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5 [必看](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期生肖发金光打一肖马报开奖结果2018.7.26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新文《豪门契约:休掉冷情前夫》打滚求收藏啊啊啊啊~

    -

    “到了。”裴峻勾着笑。

    秦楚吓了一跳,身子忍不住跳了一下,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下了,正停在一间公寓楼下。累

    少了市区内明亮的灯光,秦楚的脸埋在树影之下,白的都有些发青了。

    康皓先下了车,替裴峻打开车门,秦楚扳了下车门上的把手,这才发现,自己的手都是软的。

    裴峻的公寓在十五层,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一整层都被他买了下来,不过这里,恐怕并不是他常住的地方,恐怕是专门用来金屋藏娇的地方吧!

    秦楚这么想着。

    因为房间里实在是太冷清了,没有人气,带着长久闲置下来的凉气。屋里一尘不染的,客厅的茶几上,甚至连茶具都没有。

    秦楚进来的时候注意到,这一层是可以住三户人家的,裴峻不会是想将情人全都安置在一起吧!那到时可就热闹了。

    “唔——!”思绪正在四面八方的游走着的时候,唇突然被吻住,身子被推挤到墙上,后背抵着墙,从墙面传来丝丝的凉意。闷

    鼻尖,嘴巴里,全都是熟悉的味道,属于裴峻的味道,先前在车里,她已经闻了一路,那种好闻的清冽香味。

    秦楚惊惧的瞪大了双眼,她没想到裴峻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突然就吻住她,身子被他困在墙上,身前抵着他的身子,一点缝隙都不露,感受着从裴峻身上传来的阵阵热烫。

    秦楚感觉自己被吻得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他的舌在她嘴里肆意的搅弄着,那么烫。

    “唔……”

    裴峻从没想过,这女孩会这么诱.人,不自觉地娇.吟软软糯糯的,不自觉地就能渗入骨髓里去。

    拥着她柔软的身子,毫无缝隙的贴在自己的怀里,大手忍不住便从她的腰肢往上探去。

    他从“王朝”中直接把她带出来,她的身上还穿着“王朝”的制服,合身的白色衬衣紧紧地贴着那柔软的身子,勾勒出姣好的身形来。

    衬衣的胸.口,因为饱.满的浑.圆而被紧紧地绷着,甚至还能从衣扣之间的缝隙,瞥见一小片柔软的白嫩。

    大掌隔着薄薄的衬衣向上游移,掌心感受着她柔软的肌肤。

    女人的身子总是柔软的,可是裴峻却从未碰过如秦楚这般柔软,整个人如水一般,倘若没了衬衣的阻隔,那肌肤又该是何等的滑腻?

    就像着了魔般,大掌覆上了她的绵.软,她没有穿带着厚厚的海绵垫的内衣,薄薄的一层罩.杯丝毫不影响到她的柔软,裴峻欣喜的掌握着她的绵.软,肆意的挤弄着。

    “嗯……唔……”唇还被他堵着,只能从嘴角流露出些许承受不住的呻.吟,她感觉整个胸口都胀的疼了,在裴峻的揉.挤下,小腹窜起一股陌生的热流。

    甚至于身.下,还有一股热烫的液体猛的窜了出来。

    裴峻着迷的揉着她的身子,一开始,他只是看到她太紧张,才想靠着突如其来的一吻,将她的思绪给弄乱,消除她的紧张。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没耐性去陪秦楚,等她消除紧张,他要的,一向不会留手。

    从秦楚找上他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要这个女人!

    可是没想到他却先一步迷上了她的身子,怎么也停不下来,原本只是一吻,却让他忍不住加快了步伐,尽情的索要,最后索性双手一扯,将胸前的一颗扣子给崩掉,大手从衬衣微开的前襟探进去,隔着内衣,揉着她的绵.软。

    裴峻的动作说不上温柔,甚至是凶猛的,秦楚从未受过如此激.狂的对待,感觉整个人就像是置身与波涛中的一叶欲沉的扁舟,无力的软在裴峻的怀里,任他对自己肆意的逗弄。

    不知不觉间,衬衣的扣子已经被他解开了大半,露出被内衣包裹着的莹白软嫩,随着她胸口的起伏而耸.动着,身子突然一斜,眼前的景物变换,后背脱离了冰凉坚硬的墙面,转而贴上了柔软的床.铺。

    长久的暴.露于空气中的床单也沾染上了凉意,透进她的肌肤,身.下触觉的转变让秦楚陡然已经,脑子一个激灵。

    裴峻正轻.吮.着她的下唇,秦楚理智回神,推了推裴峻。

    裴峻疑惑的抬头,就看到秦楚红着脸蛋,眼角还带着因他而起的情,踌躇不定的垂着眼。

    “怎么了?”裴峻声音沙哑,身子早就紧绷了起来,看到秦楚这样,真想立刻吃了她!

