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06(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订台湾机票用什么证件香港开马资料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说着,他竟带着她的手,探向那敏.感的花瓣。

    涌动的蜜.液早已将她整个花瓣都给湿润了,连带着之上的细绒,全都湿漉漉的,秦楚的手指不必深.入,便能感受到自己的湿润。

    “瞧,多水!”裴峻说道,似是着迷的看着她食指和中指指腹沾染上的湿滑汁.液。累

    然后,秦楚就眼睁睁的看着裴峻抓着她的手,把她的手指送入嘴中,指尖被他温热的唇包裹着,因他的舌轻颤。

    裴峻含.着她的指尖,舌尖细细的将她指尖上的湿润全部舔净。

    那邪魅的画面看的秦楚都愣住了,傻呆呆的看着裴峻的动作,手指被裴峻带动着,来到自己的花.蕊前,这次更加的深入,裴峻带着她的中指,撑开了紧致的花.心。

    “啊——!”秦楚轻颤了一下,忍不住的惊呼,清楚的感觉到手指被那地方咬的紧紧地,就像是有小牙齿一样,完全的贴覆住她的手指。

    看着她瞪大了眼睛的样子,一脸的不知所措,裴峻就忍不住想要逗弄她,一跟手指随着她一起撑入她的小.核,手指微微一勾,秦楚浑身宛如过电一般,从头麻到了脚,双腿更是可爱的忍不住一蹬,还自由着的那只手紧紧地揪着床单,就好像是过山车要出发了一般,一脸的紧张。闷

    若不是裴峻按着她的小手,那手指肯定会从小.核里抽出来。

    秦楚怯怯的看着裴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感觉太奇怪也太陌生,让她不知所措。

    裴峻突然有种他在面对一只小泰迪的感觉,咕噜圆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让他竟是忍不住想要使劲的作弄她。

    握着她的小手,从花.心里抽.出来,却又抬到了她的嘴边。

    “尝尝看,你自己的味道。”裴峻轻声蛊惑着。

    秦楚傻傻的,听了他的话,当真乖乖的张开了嘴,当尝到自己的味道时,皱眉说了声:“好怪!”

    裴峻轻笑一声,这丫头怎么能这么可爱!

    看着她好奇的眨着眼,似乎还在想到底哪里好吃似的表情,裴峻便忍不住狠狠地吻住她。

    “唔……”秦楚吃了一惊。

    这次的吻一点都不像刚才那么温柔,甚至是霸道的,好像一瞬间变了个人似的,吻得那么激狂。

    “唔……裴……啊……”秦楚忍不住叫着,裴峻放松了力道,留恋的吻着她,悄悄地松开自己的紧绷。

    抵着她的花.蕊,满满的磨蹭,让她适应他。

    花.蕊处地异样,让秦楚倒抽一口气,裴峻适时的拥著她,轻声说:“乖,跟着我。”

    说着,他突然吻住她的唇,堵住她即将会有的尖叫,将自己挤入她的体内。

    “嘶——!”裴峻倒抽一口气,这丫头太紧了,紧的他进入的那么艰难,只进去了一半,却已经死死地咬住了他,让他不敢再动。

    “痛!痛!”秦楚痛的变了脸色,双手直推拒着裴峻,就连双腿都忍不住并拢了,不停地扭动着腰肢,想要把他推挤出去。

    并拢的双腿,却将他咬的更紧,裴峻额头都渗出了汗,秦楚那推拒的动作,非但没把他挤出来,反倒是将他咬得更紧,甚至于那紧致的小嘴在紧紧地吸附着他的同时,更将他又往里吸进了寸许。

    “痛!痛啊!不要!不要!痛……呜呜呜呜……”秦楚痛的眼泪都挤出来了,刚刚明明那么舒服,怎么到了现在就痛成这样?

    平时在宿舍,晚上关了灯听舍友们聊天的时候,也曾听她们聊起过这种事,可是她们都说只是痛一下就过去了,哪里像现在,痛得她的胃都抽搐了。

    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收缩,秦楚蜷起了腿,胳膊不停的使力,想要把裴峻赶走。

    这时候痛得她,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还不害怕,只感觉他的粗壮都要把她撑裂了,整个人撕裂般得疼。

    “别动!乖女孩,别动!”裴峻忍得说话声音都变了,额上的青筋也冒了出来,“你要是不想更疼,就乖乖的别动。”

    秦楚哭着,听出裴峻声音里的异样,还挂着泪的眼眨啊眨的看着他,看出他是真的也跟着痛苦,便说:“我不动,你出去!”

