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67 两颗心,渐行渐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曾道长一句解一肖全年记录十二生肖纪念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接到童若的那通电话以后,冷少辰就觉得心烦意乱,靳思瑗此时的纠缠只会让他感觉更加不耐烦,心中那股不安始终萦绕着他。

    最终,冷少辰终于忍不住,甩开靳思瑗的手就冲出了餐厅。

    累

    “少辰!”靳思瑗脸色陡变,随便扔下也不知道几张一百块的红色钞票,想也不想的就追着冷少辰出去。反正她没那闲工夫数,多扔那几百块钱她也不在乎。

    自从刚才接到童若的那通电话,冷少辰就变了,之前虽然没什么大反应可到底也是淡定的,可是挂了电话之后他就变得不耐烦。

    也不知道童若在电话里跟他说了什么,靳思瑗愤愤地想。

    该死的童若,总是坏她的好事!

    冷少辰失措的跑出餐厅,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慌张,他有种感觉,好像童若就在附近看着他似的。

    冷少辰的连不停的扭着,从左到右,他在找,那抹熟悉的坚强又脆弱的身影。

    很矛盾是不?

    每次他看到童若,都能被她的坚强震撼着,可是当他看到她的背影的时候,又发现这女人是多么的脆弱。

    坚强的时候,他爱着她,脆弱的时候,他心疼她。闷

    可是来来回回的,始终没有童若的影子,就在刚才童若险些出车祸的那条十字路口,冷少辰的目光来来回回的掠过了好几次。

    可是刚才还围着一圈人的马路边,现在只有三三两两等待信号灯的行人,再也没了童若的一点痕迹,冷少辰当然也不可能知道童若就在那里出现过。

    而且一直到现在她也呆在离马路没几步的车里,看着他。

    甚至于他连靳言诺的车都来回的掠过了好几次,却没办法透过漆黑的车窗看到里面的童若,同样的用那双漆黑的瞳孔透过车窗看着他。

    她没在这儿吗?

    冷少辰皱起了没,是不是一切只是他多想了?

    呵呵!

    冷少辰,你也会心虚啊!

    他嘴角泛起自嘲,即时不是真正的背叛,可是他还是欺骗了她,怕她的发现,怕她头也不回的永远离开,再也不回来。

    怕世界那么大,他再也找不到她。

    这就是心虚,人啊,永远不能背着做坏事,因为总是会被发现的啊!

    没在这里,没在这里就好,瞒得一刻是一刻吧!

    冷少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肩膀垂下来,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少辰,怎么了?”靳思瑗追出来,手亲昵的搭上他的肩。

    “没事。”冷少辰说道,又吐出一口气。

    他这种放松被童若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

    她看着他追了出来,一脸的惊慌,那双眼四处逡巡。

    是在找她吧?

    在冷少辰追出来的那一刻,童若几乎有那么一股冲动,立马打开车门下去找他。

    只要他还选择她,她就原谅他。

    可是就在那只手不知不觉的放在车门开关上的时候,她看到靳思瑗也追了出来,那么亲密的贴在冷少辰身上,而他依然没有推开。

    童若突然觉得她离冷少辰很近也很远。

    明明他们近在咫尺,只要她肯打开车门,走几步就能回到他的身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力气,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这么做。

    几步那么近的路却变得遥不可及,就像是从路边通往天堑的天梯一样,高高的耸立,让人望去就没了勇气。

    那张脸还是她熟悉的,那么好看,那么英俊,在来往的人群中也淹没不了他,只会让他显得更加的突出。

    可是童若却看不懂了,眼前越来越模糊,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就好像是现在这样,透着车窗明明可以看清了他,却发现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她伸出手时却摸不到。

    在她以为自己看懂了冷少辰的时候,却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不懂他。

    那种感觉很颓丧,当你发现一直以为的了解只是表象,里面藏着更深沉的东西是你一直不知道的,你会觉得很陌生,陌生到害怕。

    冷少辰,为什么在我以为我了解你的时候,你却要这么伤我?

    童若的手离开了车门的开关,贴上了窗户,对着她视线中冷少辰的脸,轻轻地抚摸,指腹下却全是冰冷的玻璃,没有一点生命的人气。

    这车窗就像是阻挡她和冷少辰的现实,薄薄的一层却那样的难以逾越。

    原以为面前毫无屏障,等走到命运的一点时却发现,现实早已等在那里,阻住你的脚步。

    冷少辰走了,胳膊被靳思瑗挽着,两人一起上了他那辆布加迪威龙,靳思瑗就坐在原本属于她的副驾驶座上,就好像如今取代了她的一切一样,也取代了她的位置。

    跑车毫不留恋的绝尘而去,留下汽油的味道和冰冷的空气,童若整个人就像是失了力气一般,颓然的倒在座位上。

    靳言诺一直没说话,静默的看着童若看到的一切,眉头都不皱一下。

    半晌,童若也懒得擦干脸上的泪,刚才的狼狈都被靳言诺收在眼底,现在再擦也没了意义,就任它流吧!

    她转过头,看着靳言诺沉着的看不清一丝表情的脸,双唇蠕动了一下,低哑着声音问:“他俩的事,你都知道?”

    “嗯,知道。”靳言诺毫不避忌的说道。

    “也对。”童若突然自嘲的笑了,“你们是亲戚,挨得那么近,肯定知道。”

    她舔舔唇,嘴唇干得就像在沙漠中缺了水。

    “那么说,外面传的他要和靳思瑗订婚,也是真的了?”童若慢慢地问,声音几乎是压在嗓子眼里的。

    那个“他”,她没必要指名道姓,靳言诺也知道。

    “是真的,订婚的日子都定了,这几天冷少辰也一直配合着靳家在商量这事。”靳言诺说道,语气依旧是那么沉稳,一成不变的。

    “呵呵呵呵!”配合,配合!

    &nbsp

    |||

    ;

    不是不开口,不是默认,也不是冷处理,而是配合!

    冷少辰不但是知道这些新闻而不反驳,反而配合着靳家!

    他确实是要订婚了!

    要背着她订婚!

    他就那么的把她当傻瓜吗?订了婚再结婚,然后她呢?依然被养在未央馆里当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妇?

    又或许是她要把未央馆给腾出来,为他和靳思瑗腾地方。

    靳思瑗老早就像入主未央馆了不是吗?

    然后她被冷少辰关在另一个地方,没什么分别,只是从一个笼子搬到另一个笼子而已。

    “你说,如果我跟他说,我怀孕了。”童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靳言诺,“他会不会改变主意,不跟你表姐订婚?”

    靳言诺也偏过头来看着她,看的那么深,许久才沉声的吐出一句话:“若若,这不像你。”

    ------

    求鲜花!!!求力保鲜花榜第三!!!嗷嗷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