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4(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高手平特4944cc最火综艺节目排行2018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他本来是和几个朋友来吃饭,出来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元明翰准备要对迷迷糊糊的秦楚出手,元明翰眼中的强烈欲.望,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趁人之危的小人!

    元明翰脸色一冷,看着眼前这个坏他好事的程咬金,冷冷一笑:“佑安,你可大了!你要是能护着她,那便护着!今天被你撞见了,我就没什么好瞒的!我对她就是有意思,早晚,我也会让她成为我的人!”累

    元明翰上下打量裴佑安,不屑地说:“哼!连毛都没长全的小子!”

    裴佑安的目光不屑极了,话不必明说,意思已经很明显:就凭你,不论是裴峻还是我,你都争不过!

    说罢,元明翰头也不回的离开。

    真他.妈晦气!眼看就要到手了,却碰到了裴佑安,裴佑安他倒是不怕,可是裴峻,他就必须要顾着!

    裴佑安紧紧地盯着元明翰的背影,眼中射着怒气。

    “呕——!”就在裴佑安确定元明翰已经离开了的时候,怀里的秦楚突然弯下了腰。

    紧接着便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落地,带着有些熏人的酒味,之前吃的东西,混合着喝进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吐了一地,甚至还溅了一些到裴佑安的鞋子上。闷

    可是裴佑安眉头都不皱一下,也不嫌脏,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就为秦楚擦拭嘴边的污渍。

    路过的服务生面露为难,谁碰上这么脏的事情,都不会高兴了,可是当着裴佑安的面,也不敢发作出来。

    “佑安,这……“阮卓浩见裴佑安迟迟不回,便出来找,结果就看到了他怀里的秦楚,还有满地的狼籍。

    裴佑安皱着眉说:“我不能就这么丢下她,你们玩吧!我照顾她。”

    阮卓浩点点头:“行。”

    说完,便不再罗嗦,就要回到他们的包间,可是没走几步,阮卓浩就回过头来:“佑安,要不趁这个机会,赶紧生米煮熟饭吧!这时候的女人,抵抗力可弱着呢!”

    “去你的!我可不想她恨我!”知道阮卓浩是开玩笑,裴佑安也没好气的笑道。

    “得!你要当君子就当,可我先告诉你了,君子从来都没什么好结果啊!好处都是给了小人的!”阮卓浩说,这一回,话里透出了一丝认真。

    “行了,快回去吧,替我跟绍谦他们说声抱歉!”裴佑安说道。

    阮卓浩没回头,只是举起手摆了摆:“哪那么多废话,都是兄弟!”

    裴佑安笑笑,叫来了服务员:“这位小姐原来是哪个房间的客人?”

    “安少。”服务员恭敬的说,指了指前面,“就是左手第二间。”

    裴佑安点点头,带着秦楚回了房间。

    把东西都吐干净了,秦楚恢复了精神,又开始闹了起来:“酒!我要酒!给我酒!”

    “秦楚!”裴佑安想要抓住她挥舞的胳膊,可是喝了酒的秦楚简直是和平常判若两人,撒起酒疯来可一点都不客气,力气也比平时大了一倍。

    裴佑安非但没能抓住她的胳膊,反被她打了好几下,还真挺疼的。

    “秦楚,看清楚了,我是裴佑安!”裴佑安大声叫道,“你到底怎么了?”

    “呜呜呜呜!酒!给我酒!”秦楚就像是要不到糖的小孩般耍赖,看到桌上还剩下的一个瓶子中的三分之一的清酒,便抱了起来,咕嘟咕嘟的灌下去,好像不知道辣一样。

    “秦楚,别喝了!到底怎么回事!”裴佑安说着,就伸手去夺秦楚手里的酒瓶子。

    可是夺的太急了,秦楚还在拼命地灌着酒,裴佑安出手抢夺酒瓶,秦楚一急,硬生生的被呛住。

    “咳!咳咳咳!”秦楚被辛辣的酒水呛到,要比被水呛到难受千倍万倍。

    秦楚觉得嗓子眼,胸口,都在火辣辣的烧,不停的咳嗽,难受的眼泪都咳了出来。

    这下子,一直隐忍的泪水顺势便冲了出来,越咳越难受,越难受就越委屈,秦楚也不管裴佑安就在旁边看着,就这么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裴峻……大坏蛋!坏蛋!呜呜呜呜……”秦楚边说,手握成了拳头捶着硬硬的地面,指节都被捶的通红。

    裴佑安心疼的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再这么伤害自己:“秦楚!秦楚,别这样,秦楚!他对你做了什么!他怎么了!”

