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2(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手机马报网站香港资料大彩富网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秦楚脸色一变,惊呼一声,便慌忙的要抽回手,陈总又握的紧紧地,到手的肥鸭子,怎么可能就放手,揉上了瘾一般,不断地揉着捏着。

    “啊——!”秦楚顾不了那么多,什么得不得罪人的,双手用力的一挣。累

    房间内三人都愣住了,秦楚的双手是自由了,可是酒杯却也顺势甩了出去,落到桌子上,溅了满桌,还溅了华国宏一身,留下通红的酒渍。

    秦楚紧张的握紧了双手,还甩脱不去刚才被陈总碰过的恶心感觉,双手藏在背后不停地擦着,擦得双手通红,擦得双手都痛了,还是不住的擦。

    一面,她又注意着华国宏的反应。

    华国宏看着自己衬衣上的酒渍,也是愣住了,可是让秦楚吃惊的是,他竟然没有生气,没有责骂她的冒失,反而是站起身来,对陈总赔笑。

    “陈总,我这小女儿没见过世面,不懂事,您别跟她计较。”华国宏赔笑,“我去一下洗手间,去去就来。”

    说着,不着痕迹的和陈总交换了下眼色,不顾秦楚惊慌的拦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华叔叔!华叔叔!”秦楚惊慌的叫道,就要跟华国宏一起出去,可是刚刚到门口,就被陈总拦住了。闷

    “呵呵!小楚啊!你急什么?你叔叔不是说一会儿就回来了吗?”陈总笑呵呵地说道,看着秦楚惊慌失措的样子,色.心大动,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这时候明显是华国宏在替他制造机会,陈总哪里还客气,伸手就抓住了秦楚的手腕,把她往怀里拉。

    “放开我!你放开我!”秦楚拼命地抵抗,身子往后倾,挣扎着不让陈总有机会进一步的碰触。

    陈总的体积和重量可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下盘极稳,任秦楚如何的挣脱,陈总仍然岿然不动,而且一身肥肉也涨了他的力气,反倒是秦楚终于被他拖进了怀里。

    厚实的肉还带着汗臭味,和陈总嘴里夹杂着的酒菜味道,浑浊恶臭,秦楚忍不住便皱起了眉,憋着气。

    “陈总,你放开我……放开……”秦楚急的快哭了,小脸煞白。

    可她越是这样,陈总就越是开心,那种强迫的感觉极大地满足了他的心理。

    “放开?侄女你可别挣扎了,你细皮嫩肉的,我可不想伤了你。你叔叔这么做,你还不明白吗?他这就是要把你送给我,乖乖的跟了我,保证舒舒服服的!”陈总说道,嘴角都裂开了,说话的时候往外喷着酒菜混合的臭气。

    秦楚现在的心不断地往下坠,华叔叔哪里是去洗手间,说不定直接就回家了!

    她被困在屋子里,被困在陈总的怀里,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找不到出口。

    “陈总,我求求你!求求你放开我!这不是我愿意的,我是被骗过来的,您放开我吧!我会感激的!会很感激您的!”秦楚哭着求他,只希望这个陈总,哪怕还有一点点的人性,就能够接受她的苦求。

    “小丫头,别求我,求我没用,不管你是自愿的也好,被骗的也好,总之你过来了,我就不会放了你。听你叔叔说你还是个处.女?嘿嘿,等你尝过那种销.魂的滋味儿之后,你可就扒着我不放了,让你走你都不走!”陈总强搂着秦楚,一双肥手不安分的在她背上游移,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臀部,突然捏了一下。

    “啊!”秦楚不管那滋味儿销不销.魂,她现在只想吐,臀上搁着他油乎乎的肥手,她恨不得剁了他。

    陈总肥厚的嘴唇也凑了过来,就要吻上秦楚的唇,秦楚见状,马上侧过头来躲避,却仍然被他擦过了脸蛋,那种湿湿油油的感觉擦过她的脸颊,一股恶心欲呕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看这种情形,陈总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她的,秦楚看着陈总裸.露出来的白花花的胳膊,上面的肉都还一抖一抖的,秦楚心一横,侧头就狠狠地咬了上去,一点都不留情。

    她想要逃离,就不能对陈总心软,再加上这男人的龌.龊想法,秦楚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他客气。

    秦楚这一口咬下去,当真是下了狠劲儿,跟他拼了!

    咬的都见了血,一丝丝的血丝顺着嘴角,顺着陈总白花花的粗胳膊就往下.流。

    “啊——!”陈总见自己的胳膊竟被她咬出了血,疼得嗷嗷叫,原本色迷迷的目光也变得阴狠起来。

    尤其是胳膊上的疼痛,让陈总更是受不了,疼得脸都变成了青紫色。

    “贱.人!”陈总一巴掌扇到秦楚的脸上,“放手!”

    秦楚承受着陈总的巴掌,那一巴掌不止打到了她的脸颊,还打到了她的眼角,疼得眼泪都涌了出来,可是秦楚死也不松口,她知道,如果不再让陈总疼一些,不让他疼得受不了,她就跑不掉!