    说着,便真不动了。

    可都这时候了,裴峻哪里出的去,她那么紧,吸的他又紧又舒服,包裹着他暖烘烘的,那小肉.壁那么滑嫩,比丝绸还要滑,傻子才会出去。

    裴峻不答,反而轻轻地吻上她,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她的眼上,还有红红的小鼻头上,吮去她脸颊上的泪。

    “乖,不哭了,不哭了,要成为女人,总会有这一步的。”裴峻说道。

    他不是没碰过处.女,以前也碰过那么一个两个的,那些女孩会玩,玩的也疯,第一次总想找一个出色的男人,至少也能拥有一个好的回忆。

    裴峻也没有什么不碰处.女的原则,只要入得了他的眼,他就不怕女人会缠上他,自有一份应对的办法。

    可是过去碰过的处.女,也没有人像她这么紧,这么小的,只是进去了一半,就让他动不了了。

    “呜呜呜呜!”秦楚觉得委屈极了,她知道会痛,可没想过会这么痛啊!凭什么男人就快活了,她就要遭这份儿罪?

    “乖,小楚,小楚,不哭了,嗯?”裴峻低声哄着她,温柔的吻去她如断了线一般的眼泪,还从未对女人付出过如此的耐心。

    “别叫我小楚!不要!”秦楚摇摇头,这名字之于她只有失望。

    家里,只有母亲会叫她小楚,可是最亲的母亲却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不知怎的,她就是不想让这两个字从裴峻嘴里说出来。

    裴峻微微皱起了眉,看她的表情,倒不是生气,反倒是抗拒这个称呼,似乎有着不好的回忆似的。

    到底是为了什么?裴峻心中涌起了小小的不悦,看来明天该好好地查一下这个女孩,既然要跟在他身边,自然都要清清楚楚的。

    不过眼下,裴峻破天荒的由着女人使性子:“好,不叫,我就叫你秦楚。”

    秦楚吸吸泛红的鼻头,一双眼水汪汪的,看着他说:“谢谢。”

    裴峻笑了,她这声道谢说的那么真诚,只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她就这么诚恳地道谢,这女人真是……还能再可爱一些吗?

    他越看秦楚这模样越可爱,意犹未尽的吮.住她的唇,感觉就像是含着甜甜的糖果,感觉到她的注意力被他的吻分散了,身.下突然一个猛冲,在她的紧致包裹下,终于冲破那一层障碍。

    原本他还是想温柔点的,可没办法,秦楚疼得要撂下他不干了,可他绝对不会中途放弃的,要是还慢慢来,秦楚只能更痛,倒不如痛快一些,让她一次经历了,也便好了。

    &n

    |||

    bsp;

    “啊——!”

    秦楚本来还被他吻得晕陶陶的,迷醉在他的温柔里,却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整个人都裂开了似的,疼得她眼泪瞬间绝了堤,哭的都岔了气。

    “呜呜呜呜!骗子!骗子!你出去!大骗子!痛死了啊!”秦楚痛的浑身都在抖,连声音都在抖,可是偏偏吸附着裴峻的那张小嘴,却仿佛自己有思想似的,死死地吸住他。

    秦楚感觉到一股热流划过,鲜红的血液顺着裴峻的分身滑出来,滴落在干净的床单上,在上面滴出了一朵朵慑人的花。

    “乖,秦楚,乖,别乱动,不会疼了,已经不会再疼了。”裴峻付出着他最大的耐心,轻声细语的哄着。

    看着秦楚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裴峻就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只能哄着她。

    好不容易,哄的秦楚收住了眼泪,可是哭岔了气,还总是打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似乎还真是不疼了。

    裴峻笑笑,心疼的啄了一下她带着咸涩味道的唇瓣。

    “唔……”秦楚咕哝了声,原本还疼得像散了架似的身子,在刚刚裴峻不经意的移动之下,竟然传来了异样的酥.麻。

    那股子战栗竟让她上了瘾,想要在体验一下,似乎找到了室友们说的那种很妙的感觉。

    完全出自于本能的,秦楚食髓知味似的扭动着腰肢,随着身子的移动,那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又传了过来,一直传到了她的四肢。

    裴峻本来还想体贴点,慢一点,正忍着呢,可这女人却不知好歹的这么乱动,一双嫩滑的长腿勾着他的腰,表情还他.妈介乎于纯真与诱.惑之间,那种像只兔子似的好奇的探索的表情,和当酥麻传过来时,舒服半眯着眼的样儿都混合在了一起,勾.动着裴峻的神经。

    裴峻轻笑一声,那双魅.惑的桃花眼闪过满意的光,这次只不过是稍微对秦楚提起了一点兴趣,无聊之下将她带回来,却没想到正好捞到了一个宝。

    身.下的这个女人,比他之前碰过的任何女人的味道都要好,都要甜,软软的身子散发着最自然的馨香,裴峻不禁埋首在她的发中。

    “乖女孩,跟着我!”说着,裴峻再也没了任何顾忌,在她体内肆意的冲撞了起来。

    他冲的那么猛,一下又一下的,原本还不自禁的索求的秦楚,现在只剩下了被动的承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她冲散了,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软软的躺在床.上,每一次的冲撞,她的身子都敏感的,忍不住的颤栗。

