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6(600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四肖精准期期中特图库王中王白小姐|26期四不像的图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王朝”有最高的消费,自然也有最高档次的服务,华国宏脸上很是得意,感觉自己也是跻身于上流圈里的人了。

    “华叔叔,‘王朝’里的VIP房不是只有VIP客人才能订的吗?”秦楚问道,毕竟在“王朝”做过服务生,这点还是知道的。“‘宏凯’最近的情况好像一直不太好,您怎么……”累

    怎么会有“王朝”的VIP会员卡?

    “我爸怎么就不能有了?秦楚,你跟了裴峻,就瞧不起人了是吧!我爸好心带你过来吃饭,你还问东问西的怀疑他,真是不知好赖!”

    “不是,我只是……”秦楚摇摇头,“只是吃顿饭而已,不想让华叔叔太破费了!”

    华国宏暗骂秦楚事多,也太过小心了,什么都怀疑,可嘴上还是笑呵呵的说:“最近‘宏凯’新接了一个大单,和客户的关系不错,他就送了我一张VIP卡。”

    “爸,你跟她解释这么多干什么!真是头白眼狼,像防贼似的放着咱们,亏你还好心带她来吃饭!”华薇薇冷眼看着秦楚,那目光,恨不得能活剐了她!

    “薇薇,别这么说。”华国宏一脸老好人似的说道,又看向秦楚,“秦楚,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闷

    秦楚摇摇头:“华叔叔,我不是怀疑你。”

    “呵呵!没关系,没关系!走吧,进去吧!”华国宏笑道。

    秦楚点点头,跟在华国宏身后走进了“王朝”。

    华薇薇跟在她身后,嘴角挂着冷笑。

    “王朝”的经理是认识秦楚的,再加上秦楚跟裴峻的关系,经理亲自迎了上来,跟秦楚打招呼,反倒是把华国宏给忽略了过去。

    经理看看华家的人,猜想他们估计是家庭聚会,便没有多想,让服务生将他们引进房间。

    “秦楚,先喝点茶,阿凯开车带你.妈过来,估计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华国宏异常亲切的给秦楚倒茶。

    秦楚点点头,房间中只有他们三个人,感觉气氛压抑极了,尤其是华薇薇,时不时的拿目光削她,看得她心里发毛。

    手掌包着温温的茶杯,索性低头喝茶,不再看华薇薇。

    可是过了半个小时,仍然不见沈淑萍到,秦楚忍不住说:“华叔叔,要不我给妈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到哪了?”

    “不用不用!”华国宏摆摆手,“晚上这个点,正好是下班的时间,堵车的高峰期,肯定在路上堵着呢!不用打电话了!”

    “这样,咱们先点上菜,叫了酒,慢慢等着,不急,不急!”华国宏说道,招来服务员,把菜和酒都叫上。

    没过多久,服务员就把酒给送过来了。

    秦楚却越觉越不对劲,脑袋涨涨的,看着眼前金色的啤酒瓶也有点重影了。

    她使劲的眨眨眼,拧了一下大腿,疼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强迫自己清醒。

    “华叔叔,我觉得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你跟我妈说,我改天再看她!”秦楚说着,左手按着桌面,支撑着自己站起身来。

    都到了这时候,身体出现这么明显的异样,她要是再不知道危险,那就是真的蠢了!

    “秦楚,你这是干什么?你.妈都在路上了,难道还让她白跑一趟,空欢喜一场不成?”华国宏拦住秦楚,秦楚虽然现在脑子有点迷糊,可华国宏脸上的焦急实在是太过明显,让她想要忽略都不行。

    “华叔叔,你今晚把我叫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妈现在真的在路上吗?”秦楚用力的掐着大腿,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秦楚,你什么意思?今晚不管我爸做什么事,你都怀疑,我们让着你,可你也别太过分了!”华薇薇也跑到秦楚面前拦着。

    秦楚扶着椅背,支撑着自己不至于倒下,身子越来越无力,甚至有一股燥热传遍全身。

    这种感觉让她猛然一惊,表情也变得凌厉起来,双眼严厉的看向华国宏,看的华国宏竟然心里打起了鼓,竟有些害怕她这种眼神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心里清楚!”秦楚冷冷一笑,“我妈回不回来,还不一定呢!现在,我要离开!”

    华薇薇急了,挡着秦楚无论如何不让她离开。

    “不行!既然来了,就不能让你走!今晚,你就必须留在这里!”华薇薇尖声说道,回头问华国宏,“爸,陈总怎么回事?怎么还不来?他到底还想不想要了!你跟他说,要是不想要秦楚,我们就给别人!”

    秦楚心中一惊,她竟然被当做货物一样的送来送去!谁给他们的资格!