    敞开的衣襟下面,白皙的肌肤还泛着漂亮的粉色,好似透明了一般。

    “这床……”秦楚咬着唇,不知该如何说,之前在“王朝”还信誓旦旦的说会听话,可是现在,又在介意他有没有跟别的女人也在这上面如此过,感觉很矛盾。

    秦楚自问不会傻傻的对裴峻付出真情,可是女人总有洁癖在,总是不想在自己男人与别的女人滚过的床单上亲热,这让她感觉浑身不舒服。

    “这房子,之前的主人……”秦楚咬着唇,吞吞吐吐的。

    可是她的意思,裴峻却是听明白了,裴峻现在只想吃了她,红红的脸蛋吸引着他想要使劲的咬上一口,哪里有耐性跟她在这里纠结这个问题。

    “这房子一直空着,除了我偶尔过来之外,还没有人住过。”裴峻了然的说,“一切的家具,都是新的。这张床,也只有我躺过。”

    裴峻解释的那么清楚,明显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秦楚脸刷的爆红,整个人都缩了起来,没脸见人了。

    她人一缩,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

    裴峻错愕的看着她,本想着她这么老老实实的躺着,又是被自己圈在怀里,哪里还有力气和机会逃开,一时不查,竟真的背着小女人给逃开了。

    裴峻脸色一沉,以为她要出尔反尔,反正这时候已经箭在弦上,就算秦楚反悔,他也不会给她机会了!

    可谁知,秦楚无辜的揪着自己的衬衣,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红着脸说:“我……我先去洗澡!”

    说完,也不管裴峻是个什么反应,便像只受了惊的小鹿似的,埋头就跑进了浴室。

    裴峻怔怔的看着秦楚的背影,没想到这丫头却给他来了这么一招,还好,还不是想要逃跑。

    只是,裴峻低头望着自己的兄弟苦笑,就只能再委屈一下了。

    不过他真的惊讶,这是他之前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只见了几面的女孩,只是一时兴起的搭救,怎么也没想到,会给自己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力。

    那个女孩,看起来比表面上还要可口,要可口的多!

    |||

    裴峻也走去另一间浴室去冲了个澡,他也不怕秦楚会逃跑,她今晚选择自己,无非是希望得到他的庇护,不让华国宏再有机会把她送人,如果她想得到他的保护,就不会愚蠢的要逃跑。

    而且,就算跑了又怎样,他裴峻难道连一个女人都抓不住吗?

    耍他的后果,可不是秦楚这小小的女孩能够承受的住的!

    裴峻冲完澡出来的时候,秦楚还没出来,他甚至怀疑,秦楚是不是昏在里面了。

    隔了十分钟,裴峻失了耐性想要进去看看时,浴室的门终于被打开。

    秦楚怯怯的走到他面前,头发被毛巾擦得差不多已经半干了,柔顺的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他工作晚了,来这里住时,暂用的浴袍。

    裴峻坐在床沿,看着秦楚慢慢的走近,冲澡也未能压下的欲.望,在看到她的这刻,再一次抬头。

    属于他的浴袍在秦楚身上,显得过于宽大了,长长的袖子将她的手都给藏了起来,两只袖**接在一起,自然地垂落在腿前。

    即使看不到袖中的双手,裴峻也能猜得出,她现在的双手肯定又习惯性的绞在了一起。

    裴峻喉咙滑动了一下,看着她一缕半干还有些微湿的长发黏在颈上,顺着颈子上的线条,一直服帖到了胸口的位置,隐藏在浴袍的领口之下。

    衣领露出来的肌肤泛着微热的粉,是被浴室里的热气熏过的颜色,她的发上散发着他的洗发水味道,身上因为还未退去的热气,使得沐浴乳的香味格外的浓郁。

    这些味道全都是他惯用的,可是放在她身上,却变得那么吸引人,比任何昂贵的香水还要来的好闻,似乎满室都充盈着她的香气,熏得他晕陶陶的,不禁迷醉了。

    秦楚还在踟蹰着,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裴峻突然伸出手,把她拉进怀里,秦楚往他怀里倒去的时候,裴峻双腿顺势将秦楚的双腿往两边一拨,便让秦楚不得不跨坐在他的腿上。

    秦楚吃惊的倒抽一口气,倒是没有叫出声来,裴峻伸手从后揽住她的腰,让她的小腹紧紧地贴着他的,隔着底.裤的花.蕊清楚地感受到他的肿.胀,热烫的吓人。

    他手掌扣着她的后腰,十分之故意的向下一按,秦楚惊慌的伸出双手抵住他的胸口,那下.腹的肿.胀仿佛就要冲破她的底.裤直入她深处似的,吓得秦楚变了脸色。

    裴峻看着秦楚的反应,嘴角勾起了笑,他笑的那么好看,让秦楚竟出现了几秒钟的愣怔。

    柔软的手轻轻的抵着他裸.露的胸膛,感受着从上面传来的热源,掌心处滑滑的,就像是丝绸似的,却又那么结实,带着男.性.的刚强。

    因为刚才被裴峻突然拉扯的动作,不经意间,原本就宽大不合身的浴袍,就因为方才的动作,衣领微微的松了开来,露出右边上透着粉色的肩膀,甚至还隐隐约约的露出了一小片白嫩的软肉,同样的透着粉,漂亮的想让裴峻这就低下头去咬一口。

