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 »  【只为卿欢】 01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精准平特一肖免费资料今期六会彩开奖号码

小说:小妈咪:首席总裁的逃妻作者:恍若晨曦
返回目录

    因为他现在是真的放不开了,这女人甜的能腻死你的骨头!

    裴峻重新穿好衣服,又看了一眼熟睡的秦楚,这才转身离开房间。

    华国宏三个人一直被扣在VIP包间里,这时候“王朝”的服务放在华国宏眼里,却变得那么讽刺。累

    先前点的酒菜全都给上齐了,可是这种时候,谁还有胃口吃?

    对这一桌的佳肴,却谁也没那个心情动筷子,放着菜肴慢慢的变凉。

    他们被经理名为“请”,实为关的关在了房间中,裴峻来了这件事,他们都还不知道。

    经理把他们关在房间中,都快两个小时了,可是除了三个保镖和两个服务生之外,就再也没有人出现过。

    被那三个保镖像看犯人一样的盯着,偏偏经理也不出现,这事儿轮到谁的身上,都得生出一肚子的火气。

    华薇薇到底是年轻,最先忍不住,平时沈淑萍因为自己是继母的关系,生怕落了人的口舌,更是对华薇薇百般的迁就,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拼了命的惯着,也就愈发的助长了华薇薇不知天高地厚的嚣张气焰。

    如今一关就被关了两个小时,华薇薇又怎么能忍着?闷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把我们扣在这里,是打算干什么?”华薇薇站起来,指着一个服务生就骂,“‘王朝’不是一向都自诩为服务好吗?你们的好服务,就是把顾客扣留在这里?你们有什么理由,又凭什么这么扣住我们!”

    “我们并没有扣住三位,只是服侍三位就餐而已。”服务生淡淡的说道。

    “服侍我们就餐?我们现在不吃了!我们要买单,要离开这里!”华薇薇高声说道。

    “当然没有问题。”服务生微微一笑,示意同事,“你去算一下这餐的费用。”

    同事点点头,便出去了。

    华薇薇不是没想过要借着这个机会冲出去,可是看看眼前三个自然而然的站着就能释放出杀气的保镖,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再也不敢动了。

    这三个真是从普通的陆军部队退下来的?怎么看起来,更像是人间兵器!

    只是现在任谁都知道,那个离开的服务员一时半刻恐怕回不来了,人家去算账,只是不算回来也没用,你也不能说人家不让你走,人家只是没有把账目算清楚而已!

    至于华国宏等人,谁敢就这么走?

    走了,“王朝”就说你吃霸王餐,谁也不知道“王朝”对付吃霸王餐的客人,会使出什么手段,因为没人敢这么做!

    那服务生不回来,他们就只有等着。

    华薇薇不耐烦的看看自己手腕上的卡地亚手表,抬头问那个服务生:“你们算个帐需要这么长时间吗?‘王朝’的效率什么时候这么低下了!”

    “抱歉,您再等等吧!”服务生仍然保持着该有的礼数。

    经理一直在电梯门口等着,一见裴峻下来,赶紧跟了上来。

    “裴少!”经理恭敬地叫道。

    “他们在哪个房间?”裴峻说道,一脸的煞气。

    经理站在裴峻身边,即使穿着西服衬衣,包的严严实实的,可依然感觉冷风阵阵的吹,浑身上下都生起了鸡皮疙瘩,不着痕迹的退后半步,尽可能的离裴峻远点,可压力也没减轻多少。

    经理心里边也在替华国宏几个人默哀,一般人只知道裴峻越生气,笑的越灿烂,可是他们不知道,那灿烂的笑容之上,更有一张比阎王还黑的的脸!

    裴峻甚少出现这种怒气,可是一旦他连笑都笑不出来了,那就算是气到了极致,那可是天皇老子也拉不回来了!

    他不常出现真正的怒容,只是因为甚少有人能把他逼到这地步而已!

    “裴少,这边请!”经理快跑几步,走到前面给裴峻带路。

    华薇薇正等得不耐烦,相**国宏和陈总这两个老油条,早就看出事情不对劲来了,都不敢轻举妄动,心里一直在打鼓,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裴峻会过来,是最坏的打算,可是华国宏始终抱有一丝的侥幸,认为裴峻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特地赶过来,一个女人而已,不至于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可是如果不是裴峻会过来,“王朝”又怎么会把他们扣住这么久?

    除了“王朝”的老板,有这种能力的人,屈指可数!

