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5(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地图全图放大版11选5彩票网站北京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妈!”连雅坐到江书茵的身边,也不隐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一点不漏。

    江书茵也是出自名门大户,见的多,听的多,手腕也多,从嫁进连家以来,一直让老爷子很满意,连雅自然是要让母亲帮她出出主意。累

    “妈,您什么时候见过裴峻带女人逛街了?您什么时候听说过,有女人说要跟着他,他就痛快的答应的?他那间公寓是他平时住的地方,是他自己的家,您什么时候听说他准许女人住进去了?可是秦楚住进去了!他为了秦楚,拒绝了‘宏凯’的合作!虽然‘宏凯’不是什么大公司,可是在商场上,谁会把合作对象往外推?他甚至放话,永不与‘宏凯’合作!这,会是裴峻会做的事吗?”连雅说道,一连串的反问,其实根本就不需要答案!

    江书茵沉吟了半晌,说道:“小雅,你自小看得很多,所以妈也相信你的判断力。但是坏就坏在,这事儿让裴峻他.妈撞见了!她既然说回头就跟裴峻他爸商量,那么咱们就没理由再去告一状,找裴峻他爸也好,越过他们找上裴老爷子也好,都是做不得的!”

    “说句难听的,老爷子就算再强势,他又能活多久?裴夫人日后是你的婆婆,才是那个日日要与你打交道的人,这事要是做的不好,在你们俩之间生出了嫌隙,对你日后可没有好处!”江书茵分析道。闷

    “这点我也想到了,所以才跟您商量呢不是!”连雅苦恼地说。“就是因为想到了这层,现在就算是想要让裴老爷子知道也不可能了,弄不好,裴夫人就得要怨上我!”

    江书茵点点头:“别急,你让我想想。咱们连家的女儿,万万不能受委屈了!更何况那秦楚算是哪根葱,跟你抢男人?哼!妈不会让她如愿的!”

    这头江书茵正在想办法,裴夫人也跟连雅差不多的时间回到了家。

    裴夫人一进家门,便找上了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裴立远。

    见自己回来了,裴立远却连眼睛都不抬,继续看他的报纸,裴夫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跑裴立远身边坐下,二话不说的把裴立远手上的报纸抽走,往桌上重重一拍,让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怒气。

    裴立远这才抬起头来,没办法,报纸都被收走了,他不看老婆都不行。

    “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裴立远问道,将鼻梁上架着的老花镜摘了下来。

    裴夫人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知道你儿子最近的情况不?”

    “什么情况?”裴立远奇怪的问,“‘景泰’挺好的,也没听说出什么事啊!”

    “哼!你平时也就关心关心儿子的工作,其他方面,你就是个瞎子!”裴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到底怎么了?”裴立远耐着性子问。

    “你知道‘宏凯’吗?”裴夫人问道。

    裴立远皱了皱眉:“知道,一间小公司。”

    虽然是间小公司,可是在这个圈子里混,不论大小,都是要清楚地,说不得现在还是一间小公司,以后就会成为大集团,这种事情从来就不少!

    “阿峻现在就跟那个华国宏的继女在一起!”裴夫人说道,“是当情.妇那么养着!”

    闻言,裴立远非但没生气,反而笑了:“这有什么?裴峻年轻,长得帅,有钱,还有身份,有地位,有咱们裴家这样的背景,更是下一任家主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身边,自然是少不了女人的!平时他身边从来就不缺女人,那些女人上赶着往他身上贴,挡都挡不住,这你还不知道吗?而且裴峻又不是身体有什么缺陷,一个正常男人,总会有那方面的需求的,一直以来,你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怎么了,居然关心起这个来了?”

    “我听说那个华国宏一直想要接到‘景泰’的订单,所以才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裴峻吧!”裴立远猜测道。

    “阿峻这个年龄的人都爱玩,本身这个圈子也是这样,萧家和相家的孩子也没少玩了,搁平时,我当然不会管!”裴夫人说道,“可是今天我不是和连雅去逛街了吗?在‘景泰’的商场就碰到了裴峻和秦楚!这要是平时,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反正结婚之前,谁也管不到谁,阿峻这孩子也是有分寸的,自然不需要我们去多嘴。可偏偏,今儿就让连雅也给撞上了!”

