,但是她做的恐怖事件却也不少。

    跟那几个恐怖分子一样,是国际刑警关注的对象。

    更是白衣名单上的头号目标。

    两人斗智斗勇了将近十年,直到现在都成为了各自领域的最强者,也谁都没有奈何过谁。

    传言她死了。

    白衣一点也不信。

    “收队。”白衣淡淡地对手下吩咐道。

    只是金色的眸底,闪过一道亮光。

    而另一边。

    洪局联系不到苏回倾,只能去找楚绪宁。

    结果到最后来的人是喻时锦。

    “所以你们让她跑了?”喻时锦一身的凛冽。

    他身影如玉地站在审讯室门前。

    一双黑眸是极致的冰冷。

    洪局等人立马站起来,满眼的恭敬,“我们防卫不当……”

    在听到洪局说沈安安这些人是冲着苏回倾去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就算是最厉害的人,也有会被埋伏设坑到的一天。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他勾了勾唇。

    只是垂着的眸底都是残酷。

    沈安安心头一松,她知道喻时锦不简单,看他这样,似乎也没有很在意苏回倾的样子。

    心底几乎涌上了一层喜意。

    然而。

    喻时锦却只是冷然地开口,“杀人未遂也是杀人,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还留干嘛?”

    沈安安猛地一瞪眼。

    她是真的惊恐了。

    洪局也没想到喻时锦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连楚绪宁也觉得不妥,他上前一步,“喻少,这些人是暗天使的桩子,杀了他们很多线索会断掉,而且暗天使肯定会伺机报复……”

    “从今天起,清理青市,”喻时锦将手插进兜里,很冷然的一句,“所有关于暗天使的势力,全部清除,我亲自跟进。”

    楚绪宁惊得一跳,“喻……喻少?”

    “时间不多了,”喻时锦只漠然地说了一句,“你们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其他的事情,我来解决。”

    时间是不多了。

    他要趁这段时间,清理青市。

    修长挺拔的身影,消失在光影中。

    明明上午还晴朗的天气,到了下午竟然下起雨来。

    喻时锦整个人没入雨幕中。

    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

    大头立马撑了一把黑伞,挡在他的头顶。

    楚绪宁跟着他出来,最后只看到黑车绝尘而去。

    宁问均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赶来。

    宁家的这件事非同小可。

    这一次几十个亿的军火对宁家来说是绝地的打击。

    如果对方如果不松手,宁家只会一点点落败。

    他在一个庄园面前等了好久。

    才看到那辆黑车慢慢开过来。

    修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大头依旧撑着伞恭敬地跟在他身后。

    “喻少。”一看到人,宁问均几步上前。

    喻时锦脚步也没有顿一下,面色冷凌,“大头,处理一下。”

    大头收了伞,沉声应了一句,“是。”

    宁问均看着喻时锦一身的戾气,也被吓到了,不敢出声。

    “宁少,这件事我给你一个准话,”大头拍了拍落到黑色毛呢大衣上的雨珠,“这件事你还是问问令妹,究竟得罪了谁。”

    同时心底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喻少不管这件事。

    啧,果然还是杀伐果决的喻少。

    嘴里说着不管宁家的事,其实这是在纵容苏回倾整宁家。

    只是,令他更惊讶的是,这位苏小姐也不是普通人。

    以前在青市还好说……

    现在竟然连国际中心的事儿也能插手……

    还是这么大的军火交易。

    听说整个荒岛都被炸了。

    宁问均苦笑一声,他早就知道自家妹妹那个性子会出事,没想到会惹出这么大的事儿。

    他说了一声谢谢,就上了一辆布加迪。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找到妹妹,他按了下眉心。

    这场雨下得很大,几乎化成了雨雾。

    路上的可见度很低。

    就在一条道上转弯的时候——

    布加迪跟一辆白车相撞。

    宁问均没想到一来就遇上了这件事,司机大叔已经下车了。

    这件事也说不上是谁的主责。

    就怕遇到难缠的车主。

    刚这样一想,就听到雨幕中传来一道声音,很清冷很冷酷,“赔偿就不必了,陈叔,上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