    “你……嗯……哈啊……你慢……慢点啊……裴……峻……啊……哈啊……”秦楚闭上了眼,仰着头,没了视觉上的冲击,单纯的感受着裴峻的冲撞,身子反倒变得更加敏感。

    “乖女孩,看着我。”裴峻轻声命令,俯身覆上秦楚的身子,将她整个的圈进了厚实的胸膛中。

    秦楚半眯着眼,一双手无力的搭在他的胸膛上,身子仍被他撞得一颤一颤的。

    她委屈的撅起红唇,懒懒的把脑门往裴峻的怀里一靠,咕哝了声:“我好累……啊……哈啊……”

    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念头,就是莫名的信任裴峻,自然而然的撒起了娇。

    裴峻也任她懒懒的靠着,却丝毫没有放缓动作,直到他最后释放的同时,秦楚倒抽了一口气,也昏睡了过去。

    头发都被汗水浸湿,黏在了脸上,裴峻微笑着将她的发归拢,让她能够睡的更舒服些。

    看着她脸蛋还红红的,双唇微微张着,露出两颗白白的门牙来,甚至于累的,还打起了轻微的呼声,让裴峻忍不住便兴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食指和拇指将她的小鼻子掐住,断了她呼吸的主要来源,一张小嘴便不自禁的张的更大,眉头也皱了起来。

    看着她滑稽的小模样,裴峻不自觉的轻笑出声。

    可是当笑声传入耳中的时候,裴峻陡然一惊,迅速的收起笑容,一双眼也变得锐利起来,整个人看着都近乎于冰冷了。

    冷冷的看着熟睡的秦楚,原本捏着她鼻子的手也松开了,看着她慢慢的呼吸平稳,裴峻的心里却不平坦了。

    他从未在情事之后还跟女伴呆在一张床.上,更别提像刚才那般,生起恶作剧的心思,开着一个人的小玩笑,自娱自乐的像个傻瓜。

    对于一个才见了不过两面的女人,他的这种反应着实太过异常。

    裴峻冷着脸,将胳膊从秦楚的脖子下抽出来,翻身下了床,看着秦楚不舒服的在枕头上蹭了蹭,迷迷糊糊的寻找舒适的位置,少了他这堵厚实的胸膛依靠,似乎很不舒服,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裴峻看着,就有种想要再躺回床.上,重新拥著她的冲动。

    这种想法一冒出来,裴峻就黑了脸,匆匆的去浴室将身子清洗干净,出来给康皓打了个电话:“康皓,查一下秦楚。”

    ……

    ……

    秦楚难受的强撑起眼皮,脑袋懵了一下,好半天才回想起,这陌生的地方是裴峻的公寓,这公寓的一切,她都还没来得及熟悉。

    这一觉是她睡得最死的一次,她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墙上的挂表指向六点钟,窗外的亮光中带着点点昏黄。

    她撑起身子,稍微一动,便呲牙咧嘴,疼得直抽气,浑身就像散了架似的,酸痛的要命,没有一处是轻松地,能够活动自如的。

    腿间还带着粘腻,床单上还挂着血迹,是她成为女人的证明,而并非一夜荒唐的春.梦。

    身上黏答答的难受,秦楚强撑着身子下床,可是双脚刚刚着地,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大腿却撕裂般的疼,疼得她使不上一点力气。

    双脚刚一着地,腿就开始打起了颤,“噗通”一声,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紧接着,秦楚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看着二十**岁的女人匆匆的跑来。

    “哎呀!”秦楚惊呼一声,胡乱的揪起床单,将自己赤.裸.的身子包裹住,可是等围上了床单,才发现床单上还顶着鲜红的血渍呢!

    她现在这样,无论怎么遮挡,也都是见不得人的!

    秦楚羞窘的红了脸,低下头,下巴紧紧地贴着胸口的肌肤,把黑乎乎的头顶冲着对方。

    尹若君看着秦楚慌张的窘样,不由的失笑,真不知道裴少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一个宝。

    “秦小姐,你好,我是尹若君,裴少派来照顾你的。”尹若君笑道,她说的还算客气,与其说照顾,倒不如说是监视,看看秦楚是否真如资料上所显示的那么清白无害。

    “尹……尹姐,你叫我秦楚就好。”秦楚低头说,还是不敢看她。

    “好。”尹若君微微的笑开,伸手将秦楚扶起来。

    “你现在还是别乱动的好,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一会儿你去泡泡澡,放松一下,还有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叫外卖送来。”尹若君说到这儿,有些不好意思了,“我菜做的不怎么好吃。”

    秦楚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饿了:“就……叫碗面吧!”

    说到这儿,才发现屋里好像很安静,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裴峻的身影。

    看着她四下寻找的目光,尹若君说道:“裴少已经离开了。”

    ------

    新书《豪门契约:休掉冷情前夫》求收藏啊啊~仰天捶胸大叫~

    亲们送鲜花,都送到《小妈咪》这边来哦~努力冲鲜花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