    那双软绵绵的小手,柔弱无骨的搭在他的胸膛上,竟让他的心跳都失了规律。

    秦楚瞪大了双眼,不知所措的看着裴峻,在这方面,她自然没有裴峻老道,一双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刚想要收回抵着他胸膛的双手,却被裴峻扣住了后脑,压低她的后脑就吻了上去。

    被热气蒸过的双唇更加的红润,带着健康的粉色,软软的就像是可口的果汁软糖,让裴峻吮.的的上了瘾,舌尖轻轻地舔.着她的唇,牙齿时而轻咬一下。

    明明双唇被他湿润着,可是秦楚却觉得口干舌燥,呻.吟一声,下意识的伸出小舌,想要舔舔唇瓣,却正好应了裴峻的心思,稳准的攫住她的小舌尖。

    “嗯……”裴峻这番举动,秦楚险些就要化在他怀里了。

    一直在华家生活,平日里为了应付华家那对儿女,早就累得够呛了,从初中的时候,学校里那些想要追求秦楚的人,都被华薇薇暗中的破坏掉,以至于到现在,秦楚还甚至连一场恋爱都没有谈过,更别说接吻了。

    头一遭就遇到了裴峻这种高手,她怎么受得了?

    裴峻这么来来回回的吻着,都让秦楚险些晕过去了。

    可是裴峻怎么会容许她靠晕过去这一招来躲过他?

    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让她不至于真的瘫倒了,另一只原本放在她腰上的手也慢慢的上移,隔着浴袍,握住了她的绵.软。

    秦楚不禁敏感的轻颤,无力的由裴峻覆着她的绵.软,肆意的揉捏推挤。

    浴袍的衣领也因为他的动作而敞开的越来越大,几乎都包不住她的软嫩了。

    裴峻手握着饱.满,肆意的抚弄着,忽而向上推挤,忽而向右揉.搓,原本就透着粉的软嫩更是被他揉的变得更红了。

    秦楚只觉得自己的绵.软麻酥酥的发胀,奇怪的感觉让她难以言明,想要开口问问,可是唇还被裴峻堵着呢,一点都不放过的吮.吻着,要将空气全部吸走似的。

    裴峻双眸幽暗,终于松开她的唇,任秦楚大口的喘着气,胸前的软嫩不自觉地便摩擦了他的胸口,软软麻麻的。

    刺激着裴峻也不再磨蹭,本来还想着慢慢来,不管怎么说秦楚今晚都是第一次,总不能太急进吓着了她,却是错估了这女人对自己的影响力。

    裴峻忍得难受,便不再委屈自己,翻身将秦楚压下,宽松的衣领早已松散了开,裴峻轻轻地抽取她腰间的衣带,浴袍便整个的散了开来,让她美好的身子一览无余。

    感受到胸前的凉意,秦楚一惊,忍不住叫道:“裴……啊……”

    没了阻隔,裴峻低下头,便含住那颗一直诱.惑着他的嫣红樱桃。

    “啊……嗯……我……”秦楚甩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嫣红的樱桃被他含在嘴里,肆意的吮.弄着,舌尖不住的挑弄,画圈,来回的弹弄,牙齿轻轻的咬着,往上扯去。

    双眸蒙上了一层水汽,看着就像是快哭了一样,裴峻依然不松开那颗可口的小红莓,咕哝的应了一声:“嗯?”

    “我……唔……难受……不……啊……”秦楚皱着眉,不知道该如何说。

    裴峻轻笑了一声,她似乎都能感觉到裴峻喉咙的震动。

    “啊……别啊……”秦楚叫道。

    裴峻突然稍一用力,将那一团的白嫩攥在了手中,任软肉在指缝中挤出,低头,牙齿轻轻地啃咬着柔软的嫩.肉。

    “唔……嗯……好难受……别……别啊……啊……”秦楚不自觉的紧紧地并起了双腿,身.下不断地流着奇怪的热流,让她羞窘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双腿并拢蜷曲着,不自主的磨蹭了起来,好似这样就能将身.下那股莫名的空虚填满一般。

    裴峻一只手慢慢的下滑,拂过她平坦的小腹,覆盖上了那层薄薄的柔软细绒,感觉到了那细绒之上沾着的湿滑蜜.液。

    透明的汁液挂在柔软的细绒上,就像是早晨挂在花瓣

    |||

    上的晨露一般。

    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拂过细绒,揉.捻.着细绒之下,柔嫩敏.感的花瓣。

    裴峻的碰触,让她猛的一颤。

    他的手……怎么可以碰那里?虽然她洗过澡了,可以就是脏的啊!

    秦楚红着脸,慌忙的想要掩住自己,却被裴峻快一步抓住她欲遮掩的手,拿着她的手凑到唇边,轻.吮.着她的手指。

    “乖女孩,别遮!”裴峻蛊.惑着呢喃,“瞧你多敏.感,都湿透了。”

    说着,他竟带着她的手,探向那敏.感的花瓣。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