    华薇薇是个骄纵的大小姐,在纪依雯眼里,她就是个暴发户的女儿,像华国宏这种除了钱以外,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人,在纪依雯她们这个层次的人眼里,其实就是个暴发户。

    华薇薇是有点小聪明,却绝对比不上华国宏和陈总这两个老油条,自然也不会往太深的地方去想,只是觉得“王朝”是在为难他们。

    至于为难他们的理由,大体就是因为秦楚在这里工作过,又有裴峻和裴佑安的关系在,所以“王朝”多多少少,都是要帮着秦楚的!

    “咔嚓!”

    房门突然被打开,经理率先走了进来,华薇薇这就要站起来跟经理“理论理论”,谁知刚刚站起来,经理身后又走出一个人,让她彻底愣住了。

    裴峻!

    华国宏看到裴峻的出现,想死的心都有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直不安稳。

    陈总更是不堪,整张脸瞬间垮了下来,脸色煞白煞白的,比桌上那些个白色的瓷盘还要白,一双肥厚的腿都打起了颤,吓得只想上厕所!

    裴峻一双眼淡淡的扫了一下三人,明明只是那么很清清淡淡的一扫,却让人冷到了骨子里,毛孔都被冻得闭塞了一样。

    华薇薇直接站不住,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不知何时,竟已经吓得冒出了冷汗,大口的喘着粗气。

    手心湿乎乎的一片,在红木的桌子上留下一道带着雾气的巴掌印。

    她吞了口口水,以为上次见到裴佑安生气,已经够吓人的,却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够不说话,只单凭眼神就能让人吓破了胆儿!

    裴峻扫了一圈之后,目光落在了陈总身上,看的陈总不禁哆嗦了一下。

    突然,裴峻那一脸的煞气不见,反而笑了起来,笑的一脸灿烂,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冒着森森的白光,让陈总整个人猛然一个激灵。

    浑身冒着冷汗,眼睁睁的看着裴峻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过来,笑容越来越大,陈总则越来越怕。

    “陈年余是吧?”裴峻笑眯眯的说,“这名儿起的可真不错,年年有余啊!”

    |||

    陈总猛的吞咽了一下:“裴……裴少……”

    “我原来是不是警告过你,别再招惹秦楚?”裴峻说道,“我觉得这个事吧,就是我不警告,秦楚她是我的人,但凡是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你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她的主意,那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裴……裴少……我……我不是故意的!裴少,您……您饶了我这次吧!是我色迷心窍,被蒙了双眼,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您放了我这次,我保证,坚决没有下次!以后见着秦小姐,我都绕道走!裴少!”陈总哆嗦着,就差哭出来了。

    他现在肠子不只是悔青了,还打结了,吓得五脏六腑都缩成了一团。

    裴峻咧开嘴,很是和蔼:“不是故意的,你会过来?年余啊,这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吃!当初你爸妈给你起这个名儿,也是想让你日子越过越好,是吧?啧啧,可惜了,以后你可就得年年无余,无家可归了!”

    “什、什么?”陈总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裴峻,“裴少,您……您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裴峻拍拍陈总厚厚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兄弟,你明天就知道了!”

    “严经理,请陈总离开吧!”裴峻说道。

    “是。”经理恭敬地应道。

    裴峻瞥了一眼满桌的菜:“等等,陈总,需要打包吗?虽然‘王朝’不提供这项服务,可是我可以给你开次例外,我想经理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当然,当然!”经理忙点头。

    “不!不用了!”陈总想也不想的摇头,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回去好好想一想,裴峻到底想干什么!

    “真不用?这可能是你吃的最后一餐了啊!兄弟!”裴峻笑眯眯地说道。

    这回回答他的,是一阵风。

    陈总拖着他那肥胖的身躯,以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火速的离开。

    裴峻这才命令经理将房门关起来,自己往椅子上一坐:“说吧!这事儿是谁的主意?不,应该说是谁在背后给你们撑腰,让你们胆敢这么做?”

    “裴……裴少,您这是什么意思?”华国宏心里一惊,“裴少,这都是陈总逼的啊!陈总用合同逼我把秦楚叫出来,其他的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您也知道,‘宏凯’现在岌岌可危,随时都能被压倒!我若是不同意,陈总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裴峻笑笑,和对着陈总的笑不同,这次的笑容阴鸷的让人从心底里罚寒。

    “华国宏,你当我傻吗?你觉得我就这么单纯?”裴峻冷笑一声,“若是没有你的保证,陈年余他敢过来吗?肯定是你打了包票,保证这事儿绝对能办的妥妥帖帖的,陈年余才被色心给蒙了眼,傻乎乎的过来了!”

    “至于你,华国宏,你也没这个胆子!还是你觉得上次的教训还不够?你要是真怕陈总让‘宏凯’倒下,难道不怕我让你彻底死绝了?我的能力可比陈总大得多吧?你不怕我,反倒怕他?”

