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099 我真的会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黄大仙天机诗68488最新公式杀一肖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童若摇摇头:“还是送我回未央馆吧。”

    如果她彻夜未归,还不知道冷少辰会干出什么事来。

    未央馆是冷少辰的地方,他把她送回去就等于亲手将自己爱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这种感觉很怪异,顾涛虽然不愿意,可也只能点头,不想让童若为难。累

    就在两人往未央馆行驶的时候,餐厅里一间隐秘的房间中,冷少辰盯着手提里的画面,正是刚才唐渊强迫童若的过程。

    “辰少,要不要解决了唐渊?”阿泰问道。

    “不用,既然顾涛出来了,就让他当一回骑士。”冷少辰泛起冷笑,“去把饭店里存的这段录像给抹去。”

    “是。”辰少究竟想干什么?如果把录像抹了去,唐渊真的告童若,肯定一告一个准。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能相信童若是自卫?唐渊身上的伤可是赤.裸(luo)裸(luo)的证据,这样童若不就完全处于被动中了吗?

    阿泰不解的摇摇头,还是按照冷少辰的吩咐去做了。

    冷少辰盯着电脑里的画面,原本若是童若真挺不住,他还是会出面救她,只是没想到这女人性子这么辣,还真敢做。闷

    冷少辰手指敲击着桌面,虽然没有答应童若要换人的要求,可他还是来确保她的安全来了。

    不过显然,收获非常大。

    ……

    ……

    车子停在未央馆门口,童若下了车,顾涛也跟着下来。

    “童若,别担心,这件事我会摆平,没有问题,你不要害怕,回去好好睡一觉,不要想太多,明天什么事都不会有。”顾涛说道。

    “好。”童若点点头,这才进了屋子。

    赵玲在家里为她留了灯,童若一进来赵玲就迎上来了。

    “啊!童小姐,你……”赵玲惊讶的瞪大眼。

    童若那张脸真的不怎么好,被唐渊打得红肿一片,整个脸颊高高的鼓起,眼睛也是肿的,仔细看,手也肿的吓人,看着都疼。

    “没事,他回来了吗?”童若问道。

    “先生还没回来。”赵玲老实的说。

    童若扯起嘴角,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倒抽一口气。

    “小姐,我去找冰袋给你冰敷。”赵玲忙跑开。

    童若自己回到屋子,看来冷少辰还真的是很信任靳思瑗,完全不管她的死活了。

    如果刚才她真的向她求救,恐怕他也不会搭理她吧。

    赵玲送来冰袋,童若把它放在脸颊上,冰凉的感觉刺激着皮肤,将**的疼痛缓解了稍许。

    镜中的自己样子真的说不上好,嘴角也被打肿了,隐隐的还能看见血丝。

    头皮生疼,当时唐渊扯着她发的时候,想来也拽掉了不少头发,眼皮肿得就像是鱼眼,有些突。

    不得不说,自己这副样子真的很难看。

    她自嘲地笑笑,唐渊那单CASE是彻底完了,靳思瑗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揪着她的小辫子不放,恐怕日后很难再在龙腾呆下去了。

    正想着,房门突然被打开,以为是赵玲,童若缓缓的转头,却愣住了,手就那么扶着冰袋在左颊上,怔怔的看着冷少辰。

    冷少辰皱着眉大步走上前,拿开她抓着的冰袋,看到红肿的渗出血丝的脸颊,拇指轻轻地抚了上去。

    “嘶——”童若吃痛的倒抽一口气。

    看着她的狼狈,冷少辰目光一凝,好似什么都不知道似的问:“谁干的?”

    童若撇开脸,躲开他的碰触,还在为之前拒绝她的请求而怄气。

    如果不是他拒绝,她又怎么可能陷入那种危险?

    想想刚经历过的,她就一阵后怕。

    抿着唇,更不愿看冷少辰。

    他不是帮着靳思瑗吗?又何必在这时候假装对她的关心?

    “是唐渊?”冷少辰目光危险地眯起来。

    听到那个名字,童若身体明显一颤,带着苍白的脸转向他,嘲讽的笑道:“是谁重要吗?你还担心我的死活?”

    冷少辰看着她,半晌,突然轻笑出声:“在跟我怄气?”

