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小说 » 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 »  233一个人能有多少马甲?(一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官方网站yd11888必发365手机网址

小说: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作者:一路烦花
返回目录

    苏回倾手还搁在帽子上,那一双眉眼看着面前的人的时候,还透着来不及隐藏的惊讶。

    反正一抬眸,那人的脸就停在自己面前。

    一身清冽的站在门口,眼神是不变的冷黑,但是眸底却是掩不住的倦怠,仿如许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她挑了挑眉:“你怎么在这?”

    喻时锦看着她那张看起来颇为清隽的脸,眼眸微微一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去哪了?”

    还是三个字。

    苏回倾也不介意他有没有回答,而是侧身进去,一边将帽子摘下,去开冰箱的门,很淡的两个字,“晨练。”

    她一向有晨练的习惯,这么说,完全没毛病。

    喻时锦伸手合上了门,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漆黑的眸中有些犹疑。

    陈叔从楼上下来,看见苏回倾从外面进来,给吓得一跳。

    下意识地问:“小姐,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苏回倾拿牛奶的动作一顿。

    所以说有时候,就怕猪队友。

    “我出去的时候,你们都没起来。”苏回倾拿出了牛奶,将冰箱门合上,这才转身,朝陈叔一笑。

    脸上是很自然的表情。

    陈叔恍然大悟,若是一年前对于苏回倾的这番话他肯定是不信。

    但是现在苏回倾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早起去晨练这种事儿像是她能干出来的。

    “那我先去做早饭,”陈叔抬脚去厨房,忽然间想起了什么,脚步微微的顿了一下,抬眸朝喻时锦看过去,“喻先生您吃了吗?”

    “没,有劳陈叔。”喻时锦笑得十分的有礼貌。

    苏回倾叼着牛奶,眯着眼眸打开了客厅里的电视。

    楼上,睡在客房的迪恩士一睁眼,面前就有一团红色的东西。

    他漫不经心的打了一个哈欠,手伸到半空中,忽然猛地扭过头,去看那只红色的狐狸!

    几乎没有杂色的毛发,一双妖异的黑眸。

    这是……

    迪恩士立马打开了手机给白衣拨了一个电话,手一按自己的脑袋,来平息自己的激动,“靠,白衣,一号,我看到一号了!”

    他打电话的时候,苏大帝只是优雅地站在一边的桌子上,用一种极为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迪恩士。

    “别激动,”手机那头的白衣,站到了窗户边,看着楼底下,那声音很平静,“你是不是还不知道,一号现在是苏小姐的?”

    “嘎?”迪恩士忍不住转了一下另一只手中的手术刀,“不是,你说那是她的?!”

    他嘴角真的是抽了一下。

    “没错,你最好不要打一号的主意,否则,第一个不放过你的不是苏小姐,而是喻时锦。”白衣眯了一下眼眸。

    他早就知道了苏大帝的存在,之前还曾掠夺过,虽然那时候还不知道苏大帝就是苏回倾的。

    但却被喻时锦给阻止了。

    现在想想,就算不是有喻时锦,他也不可能从苏回倾手中拿到苏大帝。

    想到这里,白衣叹了一口气,“上次我本来想带走它,被喻时锦阻止了,你还记得去年我的一队兵被调离吧,就是他干的。”

    “等等,这喻时锦又是谁?”迪恩士脑中灵光一闪,“昨天晚上后来跟宋三对上的那个?”

    这一次白衣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轻笑了一声,“你许久不回国际中心,自然不了解,等你看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到底是谁。”

    说完之后,他就掐断了电话。

    迪恩士拿着手机,看了半晌,然后去洗了一个澡出来,这个时候苏大帝已经不在他的房里了。

    他擦干了头发,然后下楼。

    刚转交,就看见楼下的沙发上靠了一个人。

    那人斜靠在沙发背上,双腿微微的交叠着,微微低着眸,手上还拿着手机,似乎在跟什么人通话的样子,那样子分明是有些矜贵的。

    不是顾黎的那种清冷,也不是于向阳的那种阳光。

    而是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气。

    迪恩士脚步顿了一下,眼眸一眯,这样的人倒是少见。

    心里自然是想起了白衣说的那个人,喻时锦。

    跟昨晚在直播上的惊鸿一瞥不一样。

    这个人比直播上看到的更加危险。

    沙发上靠着的喻时锦也慢慢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漆黑深冷的眼眸。

    他慢慢地收回了眸,给了手机那边的人两个字,“先挂。”

    也不给那边的人反应的时间,他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微微低眸,看向苏回倾,指着楼上的人道:“那是谁?”

    语气分明是危险的。

    苏回倾叼着牛奶,闻言侧了侧眸,笑容慵懒,“迪恩士,昨天被独孤叫过来救我的。”

    “救你?”这一下,喻时锦没有在纠结迪恩士,而是单手撑在苏回倾身后的沙发上,那一双眼眸很沉,“怎么回事?”

