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65 卑微的乞求,最后再给你一点时间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大地红六肖16码2018今年开码全部记录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声音不大,可还是隐隐约约的传入了电话中。

    童若知道靳思瑗是故意的。

    冷少辰目光陡然变得凌厉,冰冷的目光射向靳思瑗,大手不耐烦的挥开她挑.逗的手。

    累

    “辰,你刚才说了什么了吗?”童若说道,想也不想的扯了个谎,“我正在麦当劳里面,吵得很,听不太清楚你说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了?”

    “没什么。”冷少辰淡淡的说,心中却不免松了一口气。

    可是他太放松了,语气轻松地太突然,童若还是听出来了,嘴角的嘲笑更加明显。

    “今晚早点回来吧,我有事告诉你。”童若说道,抚着自己小腹的手紧了紧。

    “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冷少辰下意识的皱了眉,看了一眼对面的靳思瑗,晚上靳家他是不能不去的。

    “当然不能,那事很重要,惊喜当然要郑重的说。”童若说道,“辰,晚上早点回来吧!”

    后面的话,她不自觉地带上了乞求。

    她只求这一次,求他能早回来,让她把孩子的事告诉他。

    冷少辰沉默了很长时间,可终究还是说:“我晚上有事,没办法早回去。”闷

    “有什么事?你推掉不行吗?我只想让你今晚,就这一晚,早点回来。”童若抖着唇说,声音里听不出异样,可是眼泪却在不断地流。

    “若若,别任性。”冷少辰说道。“明晚好不好,明晚我早点回去,今天没办法。”

    任性?童若无声的笑了,她求着他早点回来,就成了任性了。

    他的事有多重要?陪着靳思瑗回家,就那么重要吗?

    “辰,这些日子你一天会来得比一天晚,我知道你忙,我理解你,从来没给你提过任性的要求,可是今晚,就今天,你不能早点回来吗?”童若说道,她已经近乎是低声下气的恳求了。

    头一次有这种经验,为了一个男人,她居然可以低声下气的连尊严都不要。

    她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约会,却装作若无其事的给他打电话。

    多可悲啊!

    童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怜了!

    “我会尽量。”冷少辰沉声说。

    “好,那我等你。”童若淡淡的说,连声再见都没说就挂了电话。

    呵呵!尽量。

    童若笑开了,她知道他这是在敷衍,去了靳家他怎么可能早回来?更有可能今晚就不回来了!

    可是她还是傻傻的抱了一丝希望,就为了尽量中那微乎其微的一点点可能。

    看着冷少辰挂了电话,靳思瑗再次旁若无人的攀上他,只不过这次,表情中带上了不满。

    这一次,冷少辰仍然没有拒绝她。

    童若转身,不想再看他们俩你侬我侬,这会让她更觉得刚才和冷少辰的通话可笑至极。

    她边流着泪边笑,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还带着没法控制的呜咽,看起来就像个疯子,无神的走着。

    她说等他,只为了昨晚冷少辰的话。

    “在你想要离开我的时候,就再多给我一点点时间。”

    多给他一点点时间,那一点点时间是多久?

    她不知道他的定义,现在就按照她能坚持的来,再多给他些时间。

    只是靳思瑗和冷少辰接吻缠绵的画面一直在眼前缠绕不去,烦扰到让她根本都看不清楚眼前的路,只是一味的往前走。

    路上的人见她就像是见到了疯子,纷纷的躲避。

    可是童若不在乎,因为她根本就看不见,有眼睛也看不见!

    她就像是个盲人,被爱情冲瞎了眼,直愣愣的往前走,什么都看不见!

    她不冲撞,可是那么股义无反顾的劲儿,即时走路的速度不快,甚至是极慢的,也让人害怕。

    不知不觉走到了十字路口,路口的信号灯上,红色的小人还在亮着,路边的柱子上,电子的女声不停地重复着:

    红灯,请不要通过。红灯,请不要通过。

    可是这一切,童若都置若罔闻,她耳聋,眼盲,心盲。

    冷少辰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那幅画面对童若所造成的伤害,将是无法弥补的。

    就算她告诉自己再多给冷少辰一点点时间,就算冷少辰坚持到了,两人最后仍然在一起,可是今天的画面仍然会像是一根刺,深深地扎进她的心脏里,在最里边,找不到源头,更拔不出来。

    这里属于繁华的商业中心,马路很宽,差不多有**个车道那么宽,车流量又极大,所以人们很自觉地就遵守起了交通规则,为了珍惜自己的小命,本分的按照信号灯的提示,什么时候该停,什么时候该过马路。

    可是这一切童若都看不到,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马路边上,再向前踏出一步就会和往来的汽车亲密接触。

    她旁若无人的走着,在一旁等待信号灯变换的行人都懵了,谁也没反应过来。

    有反应快的吆喝了一声:“小姐,红灯呢!”

    可是童若听不见,她连刺耳的鸣笛声都听不见。

    “吱——!”巨大而刺耳的刹车声,童若被鸣笛声加上刺眼的车头灯给晃懵了。

    等缓过神来,车子已经近在咫尺,就算刹车及时也有很长的惯性,要往前冲出去一段距离的,人们都可以想象,这个疯女人肯定会被车子撞上,只是倒霉了那个开车的司机,碰上了这么一个不守交通规则,摆明了找死的主儿。

    一切来得太突然,童若别说刚刚反应过来,现在想动都动不了,整个人都被吓得瘫软了。

    乍然,她想到了腹中的宝宝。

    不可以!

    她今天才知道自己有了宝宝,怎么可以就这么不珍惜的被车撞了!

    就算是要她的命也不能让孩子有事!

    &n

    |||

    bsp;

    她来不及躲,下意识的就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腹部,弯下身背对着驶来的汽车……

    就在她做这个动作的同时,胳膊突然被人抓住,用力的往后扯。

    那力道大的,抓的她的胳膊生疼。

    上半身被人用力的往回扯,身子没办法平衡,脚下踉跄的就要跌倒。

    可是眼看就要跌倒的时候,整个人就落入了一堵厚实的胸膛中。

    高级的西装料子贴着她的脸,有些微凉却很舒服,笔挺又柔软。

    从胸膛上传来的熟悉的味道,带着青草的香味,清凉又沁人心脾,一如主人给人的感觉一样的温柔尔雅。

    “干什么!怎么过马路的!没看到红灯吗?”那个险些撞到童若的司机气的拉下车窗大喊。

    他差点就撞上人了啊!多大的事啊!

    谁能想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这一带行人一箱很遵守信号灯,所以往来的车辆都不会减速,今天怎么就到了血霉了,碰上这么一个疯女人!

    ------

    大家应该都能猜出拉若若的人是谁吧~_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