    他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很轻,状似不经意,可是童若却绷紧了一根神经。

    因为这个男人在这一秒可以很温柔,可是下一秒,他就能狠狠地捏住你的下巴,力道大得像捏碎了一般。

    她紧张的深呼吸,似乎在等待着下一秒的剧痛,可是很长时间,她都没有迎来预料中的痛,反而下巴一松,男人已经放开了她。

    “怄气?我有这个资格吗?靳思瑗说的都是对的,你从来不会反对她,是吗?即使她把我送进火坑,明知我会陷入危险,被龌.龊的男人侮辱,即使你都知道,可还是愿意配合她,眼睁睁的看着我往里跳?”童若冷笑道,眼中闪烁着无尽的嘲讽。

    不知是对冷少辰,对靳思瑗,亦或是对自己的自嘲。

    “怎么,这就生气了?还是吃思瑗的醋?”冷少辰好笑的看着她,好像她的反应是件多么好玩的事情。

    童若蹭的站起来,紧咬着牙关瞪着冷少辰。

    “你觉得我不该生气吗?你不是说谁也不能碰你的女人?那你还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找唐渊?你明知道唐渊是什么人,你怎么能……怎么能……”

    想到今晚遭受的一切,童若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一张脸也由原先的惨白转为激动地涨红。

    “你知不知道我险些就……如果不是顾涛,我今晚都回不来!”童若气急的大喊,她甚至不敢想,如果今晚没有顾涛的支持,她到底能不能撑过去。

    那是噩梦!

    童若颤抖着双肩,头皮到现在都还生疼,身上的痛时刻提醒着她今晚经历的一切。

    “顾涛顾涛,你就那么喜欢他?他救了你,你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冷少辰阴测

    |||

    测的说,就算没有顾涛,他也会出手,难道她真以为他会看着她被侮辱?

    可是现在呢?她一口一个顾涛,她难道忘了那时候就是因为顾涛,她才险些被人轮.暴?

    那时他救了她,她不知感谢,这次居然还愿意相信那个没用的男人!

    “我为什么不能提?是他救了我,我为什么不能感谢他,记着他的好?难道还要让我感谢你,眼睁睁看着我被推进火坑而不管吗?”童若激动地怒道。

    “要不是你们,你,靳思瑗,我怎么会落到现在这般地步!你还好意思说?难道我不该生气,没有理由生气吗?”本来想好不哭的,不能再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

    可是她怕,对于发生的事情的恐惧,她无法做到忘记。

    当这一刻,自己硬生生的撕开自己的伤口,剖在男人的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哭了。

    “你要宠靳思瑗是你的事,可是凭什么把我推给那个恶心的男人!我告诉你,如果我今晚真的被唐渊侮辱了,我会死!”童若恨恨的看着他,寒着声说,“我不是开玩笑,如果真的发生了,我真的会死。还是,你就那么想看我那具破败的尸体?”

    冷少辰变了脸,被她那个“死”字给刺激了,这个女人敢给他死?

    “你敢死一个就试试!你忘了你.妈吗?你要是敢死,我就毁了你.妈!到时候再把你救活,就让你孤零零的在这世上,后悔自己死过一次!”冷少辰狠狠地盯着她,眼中带着她已经有阵子没有看到的嗜血。

    是啊!那个目光那么阴鸷,她很久没看到,怎么就能忘了这个男人的残忍?

    他从不把人命当回事,可以轻易的毁掉他看不顺眼的一切。

    “啊——!”童若抱着头,突然尖叫出声,“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究竟想怎样!靳思瑗喜欢你是她自己的事,凭什么扯上我,难道跟你扯上关系是我自愿的吗?你要是喜欢靳思瑗就尽管去,你们两人双宿双栖,趁早把我放了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折磨我?我到底得罪你们什么了!啊——啊——呜呜——!”

    “我就是爱这么玩怎么样?你别一口一个靳思瑗,至少她没你这么虚伪!”冷少辰怒道。

    这个疯女人干什么没事就一口一个靳思瑗,这是她和他两人之间的事情,关靳思瑗什么事?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把靳思瑗扯进来,好退位让贤?

    “虚伪?我虚伪?”童若笑了,“靳思瑗就是纯洁的天使,她干净,她清高,我就虚伪,下.贱,是不是?”

    冷少辰不耐烦的爬爬头发:“你发什么疯!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你了!”

    “是,你没说,可是你表现的就是这样,我就是个妓(ji)女,被你随传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上,不是吗?”难道他还敢否认?那么今天下午办公室里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两情相悦吗?

    而靳思瑗,他就当宝贝一样的追求。

    靳思瑗被唐渊侮辱,他能丢掉工作整日陪着她。

    而她被唐渊侮辱,他却是当着背后的推手!

    “既然你非要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那我还跟你客气什么?”冷少辰阴鸷的说,毫不客气的将她推倒在床.上。

    “啊——!”童若尖叫一声,就看着他朝自己压上来,“冷少辰!你混蛋!”

    ------

    画圈圈求月票~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