    秦楚越咬越狠,陈总一巴掌一巴掌的抡下来,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可是秦楚就是死不松口,在陈总没说放过她之前,她不能松口!

    秦楚的嘴巴都麻了,脸被陈总打的火辣辣的疼,陈总见她不松口,肥手揪住她的头发就往外拉扯。

    “松口!贱.人!你给我松口!啊——!松口!”陈总用力的扯着她的头发。

    秦楚觉得头皮都要被他扯下来了,疼得左半边脸都麻木了,嘴巴上再也使不上一点力气,不自主的松了口。

    见秦楚终于松了口,陈总赶紧捂住伤口,伤口上的鲜血直往外冒,疼得陈总差点就流泪了。

    趁着陈总甩胳膊的时候,秦楚强忍着痛,冲到门口,打开门便冲了出去。

    她现在也不管什么路,只知道往前跑,往前跑。

    “小贱.人!你给我回来!”陈总在身后喊着,到嘴的鸭子非但飞了,还被反咬了一口,不管从哪方面说,陈总都咽不下这口气,紧紧地追了上去。

    听到身后的叫嚷,秦楚更慌了,拼了命的往前跑,看到前面走来两个男人,秦楚也顾不得那么多,冲上去紧紧地抓住其中一个男人的胳膊。

    “救救我!救救我!”秦楚哭着求道。

    “小贱.人!我看上你是看的起你,妈.的给脸不要!我告诉你!你叔叔答应让你陪我了,你跑也跑不掉!给我滚回来!”陈总骂骂咧咧的追过来。

    “救救我!求你!”秦楚哭的小脸都花了,怯怯的躲在男人身后。

    裴峻目光一直追随着秦楚,从她冲过来握住他的胳膊开始,那张脸上写满了惊吓,这时候的她太狼狈,说不上好看,直长的黑发狼狈的粘着泪,黏在了脸颊上,左眼眼皮还微微的肿着,左边脸颊带着鲜红的巴掌印。

    整个人都哭岔了气,轻轻地打着嗝,瑟缩的躲在他的身后,一双小手还在瑟瑟发抖,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不放。

    裴峻皱着眉,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尤其是像这种不认识的,不清不楚,他的身份敏感,更加怕女人赖上自己。

    可是看到秦楚,他不由自主的便移了移身子,将她整个人完全的护在身后,丝毫不露。

    |||

    陈总骂骂咧咧的跑过来,手还捂着胳膊,一脸的怒气,等他把这个小丫头抓回来,一定要好好地惩罚她,要在床.上弄死她!

    “我告诉你!别随便管闲事!”陈总气的,也不看眼前的人是谁,就指着鼻子骂。

    “我还就管了,怎么着?”裴峻冷冷的勾唇,那双桃花眼随意的看着陈总,充满了居高临下的不屑。

    “你是谁,敢他.妈管我的闲事?!”陈总仰起头就要看看,是哪个小子不知死活。

    来“王朝”的人,确实都是要有点身家的,可是人和人之间还有差异呢!一个毛头小子,能跟他比吗?

    可是一抬头,陈总就僵住了,那狰狞的脸硬生生的就给定格了,看着裴峻,好半晌,才抖着一脸的肥肉说:“裴……裴少……”

    “我他.妈今儿就想管管你的闲事,你是让管呢?还是让管呢?还是让管呢?”裴峻笑眯眯的说,那双桃花眼都笑弯了,眯眯着眼,看起来人畜无害的。

    可是陈总却硬生生的打了个激灵,肥厚的面皮又是抖开了一圈又一圈。

    开玩笑!少爷你觉得你这话说的还挺幽默是吧?可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谁不知道您啊!有名的笑面狐狸,笑得越开心,背后的刀子捅的就越深。

    陈总瞥了一眼裴峻的手,好像那干净的手上,当真握了一把刀子似的。

    “裴少您这话怎么说的呢!您要管,谁敢拦着!既然您要护着这丫头,那我也不跟她一般见识了,裴少您随意,随意!”陈总说道,后背都渗出了汗。

    不过裴峻倒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先不说这陈总明摆着是在干欺男霸女的事情,就是刚才对他的态度,裴峻就很不欢喜。

    没看清他是谁?但凡是在“王朝”出现的,谁不是有点身份的,这陈总就能睁着眼睛骂人,这不是给自己找晦气吗?

    裴峻才不会管你是不是看清楚了,反正你对爷不敬,爷就得教训你,谁让你走路不长眼睛呢?这怪得了谁?

    “陈总,我瞧不出以你的身份,也能在‘王朝’里充大头了?”裴峻撇撇嘴,看向身旁伺候的服经理,“你们这儿什么时候什么货色都能进来了?”

    裴峻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包间,正是陈总刚刚出来的房间。

    “这包间,凭他的身份也能进?”裴峻冷嘲道。

    经理马上吩咐身旁的服务生去查,而陈总则一动不敢动,他哪敢乱动啊!真当裴峻那些躲在暗处的保镖是吃素的?

