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074 二少现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香港面积手机看码开奖结果直播70期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冷少辰又扫了乔雅萱一眼,余光的刀子顺便送给了钟成。

    “我话撂在这儿!童若是我的女人,以后对她做什么事儿,就先掂量掂量自己,别等着到时候失了面子再来后悔。因为,我不会给人后悔的机会!”冷少辰冷声说道。累

    冷少辰没指名道姓,也算是给足了乔仲轩的面子。

    乔雅萱面色僵硬了一下,原来冷少辰对她多客气呀!

    乔姐乔姐的叫着,见着她也是笑脸迎人的,感觉就真像是她的弟弟一样。

    可是现在呢?为了童若,冷少辰不惜与她翻脸!

    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就连亲弟弟乔仲轩都不帮她。

    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童若?

    抢了她的男人,如今,却连这几个朋友也都给抢了去!

    乔雅萱愤愤不平的想着,越想越气,越想越恨,就将心里的怨气一股脑的都撒在了童若身上,觉得这一切就都是童若的错。

    如果没有童若,靳言诺就不会拒绝的她这么决绝,将她的后路彻底堵死。

    如果没有童若,乔仲轩和冷少辰遇到事情还是会向着她的,就算她做错了,也依然会向着她。闷

    如果没有童若,她今天就不会丢这么大的人,落了这么大的面子!

    乔雅萱简直都恨得牙痒痒了,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把童若给撕了。

    那张脸怎么越看越可气呢?她真想揪着童若的头发,扯破她的头皮,把她的肉也给挠烂了!

    “雅萱,我不管你怎么想,童若你是碰不得的!”相逸臣突然沉声说。

    这一声就像是钟声一样,在乔雅萱的脑海中“哐”的响起,把乔雅萱猛地惊醒。

    身子一震,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冷少辰他们早就走光了,只剩她和萧云卿,相逸臣在这里。

    而她不知道,她愤恨的变换的表情,全都在不知不觉中露了出来,愤怒的脸部都扭曲了。

    “他们早就走光了。”相逸臣看到乔雅萱变幻的脸色,便说道。“你该庆幸他们早走了,不然让冷少辰看到你这副表情,以为能善了了吗?”

    “什么意思!逸臣你也帮着童若?还有云卿,你也是这么个意思?”乔雅萱不敢置信的说道。

    她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周围没有一个朋友,就连从小玩到大的相逸臣和萧云卿都不帮着她!

    “这事儿我谁也不会帮,但是雅萱,当你是朋友我才劝你一句,童若既然已经跟了冷少辰,你又何必去为难她赚那个讨厌?她跟了冷少辰不好吗?你不正有机会去找言诺?还是你觉得真把童若逼急了,把她逼回到言诺的身边,你就高兴了?这就是你乐意看到的?”相逸臣说道。

    乔雅萱冷着脸不说话,双唇抿得死紧。

    那怎么一样!

    就算童若现在跟了冷少辰,可靳言诺喜欢她是事实!

    乔雅萱不会去想,如果她为难童若,靳言诺会有多不高兴。

    她只知道,童若抢了她的男人,她的朋友,就算童若拒绝了靳言诺,她依旧不会放过童若!

    她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再说了,靳言诺这么好的男人,凭什么童若不选他?靳言诺比冷少辰差到哪去了?难道她乔雅萱的眼光,还比不上个童若吗?

    相逸臣摇摇头,不再说话。

    乔雅萱明显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他不是个多舌的人,该说的话说一遍就够,能不能想通不是他去干涉的。

    眼瞧着今晚的聚会是聚不成了,相逸臣看向萧云卿:“没事儿就去喝一杯吧!”

    这边冷少辰带着童若离开,倒是乔仲轩有些尴尬。

    “童若,真抱歉,我姐她……”乔仲轩苦笑,其实这事真要说的话,根本就分不出个谁对谁错来。

    乔雅萱只是一个面对爱情想不开的可怜人而已,她去争取她想要的其实并没有错,只是手段并不怎么让人认同。

    童若笑着摇头:“仲轩你别多想,她也只是想不通而已,倒是我有点不好意思,跟她的事情让你为难了。”

    “少辰,我只希望你……别太怪她……”乔仲轩说道。

    冷少辰不知该怎么回答,以前他跟乔雅萱的关系也是融洽的,又怎会知道乔雅萱会因为一个男人变成这样?

    冷少辰不说话,童若就先说道:“辰,别太难为了,乔姐不来找我,咱们也就不需要去找她,我躲着还不行吗?”

    “仲轩,我丑话先说在前头,要是这种小打小闹,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你姐当真脑子糊涂了,想要威胁若若的安全,我不会手软。”冷少辰说道。

    这种事不是不可能,他只是防患于未然。

    乔仲轩也皱起眉:“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

    冷少辰点点头,这件事也就算是达到了共识。

    回到未央馆的时候,小家伙已经睡着了,脸上的纱布还没拆。

    要不是受了伤,童若还不知道小家伙这么爱面子,因为脸上贴着纱布,竟然嚷嚷着不去幼儿园了。

    最后还是冷少辰出马,说因为这么点伤就不去幼儿园,算什么男子汉?谁身上没点伤?那才是男人的象征。

    说着,他竟然当真脱下上衣,让小家伙逐个的数他身上的伤。

    看完了小家伙还满脸崇拜,一脸满足的上幼儿园去了,那小样还真是雄纠纠气昂昂,真当自己脸上的伤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见到何旭,还很骄傲的说:“何叔你看,我脸上有伤哦!”

    最让人瞪眼的事,何旭居然还竖起了大拇指:“嗯,漂亮!”

    童若真怕冷少辰这些人这么误导下去,让小家伙去没事找事,给自己弄出一身的伤回来。

    看小家伙熟睡,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新伤,童若总算是放心了下来,轻轻地吻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

    ……

    &n

    |||

    bsp;

    ……

    黎明,新生的旭日从云层中冒出了一点点额头,就像是少年般充满朝气,微红的阳光为新的一天洒下了新的朝气。

    人们沐浴着温暖的阳光的时候,却没有想过,有些云层中并未被阳光覆盖,里面仍有些许的阴鸷,藏在不为人知的暗处,积蓄着力量准备将旭日掩盖。

    远离繁华的山脚下,监狱的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阴沉的男人。

    头发被剃成了寸头,就像针尖一样的扎人,脸色稍显苍白,一双眼中目光浑浊,却从这片浑浊中透出了嗜血的狰狞。

    “二少!”属下站了一排,那是冷少海入狱,仍然为离开的死忠部下。

    冷少海虽然不济,可也是跟冷少辰和冷少寅比起来,作为冷家二少,他还是有一些手腕的,那么多年下来,也积累了一些死忠的部下。

    ------

    求鲜花,求荷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