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110 她变了,他腻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68掌上开奖现场报码33346香港码会开奖结果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哼哼!不知道那老家伙是不是岁数大了,脑袋不好使了,这样就能对付了我?”冷少辰眯起双眼,眼中泛着幽冷的光,“顾锦程,既然你要对付我,那么我就真的彻底把你儿子毁掉。你最好明白,有些人你惹不起。”累

    ……

    ……

    童若拨通了靳言诺的电话,觉得这事应该让他知道。

    “顾伯父果然行动了。”靳言诺说道。

    “可是他好像不止针对我,还有冷少辰。”童若说道。

    “那当然,你虽说是个导火线,可冷少辰却是最直接的执行者。”靳言诺说道。“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童若你还要小心点,如果可能,不要离开未央馆。”

    “嗯。”童若应了声,突然瞥见门口有个人影,目光一黯,“我呆在他身边很安全,至少在保证我绝对安全之前,我不会离开他。既然冷少辰一定要锁着我,那么被我利用一下又何妨,各取所需罢了。”

    “童若,你在说什么?你旁边是不是有人?”靳言诺皱眉,童若的语气很不对,话锋转的也太突兀了。

    “放心吧学长,我不会让他看出来我已经爱上他了,就算他要赶我走,也要确保顾锦程不会对付我之后,我才能走。我知道我和他不可能,可是我已经爱上了,能在他身边多留一段时间也好,顾锦程这件事,也算是给了我机会。”童若自顾自地说。闷

    “童若,你到底怎么了?冷少辰在你身边是不是?你打算做什么?”靳言诺不禁担心的问。

    “好了,不说了,冷少辰应该要过来了,先挂了,再见。”童若赶紧挂上电话,就怕聪明到如靳言诺,会猜出些蛛丝马迹来。

    冷少辰将自己整个人埋在阴影里,感觉心脏正被童若的话一字一字的敲击着,很疼。

    她对他只是利用,这两天这么听话,就是想要留在他身边让他保护。

    她该知道,就算不这么做,他也会保护她。

    她该知道,他最讨厌被人利用。

    因为唐渊的利用,他亲手毁了唐渊和整个“唐朝”。

    冷少辰站在阴影里,额前的发挡着他的眼,露着斑驳的阴鸷闪光,盯着房间里背对着他而坐的童若。

    我还以为你是特别的,可是到头来,你终究还是和那些女人一样耍上了心机。

    是到了该放手的时候吗?

    冷少辰看着自己白皙干爽的手掌,上面细密的纹路就像是一张网,禁锢着童若的网。

    “辰?你……在那里站多久了,怎么不进来?”童若不知何时已经转过了身,看着他时,脸上是佯装的淡定。

    冷少辰放下手,将目光投向童若,走了进去,带着魔魅的笑,却为陷入魔鬼,让童若闻到了一丝鲜血的味道。

    童若屏住呼吸,这一刻真的摸不准他在听到刚才那番话后会怎么样。

    她知道面前的男人有着无比的骄傲,绝不容许人的背叛与利用。

    冷少辰长指抚上她的脸颊,似有意若无意的轻轻摩挲,食指沿着她的曲线滑到颈子上。

    她颈子的线条真的很美,就像雕像般的完美比例,带着柔和的线条,当真是上帝的杰作。

    看着她忍不住吞咽的动作,冷少辰轻声说了句:“你很紧张?”

    童若忍不住战栗,被他长指划过的地方都生起了战栗的鸡皮,带着粉红的痕迹。

    他的指下握的是她的命,只要他的手指稍微一用力,就能拧断她的脖子。

    “辰,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她的眼底闪过慌乱。

    “怎么会这么问呢?你觉得我都听到了些什么?”冷少辰噙着笑,长指还是在她颈子上徘徊不去,食指搔着她的喉咙,让她身体传过一阵战栗,冰冷的发抖。

    “辰,刚才的电话,我只是……”童若瞳孔慌乱的闪烁,突然揪住冷少辰的衣角。

    “只是什么,只是利用我而已,你害怕顾锦程的报复。”冷少辰双目幽深,一直徘徊在她颈子上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

    “童若,没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害怕到为了自保可以不择手段。

    “辰,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说给靳学长听的!”童若摇头,“他让我离开你,由他来保护我,可是辰,我不想走,真的,在你身边我已经习惯了。”

    童若就像抓着浮木一样,死命的抓着冷少辰的衣服:“相信我,辰,我的心不是铁打的,跟了你这么长时间,我不是无动于衷的,我想留在你身边,辰你相信我!我喜欢你,我开始喜欢你了!”

