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023 还得叫一声嫂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满地红图库2016六开彩开奖现场报码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冷少辰看向书房的窗外,外面的路灯昏黄,景色看起来并不清晰,反而带着黑暗的苍凉,一种死寂的无奈感。

    随着外面景色的愈加阴沉,他的心也跟着越来越沉,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何旭在一旁更是一句话都不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累

    “何旭。”冷少辰突然出声。

    寂静的屋内,只有不怎么平稳的喘息声,忽闻冷少辰的声音,何旭心头咯噔一下,猛地一颤。

    何旭静静地看着冷少辰,一副生死由命的样子。

    “如果我没过去,你打算怎么处置童若?”冷少辰问道。

    何旭吞了口口水,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可能的平稳:“把她带过来。”

    何旭深吸一口气,说道:“辰少,我知道这次是我逾矩了,要怎么罚任凭辰少处置。可是这事我真的忍不了,辰少记挂着童小姐,我可以不去为辰少报仇,可是我忍不了眼睁睁的看着她在那里快活!”

    “辰少你受伤的时候,你生死难测的时候,她却跟着靳言诺远走高飞!更何况辰少你会出事还不是因为靳言诺,童小姐凭什么还要帮着他!”何旭说道。闷

    “而且……而且……”何旭气的嘴唇发抖,“靳言诺想要害你的事情,童小姐她早早的就知道却不说!她为什么要帮靳言诺隐瞒,在她眼里,辰少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阿泰激动地一口气说完,眼睛都通红通红的。

    “那时候,她还口口声声说爱着你,难道她的爱,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被另一个男人害死?!”何旭说道。

    “够了!”冷少辰突然喝道,“我说过,这事不准再提!”

    冷少辰深吸一口气,扫了一眼阿泰和何旭。

    他又看向阿泰:“你也是这么想的?”

    阿泰嘴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过了半晌才说:“是!我会按照辰少的吩咐行事,辰少不下令我就不会擅自行动,但是不表示我对于童小姐没有任何的怨言。”

    原本,他以为童若会是将冷少辰拉出深渊的人,所以才会将冷少辰的过去告诉她。

    却没想到童若却是将他推得更深的人!

    童若伤害的不仅仅是冷少辰,更是阿泰对她的信任!

    冷少辰看着他们两个,缓缓的沉声道:“我不管你们对她有多不满,再多的不满,也都给我埋在心里,以后见到她,还得叫一声嫂子!”

    “是。”阿泰和何旭齐声说道。

    两人低着头,阿泰的声音仍然平稳的听不出起伏喜怒,何旭那声“是”多少有些不甘愿,可是因为是冷少辰的命令,他还是听了。

    “出去吧!”冷少辰淡淡的说了声。

    何旭和阿泰一言不发的离开,何旭本以为冷少辰会罚他的,结果冷少辰什么都没说。

    阿泰也是这般认为,冷少辰这反应出乎两人的意料,想一想,却也是该想到的。

    冷少辰今天没有罚何旭擅自行动,自发自为,没有罚阿泰知情不报,不还全都是因为童若吗?

    用他们的错误来唤一声“嫂子”,告诉他们,他这就是看在童若的面子上不罚他们,以后都好好的敬着童若,别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们敬童若,他就能原谅他们!

    书房里只剩下冷少辰一人,他拿出手机,挑出一张相片来,正是那次童若发现靳言诺要对付冷少辰时,她与靳言诺在饭店门口拉扯的画面。

    这张照片是被匿名传过来的,照片上还特意标了日期,这就很容易让他明白,童若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的。

    沈宗并没有把童若知道这件事告诉冷少辰,他曾问过沈宗,沈宗当时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无论怎样都不是我该插手的,你要是知道,早晚都会知道,却不该是我来告诉你。”

    冷少辰盯着照片,拇指按下删除键,将照片彻底的删除。

    ……

    ……

    靳言诺去了以后,就给童若办了出院手续。

    本来靳言诺是想让童若再观察些时候的,可是童若不愿呆在医院里,而且还想着公司的事情,坚持要回家。

    再说了只是头上擦破点皮,过两天就好了,没必要大惊小怪的还住院。

    冷少辰走之后,靳言诺的表情明显不太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冷少辰刚才那番话的影响。

    一路上,靳言诺开着车,欲言又止。

    他想知道童若会不会跟着冷少辰回去,毕竟她曾那么爱他。

    可是每次话到了嘴边就又咽了回去。

    童若闭着眼,脸朝着车窗,睫毛轻轻的眨动。

    冷少辰,她爱他,却又害怕去碰触。

    她知道,如今他回来,如果她向他踏出一步,将真的再也无法回头。

    “若若,上去吧,这么晚伯母该担心了。”车停到家门口,靳言诺说道。

    童若点点头,今晚冷少辰的出现就像是一个禁忌似的,两人谁也不肯主动提起,却偏偏就在心里生了刺。

    一进门,屋里的等还亮着,童妈就躺在沙发上假寐,听到开门的声音马上醒了过来,脸上还带着困意。

    “若若,怎么回事?言诺打电话回来说你受伤了?”童妈说道。

    童若笑笑:“没事,就是额头磕破了点皮。”

    童妈一看,确实,童若浑身上下都好好的,只在额角包了一块纱布。

    “怎么搞的,好端端的就受伤了呢?”童妈心疼的说道,小伤也是伤啊!

    “晚上路黑,司机开了一天车可能也累了,所以没太看清楚路,就磕了一下。”童若说道,不想让童妈太过担心,就对她撒了谎。

    “以后别加班到那么晚了,你一个人也危险。”童妈说道。

    “嗯,这不是今晚正赶上靳学长有客户不能送我吗?”童若说道。

    |||

    “快去休息吧,默默一直吵着要等你回来,好不容易累了才睡着的。”童妈笑道。

    一想到小默默,童若脸上就绽开了温暖的笑。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中,因为家里房间有限,小套二的房子,童妈自己一间屋,童若就和小家伙一间屋。

    轻轻地关上房门,走到小家伙的床边,就看到小家伙睡的正香,只是眉头正轻轻地皱着。

    看到小家伙,童若的心就忍不住发紧。

    “默默,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亲生爹地也不行!”童若轻声说,俯身在小家伙眉心印下一吻,想要吻去小家伙梦中的烦恼。

    小家伙眼皮颤动了下,从睡梦中醒来,见到童若,马上伸出小胳膊来:“妈咪!”

    “对不起,妈咪吵醒你了。”童若说道,便应着小家伙无言的要求,将他抱进怀里。

    ------

    求鲜花,求荷包,求月票,╭(╯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