    “这事儿搁哪个女人身上,看到自己的未婚夫和别的女人走在一起,陪她逛街买衣服,却从来没有陪过自己,都不会舒服了,连雅的表情,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既然是让我们俩一起撞上了,连雅又是公公亲自指定的孙媳妇人选,我总不能什么都不说,不做吧?”裴夫人说道,看看裴立远,让丈夫给一点表示。

    裴立远也很配合的点头,表示夫人说的在理。

    “所以我就只能说,回来跟你商量,然后警告一下阿峻。”裴夫人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暂时安抚住她,江书茵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长年霸着主母的身份,没人能够动摇,连启泰这么多年,都没敢把外面的女人接回家,就足以说明江书茵的手腕!我真怕逼急了她,告到公公那去,让公公对阿峻有不好的印象,记上他一笔,这就得不偿失啊!”

    这一回,裴立远是真心实意的点头同意了,决不能因为一个秦楚,让裴峻坏了他在老爷子心中的形象,这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明天我就给裴峻打个电话,把他叫回来,跟他说说。他跟那个秦楚,也就是玩玩,让他把秦楚甩了就是!”裴立远说道。

    裴立远这么说,裴夫人也只有点头,尽管她也觉得裴峻对于秦楚的感情,并非那么简单。

    目前可能还说不上是喜欢的不得了,但是对秦楚,跟对别的女人,那绝对是不一样的!

    连家,在连雅的目光之下,江书茵终于开口说道:“这事儿,确实不能指望裴家,他们肯定会向着裴峻,即使警告,也只是说说而已,裴峻也不一定会听他们的。最管用的,应该是朝秦楚那边下手。”

    “可是妈,咱们怎么找秦楚?要是让裴峻知道了,那就完了!”连雅说道。

    “不用咱们找!”江书茵笑笑,“华国宏现在不是四处求合同吗?据我所知,‘宏凯’现在相当困难,华国宏每天都焦头烂额的,尤其是裴峻放出话之后,那些公司为了不得罪裴峻,都不与华国宏合作,反正一间小公司,就算不合作也没有什么损失。这对咱们来说,可是一个好机会!”

    “妈,你是说——”连雅眼珠子转了一圈,原本娇俏的脸上,写满了算计。“让华国宏去找秦楚?”

    “没错!”江书茵满意的笑看着女儿,不愧是她带大的,脑筋转的就是快!

    “华国宏现在不是缺订单吗?不必咱们连家出面,毕竟这事儿是裴峻亲自下的命令,咱们没必要跟他对着干。可是跟咱们交好的企业不少,只要咱们从中牵线,许给华国宏一些好处,但是条件是他得让秦楚从裴峻身边消失!”江书茵说道,嘴角挂上了冷笑。

    连雅闻言,高兴地笑开:“妈!真是谢谢您,您真是太厉害了!”

    江书茵笑着抚了抚连雅的发:“你呀,要学的还多着呢!”

    ……

    ……

    秦楚这边下了课,就准备回公寓去了,本来心里对裴峻还有些不快,尽管心里边明白,她是没资格不快,没资格对裴峻使性子的,可她心里就是憋不住。

    &nbsp

    |||

    ;她是藏不住事儿的人,心里难受,脸上就不会仍然挂着无所谓的笑脸。

    这件事闹得两人有些不愉快,可裴峻也没多怪她,似乎是知道她委屈似的,两人谁也没再提起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一般的揭过去。

    但是秦楚心里还是不踏实,打算去超市买些东西,晚上做顿好的,让裴峻的心情好一些。

    结果刚出校门,就见到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是辆荣威S550,那车牌也不陌生。

    看到熟悉的车牌,秦楚心里一紧,就想装没看见的绕路走。

    她走的奇快,若不是怕引起车中人地怀疑,她就要用跑的了。

    可是车中的人下定了决心跑到学校来堵她,就不会让她称心如意了。

    秦楚刚刚绕到车屁股后面,距离车子老远呢,就听到华薇薇尖锐的声音从车窗传来:“秦楚!你别跑!还想装没看见不成!”

    说着,华薇薇就打开了车门,冲到了秦楚的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你干嘛?做了什么亏心事,怎么还越叫越跑了?”华薇薇挡着秦楚的去路,冷笑着上下打量,眼神是冷冷的不屑。

    就在华薇薇质问的当口,华国宏也下了车,来到秦楚的面前。

    “华叔叔,有事?”秦楚戒备的看着华国宏。

    “秦楚,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好像我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似的!”华国宏怒道,一想到这丫头居然脱离了他的掌控,去投靠了裴峻的羽翼之下,让他再也控制不了,华国宏就一肚子气。

    再加上“宏凯”现在的危机,全是秦楚一手造成的!

    原本“宏凯”虽然有些困难,可还是可以翻身的,但就是因为秦楚,现在“宏凯”被压在低谷,死死地动不了了!

    看着华国宏没说几句话,就准备要动手似的表情,出于本能,秦楚下意识的往后退。

    华国宏看在眼里,就更气了:“退什么!别跟我摆出这副可怜的样子,我供你吃,供你穿,什么时候苛待了你!”