    “呜呜呜!坏死了!他坏死了!他就这么把我丢下了!呜呜呜呜!他就这么丢下我!呜呜呜呜呜!坏死了啊!”秦楚另一只没有被裴佑安抓住的手,拼命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胸口堵闷的难受,想要把胸中的闷气给捶开。

    裴佑安慌忙的抓住她另一只手:“秦楚,别打了!别打了!”

    “呜呜呜呜!怎么办!好难受啊!”秦楚哭的完全不顾形象,像个孩子一样的放声大哭。

    裴佑安看在心里难受,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偏偏,自己喜欢的这个女人,却是在为了别的男人哭!

    就在这时,裴佑安的手机响起来,拿出来看到屏幕上的名字,裴佑安的眉头就不禁紧紧地皱起。

    铃声不停地响着,只要他不接,就没有要停下的打算。

    裴佑安握着手机的手紧紧地握着,那么用力,指尖都泛白了,就连手腕上,都隐隐的有青筋冒出。

    很好!他倒是想看看,裴峻到底对秦楚做了什么!

    “喂!”裴佑安接起电话,冷冷的说道。

    裴峻看着空无一人的公寓,一直打秦楚的电话也打不通,冷不丁的,他竟然想到了裴佑安!

    “佑安,秦楚是不是跟你在一起?”裴峻也不拐弯抹角,一听到裴佑安的声音,马上就问。

    “怎么了?突然问我要人?”裴佑安挑挑眉。

    “佑安!”裴峻沉下声音,“你只说一句,秦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峻哥,你把秦楚弄丢了?你怎么着她了!”裴佑安也来了气,对面秦楚哭的那么厉害,一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裴峻,他就忍不住的怒。

    电话那头,裴峻紧紧地抿着唇,秦楚和华家的关系,是肯定不会回去华家那里的。

    想想跟秦楚比较好的,也只有裴佑安了!

    可现在,裴佑安明显在跟他耍太极!

    &nbs

    |||

    p;“呜呜呜!酒!我要喝酒!都欺负我!都欺负我!答应陪我,就这么走了,我要酒,也不给我!呜呜呜呜!”电话里突然传出秦楚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醉意和哭腔。

    裴佑安也没料到秦楚会突然出声,他还打算今晚把秦楚送到裴佑欢那里住着,让裴峻干着急呢!

    现在他就算是想要捂住话筒,也晚了。

    裴峻一双眼眯了起来,陡然变得锐利:“佑安,你们现在在哪!”

    “秦楚哭着出来,差点被元明翰占去了便宜的时候,你去哪了?这时候来问我要人?你不嫌晚?”既然瞒不住,裴佑安索性质问了起来。

    听到裴佑安这句话,裴峻握着手机的手一紧,沉声道:“你们在哪?别逼我去找!佑安,你应该知道,就算你现在把秦楚藏起来了,她也会主动的回到我这里!”

    裴佑安含怒的深吸一口气,不情愿的说:“在‘井上’。”

    刚说完,话筒里就传来了单调的“嘟嘟”声,裴峻挂上电话就冲出了公寓。

    裴峻的速度很快,超乎了裴佑安的想象。本来半个小时的路程,硬生生的被裴峻缩了一半,从挂上电话,到房间的门被拉开,仅仅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

    裴峻气急败坏的拉开房间的拉门,裴佑安还是头一次看到裴峻急成这个样子,风尘仆仆,就连呼吸都不均匀了。

    “唔!裴学长!你给我酒吧!好不好,给我酒吧!”秦楚完全醉的根本就不管来人是谁,竟然朝裴佑安撒起了娇。

    小小软软的身子,小猫似的跑去拱裴佑安,被酒水染得红红的小嘴微微的撅着,一双眼那么真诚的看着裴佑安。

    “秦楚,乖,不能再喝了!”裴佑安哄着她,倒真像是哄小猫似的,揉揉她柔软的发。

    “哼!你和那家伙长得像,就连脾气也像,都那么坏!他说好了陪我的,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约会,结果他头也不回的跟着别的女人走了!你也是,我想喝酒,你也不给我,就知道骗我!”秦楚说着,一双手竟然拍上了裴佑安的双颊,把他的脸扳正了和自己对视。

    裴佑安只觉得那双小手那么软,就像没有骨头似的,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脸**辣的烫,看着秦楚近在咫尺的娇.颜,红唇还嘟着,挠的裴佑安心里痒的难受,真想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吻上去。

    “裴学长!裴佑安!说!你说!你不会骗我!”秦楚努力地瞪大双眼,可是酒意上涌,迷迷糊糊的就是瞪不圆,结果就成了半眯,迷迷离离的,那么勾.人。

    “我不会骗你。”裴佑安看着秦楚,那么专注,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大掌抚着她的发,温柔的让人心里发疼,“我永远不会骗你。秦楚,如果你累了,就到我这里来吧!”