    只要他稍微乱动一下,那些人就有理由认为他要对裴峻不利,而对他动手!

    很快,那服务生就回来,在经理的耳边说了什么。

    “裴少,这位客人是借了别人的VIP卡。”经理小心翼翼的说道。

    陈总在一旁脸热哄哄的,本来就是来充大头,在华国宏和秦楚面前显摆的,没想到却在这里被人给说了出来。

    “不用我说,依着‘王朝’的规矩,经理你知道该怎么办吧?如果这里什么人都能进,那我们哥几个可就不稀罕来了!”裴峻淡淡的说道。

    “当然当然,咱们‘王朝’自然也有‘王朝’的规矩,这包间必须是要有VIP卡的客人才能预订,否则就得到大厅就餐。”经理说道,“若是擅自将VIP卡借予他人,‘王朝’将永久取消持卡人与借卡人的VIP资格!”

    其实陈总这事儿,要是平常也就揭过去了,把服务生打点好了,一般也出不了什么事。陈总本来就是想在华国宏面前显摆显摆,毕竟“王朝”的VIP卡,也不是这么好得的,二来,想着在包间里做什么事也方便,就地要了秦楚都行。

    可偏偏,他今天就倒霉催的碰到了裴峻!

    裴峻已经懒得管陈总这种小角色了,经理把陈总请了过去,付了餐费与包间费用。

    裴峻回过头来,看着秦楚,秦楚的眼泪已经收了起来,只是眼中还挂着水雾,雾蒙蒙的,看的裴峻心中一动,竟有种心疼的感觉。

    “谢谢!谢谢你!我……”秦楚吸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

    刚才听陈总那些叫骂声中,裴峻也听出来了,面前这个小女人显然是被自己的叔叔给骗出来的,那个陈总,他也略有耳闻,平时喜欢找看着很纯洁的大学生,显然这个女人的叔叔便是利用了这点,利用她跟陈总做交易。

    “没事了,以后这种饭局别参加。”裴峻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秦楚,他就相信这个女人绝不是那种借着饭局傍大款的女人,一定是被骗过来的。

    “谢谢,我……打扰了……”秦楚吸吸鼻子,向裴峻鞠了一躬,便急匆匆的离开。

    裴峻看着她的背影皱眉,元明翰在一旁似笑非笑的开口:“裴少对这个小丫头还有兴趣?瞧她被打的,还真看不出如何出众来。”

    裴峻收回目光,无所谓的笑笑:“没什么,一时兴起而已,走吧!”

    ……

    ……

    秦楚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闹腾了一晚上,现在也九点半了,街上人来车往的依旧热闹,可她一个人,看着还是孤零零的。再加上被陈总打得狼狈,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家里,她是不敢回去了,今天华叔叔打定了主意是要让她陪陈总的,结果她却跑了,还让陈总在裴峻面前吃了亏,回去少不了华叔叔的一顿骂。说不定还要被他揪着,亲手送到陈总手里,到时候她就真的叫地无门了。

    秦楚出了王朝就顺着一个方向走,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去哪,她这个样子,也回不了宿舍,不然让舍友看到,一定又回有些难听的流言传出去。

    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吹着她的胳膊都生起了鸡皮疙瘩,不知不觉的,她竟走到了B市有名的酒吧一条街。

    街道两旁全都是亮着霓虹的酒吧,不时的有三三两两的人从酒吧中走出,醉醺醺的打车。

    秦楚不敢在这里多停留,趁着还没有走的深入,就想掉转头离开。

    这时,前方的酒吧里正好走出三个人,染着黄黄白白的头发,头发往上竖着,穿着宽大的T恤,牛仔裤的裤裆都快掉到膝盖了,上面拴着铆钉和银亮的链子,看上去流里流气的。

    三个人明显喝了不少酒,脸色通红,看到秦楚低着头往前走,三个人对望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笑,便一起迎面走向秦楚。

    秦楚低着头,只能看到脚下,看到三双腿在自己眼前停住,秦楚便转向另一边,打算饶过他们,可是那三双退再一次挪动,又在她面前停住,挡住了她的去路。

    “小姐,一个人,就陪哥几个玩玩吧!”一人不怀好意地说道。

    秦楚闷头不说话,这种小混混,你越说话,他们就越来劲,秦楚不禁加快了脚步,想要饶过他们往前跑。

    |||

    可是这可是三个人,哪能让她一个小女人跑了,三个人一起将秦楚围起来。

    秦楚猛的抬起头,一双眼也变得锐利了起来:“对不起!我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抱歉,请让让!”

    在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看着秦楚仰起的小脸,眼睛因为犹未干透的泪水而更加的晶亮,左边脸颊虽然有红红的巴掌印,失了些许的美感,却让这三个男人涌起了一股要尽情蹂.躏她的变.态想法。

    ------

    还记得元明翰不?就是若若在假装改变,让辰少厌恶,离开辰少后,在“情惑”里用管祥和李慧威胁,灌若若酒的那个男银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