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35 死了也活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www214444com风凰天机在天天中彩票能兑奖吗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童若听着,喉咙被什么卡住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酸的难受,眼中不知不觉也盈上了水雾,眼前的茶杯,还有阿泰,都变得很模糊,湿漉漉的一片,雾蒙蒙的很不真实。

    当时他还那么小,根本就不懂事,对母亲是全心全意的信赖,一点都不知道即将被抛弃。累

    怪不得……怪不得他现在不信任任何人,他习惯了自我保护,给自己封上一个厚厚的外壳,不让任何人接近。

    不是他难以接近,不是他高傲冷血,只是他不习惯,也不敢去轻易地相信别人了。

    曾经全心全意的相信着的母亲都能抛下他,那可是至亲骨血啊!

    最亲近的,血脉相连的人都无法相信,他又能信任谁?

    “当时靳夫人看着辰少,差不多有一分钟,才对老家主说出了他的选择。”阿泰说道。

    “不用说,她选择离开。”童若冷笑,否则如何有现在靳启明与靳夫人的伉俪情深,靳言诺又是从何而来。

    “是的,她宁愿选择一分钱不要也要离开,并且给老家主立下了字据,从此与冷家两不相干,辰少也再也不是她的儿子。”阿泰说道。

    闷

    多狠心啊!

    童若禁不住握拳,对靳夫人仅剩的那么一点点同情也消散殆尽。

    她签署下那份字据,就等于舍弃了冷少辰,舍弃了母子的关系。

    她怎么能!怎么舍得!

    她还是个母亲吗?她不配!不配!

    握着的拳紧的都发了抖,怪不得冷少辰会这么恨。

    三岁,才三岁啊!

    三岁就被母亲抛弃,被一心一意信赖着的母亲给抛弃了,丢弃在冷家不闻不问。

    呵呵!一个只是把儿子当工具,当会移动的武器来对待的父亲,又怎么会分给他一点点的爱?

    “当时靳夫人走的很绝,什么都没带走,宁愿净身出户,也不愿意再跟老家主有任何牵扯,连带着连辰少都不管不顾了。”阿泰说道。

    当时他和冷少辰是一般的年纪,所以对于当年的事情,只是从父亲口中听来的。

    自懂事起,他就一直追随着冷少辰,对于冷少辰所遭遇的一切再清楚不过,将冷少辰所吃的苦都看在眼里,就算是不知道当年靳夫人的事情,单单看着冷少辰这一路走来,也很心酸。

    “她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童若红着眼说,如果她真的爱冷少辰,为了孩子守着寂寞又何妨?

    她相信,冷少辰能做一个好情人,好丈夫,必定也能做一个好儿子!

    “靳夫人一走,老家主就把辰少接回了冷家的主家,却没有给他像大少和二少一样的主人地位,而是把他扔到了最底层,任他自生自灭。”阿泰说道,闻着麦茶香浓的味道,却觉得有点腻烦,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软苏烟,看看童若。

    “嫂子,我……可以吗?”阿泰比划比划手中的烟。

    他现在就是烦,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回忆过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然后仔仔细细的说给童若听,心里边就愈发的堵得慌。

    过去的日子,不管是他还是冷少辰,都不愿意回想。

    他现在特别想用香烟麻痹自己,可怕童若介意,又不敢抽。

    “你随意,我没关系。”童若说道。

    阿泰抱歉的笑笑,抽出一根香烟点燃,看着香烟上明红色的火星,白色的烟连成了一根直线,就像是柔软的绸,慢悠悠的往上飘着,飘到半空慢慢消散。

    空气中全都是烟草味,淡淡的倒也不刺鼻。

    阿泰用力的吸了一口,顶上的火星红的妖.艳,随后化作更多的白烟向上飘着。

    阿泰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连带着呼出一团白烟。

    “老家主说,辰少如果能活下来,那么就值得培养,如果活不下来,冷家不养废物,死了也活该。”阿泰说道,刚才抽了一口烟,似乎感觉好点了,就没再吸,而是手指夹着香烟,让它自己慢慢地燃。

    童若失神的看着一点点变短的香烟,忽然觉得,这根烟或许就像当时的冷少辰一样,没有人管,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失。

    “当时我爸看着才那么小的辰少,心里可怜他,就悄悄地照料。”阿泰笑笑,“其实我爸也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人,在冷家,谁的心是干净的?没想到看着辰少,我爸竟然也能起了恻隐之心,可能是因为亲眼看过靳夫人的离开,看过仍然懵懂不知的辰少,想到了我吧。”

    阿泰轻笑出声,对于这个父亲,他还是敬重的。

    他的父亲是个硬汉子,心中自有一套是非曲直的论断,他或许做过很多坏事,诸如杀人放火,可他也始终是个敢作敢当的铁汉。

    “那时候我妈经常带着我去找辰少玩,我们俩也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小时候不懂事,只知道是多了个玩伴,和所有的小男孩一样,调皮耍赖再加上打架。”阿泰说道。

    “那时候大少和二少一个七岁,一个五岁,现在看来那个年纪可能还都是小孩子,可是对于当时的辰少和我来说,他两人已经足够把我们俩打的爬不起来了。冷家主家人多,难免嘴杂,两人年纪虽然小,可是在冷家从小的教育下,也都知道冷家的残酷,根本没有兄弟之情可言,有的就是不择手段的往上爬,铲除掉一切阻碍自己的人和物。”

    “所以当大少和二少知道辰少的存在后,没少找麻烦。那时候他们没权调动冷家的人,所以只有亲自出马,借考验之名对辰少拳打脚踢,好几次辰少真的险些丧命,有一次在大雨里被打的高烧不退,炎症已经感染到了肺部,那时候辰少才四岁,差一点就醒不过来了。”

    “辰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到五岁,然后就被扔到了冷家专门的训练基地,接受残酷的训练。他们根本没有因为辰少是冷家的少爷而有什么,反而是什么任务危险,什么任务死亡率高,就把那个任务交给辰少。”

    “如果只是身体上的折磨,和每天、每个小时、每一分钟都要保持着随时会丧命的高度紧张状态也就罢了,最不堪的是心灵的折磨。”阿泰说道,烟已经烧到了烟蒂,就快烫到手指头,阿泰把烟蒂放到烟灰缸里,在已经堆了薄薄的一层的烟灰上捻了捻。

    “老家主毫不掩饰靳夫人的作为,她抛弃辰少独自离开的事情,在他的放任和默许下传遍了冷家上下,所有人都拿这件事来刺激他,大少和二少更是天天在他耳边说他是没妈.的孩子,他.妈为了个男人就把他给扔了。”阿泰说道,又拿出一根香烟,就架在烟灰缸的凹槽上,用打火机点燃。

    他也不拿起香烟,任香烟放在烟灰缸上自己慢慢的烧着,缓缓升起的白烟在他和童若之间,把两人的面容都隔上了一层朦胧。

    “其实靳夫人走的时候,辰少还不太到三岁,那时懂事了可还是不太记事,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也就没了印象。而且辰少自尊心特强,就是好奇母亲的行踪也不会说出来,一个人憋着。再加上艰苦的训练,每次都是能要了命的危险,也没有多少闲工夫去想自己的妈到底怎么了。”阿泰撇撇唇。

    |||

    ------

    求鲜花,求荷包,求月票,╭(╯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