    “侄女啊!瞧你这话说的,我这不是过来了吗?到手的美人,我怎么可能再把她推出去!”华薇薇话音刚落,陈总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紧接着,那肥油油的身躯就先露了出来,来到华国宏的身旁。

    秦楚身子一晃,她已经不停的掐自己,可是那药力越来越强,那疼痛显得越来越弱,根本无法让她再保持清醒。

    陈总看着药力在秦楚身上发挥作用,染得她的脸颊都变得酡红,就连双眼都变得迷蒙起来,染上一层晶亮的水光,整个人便忍不住,想要现在就扑上她!

    秦楚强忍着药劲,呼吸都变得急促了,努力地平复呼吸,压着声音说:“让我离开!否则我现在就给裴峻打电话,到时候,你们谁也跑不了!”

    听到秦楚这么说,华国宏和陈总同时一滞,裴峻两个字,就像是把尖刀,停在他们的胸口,随时准备刺进去。

    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马上,华国宏就笑了,对陈总说:“陈总放心,既然我今天能把她带过来,就一定是有准备的!我背后的力量,可一点都不比裴峻小,你尽管放开手去做,保证没有事!”

    原本脸色还非常难看的陈总听到这句话,立刻笑了起来:“哈哈!我就知道,华总你办事就是让人放心!行,今天这事过去以后,‘宏凯’就是我公司长期的合作伙伴了!”

    “哈哈哈!好说,好说!那我先谢谢陈总了!”华国宏眉眼都笑开了。

    秦楚恨恨的看着面前眼里只有利益的两人,拿她当生意筹码,真是无耻!

    “呵呵呵!”突然,秦楚笑了,她这一笑,笑愣了华国宏等人,看着她的笑容,都觉得头皮发麻了。

    突然,秦楚抄起身后桌上的啤酒,狠狠地往桌边一砸。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一手。

    金褐色的玻璃四溅,里面琥珀色的液体带着白色的细密的泡沫,也四溅开来,浸湿了大片的桌布,侵入了脚下的地毯,一脚踩下去,还能挤出酒水来。

    满屋子都是啤酒那香浓微苦的味道,秦楚握着瓶口的位置,参差不齐的玻璃朝上,看着那么刺目,比尖锐的刀子还要吓人。

    她把玻璃

    |||

    对着脖子,离的那么近,只要稍微挪进半寸去,那尖锐的玻璃就能刺破她细嫩的肌肤,从那雪白的肌肤上溢出鲜红的血来。

    秦楚紧紧地握着俨然已经能变成凶器的酒瓶,手都在发抖,刻下的紧张倒是让她能够尽量的忽略身体的不适。

    “最好现在就放我走,不然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秦楚瞪圆了双眼,将酒瓶朝着自己的脖子挪近了一点,尖锐的玻璃刺到了她的肌肤,渗出了浅浅的血丝。

    她用行动证明,这根本就不是吓唬吓唬他们,她是真的能做出来!

    ……

    ……

    秦楚被华国宏接走后,裴佑安心里就老不踏实,总是不放心,原本还被阮卓浩他们抓去酒吧,可走到半路,他就后悔了,愣是放心不下秦楚,跟阮卓浩他们说了声,就跑去了华家。

    裴佑安来到华家所在的连体别墅小区,看着华家的别墅里面,灯还亮着,便不禁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进去。

    毕竟今晚是人家的家庭聚会,万一华国宏说的是真的,他这么贸贸然的找上门来,要怎么解释他的来意?这大晚上的,他又要以什么身份去见秦楚的母亲?

    放在门前准备敲门的拳头僵在半空中,总是落不下。

    就在他还在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敲门。人家开了门,他又要说什么,万一家里什么事都没有,一片和乐融融的,要怎么办的时候,面前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沈淑萍正拿着一袋垃圾,准备放在门口,让打扫工人明早将垃圾收走,却没想到一开门,竟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

    “请问你是……”沈淑萍迟疑的问道。

    今晚家里就她一个人,华凯跟那帮朋友喝酒去了。华薇薇也说跟同学有事,华国宏说要谈一笔生意。

    沈淑萍疑惑的上下打量裴佑安,与此同时,裴佑安也在打量沈淑萍,秦楚长的虽然像父亲比较多,可脸上也是有一些沈淑萍的影子。

    所以裴佑安便说道:“伯母,您好,您是秦楚的母亲吧?”

