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80 自己找的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43cc兔费资料大全老牌黄大仙高手论坛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打第二次吗?”靳言诺冷冷的看着他,腿一曲,膝盖结结实实的顶在冷少辰的小腹上。

    “砰!”

    冷少辰肚子被用力的顶上,感觉胃里的东西都要被打出来了似的,一阵反胃。累

    手掌下意识的护住腹部,整个人倒在了地上,靳言诺趁势翻身压住他,拳头直接落在了冷少辰的鼻子上。

    冷少辰也不是吃亏的主儿,接住靳言诺落下的拳头,另一只拳头就朝着他的腹部砸去。

    一时间,两人翻来覆去的互殴,安静的走廊上传来一声又一声的砰砰声,却没有人赶来阻止。

    医院的人不敢,阿泰在一旁站着,没有冷少辰的命令他一样不敢出手。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都打累了,打到腿脚麻木,气喘吁吁,衣衫不整的。

    两人的衬衫扣子都掉了,西装也歪歪斜斜的挂在身上,哪里有高级货的样子。

    鼻青脸肿的,鼻子上,颧骨上,还有嘴角,全都又青又紫的,眼睛肿肿的看着对方,不停地粗喘。

    两人就像一滩软泥似的倒在地上,背倚着墙。

    闷

    ……

    ……

    时间分分钟的流逝,窗外的太阳落了又升起,手术室的门开了又合,护士匆匆来匆匆去,医生又重新换了一拨。

    进去的人面色凝重,出来的人浑身虚脱。

    可是靳言诺和冷少辰始终没闭眼,两人由一开始的彼此对视到一起望着手术室。

    每一次手术室的门打开,两人的身子都会跟着一颤,作势要起来,却发现出来的都只是匆匆而过的护士,随即又丧气的坐回地上。

    这样反反复复了很多次,可是两人依然在每次手术门开时如此动作,从来没有放弃过。

    阿泰去买了吃的,默默地放在两人面前,也没说话。

    简单的牛肉面外加一瓶冰红茶,可是两人谁也没有看一眼,任牛肉面的香味在走廊上飘着,却只感觉到一阵反胃,让人心烦。

    冷少辰从皱皱巴巴的西装的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包黄鹤楼1916,硬盒的,他就爱抽这个烟,就好像阿泰喜欢抽软苏烟,靳言诺喜欢抽熊猫一样。

    长指夹着金黄的烟嘴,很长,看着就金贵。

    这烟劲儿大,很多人都抽不惯,可是冷少辰就爱这种感觉,就好像喝洋酒一样,越烈的他越喜欢。

    那种存到胸腔的刺激感觉,能给积压在心中的压力带来很大的冲击,一霎那的浓烈能让人在那么短暂的一刻忘记烦恼,只为了对抗吸进胸肺的那股子烈劲儿。

    走廊上飘散着浓重的白烟,浓得呛鼻,让人睁不开眼。

    靳言诺掏掏口袋,却发现这身衣服里竟然没有放烟。

    也是,他平时也没什么抽烟的习惯,只有在遇到难解决的事情时才抽一抽缓解压力。

    冷少辰把烟盒往靳言诺身前一丢,靳言诺看了他一眼,又看看地上的烟,吸了一口气捡起来,从里面拿出一根来,却发现他连打火机都没有。

    抿抿唇,却发现面前多了一只手,阿泰正拿着打火机。

    靳言诺吐出一口气,接过阿泰的打火机把烟点上,猛吸了一口,含在嘴里,却不把烟雾吐出来。

    好半晌,烟雾熏得他的喉咙发干,他猛地把烟给咽了下去。

    “咳!咳咳咳!”没人这么抽烟,靳言诺当即就被呛得咳嗽,咳得都直不起身来,整个人蜷缩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久久不起。

    又或者他是故意的,皆由这个动作让自己有借口缩在地上。

    身上传来阵阵的冰冷,心痛的无以复加,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的无助,那手术室的大门现在看来,竟像是楚门的世界里那扇通往未知世界的门。

    一切都是未知的,彷徨的,没有任何的把握。

    走廊上烟雾弥漫,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止,说这里不准抽烟。

    所有经过的人只是侧目看看,然后一言不发的离去。

    时间就在寂静中流过,走廊的地面上堆满了烟蒂。

    牛肉面早就凉了,一点香味都散发不出来,冰冷的糖水梨也漂着烟蒂,那么颓废。

    冷少辰依着墙,头仰起来,后脑勺也贴着墙面,闭着眼,眼下是重重的黑影,下巴上也生出了杂乱的胡渣。

    靳言诺依旧躺在地上,就像是没有知觉一样,从倒下的那一刻起动作就没有变过。

    “哒哒哒哒!”

    走廊上传来杂乱又急促的脚步声,靳言诺和冷少辰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头不抬眼不睁。

    “冷少辰!”靳思瑗一声尖锐的怒吼,踩着尖尖的高跟鞋冲到冷少辰面前。

    冷少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没有抬眼。

    被冷少辰明显无视的举动惹怒了,靳思瑗忍不住高声质问:“冷少辰!你知不知道我在饭店等你多久!我,我父母,整个靳家,还有那么多的客人全都在饭店等着,只为了等你一个人!你不是说你会回去吗?可是你在哪!你在哪!”

    冷少辰懒懒的抬起眼,不痛不痒地说:“反正都等了那么长时间了,再等下去又怎么样?”

    “你!你说的还是人话吗?就因为我爱你你就不把我当一回事是不是?”靳思瑗红着眼。

    “你把我,把我父母就那么扔在饭店里,你让我的脸往哪搁?让我们靳家的脸往哪搁!你知不知道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样的,他们根本就是把我当个笑话看,可是你在哪?你就在这里干坐着!”

    “你能在这里坐着不能回去和我把婚订完吗?消息发出去了,媒体全都到场了,可是我的未婚夫却不在,明天各大报纸全都是我被你放鸽子撂在会场的新闻!我就成了T市最大的笑话!”靳思瑗愤怒地说,饶是她再坚强碰上这种事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靳思瑗还从未受过这种侮辱!

    就是为了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他宁愿在这里干坐着!

    看看地上都是些什么!烟头,空掉的烟盒和恶心的都不愿再看第二眼的冷掉的牛肉面!

    “这里是医院,要吵你

    |||

    们出去吵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靳言诺从地上爬了起来,在靳思瑗身后吼道。

    因为一直趴在地上,紧贴着地面的那半边脸被压得通红,现在就是说话都感觉有点僵硬。

    “言诺!”靳启安冷声叫道,“别忘了你还是靳家人,这时候该站在我们这一边!”

    “嘁!”靳言诺冷嗤一声,“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找的不是吗?我和父亲从来就不同意你们和冷家联姻,是表姐上赶着的,要拴住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也得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两,明知道他的心不在你身上,如今这个后果也都是注定了的。”

    “明知道这个结果却偏要赌,赌输了就来哭天喊地的,不嫌丢人?”靳言诺不屑的说道,那眼里的嘲讽那么明显,像刀子一样割人。

    ------

    求鲜花,求荷包,求月票,╭(╯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