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286 像流星一样消失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香六给彩开奖结果白小姐免费一肖资料中特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夜风吹过,透着薄薄的病号服,把身上染上了一层凉,毫无遮掩的颈项也凉丝丝的,带着金属的凉意。

    童若手微颤着抬起,摸到脖子上的坠子,失了体温的庇护,被风吹得凉丝丝的,淡淡的凉洒在手指上,在现在看来,却犹如针刺一般。累

    手指轻捏着项链的坠子,那晚冷少辰说过的话就像潮水般涌来。

    “喜欢吗?”

    “喜欢,它好美。”

    “美也要你衬着才行。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人礼物,看到它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想到你,所以这条项链你可不能丢了,要一直带着知道吗?”

    “你专门为我选的?”

    “不准摘下来知不知道!”

    冷少辰的话,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记得那么清楚,就好像现在仍在她耳边呢喃一样,声音甜蜜的发苦。

    胸口闷疼闷疼的,他说的每句话,越是想忘记,记得越清楚,甚至连他说话时的目光,动作,极细微的表情,她都能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到想起来心就会疼。

    手紧紧地握住星星吊坠,让吊坠的棱角深深地陷入了皮肉之中,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她越握越紧。闷

    “不准摘下来知不知道!”

    冷少辰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不准摘下来是吗?

    童若握着项链坠,感觉就好像冷少辰仍然站在身边一样,她不会再留下他的任何东西了!

    就先从这条项链开始吧……

    童若红着眼眶,咬牙使劲的一挣,项链应声绷断,在她苍白的颈子上留下一条深红的痕迹。

    看着断掉的项链平静的躺在掌心,手不停的颤抖,好像是从心脏剜下一块肉一样,生疼生疼的。

    这条项链,早在冷少辰送给她的时候,她就把它当做与自己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确实打算,直到死,也不会把项链摘下来。

    就好像她会一直留在冷少辰身边一样的想法,她也会把冷少辰送给她的这第一件礼物一直留在身边。

    可是现在,她却要把这条项链扔掉,身体里那种空荡荡的感觉,就好像把灵魂也给丢掉了一样。

    垂目,看着窗外的冷少辰,烟头的火星在夜里闪着微红的光。

    他就那么站着,站在那里,低着头没看她,不停地抽着烟,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鼻子中呼出的白色烟雾,感觉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明明就在眼前却抓不住。

    童若握着项链的手一紧,胳膊突然高高的抬起,用力的将项链丢了出去。

    “冷少辰,再见。”胳膊举起的时候,她轻声的说。

    曾经,她第一次逃离的时候也说过这句话,可是她知道,这次,是再也不见!

    蓝钻在夜空中微微闪烁着光,随着那条白金的项链一起,在空中划过的弧度就像是一颗流星。

    而这条项链,在此时看来也正像流星一样,划过,消失。

    泪水夺出了眼眶,顺着鼻翼的弧度流下,蜿蜒进嘴角,咸咸的,落入喉中,像毒药一样,刺得喉咙火辣辣的疼,又酸又痛。

    疲累的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外面的那个男人,刚才一直克制着的伤口的疼痛陡然的如潮水一般的袭来,袭着她的全身,冲击着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砰!”

    童若整个人毫无意识的跌落在地上,引得医生和护士一阵慌乱。

    “童小姐!”

    “童小姐!”

    童若闭上眼睛倒下的同时,她没有看到冷少辰在看到项链消失在草坪里时,那发了疯一般的表情,狠狠地将手上吸了三分之二的香烟甩到地上,拼命地奔进项链消失的方向。

    冷少辰发了疯的找,就着那一点点灯光,弯下膝盖跪在草地里,任晚上被寒霜侵染变得泥泞冰冷的泥土沾着他的裤子,冰凉刺激到他的皮肤。

    那双手,修长又干净,从来都只习惯于握着RippleHRH限量版钢笔的手,此时却按在泥土里,任由泥土陷入他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指甲里,手指不断的在草里摸索,只为了寻找刚才一闪而逝的“流星”。

    那条项链,他不要它成为流星,就像是童若之于他一样,决不允许离开与消失。

    此时的冷少辰,他已经把这条项链看成了童若的代表,好似只要项链还在,他就能拴住童若一样。

    阿泰在不远处的车里看着,没有下去帮忙。

    冷少辰是个高傲的男人,即使是在这个时候,阿泰也不会让冷少辰的高傲有所减损。

    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冷少辰跪在地上,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的找那条项链。

    事后,他会当做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这时候的冷少辰,又让阿泰想到了他小的时候,靳夫人离开以后,冷少辰被接进冷家。

    冷大少和二少时刻都在抓住任何的机会来为难冷少辰,有一次大少把冷少辰一直很宝贝的高仿汽车模型给藏了起来,那是辆按照1:14的比例制造的玛莎拉蒂跑车模型,是靳夫人给冷少辰两岁的生日礼物。

    那时候冷少辰五岁,尚不知道母亲离开的原因,当汽车找不到的时候,冷少辰去质问大少和二少,毕竟这种事情发生了太多次,冷少辰根本就不用想就能知道是谁干的。

    以前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冷家并不缺钱,尽管冷拓森对他没有多少感情,可是该有的物质生活一点都不缺少,那些东西坏了掉了,冷少辰也不在乎。

    但是这辆模型不行,这是冷少辰一直宝贝着的,谁都不能碰,就连从小一起玩的阿泰都碰不得,可是却让大少给扔了。

    大少当时很得意的说,他就埋在院子里,要是想要就让冷少辰自己去找。

    冷少辰当时二话不说,拿着铲子就去掘地,阿泰想要帮忙冷少辰也不许。

    那时候才五岁的小娃,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尽管拿的铲子已经是小一号的,可是要用铲子挖地也不是一个五岁的娃所能承受的力气。

    冷少辰不许一个人帮忙,就这么从白天挖到晚上,又从晚上挖到白天,一天一夜,终于被他找到那辆早就被泥土侵染的不成样子的模型。

    &n

    |||

    bsp;

    可是就在他找到还来不及欣喜的时候,冷拓森派人把冷少辰给抓了去,因为他随便的乱挖院子,把院子挖的像月球一样,坑坑洼洼,满目疮痍。

    冷家对于孩子的责罚是古老的杖责,对于五岁的小身板,二十板下去就差不多是半条命了,可是冷少辰连坑都不吭一声,沉着一张小脸,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始终坚持着不落下来。

    他被打的时候,怀里始终紧紧地抱住模型不放手,好像有那个模型在,他就有坚定地力量在,咬着牙,承受二十下的杖责。

    可是他刚刚被打完不久,还在养伤的时候,那些人又跑来告诉他,他的母亲跟别的男人跑了,丢下他去过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还有了一个儿子,把他这个儿子给忘得一干二净,抛在脑后,任由他在冷家受苦,自生自灭。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