    说着,华国宏就要伸出手,抓住秦楚的胳膊。

    “秦楚!”裴佑安的声音响起来,生生的止住了华国宏的动作,让他已经伸出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裴佑安一边瞪着华国宏,随时戒备着他会做出什么能伤害到秦楚的举动,一边急匆匆的跑过来。

    这一切,身边的华薇薇都看在眼里,嫉恨的瞪着秦楚。

    裴佑安也不管什么辈分,直接不客气的将华国宏的胳膊打掉,看着秦楚说:“秦楚,出什么事了?”

    见到裴佑安,华国宏立即换上了一副笑脸,是在生意场上嘻嘻哈哈的表情。

    “哈哈哈!能有什么事?秦楚好久没回家了,她.妈想她了,所以我过来接她回家吃顿便饭。”华国宏笑道,“是秦楚反应太过激了,我可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

    说着,华国宏看向秦楚,很受伤的叹气:“秦楚,我知道之前的一些事情,也确实伤了你的心,可好歹我们还是一家人,你就算不原谅我,也会去看看你.妈吧?你.妈最近一直担心你,不知道你吃的好不好,过得好不好,会不会照顾自己,裴峻有没有欺负你,你今天就跟我回去一趟,安安她的心吧!”

    “哎!”华国宏又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怨我,其实我也是逼不得已的。秦楚,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叔叔,借着今晚吃饭,我向你赔不是,咱们把过去的不快乐都忘掉,像粉笔字一样抹掉,好不好?”

    秦楚看看华国宏,她有点心动了,不是为了华国宏的道歉,而是因为母亲想她!

    华国宏的道歉,她不稀罕,华家,她没兴趣!

    可是她总不能一直让母亲担心她吧!

    至少,她该跟母亲说一声,她现在很好,比身在华家要好得多!

    以前,她怕去了华家,要看华国宏的脸色,要遭受他们的冷嘲热讽,甚至怕华国宏把她抓去给陈总。

    可是现在有裴峻在她后面撑着,华国宏纵使想,也没这个胆儿!

    这么想着,秦楚便壮了壮胆儿,点头说:“好吧!”

    裴佑安可不信华国宏,这个男人连拿秦楚做交易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会好心的跟秦楚道歉?

    他总觉得这中间有点猫腻似的,可是人家的家庭聚会,他又没有理由参加,只能说:“秦楚,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嗯。”秦楚点点头。

    华国宏双眼闪过一抹狠光,若不是顾忌着裴家,他怎么会让裴佑安这种毛小子在他面前指手画脚!

    “裴学长,能有什么事?我们好歹是一家人,今天是真心实意的要跟秦楚和好的!”华薇薇在一旁说道。

    “最好是这样,否则如果秦楚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裴佑安说道,撇撇唇,“纵使是让我去求家里,我也会做!”

    华国宏的心咯噔一下,还真有点被裴佑安的狠色给吓着了。

    可是随即又一想,真是这样又怎样?裴家就不见得会为了裴佑安出手,这种为了女人冲关一怒的事情,可是大忌,裴家绝对不会允许的!

    再说了,他这可是有了连家的授意,和连家就等于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真有什么事,连家还会坐视不理吗?

    华国宏心中冷笑,连家若是不想他把他们之间的交易说出来,就绝不会不理!

    否则,恐怕就是连家,也承受不住裴峻的怒火!

    这些,华国宏只是在心念电转之间,便算计好了。

    在生意场上打滚了这么多年,这点计较,他还是有的!

    “呵呵!安少还是忙自己的去吧!”华国宏的笑容也僵了,暗骂裴佑安不知好歹,给他脸还蹬鼻子上脸了!

    “秦楚,走吧!”华国宏说道。

    秦楚点点头,看了一眼裴佑安,以眼神示意他放心,这才跟华国宏上了车。

    华薇薇示意她坐副驾驶的位置,而自己跑到了后座上坐,秦楚也无所谓,便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可是车开了一段时间,她发现不对劲:“华叔叔,这不是回家的路啊!”

    “呵呵!是啊!谁说回家吃饭了?”华国宏笑道,“今晚我订了‘王朝’的房间,你.妈还没吃过‘王朝’,带她去见识见识。”华国宏这话说得,倒还真像是爱妻的模范丈夫。

    秦楚闻言,便不多做怀疑,这路也确实是往“王朝”去的,也就不做声了。

    车在“王朝”门口停下,泊车的服务生马上就迎了过来。

    “王朝”有最高的消费,自然也有最高档次的服务,华国宏脸上很是得意,感觉自己也是跻身于上流圈里的人了。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