    冷少辰双眼微眯起来,看着童若苍白的脸,眼中露着急切,泪水弄花了那张小巧精致的脸。

    可是他突然觉得,他不认识她了。

    现在的童若那么陌生,或许他就从未真正看清过眼前的女人。

    那颗心,即使是最初的清高,随着时间的腐蚀,也会变得贪婪,渴.求更多原本就不属于她的。

    冷少辰冷下脸,面无表情的看着童若哭求,目光阴冷的无情,对于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无动于衷,甚至不带一点怜悯。

    他冷冷的拨开童若的双手:“童若,我想你需要静一静,我不想再从你嘴里听到今晚这些话。”

    说完,冷少辰转身就走。

    “辰!辰!我错了!你回来啊!我错了,我不说了!”童若在他身后,不自觉的滑下床,整个人无力的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脸,任由泪水从指缝间滑过。

    随着冰冷无情的甩门声,在冷少辰看不到的一门之隔,童若的嘴角却扬起了笑。

    ……

    ……

    “砰!”

    书房的安静被来势汹汹推门声打破,门被推得用力,“砰”的一声撞在墙上,随之来回的呼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撞着墙,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顾锦程抬首于文件,面色冷寂的摘下眼镜。

    “你这是干什么!”顾锦程怒瞪着顾涛,“你几时变得这么没有规矩!”

    “爸!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要对付冷少辰我不管,但是你不能拖上童若!”顾涛的怒气丝毫不减。

    &n

    |||

    bsp;“顾涛!童若童若,你现在眼里就只剩下女人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第二次为了那个女人跟我翻脸了!”顾锦程猛的站起来,指着顾涛的鼻子,气的手指直哆嗦。

    “爸,童若根本就是受害者,你干什么要把过错都怪在她身上?要怪就怪我做事不小心,怪冷少辰太卑鄙,从头到尾童若都没有做过伤害任何人的事情!”顾涛也跟着提高了音量,看着父亲突然生出一股无力感,他为何就是说不通?

    “她没做过并不代表没有影响到结果,别忘了你今天会落到这个地步,那个女人就是罪魁祸首!我就是要毁了她,除掉她,没了她这个根源,你就没有后顾之忧!”顾锦程说出了真实的想法。

    他不管童若到底是善良还是阴险,他只知道如今顾涛落到这个下场,多年的栽培毁于一旦,都是因为童若。

    那个女人在一边装无辜,博同情,却要连累到顾涛一无所有,他决不允许!

    “爸,别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叫,她是我爱的女人!你儿子不惜一切代价,死都要保护的女人!”顾涛说着,深吸一口气,放低了声音,放缓了速度,“爸,如果你一定要坚持伤害童若,那么就只能失去我这个儿子。”

    “啪!”

    扬起的大掌,带着岁月沉淀的薄茧,以及心中无法表达的沉痛,用力的挥向顾涛。

    顾涛的脸被打偏到一旁,白皙的脸颊上清楚的印着五道鲜红的指痕,那么深,就像是天生刻在了上面一样,可见顾锦程这一巴掌有多么用力,带着为人父的痛心疾首。

    他从来没想过,一向听话的儿子会有今天,为了一个女人毁掉自己的前途,为了一个女人违逆他的父亲,竟然还说出这么混账的话。

    失去他这个儿子?

    他已经失去了不是吗?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

    “好啊!好啊!你居然敢威胁我,你怎么敢……怎么敢……”顾锦程不停的说,一直重复着“你怎么敢”,这四个字从开始的不敢置信到最后的绝望,那张保养得意的脸上泛起了激动的潮红。

    顾涛发现父亲的脸色不对,脸色一变:“爸!”

    “滚!别叫我爸!你不是要那个童若吗?顾涛,我也说了,有我没她!”顾锦程脸红脖子粗的大吼,心脏突然突地一下揪疼。

    眉头皱起,整张脸痛苦的扭曲着,右手按向自己的胸口。

    “爸!爸!”顾涛脸色大变的上前。

    顾锦程用力的挥开顾涛急欲扶住他身体的手,心脏处的绞痛让顾锦程难受的撑在了桌子上:“滚!我没你这个不孝子!”

    “爸!”顾涛白了脸,“来人!来人!”

    ……

    ……

    顾锦程虚弱的躺在床.上,脸色退下不正常的红,转而变得苍白。

    “顾老爷心脏不好,不能再受那么大的刺激了。”顾家的家庭医生说,顾家近来正处于多事之秋,也难怪顾锦程会倒下。

    顾涛自责的看着昏睡当中的父亲,没有想过一向强势的父亲也会有这么虚弱的一面。

    ------

    求月票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