    他昨天刚出来就被大队长带着去找宋三。

    回去的时候跟喻宏昌聊了几句。

    只是脑子里回响的依旧是那满目的红色,直接来到了苏家。

    苏回倾将牛奶盒捏扁,然后随手扔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声音有些的漫不经心,“小事儿。”

    喻时锦盯了她半晌,就知道她不会说,也没勉强,反正,他自己会查。

    陈叔叫几人去吃饭。

    苏若华一直没有出来,苏回倾知道她肯定要一段时间来平复心情,所以也没去叫她。

    这期间,迪恩士有好几次想问苏大帝的事情,但是碍于身边放着冷气的喻时锦,他没敢问一个字。

    早饭后,喻时锦没有多留,跟陈叔说完后,就离开。

    苏回倾也拿上帽子,带着迪恩士一起走。

    楼底下依旧停着那辆黑色的车。

    紫花金芒。

    跟在苏回倾后面的迪恩士,在看到这辆车之后,整个人都是愣住的。

    愣了好半晌,他才从那朵紫金花上移开。

    然后木然地拿出手机,给白衣发过去一句话——【喻时锦,是……那里的人?】

    一秒钟后,白衣回了一个“嗯”字。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

    白衣再次回复了一句——【你竟然能一眼就看出来,我们也是前两天收到线报,那些人来国际中心找喻时锦才知道的。】

    迪恩士拿着手机,半晌也没有说话。

    他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低着眸就开始思索。

    “你给我记住,你想玩什么我不管,”喻时锦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低了眸,看向苏回倾,语气是相当的平静:“你要还是像之前那样把自己的命不当回事,到时候你救的人,我一定一个个杀了。”

    苏回倾转着的手机一停。

    她将手机放回兜里,抬了眸,这时候的阳光并不强,光线从那双眼眸中反射出来,清澈安然,“放心,这一次,我比谁,都惜命。”

    很低沉的声音,没有以往的那种漫不经心。

    这种熟悉的语气,喻时锦蓦地抬头。

    然而苏回倾却是俯身,拉开了车门,一手插在兜里,歪着脑袋,笑容灿烂:“喻公子,上车吧。”

    喻时锦抿抿唇,再次看了她一眼之后,一声不响的坐上了车。

    黑色的车,缓缓的驶入了车流。

    苏回倾站直了身体,目送着车离开,这才单手插着兜,朝迪恩士看过去。

    迪恩士夹着烟,吐出了一道烟圈,目光从那辆黑车上移回来,这才看向苏回倾,“我们去哪?”

    苏回倾盯着他手中的烟看了半晌,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就这么抽出他手中的烟。

    碾灭,扔到垃圾桶。

    一切的动作行云流水。

    迪恩士还保持着夹着烟的动作,一脸愕然地看着苏回倾。

    苏回倾伸手一压帽子,并没有解释原因,而是去停车位开了一辆车出来。

    刷地一声!

    车子一个利落的扫尾,停在了迪恩士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那张有些邪气的脸。

    看着迪恩士还在发愣的样子,苏回倾伸手敲了敲方向盘,有些不耐烦的开口,“愣着干嘛?上车。”

    “啊?哦!”迪恩士立马坐上了车。

    周围的风景在快速的倒退,但是迪恩士还没有回过神来,也忘了刚刚喻时锦的事,脑中回想的是刚刚的那个摆尾,这种开车的手法,这种风格,眼熟,太眼熟了。

    任何一个车王粉都不会忘记的。

    迪恩士手一抖,他还想再抽一根烟。

    但是想想苏回倾刚刚掐灭他烟的事,这时候也不敢再抽什么烟了,而是低着眸,微微的沉思着。

    车子停在了怪物大学办公楼下。

    苏回倾带着迪恩士,一路走到了校长的办公室。

    迪恩校长正坐在办公椅上,拿着一个平板电脑看的出身,看见苏回倾拖了一张椅子就这么坐在了他对面,“你病好了?”

    “本来就没病,”苏回倾手撑在了办公桌上,微微的勾了勾唇,“校长,我让你保存的东西呢?”

    她这样子,让迪恩校长一愣。

    这样的神态,这样的语气,还有一言不合就闯校长室的动作。

    再加上昨晚的那份直播。

    还有过分相像的名字。

    他一双眼眸眯了眯,神色不定。

    苏回倾一个挑眉,她伸手敲了敲桌子,嗓音是刻意的压低:“校长,东西呢?”

    迪恩校长收回了思绪,他将柜子里锁的一个保险盒扔给苏回倾。

    苏回倾顺手递给了迪恩士。

    这番动作,才让迪恩校长看到了身后站着的迪恩士,眸子一瞪,“你怎么在这里?!”

    “嘿嘿嘿,二爷爷,您好啊。”迪恩士将手中的保险盒颠了一下,感受不出这是什么,才笑眯眯地抬头。

    迪恩校长眉头一皱,“别一天老闯祸,让你大爷爷给你收拾烂摊子!”

    “我不是那样的人。”迪恩士一摆手。

    苏回倾站了起来,将椅子踢回去,看了迪恩士一眼,目光凉凉,“你高看自己了。”

    迪恩士:“……”

    他转了个话题,“这里面什么?”

    “你一直在找的……”苏回倾抬起了眼眸,很平静的两个字,“病毒。”

    “什么!”迪恩士一把跳起来,手都在颤抖,“超级病……病毒?”

    “太不可思议了,这种几乎绝种的东西,你怎么会找得到,我让独孤帮我打听了好久,都没有……”

    苏回倾伸手抽了一张表格,一把按在他的脸上,“闭嘴。”

    于此同时。

    喻时锦的车上。

    他正翻完了大头给他的资料,上面详细记录着苏回倾被送去急救的事情。

    喻时锦低着眸,指尖几乎要刺破那张纸,声音听得出的冷狠,“叶家是不是在收南岛的药材。”

    大头一听就知道喻时锦想要干嘛,“您不是跟老城主保证了不插手叶家的事?”

    喻时锦将手搭在车窗上,嘴角一道冷冽的弧度,“是本来是的,可偏偏,他们惹了不该惹的人。”

    不该惹的人?

    大头眼珠子一转,大概就知道了怎么回事,老大的底线,从来只有一个。

    “大头,”喻时锦望着窗外,阳光将他的侧颜勾勒得如同墨画,那声音很低,“你说,一个人能有多少马甲?”

    ------题外话------

    苏女王:我以为自己能数的清,事实证明,我自己都不知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