    “是啊!你找小楚吗?她不在家啊!”沈淑萍说道,说着,脸色便有些暗淡,秦楚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来过了。

    可是随即,沈淑萍又仰起脸,好奇的看着裴佑安,眼前的男孩一表人才,那气质让人看着就感觉他肯定出身不凡。

    “你是小楚的……”沈淑萍试探地问道。

    已经开了头,裴佑安就显得自然许多,毕竟是裴家出来的男人,随即应变的能力也是一流。

    “伯母,我是秦楚的学长。这么晚的冒昧打扰,真不好意思。可我找她有点事,下课的时候,伯父亲自来接她回家,也亲口对我说,是要带秦楚回来吃饭的,说是您实在是太想念秦楚了,所以我便找来了。”裴佑安说道,在路灯之下,他的表情那么真诚,昏黄的灯光把他的脸都映上了一层暖色,第一眼,便让沈淑萍生出了好感。

    “您瞧,若不是真有急事,我也不会这么晚的,过来打扰您的家宴,这太冒昧了!”裴佑安一脸抱歉地说,抱歉的好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与此同时,裴佑安也在观察着沈淑萍的表情。

    果然,听了裴佑安的话,沈淑萍一脸的疑惑,眨眨眼,奇怪的问:“你说国宏把小楚劫走了?说是要接回来吃饭?”

    “是啊!”裴佑安点点头,一脸的无辜,“当时华薇薇学妹也在,是和伯父一起把秦楚接走的!”

    沈淑萍摇摇头:“一起接走的?可是小楚并没有回来啊!今晚家里人都有事,就我一个人在家。”

    裴佑安一听,便知道事情糟糕了,说不定还真被他猜中了,华国宏那父女俩,对秦楚没安好心眼!

    就连沈淑萍也察觉出了不对劲,不自禁的抓住裴佑安的袖子,紧张的问:“小楚她不会有事吧?怎么办?怎么办?”

    “伯母!你先别急,你知道伯父今晚是要去哪吗?”裴佑安问道。

    沈淑萍愣了愣,失神的摇头:“不知道,他只说要跟客户谈生意,不知道去哪。国宏不喜欢我问那么多的,怎么办……怎么办……”

    裴佑安眉头紧紧地皱起,心思早已飞走了,担心秦楚遇到什么危险,只能从忙的安慰:“伯母,你先别急,我这就去找,一有消息就马上通知你!”

    “我也去!”沈淑萍想也不想的说道。

    “伯母,您还是留在这里吧!万一一会儿伯父回来了呢?你要是在家,还能问问,他今晚到底把秦楚带去哪了!”裴佑安说道,带上沈淑萍,就等于带上一个累赘。

    “好,好好!你……你快去,快去找小楚!”沈淑萍说着,就把裴佑安往外推,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

    裴佑安也没心思再跟她说那么多,转身就跑,边跑便拨通了秦楚的电话。

    ……

    ……

    秦楚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对面的三人,纵使药力让她的神智已经无法保持那么清醒,可她仍然不敢懈怠,只要身子稍微一发现不适,她就用玻璃刺一下皮肤,让疼痛刺激着她的大脑,不至于被药物控制。

    “秦楚,你别不知好歹!陈总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跟着陈总,你有享不尽的福,你还抗拒什么?!”华国宏怒道。

    “既然这么好,你怎么不让华薇薇去陪他!真有好事,还会落在我的头上?华叔叔,我敬重你,叫你一声华叔叔,可逆不能这么无耻!”秦楚怒道,体内的热气到处乱窜,脸红的像火烧一样。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秦楚右手拿着啤酒瓶,狠狠地说:“都别过来!”

    戒备的看了三人一眼,确定他们没有动,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见,竟是裴佑安的电话!

    秦楚脸上闪过欣喜,拿着手机就要接通,这时候华国宏脸上闪过一抹狠色。

    绝不能让秦楚接了电话求救!

    这么想着,华国宏疯了似的,突然扑上去,秦楚因为喜悦而一时的分了心,再加上药力的作用,让她的力气连平常的一半还比不上,华国宏又是瞅准了时机,打定了主意一击命中的。

    双手直扑向秦楚手上的手机,秦楚还没来得及按下接听键,手机就被华国宏打落。

    “啊!”眼睁睁的看着唯一的救命稻草摔在了地上,电池和电池盖都摔了下来,极其凄凉的躺在已经静止了的手机旁边。

    与此同时,趁她分心的时候,华国宏一把握住秦楚手中的酒瓶。

    &nbsp

    |||

    ;现在剩下的唯一能够自救的东西,秦楚如何肯放松,更是双手紧紧地抓住不放。

    华国宏边争夺,边说:“薇薇,别愣着,快过来帮忙!妈.的这死丫头,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

    秦楚心一横,握着啤酒瓶,狠狠地刺向华国宏的胳膊,那肥厚的胳膊上全是软软的肉,啤酒瓶“噗嗤”一声,就轻易的刺了进去,鲜血染红了蓝色条纹的衣袖。

    “啊——!”华国宏痛的尖叫,他这辈子还没受过这么大的苦。

    秦楚想也不想的推开华国宏,幸亏房间的门没有锁,趁华薇薇和陈总都在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错愕的时候,秦楚立刻打开门冲了出去。

    ------

    旧文求鲜花,新文求收藏,噗,好久木有喊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