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191 不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3期双色球开奖号码怎样看七星彩开奖直播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童若这模样着实挺吓人,怎么叫都不反应,就像是犯了病一样。

    赵玲可没忘记童若是有前科的人,那时候被冷少辰弄到性.恐惧,差一点点就发展成精神病了。

    莫不是先生离开之前,小姐又受了什么刺激吧?累

    赵玲狐疑的回想,冷少辰离开时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难不成是真的吵架了?可是她没听到声音啊!

    赵玲被童若这模样吓坏了,叫又叫不醒,动还不敢动,生怕惊着了童若。

    “小姐,小姐……”赵玲又试探的叫了几声,童若这才反应过来。

    “呃,什么?”童若眨眨眼,不明所以的问。

    赵玲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说:“小姐,我煮了面,你晚上没吃东西,现在多少吃点吧。”

    童若回过神来,才闻到卧室里旖旎的气息中还透着香浓的面香。

    赵玲习惯熬牛骨汤,让家里总是备着,煮面的时候,随时都能用炖到都呈乳白色的牛骨汤做汤头,所以汤头的香味特别浓。

    童若转头看看床头柜上的面,明明肚子还在“咕噜咕噜”的叫,却一点食欲都没有。闷

    “嗯,知道了。”童若木然的点点头,却一点动弹的意思都没有。

    赵玲也不敢多呆,她知道小姐爱安静,总喜欢一个人呆着,当童若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显然现在童若一句话都不想说,就连会不会吃面都还是一个问题。

    不过赵玲到底也没有再多说,只是临走时说了句:“小姐,吃完面就搁在这儿,我明早会来收拾的。你……早点睡吧。”

    童若依然没有反应,赵玲叹了口气,离开了卧室,出去的时候还细心地为她将门关上。

    童若又愣愣的坐了一会儿,心中鼓噪的更厉害,那颗心不停地往上蹦跶,一个劲儿的想往嗓子眼外边蹦,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就连童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呆了半晌,双眼逐渐发直,却突然闪过一抹光。

    蹭的,她就和疯了似的,突然翻了个身,用床单将自己赤.裸(luo)的身子随意的一包,拿起床头的移动座机,熟练到不能再熟练的拨下一组号码。

    是往家里打的,给童妈。

    她总算知道心中为什么不安了,她突然很担心母亲,总觉得她会出事一样。

    为了不让童妈担心,她并没有告诉母亲她已经回来了,就让母亲以为她一直在外地公干,也比不知该如何解释她明明就在T市,却不能回家和母亲同住要强。

    至少这个谎言能让母亲安心一点,以为她是在工作,为了公事,没有不必要的担心。

    她每晚都会用手机给童妈打个电话,手机是本市的号码,她可以当做去了外地却没有换号码。

    每晚给母亲报个平安,在童妈放心的同时,她也能放心童妈同样的安然无事。

    今晚的事情一桩接一桩得来,她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迟迟没有打电话,母亲该担心了。

    听筒放在耳边,却不想传来的却是一下又一下,机械而没有感情的“嘟嘟”声。

    没有人接……

    童若看看表,都八点半快九点了,晚饭过后童妈极少出门,就算在院子里跟邻居们闲磕牙,也只是半个来小时的事情,为了等她的电话,八点之前一定会回家。

    童若皱起眉,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母亲却不在家?

    她急的心都揪了起来,不安的感觉愈发的强烈,心里着急却不再也没有了寻找童妈的途径。

    为了省钱,童妈根本就不让她买手机,说是没必要多出一笔多余的花销。

    可就是因为这样,家里没人的时候,她找不到童妈却只能干着急。

    童若咬着唇,牙齿咬的那么使劲,原本红肿还未退去的唇瓣立刻被咬出了一道苍白的痕迹,死死地都要咬出血来了。

    听筒依然搁在耳边,听着里边缓慢冗长的“嘟嘟”声,在响过去之后,就彻底的寂静了下来,耳边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就像是童妈所住的那栋无人的房子一样的寂静,孤独。

    童若不甘心,又重新打了一遍。

    可是不管她重复多久,一遍遍的拨打,举着听筒的同样动作,里边传来的永远都是没有感情的冗长“嘟嘟”声。

    童若的手放在床沿,手指紧紧地抠着床,指尖泛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抠的那么紧,那么用力,床沿的床单都被她紧紧地揪了起来。

    手用力的握成拳头,不断地收缩,再收缩,紧的发抖,若不是中间有床单挡着,她的指甲都要深深地陷入肉里了。

    她要怎么做?

    六神无主的时候,靳言诺的名字猛的窜入脑海。

    可是随即,童若就甩甩头,将他的名字甩掉。

    先别说她给靳言诺添了那么多麻烦,现在她人留在冷少辰身边,却去找靳言诺帮忙算是怎么回事?

    而且她当初被冷少辰抢过来,靳言诺不是不知道,如果冷少辰没说谎,那么靳言诺甚至还来找过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跟她同处同一屋檐下。

    他知道她在这里,却还是丢下她走了。

    她不知道靳言诺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也不想怨他。

    可是真的不怨吗?要说一点不怨那根本就是假的。

    他明明能把她带走为什么不带?为什么不救她?

    当时谁也不知道她在冷少辰这里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那么多人就只有靳言诺有能力救她,可是当时他选择放弃了。

    既然放弃了,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去找他,找他帮忙?

    现在再找他,他又愿意帮她吗?

    即使心里不愿承认,可是童若还是免不了的怨了靳言诺,所以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她没找他,同样的他也没找过她,她甚至不知道最近他都在忙些什么。

    无形之中,两人是不是就这样生疏了,隔阂了呢

    |||?

    她不知道,但是现在无助的时候,她却也不想再找靳言诺帮忙了。

    童若红着眼,眼眶湿润了,怔怔的看着电话,手指慢慢的滑到按键上。

    一下一下的,按下另一个熟悉的号码。

    “若若?”冷少辰冷冷的,又带着点惊讶的声音响起。

    “辰,你现在在哪?”童若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恐惧与哽咽流露。

    隔着电话,周围又是车子行驶,发动机发出的“嗡嗡”声,就是细心如冷少辰,也没听出她的异样。

    “我在车上,怎么了?”冷少辰单手扶着方向盘,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这么快就想我了?赵玲煮的面吃了没有?不是累了吗?早点睡,我很快就回去了。”

    面对一连串的问题,却都是出自对她的关心,童若躁动不安的心突然安定了那么一些。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