    裴峻悄悄桌面:“说吧!你这么有恃无恐的,背后是谁撑着呢!没有人撑腰,你华国宏绝对不敢做这件事!”

    华国宏脸色一变,心地闪过数种想法与可能,可是最终,却仍然咬咬牙说:“裴少,我真的没有人撑腰!确实是陈年余他威胁我,不管你怎么说,我始终是这个答案,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

    他知道,绝对不能把连家给供出来,否则就彻底没有给他撑腰的了。

    就算他把连家供出来了,裴峻也不会拿连家怎么样,连、裴两家的交情在那儿摆着呢!连雅虽然手段激烈了些,可捍卫自己的权力说不上错,到时候裴家的长辈也都会站在她那边。

    相反,他把连家供出来了,裴峻也不会放过他,连家更不会放过他!

    这种必死的局,他是不会入的!

    如果他能坚持到底,说不定连家还能拉他一把呢!

    “好!华国宏,看不出来,你还挺义气!”裴峻笑道,头也不回的问经理,“康皓来了吗?”

    “裴少,康皓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经理说道。

    “让他进来!”裴峻吩咐道。

    “是。”经理转身,便打开了房门,康皓正直挺挺的站在门口,那气势,竟丝毫不亚于屋内的三个保镖。

    “严经理,今晚谢了,这个情我裴峻记着了。”裴峻回头,看这眼经理说道。

    严经理眼中闪过欣喜,他这么费心费力的,不就是想让裴峻记着他的好吗?想要让裴峻欠人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么一个人情,就等于拿了一道无形的免死金牌放在身上!

    “哪里,裴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别跟我提什么人情的,这点小事,您不需要放在心上。”心中虽然高兴,可经理表面还是不敢忘形的露出喜色,低着头,恭敬的说。

    裴峻淡淡一笑:“你带着他们都出去吧,后面的事你们不方便参与,否则传出去对‘王朝’的声誉也不太好。”

    “是。”经理说道,对服务生和那三个保镖招了招手,把他们都带出了房间。

    “东西带来了?”裴峻转头问康皓。

    “是的!”康皓说了声,便将桌上还未开启的啤酒打开,倒在玻璃杯中,又从西装的内侧口袋拿出一个透明的塑料包,里面放着两片药。

    康皓把药片放进酒中,原本冒着淡淡的气泡的液体,立刻向上涌出大量的气流,冒着或大或小的气泡,药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融,最终融进那琥珀色的液体中。

    不必裴峻吩咐,康皓便把装了药的酒放到了华薇薇的面前。

    “华总,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酒里放了些什么。我现在再问你一次,是谁,在背后给你撑腰,让你有勇气,宁愿冒着得罪我的风险,也要去对付秦楚?”裴峻双眼眯了眯,问道。

    华国宏看了一眼华薇薇,又迟疑的看了看那加了料的酒。

    “别以为我不敢,这事儿只有我们四个知道,外边那些人,日后不论被问到什么,他们都会封口,所以就算你说是我做的也没用!”裴峻说道,“说吧,在我还没把事情做绝了之前。”

    华国宏咬咬牙,他不说,可能只是华薇薇一个人完蛋,可他说了,就是全家完蛋!

    “真的没有人!这事从头到尾,都是陈总逼我的!”华国宏说道,低着头,不敢看华薇薇。

    “爸!”华薇薇失声叫道,原本上了妆的精致脸蛋血色进退,就连两家的胭脂都掩盖不住脸上的苍白。

    她是任性,可并不蠢!

    幕后的那个人,华国宏是连她也瞒着的,所以华薇薇真的不知道,可是裴峻都说得那么明白了,她更不会可笑的认为真的

    |||

    只是陈总的逼迫。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给她喝下去!”裴峻目光一凝,冷冷的说道。

    “不要!不要!裴少!裴少求你放过我啊裴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今晚我只是作为一个陪客来吃顿饭的!我爸和陈总的事情,我都不知情啊!裴少,你相信我啊!裴少,求求你,别……别给我喝!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华薇薇吓得哭了出来,泪水染着睫毛膏,变成黑乎乎的一坨,顺着脸颊往下淌。

    “爸,你快跟他说啊!到底是谁,你说出来!求求你了!爸,你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我是你女儿啊!爸!求求你!求求你!爸!我求求你了啊!”华薇薇拽着华国宏的袖子,死死地拽着,歇斯底里的哭求。

    华国宏咬着牙,不敢看女儿那张控诉的脸,半晌,才低头说:“薇薇,对不起,是爸对不起你!只要你挺过这关,你要什么,爸都给你,都满足你!”

    ------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