    秦楚看着裴佑安,迷蒙的眼眨了眨,咧嘴傻呵呵的笑了:“呵呵呵呵呵!学长,你真好!”

    裴峻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秦楚仰着娇俏的小脸冲着裴佑安撒娇,裴佑安则包容的看着她,仿佛秦楚就是他的整个世界,那么小,也那么大!

    裴佑安转头,淡淡的看着裴峻,表情很淡定,可眼中却有从未有过的坚定。

    裴峻突然觉得,这个堂弟长大了,他们都是裴家人,都有同样的性子!

    裴峻一言不发的走进去,看着喝的醉醺醺的秦楚,整个人就差窝在裴佑安的怀里了。

    “走,回家吧。”裴峻走到秦楚的身边,就要将秦楚拉起来。

    他的女人窝在裴佑安的怀里,怎么看怎么别扭!

    秦楚转过头,仰着小脸看着他,似乎还有些迷糊,辨认不清似的:“唔……你是谁……裴峻?”

    看着醉醺醺的她,裴峻皱起眉:“走吧!”

    “唔!你是裴峻!我不要回去!不要!我再也不要理你了!走开!走开!我讨厌你!不要你了!”秦楚紧紧地抓着裴佑安的胳膊,用力的甩头,嘴巴撅的高高的。

    “秦楚!别跟我任性!”裴峻沉声道,只是微微施力,便将秦楚从裴佑安的身上拉了下来。

    “我任性!我就要任性一回怎么了?你当我是没感情,没知觉的玩偶吗?你当我的心不会难过,你当对什么都能一笑置之吗?裴峻!我的心不是铁做的!”秦楚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哽咽道。

    “回去再说!别忘了你跟我说过的话!”裴峻说道,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抱进了怀里,看了裴佑安一眼,“我希望以后,不论什么事,只要秦楚一天还是我的人,你就别抱着把人藏起来的主意!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抢你藏也没有用!”

    说完,便抱着秦楚离开。

    或许是裴峻那句话起了作用,秦楚竟真的不闹了,安静的坐在车上,整个人就像是灵魂被抽离了一般。

    “在气今天我丢下你的事情?”实在是受不了那窒息的安静,裴峻终于开了口。

    半晌,秦楚才扯扯唇:“没什么,就当是我撒酒疯胡闹吧!这种气,我是没资格生的。”

    说完,秦楚就将脸瞥向了一边,不再看他。

    裴峻突然转了方向盘,将车停在路边,点起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一口,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搭在车窗上,让白色的烟雾徐徐的向上升,连接到了天边,似乎和白云融为了一体。

    他喷出一口烟雾,任烟雾慢慢的在车厢内化散。

    “秦楚,别忘了当初你自己答应过什么,有些事情,你是没资格去计较的。”裴峻说道,“我承认,对于你,我很喜欢。但是我早晚会结婚,而那个人,绝不可能是你,如果你现在就为了这种事伤心,那可能你真的不适合呆在我身边。”

    裴峻的声音不大,低低的,他的声音很好听,可现在听来,却又像是毒品一样,吸食了会让人飘飘欲仙,欲罢不能,却会加速人的死亡!

    秦楚的身子明显的一僵,转过头面对着他:“若是想让我走,你就说一声,我走就是了。”

    原本还平淡的双眸陡然变得锐利,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现在看着却像是要杀人一般。

    他用力的捻灭香烟,往车窗外狠狠一扔,倾身重重的吻住她的唇,狠狠地咬了一下,才松开,恶狠狠的说:“以后不准说这话!”

    说罢,车子再次开启,驶离人们的视线。

    ……

    ……

    连家,是京城大户,江山打下来也有老爷子的一份功劳,和上一代的老首长们都交好,只是因为老爷子退下来了,连老爷子又只有一儿一女,那时儿子还未到年龄,女儿更小,中间出现了短暂的断档,连家并不如其他几个世家那般的强大。

    可有句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连家比之裴家,相家,萧家和靳家等,是有不如,却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

    虽然只有一儿一女,但是也少了兄弟相争的情况,还算比较齐心。

    儿子从军,有了连老爷子之前的积累与打点,连胜武爬的也犹如火箭一般的快。

    女儿联姻,嫁了另一个政治世家。

    两人各司其职,也让连家一步步的壮大。

    连雅和裴夫人分开后,心里便憋着气,更是有了自己的计较。

    想让裴夫人出面去管束裴峻,那是不可能的,裴夫人出了名的宠儿子,不管裴峻做什么,裴夫人都只管支持,所以就算是秦楚这件事,裴夫人恐怕也不会出面了。

    所以一路上,连雅的脸色一直不好。

    一进门,江书茵便发现女儿脸色不对,忙问:“小雅,怎么了?”

    “妈!”连雅坐到江书茵的身边,也不隐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一点不漏。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